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4章 第 4 章

第4章 第 4 章



    “哎,你們兩個已經見到了?還不認識吧,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顧家的阿姨端著兩個果盤上來,打斷了兩個人尷尬的對峙,且並沒有感受到他們之間見劍拔弩張的氛圍,熱絡的幫他們介紹起來,“然然,這是咱們顧家大少爺,顧揚,叫揚揚就行。

    介紹完顧揚,她又拉著林蕭然介紹起來︰“揚揚,這是林阿姨家的兒子,叫林蕭然,成績可好了,每次考試都是全年級第一。往後你們住一起,你可要多向然然請教請教。”

    阿姨是顧家的老人,向來當顧揚是自家孩子一樣,這種情況難免會忍不住說教。

    說教完又問︰“你們兩個誰大?揚揚17歲,一月二十的生日,然然你呢?”

    震驚中的兩個人這會兒倒是緩過神來,林蕭然壓下心頭的不爽,輕聲道︰“我也17,生日一月十九。”

    音落,兩個人都看向了他,不過顧揚也只是看了一眼,隨後目光就落到了他手中的小(奶Nai)貓身上,似乎很想把自己的主子抱回來。

    但是他那個高貴的主子,正毫無義氣的在敵人的手心里撒嬌。

    看的他愈發覺得對面的林蕭然不順眼。

    阿姨卻笑了起來,“這麼巧,就差了一天啊,那揚揚要喊然然哥哥了。”

    顧揚並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嘴巴動了動正想說點什麼岔過’,林蕭然清冽咧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里,“嗯,是該叫哥哥。”

    顧揚︰“……”

    他不由抬頭,目光再次落在了林蕭然那張臉上。

    此時的林蕭然沒戴眼鏡,大約是剛洗完澡的(關guan)系,黑亮的眸子水水潤潤,正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表情認真又專注,仿佛真覺得他該喊這一聲哥哥。

    顧揚(干gan)笑了兩聲︰“沒必要吧,就差了一天。”

    “我覺得很有必要。乖,叫哥哥。”林蕭然寸步不讓。

    哼!白天你故意答應跟我坐一起,不就是為了跟我作對嗎?

    好啊,現在你也試試。

    林蕭然當然不在乎顧揚這一聲哥哥,他就是看這家伙不順眼,想膈應他。

    果然,他話音落下,顧揚的嘴角明顯抽了抽,連習慣(性xing)的笑容都掛不住,顯然是被這事兒膈應到了。

    林蕭然見狀心情不錯,低頭慢條斯理的擼貓。

    小家伙被他擼的很舒服,抱著他蔥白的手指舔著,濕濕癢癢的,引得林蕭然人忍不住輕輕笑了起來,眼楮彎彎的。

    顧揚這會兒飛速轉動著腦子,想著要怎麼繞開這個話題,目光卻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林蕭然含笑的眼楮上,隨後愣住了。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他已經是第二次看到林蕭然笑了。

    林蕭然笑起來,跟不笑的時候,差距真的太大了,讓他忍不住有些疑惑,他們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而且這家伙居然不是面癱?那(干gan)嘛成天冷著一張臉,多浪費?

    “先生回來了?”阿姨的聲音再次打斷了兩個人之間詭異的氣氛。

    兩人同時抬頭,只見顧修遠已經從機場回來,正一步一步走上樓來。

    看到顧揚,顧修遠的嘴角明顯拉了拉,畢竟今晚這麼重要的場合,顧揚放了他鴿子。

    不過不等他說話,顧揚已經先開口了,“我累了,你們聊。”說完從阿姨手中拿過一個果盤,轉身回房。

    忽然想到了什麼,又折回來走到林蕭然的跟前,沖他微微一笑,指了指他手中的小家伙,“它叫白糖,我的貓。”

    說完,一手給小家伙擼過去,轉身,回房,關門,一氣呵成。

    林蕭然看了看緊閉的門,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撇了撇嘴︰白糖?這名字真夠隨便的。

    “這孩子。”顧修遠明顯管不到顧揚,只能無奈的搖頭,轉而向林蕭然道︰“然然你別介意,他是跟我鬧別扭,不是沖你。”

    那可不好說。

    林蕭然心里默默的接了一句,面上卻乖乖的點頭,“我沒在意。”

    “那就好。把這兒當自己家,有事兒盡管跟我說。時間也不早了,早點(睡Shui)吧。”顧修遠開了好幾個小時的車有點累,說完轉身上三樓去了。

    林蕭然目送他離開後,接過阿姨的果盤道謝,也回房了。

    電腦上打開的游戲界面私信已經爆滿,他掃了一眼後精準的從里面找出了幾度秋的信息︰競技場,來不來?

