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2章 第 2 章

第2章 第 2 章



    到家已經十一點多。【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進門林嵐就立刻湊到他面前檢查傷口,秀麗的眉頭擰成了死結,心疼的不行,“啊喲,怎麼這麼嚴重啦?快快快,坐著我給你擦藥。我家然然長得這麼漂亮,可千萬不能留疤。”

    她一邊說著,一邊取了碘伏涂抹。

    坐著任憑她擺弄的林蕭然看起來乖的不行,只在听到“漂亮”兩個字的時,幾不可見的撇了撇嘴,以示自己的不喜。

    上好藥後,他拿起書包回房,進門人就倒在了(床chuang)上。

    天花板上的燈晃的他眼花,他有些煩躁的翻了個身趴著,這個姿勢讓他愈加清晰的感覺被血(肉rou)骨頭包裹的心髒依然在不規則的跳動。

    他知道這不是打架的後遺癥,是受到了alpha信息素的影響。

    半晌,他翻身坐了起來,不耐煩說了句,“真煩!”

    然後起身坐到書桌旁打開書包,抽出卷子刷題。

    林嵐敲門端著冷面和牛(奶Nai)進來,見狀立刻皺眉,語氣卻依然溫柔好听,帶著一股江南女子的溫婉︰“都摔傷了,還做什麼卷子?不做了不做了,趕緊吃點東西(洗xi)澡(睡Shui)覺。你們老師也真是的,這個年紀正是長(身shen)體的時候,一天天的,布置那麼多作業做什麼?沒輕沒重的。不做了呀,明天老師找你,你就說是媽媽不讓你做的,讓他來找媽媽。”

    說著她抽走了林蕭然的卷子,把冷面擺了過去。

    林蕭然︰“……”

    他本來話就少,對著老媽更沒什麼話。主要是他媽腦回路太清奇,他跟不上,索(性xing)還是吃面吧。

    林嵐在床邊坐下,微笑的看著他吃,等他吃的差不多,才試探(性xing)的開口︰“然然,媽媽前幾天跟你說的事情想的怎麼樣了?”

    幾天前,林嵐下班回來告訴林蕭然電視台派她出國學習,要好幾個月,她不放心林蕭然一個人在家,又說住校不好,學校的飯菜不好吃,想讓林蕭然住去顧修遠家。

    林嵐跟顧修遠已經快到談婚論嫁的地步,這樣安排也是為了讓兒子提前適應。

    “行。”

    這事兒林蕭然還真的沒細想,不過顧修遠這人他倒是見過幾次,感覺還不錯,林嵐跟他在一起,林蕭然不反對。

    其實他也覺得,林嵐該找個人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周末,你們不用上晚自習,放學後我送你過去。你顧叔叔家做飯的阿姨廚藝特別好,你吃了一定喜歡。哦對了,我是不是忘了跟你說,顧叔叔家也有個兒子,跟你一般大,今年也升高三,你們在一起想必有的聊。”

    兒子這麼爽快的答應,林嵐明顯松了一口氣,心情好了就有說不完的話。

    林蕭然左耳進右耳出,吃飽喝足才抬頭,沖著林嵐彎了彎嘴角,(露)出了一抹淺淺的微笑,“好吃,謝謝媽媽。”

    他長的極好看,不說不笑的時候,帶著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冽,可若笑起來,便若陽光撫過冰原般溫暖,反差極大。

    林嵐最喜歡看他笑,忍不住伸手在他兩邊的臉頰上捏了捏,往外拉扯,笑著說︰“我家然然笑起來多好看,非得成天板著一張臉,也不知道像誰。往後多笑笑。”

    說完收拾了碗筷帶上房門走了。

    林蕭然揉了揉被捏疼的臉頰,瞬間把林嵐的話當成耳旁風,又恢復了慣常的模樣,帶上眼鏡開始刷題。

    兩套題刷完,時間差不多凌晨。

    他收了卷子,打開電腦登陸了網游《第七世界》,無視了各種信息,直接打開好友欄,找出一個灰(色)頭像——幾度秋,點開對話框,發了一條信息過去︰在不在?競技場。

    發完他掛機去(洗xi)澡,出來時對方已經回復過來︰今天太晚,明天吧。你怎麼每天這麼晚上線?

    他沒回復,滑動鼠標退出游戲,隨後丟開毛巾撲倒在(床chuang)上,頂著一頭沒(干gan)的頭發(睡Shui)了。

    早自習結束,高三一班跟別的班沒兩樣,鬧哄哄的。

    忽然管元凱神秘兮兮的來了一句,“我得到一個勁爆消息,有沒有人想听?”

