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出租車在永寧里的家門口停了下來, 寧舒和嚴喬從車上下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此時已經凌晨一點鐘了。

    從護城河邊到這里只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

    他們從鐘樓敲響十二下的時候開始接(吻wen)。

    兩人都沒提在護城河邊的那個(吻wen)。

    溫柔、纏綿、瘋狂、熱烈,卻沒有任何名分,像兩個孤獨的靈魂在漫天寒冰的世界里偶然撞在一起, 互相擁抱著取暖。

    他主動的, 她沒有拒絕。

    嚴喬先開的口,聲音低沉沙啞︰“那是我的初(吻wen)。”

    寧舒︰“也是我的初(吻wen)。”

    嚴喬︰“我以前發過誓, 要跟互為初(吻wen)的女孩子過一輩子。”

    寧舒︰“騙你的, 那不是我的初(吻wen)。”

    嚴喬抬了下眸,什麼都沒說, 寧舒卻從他的眼神里感覺到了駭人的戾氣, 他好像在確認她話里的真假,如果是真的, 就會把她(殺sha)了一樣。

    寧舒(干gan)笑一聲︰“呵呵, 剛才開玩笑的。”

    嚴喬緊緊盯著眼前的女人,像蟄伏在黑暗中的狼盯著自己的獵物︰“別跟我開這種玩笑,我會當真。”

    他往前走了一步,垂眸看著對方被他(吻wen)得泛紅了的嘴唇,低頭又要去親她。

    寧舒偏頭躲了一下。

    嚴喬捏住她的下巴, 彎著腰,額頭在她額頭上輕輕蹭了蹭,聲音(干gan)澀低啞︰“上癮了怎麼辦?”

    他的呼吸很近,讓她想到了河邊那個(吻wen),心跳驟然漏了一拍, 慌忙推開他︰“別老這樣。”

    嚴喬(摸Mo)了下自己的嘴唇, 看著寧舒的眼楮︰“你不是也很喜歡嗎, 為什麼你總是在壓抑自己?”

    寧舒低了下頭︰“我沒有……”

    嚴喬︰“不要求你負責, 只問你一個問題。”

    “喜歡那個(吻wen)嗎?”

    寧舒︰“喜歡。”但是不敢再要了。

    嚴喬笑了一下, 一雙桃花眼里盛滿溫柔,抬起手在她頭發上揉了揉︰“好,我知道了。”

    他能感覺到,她並非一點也不喜歡他。只是她對他的喜歡還不夠重,要排在別的一些什麼東西後面,比如她的過去,她的父母。

    他不會責怪她懦弱不勇敢,他一直都知道,她是一個聰明通透的女人。

    他之所以被排到了後面,不是她的原因,一定是他不夠好,或者對她還不夠好。

    嚴喬突然想通了很多東西,一掃眼底的沉郁,變得開心起來。

    他剛剛親到了自己喜歡的女人,還有什麼事情是比這更能令人開心的呢,他抬起手在她柔唇揉了一下︰“小舌真軟。”

    寧舒從來沒听過這麼(露)骨的話,一時震驚地話都說出來了,睜著一雙大眼楮看著嚴喬。

    回過神來之後,寧舒︰“挺晚的,要不你別回去了吧,今天晚上住在這兒。”

    嚴喬的嘴巴又開始犯賤,騷里騷氣地問︰“我住你房間,你住哪兒呀?”

    寧舒︰“一塊(睡Shui)。”

    嚴喬︰“……”

    寧舒打開大門,自己先進去,轉身看著有點兒呆滯的嚴喬︰“進來呀。”

    嚴喬一只腳剛踏進來,寧舒使勁把門一關。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打破了寧靜的夜晚,給永寧里別墅鬧鬼的傳聞又添一有力佐證。

    嚴喬被趕出門外,站在門口抬頭看著二樓寧舒的房間亮起燈,然後窗簾動了一下。

    知道她在窗邊看著他,抬手給她飛了一個(吻wen)。

    對面裁縫店的老婆婆回店里拿東西,看見嚴喬站在別墅門口,揮舞著手上的拐杖就打了過來,一邊大罵︰“流氓,混混,又來騷擾寧老師。”

    “也別想打小喬和禮禮,我會報警,會報警的!”

    嚴喬見老婆婆真拿出手機了,有點感動,又有點哭笑不得︰“婆婆,您別報警,我這就走。”

    老婆婆用拐杖指著嚴喬,滿臉警惕︰“以後還來不來!”