    他立刻開了個房間,把房間號發了過去。

    幾秒鐘後,幾度秋出現在了他對面。

    兩人二話沒說,直接開戰。

    五分鐘後林蕭然落敗。

    他繼續開了第二局,依然五分鐘後落敗。

    第三局也一樣。

    三局結束後,林蕭然打開對話框,敲出了“下了”,結果還沒發出去,幾度秋再次給他發來了對戰邀請。

    愣了一秒,林蕭然點了接受,進去房間後卻沒動手,而是給對方發了信息過去︰你心情不好?

    他跟幾度秋已經認識好幾年了,初二時第一次玩《第七世界》,就在組隊刷副本時遇到了幾度秋,後來倒是不組隊了,但經常會競技場solo兩把。

    也不太說話,本來林蕭然也不是多話的人。

    但是幾年相處下來,多少對對方還是有些了解。

    比如常年霸榜全服第一的這位幾度秋大神,其實有點懶散。每次答應跟他solo,絕對不會超過三場。不管勝敗,三場結束後,必然會發信息過來︰不玩了不玩了,累死了。不如我們一起去星落湖看風景,比競技場有趣多了。

    今天居然主動邀請他打第四局,顯然有點不對。

    不一會兒幾度秋回復了過來︰怎麼這麼問?

    物換星移︰不想說算了,但我今晚可不會陪你打到天亮。

    這種情況林蕭然記得以前也出現過一次。

    應該就是初三下學期的時候,那天晚上幾度秋也在三局結束後,主動給他發了邀請過來。

    他沒多問,接受後繼續開戰。

    然後就有了第五局第六局……一直到天亮。

    那時候從來沒熬過一夜的林蕭然看著窗外升起的太陽,簡直覺得自己瘋了,匆匆準備退出游戲,幾度秋發來了信息︰謝謝你陪了我一夜,心情好多了。

    林蕭然的眼楮不由眨了眨,手指快過腦子的回復了一句︰為什麼心情不好?

    不等他發出去,對面的信息又過來了︰我媽,走了。

    轟的一聲,林蕭然的腦子里白了一大片,對著電腦屏幕上的幾個字半晌做不出任何反應。等他回過神,想安慰對方兩句時,對方已經下了。

    這事兒已經過去兩年多,幾度秋之後也再沒有出現過那樣的反常。

    沒想到今晚又來了。

    難道……

    林蕭然思緒被信息提示音打斷了。

    幾度秋︰不願陪還進來?要不這樣,打完這局咱們去星落湖看月亮。

    星落湖是游戲中的一個場景。

    林蕭然一直想不通他對星落湖有什麼執念,一天到晚念叨著。有那功夫(干gan)嘛不上自家樓頂去看月亮?

    他想不通,便也不願多花心思,見幾度秋還有心思提星落湖,覺得自己多心了。

    蔥白的手指快速的在鍵盤上敲擊著,打出一行字︰自己去,我(睡Shui)了。

    發完,直接(強qiang)制退出了競技場,關機(上shang)床(睡Shui)覺。

    而此時對面的房間里,顧揚正對著電腦,不知道看到了什麼,眼底的笑意格外明顯。

    他天生一副桃花眼,微笑著看一樣東西時,總莫名多出了幾分深情專注來。

    好一會兒,他才收了笑意,關掉電腦,一晚上的郁悶心情莫名就散去了不少。

    他轉身抱起(床chuang)上安靜發呆的白糖擼了兩把,惹的小家伙“喵喵喵”的只叫喚,兩個爪子抱著他的大拇指,齜著幾顆小(奶Nai)牙要咬他,凶得很。

    明明剛才對著林蕭然的時候那麼乖!

    顧揚有點不爽,戳了戳它的小腦袋,認真的交代了起來︰“白糖,你听著,你是我撿回來的,得跟我一邊。對門那個是敵人,你不能因為他長得好看就妥協,長得再好看也是個書呆子,特別沒意思。以後別理他,記住了?”

    “喵∼”小家伙仿佛听懂了一樣,睜大眼楮看著他,軟軟的叫。

    看的顧揚頗有點欣慰,有種兒子終于爭氣了的感覺。

    結果這感覺只維持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起床下樓,一眼就看到林蕭然坐在沙發上,低著頭一手抱著白糖,另一只手拿著牛(奶Nai)在喂白糖吃。

    白糖乖順的不行,伸出粉嫩的舌頭一口一口舔著牛(奶Nai),時不時抬頭看林蕭然一眼,軟軟的叫一聲,仿佛撒嬌一樣。

    林蕭然戴著眼鏡,遮擋了眼楮,可薄薄的唇線微微上揚出了淺淺的弧度,讓他整個人都染上了一絲柔和。

    顧揚︰“……”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