    大約每個班都有那麼一個既活潑又八卦,學習成績還不賴的學生,管元凱就是一班的八卦擔當。

    “有屁就放,賣什麼關子?”

    “快說,我還趕著去廁所呢。”

    對著同樣八卦的戰友們,管元凱也不藏著掖著了,揚了揚手機,一字一頓道︰“官駿,被人給揍了!”

    “春風的官駿?”

    “他不是打架厲害得很嗎?還有一幫小弟。怎麼常在河邊走,終于也撞鬼了?”

    春風跟七中離得近,官駿這人做事張揚,在七中也是個名人,他的八卦立刻引來了眾人的關注。

    坐在前排的幾個omega也圍在一起竊竊私語。

    “那個官駿前幾天還放話出來要揍我們林學神,結果自己被人打了?活該!”

    “就是!自己的小o移情別戀,還遷怒到我們林學神身上,毛病?”

    omega們關注的點到底有些不一樣,嘴里罵著官駿,眼楮不約而同往最後排里面的角落里瞟。

    在那個角落里,他們崇拜的林學神正趴在桌子上補覺,臉深深的埋在臂彎里,只留了一頭黑亮柔軟的頭發供人觀摩。

    其他人顯然更想知道官駿是被誰揍了,嚷嚷著讓管元凱快說。

    “誰打的真不知道,但他被揍的不輕是真的,鼻青臉腫的。據說他還是帶著兩個小弟,小弟比他還慘。估(摸Mo)著可能是遇到了社會上的人。”管元凱一邊繼續八卦,一邊把自己的手機貢獻出去,據說里面官駿鼻青臉腫的照片。

    這下可炸開鍋了,眾人瘋搶起來,畢竟想看官駿這種校霸被人打一次不容易。

    誰知人太多,搶著搶著不知誰手一滑,手機飛了出去。

    管元凱急的不行,拖著微胖的身軀一個縱身過去撲救,撲倒一半不知看到了什麼,連忙扶住兩邊的課桌來了個急剎車。

    由于慣(性xing)夠大,差點沒連人帶桌子一起摔倒。

    與此同時,手機在空中轉了幾圈,啪的一下落在了一只骨節分明的手中。

    鬧哄哄的教室忽然安靜了下來,目光全部匯聚到了一處,焦點處的alpha似乎並沒有做焦點的自覺,隨手把書包丟在桌子上,自顧自的拿著手機看了起來。

    照片里官駿松松垮垮的穿著春風的校服,鼻青眼腫的臉快拉到了(胸xiong)口,足見心情糟透了。

    看照片的人心情卻不錯,抬眼看向管元凱,不用開口,對方立刻主動把一切交代了,“官駿昨晚被人揍了,據說是社會上的人。”

    社會上的人?

    顧揚失笑,目光掃到了林蕭然的身上,心想要是讓這些人知道,他們眼中完美的林學神就是所謂的社會上的人,一挑三,打的對方毫無還手之力,不知道這些人會有什麼反應。

    這般想著,他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仿佛看到眾人瞠目結舌的模樣。

    而就在這時,“社會人士”林蕭然終于有了反應,他先是輕微的動了動手指,隨後緩緩的從臂彎里抬起頭來,輕度近視加上剛(睡Shui)醒,讓他的視線有些迷茫。

    頓了頓,他從眼鏡盒里拿出眼鏡帶上,抬頭,正撞上了顧揚含笑的眼楮。

    瞬間林蕭然撇開了臉,顧揚甚至看到他幾不可見的撇了撇嘴,似乎對一醒來就看到他這件事情很不爽。

    然後顧揚就爽了,讓自己看不上眼的人不爽,難道不是一件很開心的事?