    嚴喬︰“來。”

    說完一瘸一拐地跑了。

    天堂街大多數店鋪都關了,街上的人也很少,少見的寧靜。

    青檸自助餐廳里面卻十分熱鬧,廚師在準備第二天在生日party上要做的菜,小周她們在串彩旗、吹氣球,這些都要在黎明之前弄好,保證小少爺一起床就能看到。

    趙宇杰正在系著圍裙烤蛋糕,羅明正在練習用(奶Nai)油畫畫,一會好畫在蛋糕上。

    趙宇杰一看見嚴喬就開始罵︰“今天是禮禮生日,禮禮生日,你跑哪野去了,還知道回來,啊?!”

    羅明看了看嚴喬︰“你腿怎麼瘸了?”

    嚴喬走到羅明面前︰“你就光看見我腿瘸了?”

    趙宇杰設置好烤箱溫度走過來,使勁盯著嚴喬的臉看︰“(操cao),賤人!”

    小周一邊串彩球一邊走過來,好奇地問道︰“怎麼了?”

    趙宇杰把小周帶走︰“別看。”

    小周不明所以︰“到底怎麼了?”

    趙宇杰︰“是你要听的,听完別嚎。”

    小孫也圍了上來,幾個暗戀嚴喬的女服務員都走了過來,眼巴巴地看著趙宇杰。

    趙宇杰︰“你們喬哥哥的嘴巴被女人啃過了,你們幾個,徹底沒希望了,听清楚了嗎,要是沒听清,我就再說一遍,你們喬哥哥的初(吻wen)沒有了。”

    羅明︰“他,失去了他的貞潔。”

    趙宇杰︰“他,髒了。”

    羅明︰“不(干gan)淨了。”

    兩人立體循環播放,餐廳里的女人們哭聲一片。

    趙宇杰一個一個給遞餐巾紙︰“別哭了妹妹們,這不還有趙老板嗎,康康你們趙老板。”

    羅明摘下沾滿了(奶Nai)油的手套走到嚴喬身旁︰“跟寧老師好上了?”

    嚴喬︰“沒,我有點猶豫。”

    羅明︰“你猶豫什麼?”

    嚴喬︰“看看她能不能經過我的考驗,成為我的伴侶。”

    趙宇杰白了嚴喬一眼︰“不就親了人家一口嗎,N瑟個屁,滾蛋!”

    嚴喬拿出手機在青檸群里發了個大紅包,紅包名字是︰祝禮禮生日快樂,大家辛苦了。

    小周她們每人搶了個大紅包,稍微安撫了一下受傷的心靈。

    趙宇杰︰“我他媽一看見紅包彈出來,嚇了一跳,還以為這家伙發的是(脫tuo)單紅包。”

    這麼一看,肯定沒(脫tuo)單,不然早就滿世界嚷嚷了吧。

    趙宇杰搶好紅包,心里好受了很多。

    小周她們把準備工作做好,回家的回家,上樓(睡Shui)覺的(睡Shui)覺。

    嚴喬回房間補了會覺,凌晨四點鐘被趙宇杰和羅明的敲門聲吵醒,三人開著車,拉著一堆花花綠綠的東西,悄無聲息地接近永寧里別墅。

    為了保證驚喜效果,千萬不能被禮禮發現。

    趙宇杰架上梯.子,悄悄爬上去,從羅明手上接過來一串花花綠綠的東西往圍牆上掛。尤其是禮禮的窗前,各種氣球彩帶都往上面掛,宗旨是越多越好。

    外牆一圈、院子里面、客廳門口和禮禮窗外都裝扮好了,趙宇杰拍了下手︰“搞定,一會把攝像機抬上來,禮禮一打開窗戶就開始拍。”

    嚴喬站在房子外面看了看,轉身回到車里,從一堆亂七八糟花紅柳樹的裝飾品里面挑了幾個還算能看的。

    趙宇杰︰“不是都裝飾好了嗎?”

