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晚自習放學, 寧舒帶著嚴禮和謝成成從學校里面出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謝成成對于能去別人家借宿感到非常興奮,拉著嚴禮問東問西,問的大多數關于寧舒的問題。

    比如寧老師幾點(睡Shui)覺, 半夜會起來查房嗎,會看著人寫作業嗎, 會檢查作業嗎,早上幾點起, 起來之後會看著人讀書背課文嗎,背錯了會不會挨打。

    嚴禮十分無語︰“你會不會挨打我不知道, 反正我沒挨過打。”

    經過青檸門口,趙宇杰把三個人叫了進去, 讓小周把準備好的宵夜端上來。

    嚴禮和謝成成吃東西的時候, 寧舒站在一張裱好掛在牆上最顯眼的地方的照片的不遠處。

    是禮禮生日拍的那張大合影。

    旁邊站著兩個一中的女學生,正拿著手機對著上面拍︰“校草生日哎, 好帥。”

    “回頭把旁邊那個男生p成我自己。”

    “後面那兩個是嚴老師和寧老師吧, 真在一起了?”

    “那六班和五班以後也太可憐了, 我念初三的時候體育老師和我們數學老師談戀愛,結果一大半的體育課都被我們數學老師上了。”

    其中一個女孩轉過頭來, 看見了寧舒, 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頭︰“寧老師好。”

    說完拉著另一個女孩跑了。

    寧舒轉頭問趙宇杰︰“這張照片怎麼掛在這啊?”

    趙宇杰︰“嚴老師說掛這可以招攬生意。”

    “這幾天不少(女nu)孩過來吃飯呢。”

    寧舒評價道︰“利用自己弟弟的美(色)進行經營的商業鬼才。”

    她從包里拿出來一張史努比的貼紙,踮起腳尖貼在嚴喬的臉上。她低調慣了,受不了天天被人圍觀接(吻wen)照。

    趙宇杰看了看︰“寧老師,你是在和一只狗接(吻wen)嗎?”

    他的本意其實是想幫自家兄弟,想讓寧舒把貼紙揭掉, 怎麼听起來這麼像罵人呢, 幸虧喬妹沒听見。

    “和狗接(吻wen), ”寧舒琢磨了一下, 低聲道,“這麼說好像也沒什麼不對的。”

    趙宇杰遞給寧舒一杯鮮榨芒果汁︰“對了,喬哥要買車的事你知道嗎?”

    寧舒搖了下頭︰“不知道。”

    趙宇杰便沒有多說。

    寧舒抬眸問道︰“他錢夠嗎,不是剛買過房子?”

    趙宇杰笑了笑︰“我喬哥比你想象的更有錢,這家店看到了吧,他佔股的。”

    趙宇杰指了指餐廳外面︰“不騙你寧老師,知道這條街上有多少(女nu)人盯著我喬哥嗎?”

    寧舒可以想象出來,肯定不少。

    他長得帥,有錢,會疼人,這樣的男人很難不招人。

    可她從來沒見過他跟哪個女人走得進,除了她自己。

    這時,餐廳的門被從外面打開了,一個踩著高跟鞋的女人走了進來。

    她(脫tuo)掉身上的駝(色)大衣,(露)出里面黑(色)(露)肩毛衣,xia身是米(色)包臀裙,沒穿秋褲,連打底褲都沒穿,裸著長而筆直的腿。

    她留著慵懶的長卷發,嘴唇涂成(性xing)感的大紅(色),聲音柔媚,風情萬種︰“趙老板。”

    寧舒用胳膊踫了下趙宇杰,調侃他︰“找你的。”

    趙宇杰看見寧舒在笑他︰“寧老師,別笑太早。”

    寧舒不知道趙宇杰的話是什麼意思,選擇在一旁圍觀。

    女人手上拎著幾杯(奶Nai)茶,遞給趙宇杰︰“剛才看見我們禮禮進來了,這是給他帶的。”

    寧舒︰“?”

