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8章 第 8 章

第8章 第 8 章



    兩人回到顧家時已經八點多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林蕭然直接上樓(洗xi)澡。

    跟人打了一架,之後還被顧揚那家伙壓在樹上蹭了一身亂七八糟的東西,最討厭是他是(強qiang)忍著發情期,導致校服都快汗透了,黏膩膩的,難受的很。

    浴室里面,他(脫tuo)掉了校服,(露)出白皙縴細的(身shen)體,光著腳走到花灑下面。

    熱水順著他的後背往下滑落,他低著頭,濕漉漉的劉海擋住了他眉眼。

    此時(身shen)體里的感覺讓他有點陌生。

    沒有了發情期的躁動難耐和無力感,整個人都輕盈起來,但也不是平時非發情期的感覺,腺體上分明縈繞著一股不屬于自己的東西,但他的(身shen)體絲毫不排斥,相反覺得很舒服,很安心。

    這讓他有些意外。

    因為抑制劑對他無效,從(性xing)別分化之後,每一次發情期都是他自己(強qiang)忍著過來的。這當中的痛苦,沒有經歷過的人根本無法體會。

    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去醫院檢查,醫生告訴他,他是隱(性xing)omega,抑制劑對他無效時,他並不在意,那時候的他根本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完全不知道發情期那種生理上的折磨有多可怕。

    直到經歷了很多次的現在,他(身shen)體好像出現了條件反射,只要一到發情期,他就會很緊張。

    像現在這樣,不但不覺得難受,反倒很舒服,仿佛被某種力量溫柔呵護著的感覺,他第一次體會。

    原來,發情期也能過的這麼輕松?

    他抬手,指尖輕輕的撫過腺體,顧揚淺淺的牙印還沒有退去,雪松味的信息素正包裹著冰糖雪梨的味道從這里絲絲散發出來。

    這兩種味道混合起來,竟然形成了獨特的香氣,還挺好聞的。

    他不喜歡吃甜食,所以非常不喜歡自己信息素的味道,被雪松味混合之後,甜膩膩的味道明顯被沖淡的,透著一股冷感,聞起來舒服多了。

    薄薄的嘴唇彎了彎,他輕輕笑了,隨後洗完澡換了身(干gan)淨的衣服走出浴室。

    正巧此時有人敲門。

    他抓著浴巾擦頭發,一邊走過去開門。

    顧揚站在門口,顯然也是剛洗過澡,換上了天藍(色)的t恤和短褲,半(干gan)的頭發蕩在額前。

    他手里拿著一個噴劑揚了揚,問︰“信息素阻隔劑,需要嗎?”

    阻隔劑可以掩蓋住信息素,是一般alpha跟omega身邊常備的東西,畢竟信息素胡亂釋放有點不道德。

    這東西林蕭然以前顯然不需要,因為他的信息素別人都聞不到,用不用阻隔劑完全沒影響。

    可今天不一樣,他被顧揚臨時標記了,就算別人聞不到他的信息素,也能從他的身上聞到顧揚的信息素。

    這會是件很麻煩的事情。

    一來林蕭然並不是希望別人知道自己是omega,因為隱(性xing)omega的特(性xing),抑制劑對他們無效,alpha的信息素對他們卻一樣有效。

    萬一有人不懷好意,以信息素攻擊他,逼迫他臣服,是很危險的事。

    所以他在(性xing)別分化後就跟學校溝通過,隱瞞了自己的(性xing)別,學校也是非常支持的。

    而如果被人從他身上味道了另一個alpha信息素,他omega的(性xing)別就瞞不住了。

    二來,一個omega被alpha臨時標記,是alpha在告訴同類,這個omega是自己的,別人不能動,是一種很具代表(性xing)的宣示主權的行為,在高中時期,基本就等于在告訴別人,他們彼此是情侶(關guan)系了。

    但他們並不是。

    顧揚不想別人誤會,他想林蕭然一定也不想。

    這一點兩人倒是不謀而合。

    林蕭然丟開浴巾,拿過他的阻隔劑,低頭對著脖子後面的腺體猛了起來。

    顧揚本來沒打算多留,可不知為什麼視線忽然就落到了林蕭然的腺體上,淺淺的牙印正好印在了那片淺粉(色)的楓葉上,好像把楓葉分成了兩半。

    他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猜測那楓葉是不是胎記,覺得有點特別,沒留意到林蕭然已經好阻隔劑正抬頭看著他。

    此時的林蕭然沒戴眼鏡,清澈的眸子一覽無余,對上顧揚的眼神,他微微愣了一秒,揚手把阻隔劑拋了回去,“謝了。”他說著,轉身繼續拿毛巾去擦頭發,似乎對顧揚稍稍有點僭越的視線並沒在意。

    倒是顧揚被他的聲音拉回了思緒,接過阻隔劑的同時,稍稍有些懊惱。

    覺得自己簡直像花痴。

    這就是臨時標記的後遺癥吧。

    雖說只是臨時標記,但能起到的作用卻跟標記也差不多,會讓alpha和omega之間產生一種獨特的聯系。

    顧揚覺得這後遺癥有點嚴重,他現在看林蕭然都沒那麼不順眼了。

    哎,下次再不會沖動行事了。

    他默默的在心里搖了搖頭,轉身準備離開。

    “喵∼”