    嚴喬重新把梯.子打開︰“你單身,你不懂。”

    趙宇杰︰“……”懂了。

    嚴喬爬上梯.子,躲在寧舒的窗外,把手上那堆東西,一個個掛上去,最後留了一個圓圓的粉(色)的氣球墜在正中間。

    保證他女人只要一打開窗戶就能看到這個浪漫的驚喜。

    凌晨四點半,天還是黑的,寧舒在(床chuang)上翻來覆去,一個小時之前她就听見外面的動靜了,但她不敢動啊,連看都不敢往窗外看。

    前幾天的鬧鬼都是嚴喬(干gan)的,這個她知道,但這不代表她不害怕。

    這次肯定不是嚴喬,他沒有半夜起來嚇唬她的必要,要是想制造鬧鬼傳聞,保持房價低迷,扮鬼之前肯定也會知會她一聲的。

    寧舒越想越(睡Shui)不著,余光看見窗簾外面閃過去一個黑影。

    這兒可是二樓,怎麼會有黑影?!

    人是不可能在二樓的窗外飄著的,啊!

    寧舒窩在被窩里快要哭出來了,突然有點懷念嚴喬以前住在這里的日子,人雖然賤了點,好歹遇到這種情況能去找一下他。

    人的心理就是這樣,越是害怕,越是不敢看,越控制不住要去看。

    然後寧舒就看到了自己的窗前正中間掛著一個圓圓的,人頭!

    “啊!”

    嚴喬正要從梯.子上下來,听見寧舒的尖叫聲,趕忙又爬了上去,心里明白過來,他是不是嚇到她了。

    都怪這個天,還不亮。

    嚴喬敲了下窗︰“別怕,是我,你的王子。”

    寧舒听見是嚴喬的聲音,打開窗戶就罵︰“嚴喬!”怕把嚴禮吵醒,她只能壓著聲音。

    話音還沒落,一朵玫瑰花就遞了過來。

    寧舒沒接,看見房子各處的裝飾物,瞬間就明白過來了,他在給嚴禮準備生日party。

    一想到禮禮,她這股氣就沒法發出來︰“行吧。”

    嚴喬把手上的花往前遞了遞︰“壓壓驚。”

    寧舒沒接。

    嚴喬想了一下,要是爬進她的房間,幫她(插cha)在床頭的花瓶里,算了,她會直接抓起花瓶砸他頭上。

    他需要一個適合(插cha)花的地方。

    終于,他發現了不用冒昧爬進她的閨房就可以把花(插cha)好的地方。

    寧舒看見嚴喬一伸手,那朵花穩穩地,(插cha)在了,她的,(乳Ru).溝里。

    嚴喬應該慶幸,下面的地上是一片草坪,而不是水泥地,不然直接這樣被掀了梯.子掉下來,不死也得半殘。

    ——

    第二天一大早,陽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嚴禮從(床chuang)上下來,一打開窗戶,看見各種生日裝扮,以及坐在圍牆上舉著攝像機把他穿著(睡Shui)衣(睡Shui)眼朦朧揉著眼楮的樣子拍出來的趙宇杰。

    趙宇杰朝嚴禮揮了下手︰“笑一個,小少爺。”

    嚴禮笑了笑,彎著一雙跟他哥哥一樣的桃花眼,朝攝像機揮了揮手︰“哥哥們早上好。”

    “嗡嗡嗡”一架無人機從一旁飛了過來,機身垂下來一個紅(色)的橫幅︰“祝禮禮生日快樂!”

    羅明穿著西裝站在大門口,手上拿著一個遙控器,正在(操cao)控無人機。

    樓下廚房里,寧舒正在熱牛(奶Nai),轉頭對身旁的男人說道︰“今天因為是禮禮生日,為了讓他高興,破例讓你進來,望你悉知。”

    嚴喬穿著一件白(色)薄毛衣,袖口卷起,腰間系著寧舒的粉(色)圍裙,正在煎荷包蛋︰“知道,我獲此殊榮,全靠禮禮。”

    寧舒用一根黑(色)的橡皮筋把頭發一把扎起來,小聲問道︰“你給禮禮準備了什麼生日禮物,怎麼一直沒听你提過?”

    嚴喬︰“你猜。”

    寧舒︰“不猜,這哪猜得出來。”

    嚴喬透過玻璃窗戶看見趙宇杰和羅明在逗禮禮,悄悄湊到寧舒臉頰旁邊︰“寧老師。”

    寧舒正在倒牛(奶Nai),頭也沒轉︰“把你那些亂七八糟的套路收起來。”

    通常這個時候,只要她一轉頭看他,就會對上他的嘴唇,電視里都是這麼演的,她才不會上當。

    這個女人越來越難騙了,嚴喬(摸Mo)了下自己的嘴唇︰“你以前是不是說,只要有到房子,就能娶你?”

