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寧舒在天堂街路口跟方名雅分別, 從永寧里的巷子小跑著回家,進屋休息了一會,去廚房給嚴禮榨了杯果汁端上樓。【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這周末是嚴禮的生日, 寧舒答應他這周可以逃寢住在這兒。

    嚴禮正在書房做作業, 寧舒敲門進來︰“十次有八次都看見你在刷數學卷子,另外兩次還是物理和英語, 什麼時候能寵幸一下語文小可愛?”

    “謝謝寧老師, ”嚴禮接過橙汁喝了一口,笑了笑, “好甜。”

    寧舒遞給他一張紙巾, 讓他把唇邊的果汁擦掉,本來還想說說他, 今天的語文卷子錯了兩道不該錯的題。

    算了, 面對這麼一個穿著(睡Shui)衣喝果汁,還笑得這麼甜的美少年,寧舒下不去口。

    “但凡你哥有你一半這麼乖,我也不至于發布通緝令,滿江湖追(殺sha)他。”

    嚴禮喝好果汁, 從椅子上站起來,正要拿著杯子下樓去洗,被寧舒攔住了︰“你先寫作業吧,我來洗。”

    嚴禮笑了笑︰“不用,我哥不在, 我就該多(干gan)點活。”

    寧舒坐在沙發上, 看著嚴禮洗好杯子, 泡了杯花茶端給她。

    寧舒接過來︰“但凡你哥有你一半這麼乖……”

    嚴禮伸出手掌︰“寧老師, 您已經在十分鐘內提了我哥五次了。”

    寧舒算了一下︰“分明只有兩次。”

    嚴禮沒有多說什麼︰“我上樓寫作業去了, 有需要(干gan)的活叫我一聲就行。”

    寧舒喝好一杯花茶,休息了一會,提起從學校拿回來的鉛球,準備去院子里練習扔鉛球。

    她不能拖班級後腿,運動會不要求拿到多好的名次,起碼要比秦月香的成績好。

    寧舒在院子里練了一會,可無論她怎麼扔,方向總是偏的,方向一偏,力道就不對,也扔不遠。

    她不是力氣不夠,只是需要一個人來指導她一下,教她正確的發力姿勢。

    寧舒坐在台階上,拿出手機在網上找了視頻看,她的腦子懂了,手不懂,一實踐就出錯。

    她坐在台階上休息了一會,調出手機通訊錄,手指懸在嚴喬的名字上,半天也沒摁下去。

    她現在一點也不想見到他,不然怕控制不住自己真把他(殺sha)了。

    她還沒給自己策劃好不在場證明,再等等,等時機一成熟就開(殺sha)。

    寧舒喝了口水,隨手翻了翻朋友圈,看見秦月香發了一條新動態,說自己的鉛球可以扔九米遠,還隔空喊話寧舒,問她能扔幾米。

    寧舒氣哼哼地看了一眼自己扔的,四米,不能再多了。

    她推開門進屋,敲了敲書房的門︰“禮禮。”

    嚴禮︰“怎麼了,寧老師?”

    寧舒︰“你會扔鉛球嗎?”

    嚴禮想了一下︰“不會。”其實是會的,不過他哥明顯更需要這個機會。

    寧舒︰“那你繼續寫作業吧,早點(睡Shui)。”說完走出房子,繼續撿起地上的鉛球練了一會。

    片刻之後。

    “我教你吧。”牆頭突然出現一個聲音,寧舒下意識地要去廚房拿刀,想到自己確實需要幫助,只得把那股(殺sha)氣摁下去。

    寧舒︰“四十分鐘一百塊錢。”比起欠他的人情,她更希望給他錢,這樣就是兩清,將來(殺sha)起來也不用手軟。

    嚴喬從牆上跳下來,拍了拍手上的灰︰“好。”

    他撿起地上的鉛球︰“先練控球。”

    “鉛球的正確放位是在鎖骨內端上方,緊貼頸部,”嚴喬繞到寧舒身後,幫她調整了一下姿勢,“出手角保持在35°~45°之間,頭向上看。”

    他抬了下她的額頭,又幫她把臉掰到正確的角度,調整了一下腿部站位︰“扔。”

    寧舒用盡全力扔了出去,雖然不是很遠,已經比剛才好了太多了。

    寧舒扔了好幾次,漸漸找到訣竅,越練越趁手。

    嚴喬站在一旁看著寧舒扔鉛球︰“肚子餓嗎,吃不吃宵夜?”