    禮禮,還我們禮禮,這個名字是她一個外人能亂叫的嗎。

    再看過去的時候,寧舒眼里帶著警惕和防備,仿佛這個女人是個人販子,或者小偷,專門偷小孩的。

    人販子當然是不可能的,很明顯,這個女人是沖著嚴喬來的。

    趙宇杰接過(奶Nai)茶,語氣既不熱絡,也算不上生疏,他八面玲瓏,跟誰都聊得來︰“謝謝老板娘。”

    女人轉頭到處看了看︰“今天怎麼沒見喬老板?”

    趙宇杰︰“出差去了。”

    女人︰“什麼時候回來?”

    趙宇杰轉頭看了一眼寧舒︰“不太清楚。”

    女人看趙宇杰不太對勁,順著他的目光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寧舒,女人的直覺準確又敏感,視線剛一撞上,敵意就已經產生了。

    趙宇杰輕輕咳了一聲︰“那個什麼,我把(奶Nai)茶給禮禮送去。”

    女人嗯了聲︰“那我先走了,回頭我會給喬哥打電話的,等他回來的時候,你要是忙,不方便去接他,叫我一聲就行。”

    女人說完,穿上大衣走了。

    片刻之後,寧舒帶著謝成成和嚴禮從青檸出來。

    謝成成凍得縮了下脖子,手上捧著一杯熱乎乎的(奶Nai)茶︰“這(奶Nai)茶絕對沒有添加(奶Nai)茶粉,太好喝了。”

    寧舒轉頭看了謝成成一眼︰“有多好喝?”

    謝成成晃了晃杯子,指了指︰“里面加了椰(奶Nai)和芋圓,茶味和(奶Nai)味都很足,我從來沒喝過這麼好喝的(奶Nai)茶,嚴禮你嘗嘗。”

    說完把自己的(奶Nai)茶往眼前眼前一遞,嚴禮皺著眉躲開了︰“我不喝(奶Nai)茶,喝(奶Nai)茶長不高。”

    他笑著對寧舒說︰“我說的對不對,寧老師?”

    寧舒點了下頭︰“對,不光長不高,腦子也會變笨。”

    寧舒以前從來沒注意過,青檸對面不知道什麼時候開了一家(奶Nai)茶店,看起來生意不錯,門口有不少學生和下了班的上班族在排隊。

    寧舒抬頭看了一眼店門上的招牌︰紅莓。

    青檸對紅莓,酸酸甜甜。

    趙宇杰隔著玻璃看著外面的街道,(奶Nai)茶店和寧舒,風格迥異的兩個女人。

    喬妹(艷yan)福真不淺。

    他轉身上樓,在樓梯下面的牆上看見禮禮生日那張大合影,黏在嚴喬臉上的史努比貼紙不見了。

    趙宇杰嘖了一聲,發現自己小看寧老師了。

    ——

    期中考試這天,寧舒早早來到了考場,方名雅來得也很早,兩人打了聲招呼。

    方名雅拿起桌上的粉筆,轉頭在黑板上寫了幾行字。

    是考試時間、科目和注意事項。

    寧舒站著看了好一會,欣賞道︰“方老師的字寫得真好看。”

    一中的老師里面,字最好看的人就是方名雅,听說他父親是有名的書法家。

    叫得上名字的書法家里,的確有位姓方的,寧舒小時候還臨摹過那位書法家的字。

    方名雅把粉筆放回筆盒里,開始檢查試卷,一邊說道︰“寧老師的字也很漂亮。”

    考場里只有幾個比較努力的學生,正在低頭看書。

    方名雅點好試卷,突然說道︰“前幾天整理書櫃,在一本舊書里發現一封五年前的信。”

    寧舒猛得抬頭看向方名雅,這才知道她當年寫給他的情書他根本沒看見。

    她那時候害羞,不敢當面交給他,問他借了本書,還書的時候把情書夾在書里,以為他看到了,沒回應她是因為不喜歡她。

    沒想到會被在這個時候翻出來,寧舒有點尷尬︰“當年不太懂事,給你造成困擾了,能還給我嗎?”