    寧舒已經不記得自己的原話是怎麼說的了,反正不是他說的這個意思,天下有房子的男人多了,她還能一個一個嫁嗎。

    “我的意思是,有了房子,家長那一關會好過很多,”寧舒把牛(奶Nai)端上餐桌,站在廚房門口對嚴喬說話,“禮禮那份煎蛋放糖別放鹽。”

    也不知道這個小孩為什麼這麼愛吃糖,好在不挑食,什麼都吃,(身shen)體也很健康。

    嚴喬︰“整天听見你和你爸媽打電話,怎麼沒見他們來看過你?”

    寧舒往煎鍋里看了看︰“幫我煎得稍微焦一點,我喜歡吃焦的。”

    嚴喬把煎好的蛋盛出來,開始準備三明治的配菜︰“問你話呢。”

    寧舒哦了一聲︰“他們很想我的,本來打算今天來的,但我沒讓,今天禮禮生日,要來好多同學呢,不太方便。”

    嚴喬斂了下眉沒說話。

    嚴禮從樓上下來,看得出來心情很好,下樓的時候一蹦三跳︰“寧老師,早上好。”

    “哥,早。”

    嚴禮聞著廚房的香味走過來︰“寧老師,你今天很漂亮。”

    寧舒今天特地打扮了一下,穿著一件淺藍(色)的毛衣,xia身是白(色)a字裙,腳上踩著一雙毛茸茸的粉(色)小兔拖鞋。

    “祝我們禮禮生日快樂。”

    嚴禮笑了笑,朝廚房里面喊了聲︰“哥,我的生日禮物呢?”

    嚴喬︰“先吃飯。”

    趙玉杰和羅明也進來了,五個人圍在餐桌前,寧舒看了看眼前的三個男人和一個男孩。連個女人都沒有,無法想象他們以前是怎麼過日子的。

    飯還沒吃完,門鈴就響了起來,嚴禮扔下筷子去開門。

    進來的人是謝成成和方瀚宇︰“老嚴,祝你生日快樂,可以開始吃飯了嗎?”

    寧舒看了一眼時間︰“party不是晚上七點才開始嗎,這才早上七點。”

    兩個學生自來熟,坐上餐桌,嚴喬一人給他們發了點面包︰“只有這個了。”

    寧舒表示很服氣︰“平時去學校上學沒見你們這麼積極過,尤其是你謝成成,還整天遲到。”

    謝成成假裝沒听見寧舒的嘮叨,從口袋里掏出來一疊厚厚的信封︰“這是高一高二和高三別的班沒能拿到入場門票的女同學們托我遞給嚴禮同學的情書。”

    嚴禮︰“放教室不行嗎,還往人家里拿。”

    趙宇杰喜歡這個環節,跟謝成成(勾gou)肩搭背地聊了起來︰“你們學校有哪個特別漂亮的女孩喜歡禮禮嗎?”

    謝成成咬了一大口面包,嘴巴一鼓一鼓的︰“當然,那還用問。”

    寧舒熱了兩杯牛(奶Nai)端過來,一人給發了一杯︰“說說看,咱們班里的都有誰?”

    謝成成趕忙閉嘴︰“寧老師,您想從我這兒套話是不可能的。”

    方瀚宇︰“嚴禮,你為什麼喜歡住這兒啊,學校宿舍多好,沒人管。”

    謝成成偷偷看了寧舒一眼,小聲附和︰“就是。”

    嚴禮︰“趕緊吃,一會上樓打游戲。”

    謝成成一口把牛(奶Nai)悶了︰“what?”

    趙宇杰︰“樓上有個專門的游戲房,里面全是游戲機。”都是他添置的,沒少被嚴喬罵。

    方瀚宇︰“學霸還能天天玩游戲啊。”

    嚴禮轉身上了樓,謝成成趕緊跟上︰“那你玩游戲的時候寧老師沒拿著尺子進去打你,把你叫出去寫作業嗎?”

