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7章 第 7 章

第7章 第 7 章



    傍晚安靜的樹林中,忽然一陣涼風吹過,卷著濃重的冰糖雪梨味充盈在顧揚的鼻息間,讓他的(身shen)體有些躁動,並沒有覺察到林蕭然的話有什麼奇怪,(脫tuo)口而出︰“這麼濃的冰糖雪梨味,誰聞不……”

    不過話沒說完他已經反應過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誰聞不到?

    官駿他們不都聞不到嗎?

    否則剛才他們在巷子里打架時,林蕭然身上的信息素濃度已經爆表,對方幾個alpha怎麼毫無反應?

    不說他們會不會因為林蕭然是omega收手,就對方幾個小嘍 乃}剩 諼諾攪窒羧簧砩夏侵峙 鵲男畔き匚逗螅 鼓鼙3擲渚簿筒豢贍塴br />
    所以……

    他看著樹蔭下的少年,琥珀(色)的眸子盛滿了疑惑與驚訝,還有一股藏不住的躁動跟侵略感。

    難道說,只有他能聞到林蕭然的信息素?為什麼?

    此刻的林蕭然已經快被(身shen)體里那股(強qiang)烈的**折磨瘋了,而顧揚顯然受到了他信息素的影響,雪松味的信息素慢慢的從(身shen)體里散發出來,宛如一張大網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將他包裹著。

    並不難受。

    事實上,這種感覺很舒服,宛如被包裹在海水中,柔軟溫暖。

    從來沒有任何一個alpha的信息素給過他這種舒適度。

    可正是太舒服,才更讓他失控。

    他的(身shen)體幾乎本能想要靠近信息素的主人。

    被修剪整齊的指甲此刻也已經深深扎進了手心里,眼楮開始變的模糊,他幾乎只能看到站在他對面的alpha,貪婪的想去汲取alpha的溫度。

    他知道他快要失控了,最後的理智讓他幾不可聞的吐出了兩個字︰“你走。”

    雖然顧揚是至今為止唯一一個聞到他的信息素的人,這讓他有些奇怪,但此時不是追究這件事情的時候。

    他快失控了,空氣中雪松味的信息素也在逐漸變濃稠,年輕的alpha顯然也到了失去理智的邊緣,再這樣下去,鬼都知道會(發fa)生什麼。

    為了擺(脫tuo)眼前的困境,林蕭然勉(強qiang)扶著樹(干gan)站起來,轉身想遠離顧揚。

    可此時的他完全被生理沖動支配著,(身shen)體軟成了一汪水,剛站起來,雙腿就無力的軟了下去。

    顧揚(身shen)體快過腦子,箭步沖上去,一把給人拉住。

    林蕭然的(身shen)體毫無力氣,直接撞進了alpha的(胸xiong)膛上,顧揚下意識摟住了他的細腰,雪松味的信息素瞬間將他包裹的密不透風。

    不知是舒服還是難耐,他失控的從鼻腔里發出了輕軟的聲音,“嗯∼ ”

    這聲音一出來,林蕭然自己都僵住了,耳尖瞬間紅了,掙扎著想推開顧揚。

    可顧揚不但沒松開,摟在他腰上的手臂不由緊了緊,粗重的氣息混著濃郁的雪松味從他的頭頂掠過,灼的他猛地一顫,他連忙抬頭警惕的盯著顧揚看,“你想(干gan)嘛?”

    只是此時的他連獨立站著都做不到,軟軟的靠在顧揚的(胸xiong)前仰著頭,眼眸中早沒了素日的冷冽,反倒被生理反應只磨的水水潤潤,眼尾泛紅,紅潤的嘴唇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的時候,雖有氣勢,卻藏不住顫抖。

    這般柔軟的模樣,居然還能逞(強qiang)?

    顧揚愣怔了一瞬,忽然就忍不住有點想欺負他,上揚著嘴角壞笑了起來,“你都這樣了,我想(干gan)嘛你還能反抗不成?”

    說著他的目光故意從林蕭然的腺體上一掃而過。

    林蕭然被他笑的頭皮發麻,這要是平時他早就一拳砸過去了,可此時他連控制自己別主動去蹭顧揚都困難,只能用那雙毫無(殺sha)傷力的眼楮瞪顧揚。

    顧揚沖他眨了眨眼,覺得此時的林蕭然居然比平時那個高冷的學神有趣多了。

    不過,他還沒那麼大的惡趣味。

    他知道此時的林蕭然很難受,何況他自己也沒好受多少。

    “好了,逗你呢。”隨即話鋒一轉,“你一個人行嗎?我去幫你買抑制劑。”

    林蕭然愣了愣,水潤的眸子盯著他看,似乎在懷疑他的話,過了一會兒才低下頭,輕聲說︰“沒用的。”

    “嗯?”