    方名雅笑了笑,聲音十分溫柔︰“怎麼辦寧老師,我有點舍不得還呢。”

    “寧老師的字太好看了。”

    寧舒趕忙說道︰“我可以送你一副字,請把那封信還給我吧。”

    方名雅這個人,與任何人相處都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他從來不為難別人︰“好,下次帶來還你。”

    寧舒松了口氣︰“謝謝。”

    方名雅︰“送我的字別忘了,簡單點,抄首詩吧,《念奴嬌》。”

    寧舒︰“可以。”她現在很注意自己和別的男人的界限,要是跟愛情有關的詩詞,她是不會抄給他的。

    幸好方名雅是個很有分寸感的男人。

    期中考試模擬的高考考試時間和順序,上午只考了一門語文,收好卷子,寧舒在上面簽好名,封好,跟方名雅一起走出教室。

    語文對考生們的影響相對溫和一點,沒有出現什麼鬼哭狼嚎的情況,連對答案的都很少。

    方瀚宇和嚴禮從隔壁考場出來。

    方瀚宇問嚴禮︰“考得怎麼樣?”

    嚴禮︰“還行,你呢?”

    方瀚宇抬著巴拍了下自己的(胸xiong)口,語氣跟天王老子似的︰“穩了。”

    寧舒一听就知道,完了,估計這孩子能及格就不錯了。學霸的還行和學渣的穩了,中間永遠差了十萬八千里。

    三天的考試時間一晃而過。

    嚴喬已經在省會待了四天了,听寧舒說這兒風景好,美食多,他卻不這麼認為,始終覺得東籬市最好。

    他小時候去過很多地方,一到寒暑假就被父母帶去國外度假,滑雪、騎馬、潛水,當時覺得旅游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可以看到不一樣的風土人情。

    之後的十一年,他再沒踏出東籬市一步。突然來到另一個城市,有點不習慣,第一天還因為水土不服發了低燒。

    組長每天都很開心,一天八個小時開著手機直播,給他的妻子和女兒介紹風景和美食。

    嚴喬百無聊賴地跟在後面,覺得這兒也不好,那兒也不好,食物不是太甜就是太淡,沒有家里的好吃。

    寧舒說這兒美女多,分明是騙人,四天了,他沒看見一個美女,看到的女人都不如她的萬分之一好看。

    組長剛剛結束了一場直播,轉頭喊嚴喬︰“趕緊的,體育部的人已經在等了。”

    嚴喬有氣無力地跟上,懶懶地拖長音調︰“知道了。”

    組長看了看他︰“發燒還沒好嗎?”

    嚴喬︰“沒,什麼時候能回去?”

    組長︰“大後天開完最後一個會吧,我也想早點回去,我老婆都想我了。”

    組長笑了笑︰“不好意思,忘了你是個單身狗,在你面前秀恩愛有點不厚道。”

    嚴喬也笑了笑︰“沒事,這次回去就不是單身狗了。”

    組長若有所思地盯著嚴喬︰“寧老師?”

    嚴喬笑了一下,唇角不自覺地揚起,眼里心里俱是溫柔,幾片落葉飄了下來,紛紛揚揚,像詩。

    這座陌生的城市最終因為她的名字變得美麗起來。

    組長拍了下嚴喬的肩膀︰“可以啊,不光搶了人家的課,還搶了人家的人。”

    兩人說著,到了約定好的ktv,嚴喬唱歌很好听,各種聲音都能唱,但他對別人說自己不會唱歌,開了一听啤酒看別人唱。

    期間有個女人點了首情歌,拿著話筒給嚴喬,請他和她一起唱。

    嚴喬舉起手上的啤酒杯子,一口喝完,算是賠罪。

    他早早離了局,回酒店休息了一會,看時間差不多了,打了個電話給寧舒︰“喂,寧寧。”

    寧舒剛下晚自習回到家,洗好澡趴在(床chuang)上︰“喂。”

    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從听筒里傳了出來︰“想我了嗎?”

    寧舒翻了個身,看著天花板︰“這幾天在監考,沒空想你。”

    嚴喬想說方名雅,但他忍住了,想到她整整三天一直跟方名雅在一起,不吃醋是不可能的。最後滿腔醋意變成了蠻橫︰“因為我想你,所以你也要想我。”

    寧舒躺在(床chuang)上,陷在被子里︰“憑什麼?”

