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30章 第 30 章

第30章 第 30 章



    學生們看見教師方隊前面走著兩個人, 還穿著同一品牌的同款同(色)運動服,全炸了鍋。【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校園傳說,嚴老師佔了寧老師的語文課, 正在被她懸賞一杯不高于十塊錢的咖啡追(殺sha)。

    怎麼轉眼就穿起了情侶裝, 還違反第一排只能走一個人的規定,一塊走在最前面。

    學生們最喜歡看老師的八卦, 經常看熱鬧不嫌事大, 有人在觀眾席吹了聲口哨,引來一堆人起哄。

    校長坐在主席台上, 默默拿出了一包瓜子, 一會看著寧舒和嚴喬,一會又看看秦月香, 以及新加入這場感情糾葛的方名雅。

    寧舒感覺到四面八方投射過來的目光, 她是個低調的人,很少在人前出風頭。半圈(操cao)場走下來,手心都冒了汗,臉蛋跟被火烤過一樣紅。

    她用余光看了看嚴喬,對方面不改(色), 舉旗看著前方。

    經過六班的觀眾席時,不知道誰扔了一朵玫瑰花在(操cao)場中間,一群熊孩子又開始鬼叫。

    一圈終于走完,寧舒松開旗桿,仰頭看著嚴喬︰“為什麼讓我也站在前面?”

    嚴喬垂眸︰“陶主任說的, 長得好看的站在最前面。”

    “你那麼好看, 當然要站第一排。”

    完全讓人氣不起來, 寧舒︰“行。”

    反正她並沒有什麼實際上的損失, 結果她還沒走出去幾步, 身後就響起廣播聲︰“高三(6)班扣精神文明分一分。”

    寧舒怔了一下,旋即大喊︰“嚴喬!”

    導致她被扣分的罪魁禍首已經跑遠了。

    本來領先一班三分,因為她的原因,導致只剩下兩分,寧舒十分懊惱,自己為什麼要在下雨那天給嚴喬送傘,讓他淋死在雨里不好嗎。

    寧舒轉頭往六班的觀眾席看了看,準備過去跟同學們道個歉,畢竟是她的失誤。

    觀眾席上的都是沒有參加運動項目的,有幾個女生正在低頭寫廣播稿,時而擰眉,時而撓頭。寧舒越是看她們認真,心里越過意不去。

    她走過去道了歉︰“我向大家保證,一會教師組比賽的時候,一定竭盡全力把這一分掙回來。”

    剛才幾個起哄起得很起勁的男生表示無所謂,個別平時不太喜歡寧舒的學生對她還是有點意見,不敢說出來,只能抿著嘴唇不說話。

    周思瑤正在寫廣播稿,抬頭安慰寧舒︰“嚴老師一直在幫助我們訓練,肯定沒問題的。”

    寧舒嗯了聲,檢查了一下現場紀律和衛生,彎腰撿起來一個紙團︰“大家注意衛生,找個袋子扔垃圾,不要扔在地上,不然被陶主任看見會扣分的。”

    寧舒走到後排,看見椅子上堆著一箱箱飲料,殷彭海還在吃力地往這邊搬,寧舒問他︰“這都是班費買的嗎?”

    殷彭海坐在椅子上歇了歇︰“不……不是,是楠……楠哥請大家喝的。”

    又是鄭楠出的錢,寧舒轉頭沒看見鄭楠的身影,對殷彭海說︰“你跟他說,叫他以後不要總這樣了,就算要請,一人一瓶一兩塊錢的礦泉水就可以了。”

    殷彭海打開一個紙箱,遞給寧舒一瓶水,寧舒接過來看了看,珠峰冰川,沒錯,就是超市里賣十五塊一瓶的那個水。

    寧舒擰開嘗了一口,是比一兩塊的好喝一點,但這也太貴了,十五塊一瓶,這些得有五十瓶至少。

    寧舒心算了一下,一瓶十五,十瓶一百五,五十瓶,再用一百五乘以五,等于……五五二十五,寫五進二……

    “一……共七百五,寧……寧老師,”殷彭海從幾個紙箱後面拿出來一大包零食,“楠哥給……給了我兩千,除……除了買水,還給……給女生們買……買了小零食。”