    嚴禮︰“沒。”

    謝成成︰“不公平!”換成是他,簡直無法想象寧老師會怎麼對付他。

    嚴禮看了謝成成一眼︰“因為我作業都寫完了。”

    謝成成咬了下牙︰“行。”

    門鈴又響了起來,這次來的是兩個一班的學生,其中一個是那位佛系體委。

    另一個是一個身材壯實的男生,鼻子邊上還貼著一個創可貼,憨厚地沖嚴禮揮了下手︰“生日快樂,有吃的嗎,沒吃早飯。”

    謝成成對一班體委沒意見,一看見那個男生就炸了,擼起袖子就要下樓︰“昨天晚上就他,差點把我的鼻子揍歪了。”

    方瀚宇拽了謝成成一下,提醒他︰“今天嚴禮生日,有什麼是非恩怨,過了今天再說。”

    寧舒又去熱了兩杯牛(奶Nai),嚴喬負責發面包。

    兩個一班的人吃好早飯也上樓進了游戲房,寧舒有點擔心︰“他們會不會打起來,要不我上去布置點作業給他們做?”

    趙宇杰一邊擺弄錄像機,笑了起來︰“親愛的寧老師,求求您了,為了禮禮能過上一個愉快的生日,今天別提作業兩個字行嗎?”

    對上嚴喬的滿眼(殺sha)氣,趙宇杰趕忙進行自我搶救︰“剛才那句話,去掉親愛的三個字。”

    羅明開著車回去了,說去買點牛(奶Nai)和面包,不夠吃了。

    門鈴響了起來,是六班的幾個女生。

    寧舒站在客廳門口看著她們︰“林婷,涂口紅了吧。閔圓圓,你這個頭發顏(色)是一次(性xing)的嗎,回去趕緊洗了。周晴,你腿不冷嗎,這個天氣還敢光著腿?”

    叫周晴的女生紅著臉笑了笑︰“寧老師,您不也光著腿嗎?”

    寧舒︰“我在室內,沒出門。”

    一抬頭看見嚴喬在盯著她的腿看,臉(色)瞬間變了︰“看什麼看。”

    嚴喬收回視線,低聲道︰“你穿成這樣,不就是給我看的嗎。”

    寧舒臉紅了一下,把裙擺往下扯了扯,蓋住自己的腿︰“你別瞎說。”

    嚴喬用下巴指了下同樣光著腿的那個女學生︰“就跟她一樣,她就是穿給她男朋友看的。”

    寧舒低聲︰“別亂說,我們班的學生沒有早戀的。”

    過了一會,嚴禮把對面裁縫店的老婆婆也帶來了。

    老婆婆滿臉疑惑地盯著嚴禮看︰“小喬啊,婆婆怎麼記得你的生日是春夏,不是秋冬天啊。”

    寧舒把嚴喬趕到樓上躲起來,去招待老婆婆了。

    老婆婆緊張地拉著寧舒的手︰“昨天晚上那個小混混是不是又來糾纏你了,別怕,我把他趕走了。”

    寧舒試著跟老婆婆解釋︰“那個人不是小混混,他也是學校的老師,不是壞人,不會打小喬和禮禮。”

    老婆婆將信將疑,沒多想,去了院子里曬太陽,跟小周他們聊天。

    晚上六點鐘,party基本開始了,廚師們在院子里烤串,旁邊不遠處擺著一個長長的桌子,上面放滿了蛋糕、鮮花、果汁,沒有香檳和酒。

    謝成成正在和一班的體委掰手腕,輸的人要說回對方一句真心話。

    佛系體委滿臉無奈,一看就是被謝成成逼迫的。

    旁邊圍了一圈人,一班的和六班的混在一起,分不清是哪個班的人。

    一班的人︰“謝成成,加油!”

    六班的人︰“蔣航宇,加油!”

    寧舒站在一旁,她莫不是耳朵瞎了,不是斗得你死我活了,怎麼還給對方班級加起油來了?

    是想听自己班的同學說真心話吧。

    謝成成輸了;“別問太刁鑽的問題啊。”

    蔣航宇想了想,問道︰“你作業寫完了嗎?”

    六班的人趕忙捂住蔣航宇的嘴︰“這還用問嗎,肯定沒寫完啊,這麼好的機會,快問他喜歡的人是誰。”

    蔣航宇也很配合︰“你喜歡的人是誰?”

    謝成成一抬頭就看見班主任頂著一張班主任臉虎視眈眈地看著他。

    寧舒不知道謝成成最後說了什麼,因為她抬頭看見了坐在屋頂上的嚴禮,像昨天晚上在江邊看到嚴喬的背影一樣,他溫柔又孤獨。

    寧舒從透明的玻璃罐子里抓了一大把糖上了屋頂,遞給嚴禮一顆︰“我們禮禮是不是在想什麼心事啊?”