    這個男人的聲音像是有某種魔力,讓她整個人不自覺地柔軟起來,說話的聲音不知道什麼時候帶了幾分嬌嗔︰“憑什麼你想我我就得想你?”

    嚴喬(摸Mo)了下自己的嘴唇,想起最後那一(吻wen),他很確定,她舔了他的唇縫。

    “可以開視頻嗎,我想看看你。”

    寧舒從(床chuang)上起身,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冬天的(睡Shui)衣都很厚,裹得嚴實,覺得沒問題了,她說︰“好。”

    嚴喬掛了電話,很快打了視頻過來。

    寧舒在鏡子前整理了一下接通。

    嚴喬已經洗好澡了,穿著酒店的白(色)浴袍,頭發半濕,鬢角頭發滴下來一滴水,順著他的脖頸滾到鎖骨和上半邊(胸xiong)肌上,鑽進浴袍里不見了。

    寧舒極不自然地偏了下臉︰“衣服穿好,別感冒了。”

    嚴喬攏了下浴袍︰“我大後天下午,也就是下周二開好會,坐晚上九點的高鐵回去,到家大概十一點半。”

    寧舒︰“知道了,我會注意(身shen)體,早點休息的。”

    嚴喬︰“我的意思是,在家等我,不管多晚都要等我。要是敢不等我就去(睡Shui)覺,我會……”

    他看著鏡頭里她的嘴唇,喉結滾動了一下,聲音低啞︰“狠狠咬你,讓你疼。”

    寧舒假裝自己沒听見,臉頰卻以(肉rou)眼可見的速度泛了紅。

    嚴喬看見,更想了︰“叫聲哥哥給我听。”

    寧舒︰“不。”

    嚴喬︰“撓你了。”

    寧舒往被子里拱了拱︰“別撓我,我怕癢。”說完她才想起來,這是在電話里,他就是手再長也撓不到她。

    嚴喬看著從被子里鑽出來的女人,抓起桌邊的水杯喝了一口,喉嚨被涼水滾過一遍才能發聲︰“等我回去。”

    ——

    天氣預報說周一有雪,寧舒覺得不一定能下,這才十一月中旬,怎麼會下雪,而且東籬市又不是北方,更不可能下雪了。

    她已經好幾年沒見過中雪以上的雪了。

    要是真能下雪就好了。

    寧舒一大早起來,帶著嚴禮和謝成成去學校。

    兩個學生穿著藍白相間的冬季校服,寧舒穿著嚴喬給她買的那件黑(色)的羽絨服,圍巾和帽子都是白(色)的。

    謝成成轉頭對嚴禮說︰“我能再在這住幾天嗎,時間不長,到了寒假就走,我可以交上我的零花錢當房租。”

    嚴禮看了他一眼︰“別說你了,明天我也得回學校住。”

    明天晚上哥哥就回來了。

    謝成成頗為遺憾,一邊感慨道︰“通過這幾天和嚴禮同學的同吃同住,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寧舒轉頭︰“人家成績比你好還比你努力,慚愧了是嗎?”

    謝成成盯著嚴禮︰“我發現我們禮禮是團寵啊,團寵!”

    “趙哥、羅哥和小周阿姨他們就不說了,就連青檸對面新開的(奶Nai)茶店都天天送(奶Nai)茶過來。”

    寧舒默默在心底接上一句︰“那是因為老板娘想泡他哥。”

    謝成成突然叫了一聲︰“下雪了,臥槽,下雪了!”

    寧舒伸出手,接到了幾片雪花,雪花很快在掌心變成了水珠。這對沒怎麼見過雪的南方人來說,很新奇。

    嚴禮也很開心,把自己的書包舉在寧舒頭頂,給她當傘用。

    謝成成在鬼叫︰“下雪啦下雪啦——”

    白越家住在附近,听見謝成成的聲音,接著喊道︰“雪地里來了一群小畫家——”

    越接近校門口學生越多,很快有別的人一塊,你一句我一句地喊了起來︰“小雞畫竹葉,小狗畫梅花……”

    寧舒看著這群比她還高的少年們,並不覺得他們幼稚,因為她也很開心,打算今天的上課內容就以雪為主題。

    這可是雪啊,雪!