    “林……林婷,”殷彭海把零食遞給林婷,“楠……楠哥買的”

    林婷笑了笑︰“那謝謝楠哥了。”

    幾個人開始分零食,林婷遞給寧舒一包話梅糖,寧舒沒要,那包糖被硬塞進了運動服上衣口袋里。

    比賽很快就開始了,不同類的項目同行進行,學生先比,學生全部比完才到老師。

    第一個進行的項目是一百米跑和跳高。

    寧舒先來到了跑道這邊,短跑初賽,學生們已經在起點準備起來了,裁判是嚴喬。

    寧舒看了一下,一共八個跑道,一班和六班的人都有,六班的是嚴禮,一班的是他們班體委。

    人氣最高的就是這邊了,旁邊觀眾席上坐滿了學生,連陶主任都端著他的老(干gan)媽玻璃杯走了過來。

    寧舒小跑著到嚴禮身旁,看見他正在熱身︰“別緊張。”

    嚴禮笑了一下︰“不緊張,友誼第一。”

    一旁一班的體委也笑了笑,跟嚴禮對了下拳︰“對,友誼第一。”

    這兩人以前就是同桌,(關guan)系很好,對這次兩個班級的對賭參與(性xing)不高,對他們來說,參加運動,只是參加運動會,享受運動精神就好,不涉及別的恩怨情仇。

    一班的體委對寧舒笑了一下︰“寧老師,您今天很漂亮。”

    嚴禮儼然把自己當成寧舒的自己人了,自豪地替她應下︰“當然。”

    被小少年們夸了,寧舒紅了一下臉︰“謝謝。”

    一班的學生也不全是不懂禮貌的,這不也有好孩子嗎,倒是譚悅然那幾個人,確實不太尊重人。

    嚴喬站在終點線,手上拿著一個記錄本,吹了聲口哨,示意大家可以準備開始了。

    寧舒往一旁站了站,受嚴禮和一班體委的正面影響,突然不那麼緊張了。

    一旁觀眾席上坐滿了人,除了六班和一班的還有很多別的班級的,女生居多。

    槍聲響起,運動員們飛奔出去,嚴禮和一班體委並列第一。

    嚴禮從終點線沖出去,旁邊好幾個女生過來遞水,譚悅然穿著一套粉(色)的運動服,扎著高馬尾,口紅沒涂,臉上絕對擦粉了,正紅著臉給嚴禮遞水。

    嚴禮一個都沒接,只接了寧舒遞過來的,擰開瓶蓋,仰頭喝了大半瓶。

    寧舒走到嚴喬身側,探著頭往他手上的記錄本上看︰“不是並列啊。”

    嚴喬點了下頭︰“禮禮落後了0.1秒。”

    寧舒︰“您還真是大公無私。”

    0.1秒在這種非專業賽場上根本看不出來。旁邊的人幾乎都以為嚴禮和一班體委並列第一。

    寧舒看不遠處的跳高開始了,又跑到了跳高那邊,跟她一塊跑過去的還有譚悅然。

    小丫頭竟然比她跑得還快,寧舒拼命往前跑,結果差距越拉越大。

    沙坑邊,殷彭海轉頭看了看氣喘吁吁的寧舒︰“寧……寧老師,您來了。”

    跳高不分初賽和決賽,直接算成績,跳三次,取平均分。

    六班參加的人是鄭楠,他又高又瘦,適合跳高。一班的也是個高瘦的男生,譚悅然站在他旁邊給他加油︰“鄭楠被人揍了,身上有傷,你肯定能贏過他。”

    鄭楠看了譚悅然一眼,撇了下嘴︰“老子就算被人揍得爬不起來,也照樣能贏你們班。”

    他原本對運動會贏不贏和譚悅然向不向他道歉興趣不大,只是听說有一天早上寧舒被一班的人嘲笑了,覺得他們欠收拾。

    譚悅然抬了抬下巴︰“打嘴炮有什麼用,用成績說話。”

    寧舒看著譚悅然,這位完全就是翻版小秦月香。

    裁判吹了聲口哨,開始念名字,運動員們排著隊,一個一個跳。

    鄭楠雖然受了傷,好在腰和腿沒傷到,不影響發力。

    最後鄭楠的平均成績是1.70米,第三。

    一班那位的平均成績是1.68米,第五。

    寧舒讓鄭楠好好休息,又檢查了一下他身上的傷︰“疼嗎?”