    這個角度讓顧揚忽然看清楚他的腺體上有一個淡粉(色)的印記,特別淺,好像是個楓葉形狀。顧揚忍不住多看了兩眼,沒听清他說話。

    林蕭然又輕聲重復了一遍︰“抑制劑對我無效。”

    抑制劑無效。

    這就是林蕭然身為一個隱(性xing)omega最大的弊端。

    “啊?”顧揚這次總算听清楚了,視線從楓葉上挪開,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你是說,你現在這樣,只能忍著?或者……”

    後面的話他沒說出口,但他們都上過生理衛生課,知道是什麼意思。

    omega發情期要麼用抑制劑,要麼跟alpha(上shang)床,還有就是標記,臨時標記也可以。

    但不管是哪種,都是絕對親密的人之間才會做的。

    這件事情的走向讓顧揚有些棘手。

    林蕭然此刻這樣,根本無法自己回家,可顧揚也不敢保證自己帶他回去,不會在半路上把人給辦了,畢竟不只是alpha的信息素會影響到omega,事實上omega對alpha的影響也很大。

    而且處于alpha的本能,他也不可能把林蕭然一個omega丟在外面。

    “要不……”他的嗓子有些沙啞,琥珀(色)的眸子再次落在了林蕭然的腺體上。

    感受到他的目光,林蕭然(身shen)體瞬間緊繃了起來,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了兩個字︰“你敢!”

    霎時間,alpha的信息素鋪天蓋地襲來,下一秒他整個人被顧揚轉了個身壓在樹上,腺體毫無保留的暴(露)在顧揚的眼前。

    “你覺得我不敢?”此時的顧揚像換個人一樣,眼底毫無笑意,周身都散發著一種張揚的侵略(性xing)。

    這就是alpha的本能,絕對不容挑戰?

    林蕭然被他壓制的動不了,關鍵是,他的(身shen)體太喜歡雪松味的信息素,似乎已經在(脫tuo)離他腦子的掌控,開始對身後的alpha臣服。

    他緊抿著嘴唇,不敢張開,生怕張嘴沒說出一句像樣的話,反倒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順從的他顯然取悅了身後的alpha,顧揚壓制著他力道在放松,準備把人松開,身前的omega卻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滾燙的指尖在他的手背上輕輕劃過。

    引得顧揚雙手一抖,瞬間,他腦子里那根緊繃的弦斷了,低頭一口咬上了林蕭然的腺體。

    “嗚……”

    林蕭然吃痛的發出聲音,(身shen)體被完全壓制住,只覺得一股溫暖的信息素從腺體處往(身shen)體里中注入,一點點流往(身shen)體的每一個角落。

    那股煩躁的難耐的感覺逐漸被一種溫暖清新的感覺取代,他渾濁的腦子也逐漸清明,漸漸意識到(發fa)生了什麼。

    此時顧揚也清醒了過來,連忙松開他,張了張嘴,道歉的話還沒說出口,林蕭然已經快速轉身,一拳砸在他的臉上,怒道了一句︰“顧揚你大爺!”

    緊隨其後另一拳又砸了過來。

    顧揚也火了,他又不是故意佔便宜的,何況也是幫忙好嗎?

    他一把抓住林蕭然揮過來的手腕,正想一拳砸回去,卻猛地看到林蕭然手心里被指尖掐出來的血跡,不由愣了愣,心里莫名多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覺。

    目光不由落在了林蕭然的臉上。

    對方方才還一臉怒火,此時不知想起了什麼,竟任憑他抓著手腕,只是安靜的站著,垂著眼簾,濃密的睫毛在眼下折出了一道影子,白皙的皮膚襯的他眼尾格外紅,看起來竟有種說不出的乖巧。

    關鍵是,顧揚能清楚的聞到他的身上滿是自己的味道。

    太他媽見鬼了!

    這就是alpha該死的保護欲嗎?對被自己標記過的人,根本下不了手。

    “行,我錯了。一個星期這標記就沒了,以後再不咬了。”下不了手,就只能道歉,顧揚想得開,道起歉來也沒壓力。

    林蕭然終于抬起了眼簾看著他,卻依然不說話,清澈的眸子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他,好像在打量某件商品一樣。

    顧揚被他看的不舒服,聳聳肩道︰“別用這種眼神看我行嗎?你不會真以為我想佔你便宜吧?放心好了,就算知道你是omega,我對你也沒興趣。”

    話音落下,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竟看到林蕭然嘴角彎了彎,沖他微微一笑,然後丟下一句,“走了。”直接抽出了手腕轉身頭也不回了走了。

    顧揚被他笑的莫名其妙,頓了頓才走出公園。

    結果,等他到門口,林蕭然早騎車走了。

    此時天已經黑了,昏黃的路燈照在顧揚的身後拉長了影子,顧揚聳聳肩,背著書包懶洋洋的往前走去。

    心里多少對林蕭然這種不仗義的舉動有點不爽。

    怎麼說自己也是為了幫他才耽誤到現在,結果那家伙好了就自己跑了,留他在外面喂蚊子。

    “喂!”

    此時一把清冽的聲音從前面傳了過來,他不由抬頭看去,就見前面一個路燈下面,林蕭然停下了自行車,回頭看著他,一臉的不耐煩︰“能別那麼墨跡嗎?快點。”

    顧揚︰“……”

    隨即他低頭蹭了蹭鼻尖笑了,快步跟上去,一(屁pi)股坐在車後座上,笑道︰“虧你小子還有點人(性xing)。”

    林蕭然沒理他,直接騎上車,一路回顧家的別墅去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