    雪越下越大,地上鋪了一層薄薄的積雪,謝成成在地上踩了幾腳,興奮地大叫︰“看,腳印!”

    其他同學跟著嚎︰“哇,腳印,真的是腳印!”

    一群人開始在地上踩踩踩,踩踩踩。

    路邊開包子鋪的老板是個北方人,從小在冰天雪地里長大,像看智障一樣看著這群沒見過世面的南方人。

    因為下雪,整個校園都沸騰了起來。

    加上期中考試成績還沒出來,更要好好玩,等成績出來了就沒這麼好的心情了。

    學生們跟瘋了一樣,一下課就往外面跑,教學樓下和(操cao)場上到處都是人。清潔阿姨看孩子們玩得開心,不急著掃,讓他們玩個夠。

    下午放學,地上已經積了厚厚一層雪,整個世界變成了銀裝素裹的白(色)。

    寧舒站在(操cao)場邊,對那群在雪地里又跳又跑的學生大聲喊︰“地滑,小心點,打雪仗的注意分寸!”

    “砰”的一聲,一個雪球砸到了她身上。

    有學生喊道︰“寧老師,過來玩。”

    寧舒團了個雪球扔了過去,並沒有加入戰場。

    她站在雪地里給嚴喬發了個消息︰“下雪了。”

    對方大概在開會或者玩,沒有回復她。

    天氣預報說,這場雪下到今天夜里就不下了,明天是大晴天,嚴喬明天晚上回來,那時候雪肯定已經化了大半了。

    一直到晚自習放學嚴喬都沒回消息,電話也沒有打來。

    寧舒心不在焉地收拾了一下講台上的東西︰“路滑,大家注意安全,放學吧。”

    學生們飛快地出去了,又要去玩雪。

    嚴禮從桌子上起身,單肩斜背著書包︰“寧老師,我今天想去謝成成家住,已經說好了。”

    謝成成轉頭看著嚴禮,從寧舒的角度看不到他有點吃驚的表情,已經說好了,跟誰說好了,他怎麼不知道?

    謝成成剛要張嘴問,被嚴禮抱著脖子帶出去了。

    謝成成︰“怎麼突然想起來去我家住,我家沒有客房啊,只能兩個人擠一張床了。”

    他嚇得一下子彈了起來,像一個即將失貞的少婦︰“靠,嚴禮你……”

    嚴禮無語地看了他一眼︰“你回家住,我去學校宿舍。”

    謝成成有點失望︰“為什麼不去你家住了,我想住大別墅啊。你家還有那麼大的院子,可以堆很大的雪人。”

    嚴禮︰“讓你回去就回去,哪兒這麼多廢話,走了。”說完往學生宿舍的方向去了。

    寧舒從教學樓下來,拿出手機看了看,跟嚴喬的聊天界面還停留在她發的那條消息︰“下雪了。”

    已經過去三個多小時後,怎麼也該看到她的消息了。

    省會的美景美食美女那麼多,沒空看手機吧。

    寧舒往校門口走的時候遇上穿著一身白(色)衣服差點跟茫茫雪地融為一體的陶主任。

    寧舒收起手機︰“陶主任,您這是有什麼活動嗎?”

    “抓早戀,”生怕被旁邊玩雪的學生听了去,陶主任壓低聲音,“根據我的經驗,但凡下雪和流星雨的晚上,約會的學生是最多的。”

    他補充了一句︰“尤其是下第一場雪的時候。”

    寧舒︰“為什麼?”

    陶主任翻開隨身攜帶的小本本,找到上面的一行字︰“初雪要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寓意白頭偕老。”

    陶主任看寧舒有點呆,解釋道︰“下雪天見面,那個雪一下啊,落在頭發上,頭發不就變白了嗎,可不就是白頭偕老。”

    陶主任收起小本本︰“不說了,我去(操cao)場抓人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