    鄭楠笑了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早就不疼了。”

    他接下來還有個男子四百米接力賽,轉頭對殷彭海說道︰“走了。”

    殷彭海抱著兩瓶礦泉水,吭哧吭哧地追上鄭楠,他身形微胖,沒參加比賽項目,作用就是給班級買東西,以及跟著鄭楠到處跑。

    寧舒看了看比賽表格,往跳遠那邊去了。

    六班的跳遠不太行,沒拿到名次,倒是一班,得了一個第二名。

    加上之前的扣分和加分,現在六班只比一班領先了一分。

    寧舒在整個(操cao)場跑來跑去,只要有六班的比塞她都會去看,期間跟秦月香吵了一架,原因已經記不得了。

    很快到了中午,比賽暫停,下午一點半繼續舉行。

    學生們走後,寧舒沒有立刻走,她回到自己班級的觀看席檢查了一下,地面很(干gan)淨,連椅子都排列得整整齊齊,跟旁邊班級形成了(強qiang)烈的對比。

    她特地跑去一班看了看,地上雖然沒有垃圾,但椅子沒有六班的整齊,這就很讓人爽心悅目。

    寧舒看了一眼時間,準備去食堂吃飯,遠遠看見一個穿著校服的微胖的身影站在垃圾桶旁邊,手上拿著掃帚和簸箕。

    她小跑著過去︰“殷彭海,剛才是你給班級打掃衛生的嗎?”

    殷彭海點了下頭︰“嗯,怕……怕陶主任扣……扣衛生分。”

    寧舒看見殷彭海臉上冒出來的汗,遞給他一張紙巾︰“辛苦了。”

    殷彭海接過來擦了擦臉,雪白的紙巾上印出了灰,打掃衛生落下來的,他笑了笑︰“不……不辛苦,我經常幫……幫我媽媽,(干gan)習……習慣了。”

    寧舒知道殷彭海的家庭情況,他爸爸媽媽都是清潔工,爸爸被馬路上的車撞了,司機逃逸,沒拿到賠償金,只領了點保險金和清潔公司的賠償,現在癱瘓在家,沒有勞動能力。

    寧舒︰“趕……趕緊洗洗手去吃飯吧,晚了就被搶光了。”

    無意間被殷彭海的結巴帶偏了,寧舒道歉︰“老師,不是故意的。”

    殷彭海笑了笑︰“沒……沒事。”因為結巴,他沒少被人嘲笑,早就習慣了。結巴本來就很容易傳染,寧老師不是那種會故意嘲笑別人的人。

    殷彭海走後,寧舒琢磨著這學期的助學金要給殷彭海一個名額。

    中午吃好飯,寧舒沒有回辦公室休息,直接去了(操cao)場,現在六班和一班的分數基本持平。

    班主任分數計入班級。萬一學生的比賽全部結束,分數一樣,那樣勝負的籌碼就壓在她和秦月香身上了。

    寧舒的人生座右銘,拖什麼都不能拖後腿。

    陽光(強qiang)烈,(操cao)場上沒什麼人,她練了會扔鉛球,抬頭看見嚴喬走了過來。

    嚴喬坐在裁判椅子上,看著寧舒扔鉛球。

    寧舒扔了幾下,發現嚴喬盯著她看,不是那種很平靜的觀看的目光,樣子有點凶,像是要吃人。

    寧舒撿好球跑回來︰“怎麼了,我欠你錢?”

