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5章 第 5 章

第5章 第 5 章



    怎麼有種含辛茹苦養大的孩子跟人跑了的心酸感?

    “白糖,過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他忍不住喊了一聲。

    小家伙听到聲音從林蕭然的懷里探出頭來,看了他一眼,“喵∼”叫了一聲,表示自己听見了,然後繼續窩在林蕭然的懷里喝(奶Nai)。

    至于那搶走他愛貓的家伙,仿佛沒听見他說話,壓根毫無反應。

    看著那一人一貓,顧揚被氣笑了,正想走過去給白糖擼回來,身後傳來了下樓的腳步聲。

    不用回頭他就知道是顧修遠,琥珀(色)的眸子微微沉了沉,下一秒就忘了奪回白糖的計劃,拿起書包頭也不回的走了。

    他腿長步闊,沒兩步就走出了客廳。

    沙發上的林蕭然不由順著他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回頭看到顧修遠下樓來,眼楮追著顧揚看,過後又跟昨晚一樣,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來這父子兩個,(關guan)系並不和諧,林蕭然事不關己的想了想,隨後抱著吃飽喝足的白糖擼了兩把,便也拿起書包跟顧修遠打了聲招呼出門了。

    顧家這套別墅坐落在東湖岸邊,建築密度非常稀疏,從他們家出來是一條沿湖的林蔭小道。

    林蕭然騎車出門,遠遠的就看到了顧揚走在前面,單肩書包被他提在手里隨意的搭在肩膀後面,另一手(插cha)在褲兜里,姿態非常散漫,仿佛根本就不是早起趕著去上學的路上,倒像是漫無目的在閑逛。

    難怪每天遲到。

    林蕭然得出這個結論時,已經連人帶車從顧揚身邊飛速穿過,頭也沒回走了,仿佛只是路上遇到了一個陌生人。

    顧揚當然也沒跟他打招呼,說到底昨天以前,他們除了彼此嫌棄之外,沒有任何交集。

    現在就算一個屋檐下住著,也沒必要違心的就拉近距離。

    在這一點上兩個人心照不宣,所以就算到了學校,兩人一張桌子坐著,也還是跟從前一樣,互不相(干gan)。

    這讓一班眾人安心的同時又有些意外。

    一班臨時群(昨天調整座位後臨時組建的)。

    八卦我是專業的︰臥槽,同志們,你們真的不覺得有點詭異嗎?咱們林學神就算了,畢竟三好學生,肯定不會主動惹事生。校霸呢?他不是賊看不上林學神嗎?怎麼也沒行動?

    學神是我偶像︰怎麼說呢?我倒是松了口氣。昨天校霸主動答應跟學神坐一起時,我總覺得他是故意要借這個機會欺負咱們家學神,就擔心學神吃虧。

    校霸是我偶像︰我覺得你們想多了。揚哥雖然聲名在外,可我真沒在學校見他欺負過同學。你們見過?

    佛系吃瓜︰也許你馬上就能見到,回頭。

    一班眾人瞬間放下手機,齊刷刷的回頭看向了最後一排的角落。

    此時那個角落的氣氛有點詭異。

    林蕭然剛從外面回來,站在桌子旁,看著坐在他座位上的蔣濤,意思很明確︰讓開。

    蔣濤二班的,經常跟顧揚混,下課總喜歡往一班跑。

    以前顧揚一個人坐,他們這些小弟過來,往旁邊一坐也方便,打擾不到別的人。

    可現在他佔了別人的位置,照理說應該讓開,可蔣濤偏不。

    他一腳搭在凳子的橫檔上,一手擱在膝蓋上,(身shen)體順勢靠在旁邊的牆上,擺出了一個很囂張的姿勢,抬頭看著林蕭然,滿眼的輕蔑,“你小子就是林蕭然?我告訴你,跟我們揚哥坐一起,那可得守規矩,要是惹到咱們揚哥了,哼,”他冷哼了一聲,目光毫不掩飾的上下打量著林蕭然,“就你小子這身板,不夠我們兄弟揍的。”

    他這番話挑釁的意味太明顯,但因為他們那幫人的特殊(性xing),一般也沒人敢反駁。

    何況是林蕭然。

    學神學習成績確實好,可身為alpha,他的身材過于縴細。

    鼻子上一副金邊眼鏡架著,遮住了眉眼,(露)出高挺的鼻梁和尖尖的下巴,配上白淨的毫無瑕疵的皮膚,讓他整個人多出了一股書卷氣,甚至顯得……有點弱。

    這樣的學神,別說是對上校霸他們那伙兒人,估(摸Mo)著平時也從來沒打過架。

    此時忽然面對這陣仗,估計會被嚇到吧?