    嚴禮抬頭看著天上的星星,他還小,是可以想媽媽的年紀,所以他可以說出來︰“想爸爸媽媽了,也想哥哥。”

    寧舒抱了下嚴禮的胳膊,看著樓下正在奮力跟老婆婆解釋自己是個好人的嚴喬︰“你哥不是在那嗎。”

    這時,寧舒的電話響了起來,看見是陶主任的名字,嚇了一跳,別是班里哪個熊孩子又闖禍了吧。

    電話一接通,陶主任的聲音直接炸了出來︰“寧老師!”

    寧舒有點想哭︰“陶主任,這次又是怎麼了?”

    陶主任的聲音之所以響,並不是因為生氣,而是激動︰“寧老師!”

    寧舒︰“您直接說吧,我的心髒受不了。”

    陶主任︰“上次的數學競賽你知道吧,嚴禮同學得了全國一等獎。”

    寧舒︰“對,這個不是已經表彰過了嗎?”喜報貼在學校公告欄還沒截下來呢。

    陶主任︰“我有個朋友在清華大學招生辦。”

    寧舒有點听不清自己的聲音了,說話都有點結巴︰“是……是我想的那樣嗎…….”

    陶主任也快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了︰“嚴禮同學被清華大學提前錄取了。”雖然早有預料,消息真的確定下來,還是會忍不住激動。

    陶主任的聲音太大了,即使沒有開外放也能傳出去,寧舒知道嚴禮肯定听見了,她卻沒在他臉上看到預料之中的驚喜。

    他的反應很平淡,平淡得不正常。

    寧舒使勁摁下心里的興奮,盡量讓自己的表情跟嚴禮保持一致,以更好地接近他的內心。

    嚴禮先開了口,聲音仿佛低到了塵埃里︰“寧老師,我是個拖油瓶。”

    寧舒看著眼前一向明亮耀眼的少年,心疼道︰“我們禮禮這麼優秀,不是拖油瓶。”

    嚴禮低著頭,很久沒說話。

    寧舒看見他哭了。

    少年偏頭擦了下眼楮,看著樓下正在被老婆婆拿著拐杖往外趕的哥哥,低聲道︰“要不是我,我哥也該上清華的。”要是當年跟爸爸媽媽一塊死了就好了,哥哥就不會這麼累了,一定會有更好的人生。

    寧舒記得自己以前問過嚴喬,他數學這麼好,為什麼上了體校,他說他語文沒及格,考不上特別好的學校。

    嚴喬說的都是實話,唯獨隱瞞了他也曾拿到過清華大學的錄取資格。

    名牌大學爭奪人才很激烈,每年都會在競賽場上提前把人簽走。

    算起來,那個時候,嚴禮應該在讀小學。嚴喬不可能丟下他,一個人去首都讀書,也不能帶著他去,沒有房子沒有戶口,嚴禮上不了學。

    所以在明知道自己會被蹩腳的語文成績絆住的情況下,他依然放棄了去清華的機會,讀了本市的體校。

    嚴禮在袖子上蹭了蹭眼淚︰“寧老師,我哥要是真買不起房子,你多等他幾年行嗎?”

    他嗚咽道︰“我哥他,真的很喜歡你。”

    寧舒抱了抱嚴禮的肩膀,幫他把眼淚擦(干gan)淨︰“今天過生日呢,開心一點。”

    “我們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哥哥好不好?”

    嚴禮搖了下頭︰“我不打算告訴他。”

    寧舒擰著眉,猜測道︰“因為你哥為了你放棄了提前錄取的資格,你心里有愧,覺得自己不配是嗎。”

    “千萬別這麼想,你不是任何人的拖油瓶。”

    少年抬頭看著天,聲音倔(強qiang)又自信︰“就算沒有被提前錄取,我自己也能考上。”他學習好,從來不闖禍,讓自己盡量完美,不讓他哥(操cao)心。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點都不完美,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完美少年,在哥哥看不到的地方,他也會打架,鄭楠就是他打的。

    因為鄭楠他爸要搶這棟房子,要搶走他的家。

    寧舒不贊同嚴禮的冒險行為︰“老師知道你成績好,但是高考之前,甚至在高考的考場上,什麼意外都有可能(發fa)生,能提前拿到名牌大學的入場券,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