    嚴喬︰“幫我拿瓶水。”聲音沒有一點起伏,顯得陰惻惻的。

    寧舒看了看這位像大爺一樣坐在椅子上等著她拿水的男人,翻了個白眼,朝他舉了舉鉛球︰“听說(操cao)場下面以前是一座墳場,要是就地(殺sha)了你,是不是直接就能埋了?”

    她在開玩笑,他的樣子可一點也不像。

    他抬著下巴,眼神沉郁地看著她,固執地一定要讓她給他拿瓶水。

    寧舒放下鉛球,(摸Mo)了下嚴喬的額頭︰“沒發燒。”

    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別說讓她伺候他給他拿水了,就連瓶蓋他都沒讓她自己擰過。

    嚴喬把運動服的拉鏈往下面拉了拉︰“上午你給別人遞過水,還給人把瓶蓋擰開。”他那時候在接力組當裁判,一轉頭就看見她跟方名雅蹲在沙坑邊。

    寧舒覺得很正常︰“他說想喝水,但手上都是沙子,我才幫他拿的。”

    嚴喬彎下腰,手掌抓了下地,手心遞給她看,面無表情︰“我手也髒了,喂我喝水。”

    寧舒覺得好笑︰“你別當老師了吧,去上幼兒園吧,嚴三歲。”

    她把手上的鉛球扔出去,轉頭對他說︰“別太過分。”

    嚴喬從椅子上起身,走到寧舒身側,微微彎下腰靠近她的耳朵︰“這就過分了,還沒讓你用嘴喂呢。”

    他目光掠上她的瑩潤飽滿的嘴唇,便再也挪不開眼,產生一種邪惡的想法,想咬上去,想讓她疼。

    他最近會反復做著兩個夢,一個是十一年前的案發現場,十五歲的他跪在父母的尸體旁邊,無論他怎麼叫他們,他們都不理他。

    一個是跟她的抵死纏綿。

    人越是害怕失去一樣東西,越想抓緊。

    寧舒臉上的笑容斂去,抬眸︰“嚴喬,吃醋也該有個限度,我跟方老師只是正常的同事交往,這你也要(干gan)涉嗎?”

    嚴喬皺了下眉,他小心藏起來的陰暗和偏執被激發,拇指在她唇上又輕又重地摩挲了一下,另一只手緊緊攬著她的腰。

    寧舒偏頭往一旁看了看,幸好只有不遠處的樹蔭下有幾個學生,並沒有往他們這邊看。

    “松開。”寧舒伸手去拽嚴喬的手,他像鋼鐵一樣箍著她,無論她怎麼使勁,都無法動搖他半分。

    這跟下大雨那天他在傘下抱著她的時候不同,那次他是溫柔的,這次她只感覺到無理和(強qiang)硬。

    腰被勒得有點疼,寧舒擰著眉出聲︰“嚴喬,你弄疼我了。”

    嚴喬松開手,眼神在一瞬間的陰鷙之後恢復了正常,變回了那副漫不經心的討打樣︰“那我渴了怎麼辦。”

    寧舒轉身從紙箱里拿出來一瓶水,擰開,直接往嚴喬臉上潑了過去︰“喝,喝個夠。”

    (操cao)場上的人越來越多,很多下午有比賽的學生已經開始訓練了。

    寧舒看了嚴喬一眼,見他滿臉水珠,頭發也濕了,運動服的領口也濕了一片,把最後一點水直接潑在了他的褲.襠上,很解氣地走了。

    她轉身之後背對著他,她(摸Mo)了下自己的嘴唇,被他指腹觸踫過的地方隱隱發燙。

    不遠處有六班的學生,看見她,朝她打了聲招呼︰“寧老師。”

    寧舒神(色)恢復如常,走過去︰“你們幾個,要是能把這個勁頭用在學習上,班級排名起碼能上升十個名次。”

    謝成成一邊原地跑步一邊說道︰“熱愛運動是一方面,主要還是因為跟一班的比賽,今天上午他們班那個譚悅然又跑去擠兌鄭楠了。”

    方瀚宇擰開一瓶珠峰冰川,仰頭喝了幾口,擦了下汗說道︰“對方是個女的,打不能打罵不能罵的,運動場上見分曉,很公平。”