    他心情不錯的把手機丟給了管元凱,在靠後門的座位上坐下。

    書包被塞到桌肚里,桌面上(干gan)(干gan)淨淨,正好適合(睡Shui)覺。

    他這邊剛一趴下,上了鈴聲隨之響了起來,眾人慌忙坐正,班主任兼任物理的趙天華踩著鈴聲就大踏步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男一女兩個學生,都背著書包。

    一進教室趙天華就開門見山,“這是黃茹茹跟李涵,轉學過來的,從今天起就跟咱們班了,”他說著抬頭看了一眼,指了指最後一排一左一右的兩個人,“黃茹茹你去跟林蕭然坐,李涵你坐顧揚旁邊。”

    話音落下,黃茹茹跟李涵兩個人反應天壤之別,黃茹茹抿著嘴矜持的笑了笑,抱著書包就朝林蕭然走去,小臉似乎還有點泛紅。

    李涵卻如喪考妣,兩只腳跟釘進講台的水泥里一樣,一動不動的看著趙天華,瘦小的(身shen)體仿佛又縮了幾分,聲音發虛︰“老師,那個……我……我……其實站著上課也行。”

    開什麼玩笑,就算他是外校轉來的,顧揚的大名他也听說過,據說那可是出門打架帶砍刀的狠角(色)。

    跟這種人做同桌?

    他寧願轉學回去,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哈∼”

    打架帶砍刀的狠角(色)似乎並沒有自己被人嫌棄了的自覺,倒先笑出了聲,引來全班四十雙眼楮的注視。

    他聳聳肩,善解人意道︰“這位同學不願意坐這兒,老師就別勉(強qiang)人家了。何況跟我坐一起,會被帶壞的。”

    趙天華立刻飛了一記眼刀過來,“你還真有自知之明!”

    說完他也有些頭疼,那李涵看著樣子是死都不敢跟顧揚坐的,他總不能勉(強qiang),可他也不能真的讓李涵站著上了。

    想了想,他一咬牙一跺腳,說出了句心頭滴血的話,“那個……顧揚你……去林蕭然坐。黃茹茹跟李涵坐一起。”

    瞬間,高三一班陷入詭異的寂靜中,忽然不知道誰忍不住爆出了一句“臥槽”,仿佛開關一樣,引爆了整個教室。

    “學神跟校霸同桌?老趙怎麼想的?”

    “有生之年啊,你們說他們做同桌總該說話了吧。”

    “那誰知道?反正我從來沒見他們兩說過話。”

    “不是,我簡直想像不到他們兩同桌的畫面,太他媽詭異了。”

    趙天華重重的敲了敲桌子,說話聲立刻退去,四十雙眼楮卻不約而同的落到兩個當事人身上。

    兩個當事人也沒想到趙天華來這麼一出,不由看向了對方。

    目光一接觸,林蕭然立刻嫌棄的撇開,抬頭看向講台,嘴唇微微動了動,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另一邊的顧揚搶先了,“好啊,我正好想提高一下學習成績,跟學神坐一桌就方便多了。”

    音落,一道鋒利的眼神瞬間甩了過來,林蕭然死死的盯著他。

    顧揚完全不為所動,從桌肚里拿出書包,主動走過去跟林蕭然打招呼︰“往後學習上還請多關照。”

    他的長相是那種陽光俊朗型,天生自帶親和力,笑起來晃的窗外的陽光都黯然失(色)。

    前排幾個小o看到這幕,差點沒忍住掏出手機來拍照。

    連趙天華都被他如此友善的態度驚到了,愣了愣道︰“你能有著想法倒是不錯,好好坐下上課吧。”

    說著他掂了掂手中的試卷準備上課,忽然又想到了什麼,連忙問了一句︰“林蕭然,你沒(關guan)系吧?”

    到底是他的得意門生,他也怕影響林蕭然的成績。

    瞬間,全班四十雙眼楮又都鎖定到了林蕭然的身上。

    畢竟顧揚的反應已經讓他們跌破眼鏡,不知道學神這邊又會怎樣。

    不只是他們,顧揚也看著林蕭然。

    他的眉眼很特別,彎彎的,認真看人的時候,會給人一種溫柔專注的錯覺。

    確實是錯覺,因為離他最近林蕭然能一目了然的看到他眼底的挑釁,分明在說︰你肯定不敢答應。

    鋒利的目光卻如刀一樣在顧揚的臉上剜過,林蕭然暗罵了一句裝木作樣,直接無視了他,轉而看向趙天華那雙殷切的眼楮時,冷冽的眼神已經收了起來,輕巧的回了句︰“沒事的,老師。”

    語氣波瀾不驚,甚至透著隱隱的一絲乖巧,完全就是一副听話的好學生模樣,跟他昨晚揍人時的狠勁兒天差地別。

    顧揚愣一秒才反應過來,目光不由掃過了林蕭然嘴角的一點點淤青,心想書呆子挺會裝的,

    然後放下書包在林蕭然身邊坐下,翻出手機開始打游戲。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