    樓下有人在喊嚴禮的名字,一開始是一個人在喊,很快變成了一群人喊。

    趙宇杰正在舉著攝像機往這邊拍。

    寧舒帶著嚴禮回到院子里,嚴喬推著一個三層生日蛋糕走了過來,上面點著十八根蠟燭。

    嚴喬揉了下嚴禮的腦袋,十一年來,每年說著同一句話︰“生日快樂啊禮禮,哥哥和爸爸媽媽一起祝你生日快樂。”

    嚴禮的眼眶泛了紅。

    羅明遞給嚴禮一把車鑰匙,揉了下他的腦袋︰“十八歲,(成cheng)人了,考好駕照就可以開了。”

    寧舒只知道羅明會賺錢,沒想到這麼有錢,一出手就是一輛好幾十萬的車。

    而嚴喬這個整天念叨著娶老婆的人,別說車了,房子都成問題,這里沒有嫌貧愛富的意思,純粹感慨。

    嚴禮看著車鑰匙︰“太貴重了。”

    羅明又揉了下他的腦袋︰“我們禮禮配得上世界上最好的東西。”

    寧舒默默在心底心疼地補了一句,可他還是覺得自己是個拖油瓶。

    趙宇杰抓住蔣航宇,把攝像機塞給他︰“這群熊孩子里面你最靠譜,幫忙拍一下,把我拍帥點,感人點。”

    蔣航宇︰“預備,開始。”

    趙宇杰整理好衣服,走進鏡頭,對嚴禮說道︰“哥哥送你一間裝修,原來那間兒童房已經不適合你(睡Shui)了,被女同學看見要笑話的。”

    現場大概只有寧舒最清醒了,這套房子不是你們的啊,佔了車庫,又要給人搞裝修。

    趙宇杰轉頭看了一眼嚴喬︰“哥哥,到你了。”

    嚴喬︰“你別叫我哥哥,惡心。”

    趙宇杰︰“那讓寧老師叫,寧老師叫就不惡心了,寧老師叫一個。”

    蔣航宇趕緊被攝像鏡頭給了寧舒。

    寧舒︰“……”關我什麼事?

    嚴喬拿出來一個綠(色)的小本本遞給嚴禮,

    嚴禮打開,看見了一張房產證,上面寫著兩個名字,嚴喬、嚴禮。

    他盯著看了很久,又想哭又想笑︰“我不用搬走了是嗎?”

    嚴喬︰“別瞎想。”

    趙宇杰︰“傻孩子,這是你家,誰還能趕你走。”

    嚴喬接上剛才沒說完的話︰“下周一,也就是明天,搬回學校宿舍住去。”

    趙宇杰︰“…….”有點人(性xing)吧,為了跟寧老師過二人世界,連親弟弟都往外趕。

    我們禮禮已經沒有爸爸媽媽了,現在連哥哥也不要他了,好可憐。

    還在幫嚴喬算各種公積金貸款利率的寧舒完全沒反應過來,她換房東了?

    “還有,”嚴喬揉了揉嚴禮的頭,聲音溫柔,“哥哥要謝謝你,謝謝你活在這個世界上。”

    他很少說這麼(肉rou)麻的話,但今天太開心。

    嚴禮偏了下頭,視線慢慢變得模糊,他不是拖油瓶。

    寧舒也把自己的禮物拿了出來,除了字帖,又追加了四套秋衣秋褲,兩套加絨的,兩套不加絨的,換著穿。

    嚴禮︰“紅(色)?”

    寧舒︰“吉利。”

    她把秋褲拿出來抖了一下,指了指腰後面的一行字︰“特地給你定制的。”

    嚴禮看了一眼︰祝禮禮健康成長。險些讓他以為自己是個小寶寶。

    寧舒︰“明天就得穿,我會檢查的。”

    嚴禮︰“……”不敢說不行。

    趙宇杰一邊調試攝像機一邊說道︰“集合,拍合影了。”

    學生們站在前面,大人站在後面,個子矮的大人踩板凳。

    趙宇杰調試到自動拍攝的模式,跑回後面站著,所有人到齊,對著鏡頭喊道︰“祝禮禮生日快樂!”

    “寧寧。”寧舒听見嚴喬喊了她一聲,轉過頭,冷不防對上了一個柔軟的嘴唇。

     嚓一聲,嚴禮同學的十八歲生日照片拍攝完成。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