    眾人不由為他捏一把汗。

    前排的幾個omega急的眼眶都濕了,一個個咬著嘴唇,恨不能上去擋在林蕭然前面,可又沒那個膽,只能巴巴的看著。

    結果當事人似乎並沒有感受到這種緊張,冷冽的眸子從蔣濤的身上一掃而過,目光落在了顧揚的臉上,薄薄的(紅hong)唇動了動,聲音清冽好听,“你的意思?”

    即便林蕭然跟顧揚那伙人不打交到,也知道蔣濤是顧揚的小弟。

    顧揚愣了一秒,抬頭看著他。

    就在前一秒,顧揚還在懷疑蔣濤是不是中二病犯了,正準備踹他一腳,讓他滾蛋。

    結果林蕭然卻直接把矛頭指向了他。

    十六七歲的少年,(性xing)格里多少都帶著幾分張揚自信,和討厭輸的成分,顧揚也不例外。

    所以這事兒明明不是他授意的,此時他也不想解釋,只上揚著嘴角與林蕭然對視,頗有一種“是我,怎樣”的意思。

    安靜∼

    大課間里喧鬧的教室忽然就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中。

    要來了嗎?

    昨天開始到現在的平靜果然是假象,暴風雨要來了?

    “你小子膽子不小啊,敢跟揚哥這麼說話?”蔣濤最大的特點就是不懂看氛圍,一嗓子吼著打破了這詭異的平靜。

    林蕭然的目光再次從他身上一掃而過,微微低下頭,蔥白的指尖緩緩抬起的搭在眼鏡框上。

    霎時間,顧揚的腦子里冒出了那天晚上路燈下,林蕭然也是這樣慢條斯理的取下了眼鏡,之後官駿他們被揍的很慘。

    他不由低頭蹭了蹭鼻尖,一腳踢在了蔣濤身上,丟了句︰“滾自己班去。”

    蔣濤還沒反應過來,不知道從哪兒得到消息後,飛速沖進一班的陳宏(強qiang)一把拖住蔣濤就往外跑,一邊還忙不迭的跟林蕭然道歉,“對不住林學神,我這兄弟跟你開玩笑呢,你可別放在心上,我代他跟你道歉。”

    話音落下,兩個人已經沒影了。

    變故(發fa)生的太快,一班眾人完全反應不過來,一個個面面相覷。

    什麼情況?

    陳宏(強qiang)跟蔣濤他們不是一伙的嗎?平時比蔣濤還要囂張,怎麼今天有種老鼠見到貓的感覺,跑出去之前還跟林蕭然道歉是什麼鬼?

    眾人被這完全反常的走勢搞得一頭霧水。

    還好上課鈴聲響了,英語老師踩著點走了進來,大家連忙把這事兒拋開腦始上課。

    林蕭然也在蔣濤他們走了之後,安靜了坐到座位上,翻開英語書,專注的听老師講。

    靠在旁邊玩游戲的顧揚,視線卻不由自主的越過手機落在了他的側臉上。

    腦子里回放著方才那一瞬間,林蕭然摘下眼鏡的畫面。

    這家伙剛才是真打算動手了吧?

    這讓顧揚有些意外,一直以來林蕭然可是全校師生眼中的好學生,居然也會這樣不愛惜羽毛?

    他想的投入,並沒有察覺自己已經盯著對方看了很久。

    林蕭然被他看的毛躁,回頭,鋒利的目光從鏡片後面投射出來,冷冷的盯著他。

    顧揚一愣,隨即笑了起來,並沒有做賊被抓包的自覺,反倒沒忍住順勢趴倒桌子上,小聲問了一句︰“喂,剛才你是真準備揍蔣濤了吧?真動手了,你就不怕有損自己三好學生的形象?”