    白糖忽然從他身後跑了出來,完全沒看他這個鏟屎官,小短腿跑的飛快朝林蕭然去了。

    “白糖!”顧揚心里酸啊,眼疾手快的給它撈了回來。

    小家伙被他捧在手心里急了,沖他“喵喵喵”的叫,(露)出小(奶Nai)牙嚇唬他,幾個小腳腳使勁亂動。

    顧揚也怕弄的它不舒服,連忙哄它︰“好好好,我放開你,但你不許跑。”

    “喵∼”小東西仰頭用大眼楮看著他,乖的很。

    于是顧揚松開手把它放到地上,小家伙還真的說話算話,坐在地上,搖著尾巴,並沒有轉頭就往敵人那里跑。

    這讓顧揚這個老父親多少有點欣慰,抬頭去看林蕭然,心里隱隱有點小得意。

    林蕭然這會兒終于把頭發擦(干gan)了,坐在書桌邊的椅子上,彎下腰來,輕輕拍了拍手,喊道︰“白糖,過來。”

    他穿著純白(色)的棉質t恤,領口稍稍有點寬松,這個姿勢,鎖骨往下一片白皙的肌膚一覽無余。

    顧揚不由錯開了視線,又開始後悔自己一時沖動標記了林蕭然,總覺得這個標記讓自己變得有點奇怪,會注意到一些平時根本不會注意的細節。

    他腦子里胡思亂想著,並沒有留意到小家伙听到林蕭然的聲音早忘了他這個老父親,轉身刺溜一下就跑到林蕭然跟前。

    被林蕭然抱起來擼毛,舒服的眯起眼楮,叫聲又(奶Nai)又甜。

    于是等顧揚從挫敗感中走出來時,那一人一貓又打成一片,他反倒成了第三者。

    不爽!

    張了張嘴正想宣示一下主權,樓下阿姨已經叫他們吃飯了。

    林蕭然完全沒有自己奪人所愛的自覺,抱著白糖起身往外走,經過他身邊時還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吃飯,沒听見?”

    音落白糖跟著沖他也叫了一聲“喵∼”,仿佛是跟著應和了一句“吃飯了”。

    顧揚︰“……”

    看著林蕭然抱著白糖下樓的背影,顧揚忍不住磨牙。

    錯了,就算是有臨時標記,林蕭然這家伙看著還是很不順眼!

    林蕭然自然听不到他磨牙,抱著貓下樓就聞到了滿屋子飯菜的香味,阿姨早已經張羅了一桌子飯菜就等著他們了。

    見他下樓立刻幫他盛湯,一邊笑著跟他說話︰“然然很喜歡白糖啊。”

    “喵∼”

    林蕭然還沒說話,小家伙自己先開口了,歪著頭沖著阿姨叫,仿佛很自豪在說︰因為我可愛。

    逗的阿姨笑不攏嘴,伸手過來(摸Mo)了(摸Mo)它的小腦袋︰“我們家白糖真是越來越可愛了。當初剛被揚揚撿回來的時候,哎呦,奄奄一息,我都擔心活不過來。揚揚陪了一整夜,小家伙才醒過來的。結果揚揚自己累了一夜,第二天連學校都沒去成。”

    他不去學校不是常態嗎?

    林蕭然默默的在心里接了一句。

    不過他倒是沒想到白糖跟顧揚還有這緣分,難怪每次看到他抱著白糖,顧揚一臉兒子被搶的老父親模樣。

    正好此時顧揚從樓上下來,琥珀(色)的眸子怨念的從他身上一掃而過,落在白糖的身上。

    林蕭然忽然覺得他這模樣有點好玩,抿了抿嘴,壓下了笑意,低頭在小家伙耳邊輕輕說話,“快去哄哄你爸。”說完彎腰把小家伙放到了地上。

    小家伙仰頭看著他,也不知有沒有听懂,竟真的轉身跑向顧揚,用毛茸茸的頭在他腳上蹭,(奶Nai)聲(奶Nai)氣的叫著。

    順利的把老父親的心給叫化了,瞬間忘掉它剛才是怎麼背叛自己的,連忙彎腰給小家伙抱起來擼了兩把,心滿意足的坐下吃完飯。

    對面的林蕭然捧著碗一口一口的喝湯,視線從邊緣穿過,安靜的落在對面的alpha身上,覺得此時的顧揚好像跟他以前認識的有點出入。

    不過,好像跟他也沒什麼(關guan)系。

    “喲,正吃著呢?”

    兩個人正吃著飯,顧修遠從外面回來了,笑呵呵的跟他們打招呼。

    阿姨連忙過去接了他手里的外套,一邊問︰“煲了湯,您要吃點嗎?”

    “好啊,正好晚上沒吃飽。”說著他洗了手在主位上坐了下來,解開襯衫的袖口卷了起來,一邊笑著跟林蕭然說話,“然然啊,家里住著習慣吧,缺什麼跟叔叔說。”

    “嗯,不缺。”林蕭然應了一聲,目光不由還是落在顧揚的身上,他發現自從顧修遠坐下,顧揚吃飯的速度越來越快,似乎急于要離開飯桌。

    而且,從昨晚到現在,他都沒听到顧揚跟顧修遠主動說一句話。

    果然,這對父子有問題。

    “哦對了,然然,叔叔有件事想請你幫忙。是這樣,”顧修遠用手勢示意了一下顧揚,“顧揚他成績不太理想,你們兩個正好在一個年級,我听你媽說你成績特別好,每次考試都是全年級第一,所以想請你多督促督促顧揚,學習的時候帶上他一起。你們一樣大,能聊得來,一起學習也不無聊。這樣,不會耽誤你吧?”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