    這幾個都是平時跟鄭楠玩得比較好的,一個個摩拳擦掌,牟足了勁要幫鄭楠贏。

    下午的比賽很快開始了,很多決賽都在下午,氣氛比上午還要熱烈。

    等到學生的項目全部比完,所有的成績和排名都出來了,各種分數綜合算起來,出現了寧舒最不願意看到的一幕,六班和一班的分數持平。

    這就意味著,最後的分曉就看她和秦月香了。

    秦月香坐在一班的觀眾席上,看向寧舒的時候滿眼(殺sha)氣。

    兩人報了一樣的項目,兩百米短跑、扔鉛球和跳遠。

    每屆運動會,教師組的比賽都是比較令人放松的,老師們本身沒什麼爭斗欲,十個有八個都是被領導摁頭參加的,為了完成任務,隨便跑跑跳跳就算完了。

    最開心的就是學生們,因為可以看到這些在課堂上把他們訓成狗的老師們各種搞笑的“丑態”,要是做成表情包,能在私下里風靡一整年,第二年運動會再換新素材。

    郭老師坐在六班這邊,轉頭對旁邊的學生們說︰“一會只要你們不拿出手機偷拍我,下周不給你們留卷子,怎麼樣?”

    學生們發出一聲歡呼︰“耶!”

    班長同學帶領著學生們眼巴巴地看著寧舒。

    寧舒︰“不留卷子,想都別想。”在她眼里,學習大于一切。

    “也別想著用手機偷拍我,做成表情包,看見那邊拿著望眼鏡的陶主任了沒,就等著你們自投羅網,沒收你們的手機呢。”

    陶主任舉著望遠鏡,手上提著一個黑(色)的塑料袋,里面全是收繳到的手機。

    他今天穿著一套紅綠配的運動服,中間有白杠杠,遠遠看上去,很容易和(操cao)場融為一體,是他特地挑選的隱形戰斗衣。

    好幾次他已經站在違紀的學生身後了,學生才察覺到。

    校長今天下午也換了身運動服,正在跑道旁邊做熱身練習,體育組組長親自在一旁手把手指導。

    校長和校長夫人已經冷戰一個星期了。

    陶主任很早就說過,讓各位老師心里有點數,搶什麼都不要跟校長搶。

    教師組最大的獎品是一朵瓖金玫瑰花,這也是負責采購的老師根據線報定下來的,到時候校長拿下大獎,直接就把玫瑰花送給校長夫人了,這得多麼感人。

    校長夫人肯定就不會再生校長的氣了。

    寧舒往獎品台上看了一眼,覺得那朵花造型很俗氣,塑料質感,有點兒丑,女人其實不太會喜歡這種,這都不如弄一大束新鮮的玫瑰花。

    不少(女nu)老師都在暗暗吐槽,負責采購獎品的老師肯定是個沒有女朋友的單身大直男。

    嚴喬站在跑道上,抬眸看著寧舒,他又把她惹生氣了,她已經一個下午沒理他了。

    陶主任看嚴喬盯著那個大獎看,趕忙跑過去,把嚴喬拉到一旁,指了指主席台︰“那個人是誰?”

    嚴喬︰“寧老師。”

    陶主任︰“……”主席台和六班的地盤差了近十米,他不可能指偏,眼前這個人張嘴就是寧老師,眼里只有寧老師。

    陶主任無奈道︰“我說的是主席台上的。”

    嚴喬淡淡地哦了一聲︰“校長夫人。”

    他頓了一下問道︰“是不是拿到那朵玫瑰花送給她,她就不生氣了?”

    陶主任點了下頭︰“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嚴喬︰“知道。”

    比賽開始,“砰”的一聲,槍聲響起,其他男老師都像是被摁了慢動作按鈕,像烏龜一樣慢騰騰地挪步。

    為了幫助校長和校長夫人和好,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走上升職加薪的人生巔峰,沒有一個人跑在校長前面。

    陶主任站在跑道邊,感到十分欣慰。

    一眨眼,只見一個白(色)的身影像離弦的箭一般,“嗖”的一聲飛了出去……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