    關你屁事!

    這幾個字在林蕭然的舌尖打了個來回,被他咽了回去,他改主意了。

    清澈黑亮的眼楮看著顧揚眨了眨,慢條斯理的吐出了一句話,“乖,哥哥的事,少管。”

    依然是那把清冽的聲音,卻分明多出一絲調笑,明顯就是故意說出來給顧揚添堵的。

    而且效果立竿見影。

    顧揚的嘴角抽了抽,下一秒直接丟了手機趴桌上(睡Shui)覺,一個字也沒多說。

    並且一下課人就消失了,直到晚上放學林蕭然都沒再見過他。

    這事兒當然影響不到林蕭然,事實上林蕭然的心思也不在這上面,下午開始他整個人都有點蔫,渾身無力,腦袋有點暈乎。

    這讓他隱隱有點緊張。

    自從十四歲分化後,這種感覺他體會過很多次,所以他知道接下來會(發fa)生什麼。

    好容易等來了放學鈴聲,他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收拾好東西,離開學校。

    車騎到東邊巷口,他習慣(性xing)轉了進去,瞬間一股復雜的alpha信息素撲面而來,燻的他差點沒吐出來,(身shen)體卻明顯軟了幾分。

    他討厭這種感覺,一腳撐地抬頭看過去,只見巷子深處站著七八個alpha攔住了一個高挑懶散的身影,為首的正是前天晚上在這里攔住他的官駿,而被攔住的那個人……是顧揚。

    正巧官駿也看到了他,一嗓子吼了出來︰“林蕭然,你來的正……”

    好字還沒說完,只見巷口的林蕭然利落的調轉了車頭,走了。

    官駿︰“……”

    臥槽!

    顧揚也跟著回頭看了一眼,卻只看到了林蕭然消失的背影,走的(干gan)淨利落,一點不拖泥帶水。

    他忍不住失笑,暗罵了一句,忘恩負義的小子!

    隨即回過頭對上官駿︰“看來你們今天只能堵到我了,怎麼樣,直接動手?”

    分明現在的情況是他一對八,對方還帶著棒球棍,他卻依然懶洋洋的笑著,似乎並不沒有意識到自己處在劣勢。

    他這態度極大的(刺ci)激到了官駿,官駿惡狠狠的盯著他,從牙縫里擠出了一句話︰“弟兄們給我上!”

    音落,官駿自己率先揮著棒球棍朝顧揚砸了過去。

    顧揚一個閃身避開,後面的人立刻跟上。

    身為校霸,顧揚在外面有很多傳說,不過最多的是他打架特厲害,據說曾經有一次1v5,還把對方好幾個人揍進了醫院。

    不過1v8著實還是有點吃力,再一次一腳踹翻了對方一個人後,他明顯感覺到身後有人正揮著棍子砸過來,可他來不及轉身。

    看來得生挨一棍子了,他想。

    卻忽然听到砰的一聲,緊隨其後身後那人哀嚎的叫了一聲,摔倒在地。

    回過頭,他看到林蕭然站在身後,輕輕甩了甩砸疼的拳頭,整個人筆挺的站著,眼鏡已經取了,(露)在外面的眼楮正鋒利的從每一個人身上掃過,宛如匕首。

    顧揚愣了一秒,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怎麼……”

    可話沒說完,他忽然僵住了。

    冰糖雪梨。

    一股濃郁的冰糖雪梨味正從林蕭然的身上散發出來。

    顧揚的眼楮不由眯了眯,有些困惑。

    因為這根本不是什麼香水的味道,濃郁到這種程度,是個alpha都能判定出來,這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

    但林蕭然不是alpha嗎?

    而且信息素濃到這種程度,應該是發情了。

    可對上林蕭然那雙冷冽的眼楮,他完全看不出來。

    弄錯了吧?

    他忍不住蹭了蹭鼻子,目光不斷打量著林蕭然,引來當事人的不滿,一個眼刀飛過來,聲音清冽又嫌棄︰“看什麼看?趕緊解決,你四個我四個。”說完,就近撂倒了一個人。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