    寧舒跑過去撿球。

    嚴喬︰“你這件裙子挺好看,以前沒見你穿過。”

    寧舒使勁把球往前一扔。

    嚴喬的聲音沉了下去︰“剛才晚自習放學你跟誰一塊回家的?”

    寧舒再跑過去撿球。

    她全程不理他,只有說到扔鉛球的問題時才會答話。

    慢慢的,嚴喬也就不說話了,沉默地看著她跑來跑去地扔。

    烏雲涌到天邊,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嚴喬(脫tuo)掉自己的外套罩在寧舒頭上,想帶著她往屋檐底下跑。

    寧舒推了嚴喬一下,表示自己可以,就算淋了雨也不需要他幫她擋著。

    嚴喬被推得怔了一下,慢慢跟在寧舒身後走進屋檐下。

    寧舒依舊沒吭聲,沉默地轉給嚴喬一百塊錢的輔導費,抱著鉛球進屋,並沒有邀請他進去。

    片刻之後,寧舒站在窗邊,看著越下越大的雨,又悄悄跑到客廳門口,隔著門縫往外面看。

    嚴喬站在屋檐底下,他的外套已經濕了,不能穿了,拿在手上,面朝雨幕,不知道在想什麼。

    寧舒回到沙發上坐好,打開電視劇,調大音量,不讓自己去想站在門口觀雨的男人。

    等雨停了,他自然會走。

    他竟然敢搶她的語文課,讓她在語文組抬不起頭來,還被新來的實習老師diss了。

    她是不會管他的,就讓他穿著濕衣服站到天亮吧。要是感冒生病出現(性xing)命危機,還省得她下手了,畢竟不在場證據太難制造,她不想因為(殺sha)人罪坐牢。

    窗外的雨聲越來越大,秋天很少會下這麼大的雨。

    寧舒往門的方向的看了一眼,爬上樓梯,敲了下書房的門。

    嚴禮打開門︰“寧老師。”

    寧舒︰“門口站著的那個人好像是你哥。”

    嚴禮︰“哦。”

    寧舒︰“你不去給他送傘嗎?”

    嚴禮︰“不。”他哥給他發了消息,讓他待在書房好好寫作業,天塌下來都不讓出來。

    嚴禮關上門繼續寫作業,寧舒一會上樓一會下樓,跑了好幾趟。

    下雨天總是容易讓人心軟,最後寧舒拿著一把黑(色)的長柄雨傘打開了客廳門,往他眼前一遞。

    嚴喬轉過頭看了看寧舒,原本黯淡的眸子亮了起來,彎了下唇角︰“願意理我了?”

    寧舒沒吭聲。

    嚴喬接過寧舒手上的雨傘︰“借用,下次給你送回來。”

    他撐開傘,鑽進雨里之前對她說︰“學生們練得不錯,不會輸的。”

    寧舒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她知道嚴喬搶她課的出發點是為了她好,不想讓一班的個別人總是嘲笑她和她的班級。

    被語文組組長罵也不是他能預估的,他甚至不知道她挨了罵。

    而且,她已經佔了他很多課了,他佔回去一節,似乎也不是那麼不可原諒。

    她突然察覺到,從始至終,都是她在霸道。

    寧舒試想了一下,要是換成別的體育老師搶她的語文課,她肯定不會跟那位體育老師鬧,大家都是同事,低頭不見抬頭見,她會坐下來跟對方禮貌商議。

    她從小到大都乖,成熟穩重,懂事。

    對嚴喬,她變得不穩重,甚至滿校園追(殺sha)他,甩臉子給他看。

    這已經超出了她的經驗和理解範疇。

    寧舒低頭看見地上有一串鑰匙,看了一眼撐著傘往院子外面走的人,大聲喊道︰“你鑰匙掉了。”

    不知是不是雨聲太大,男人像是沒听見。

    寧舒拿著鑰匙,抬手護著自己的頭追了上去,院子里有個遮陽傘,她只要跑到傘底下就能攔住他。

    她從他身旁跑過去,想在遮陽傘下面等他,把鑰匙還給他。

    剛從一經過他身旁,他像是早有準備,攔腰把她抱進他的傘下。

    傘外是嘩嘩的雨聲,地上的鵝卵石小道被沖刷得(干gan)淨鮮(艷yan),她被他抱著在雨里轉了一圈,裙擺蕩漾開,像開在黑夜中的玫瑰花。

    寧舒的腰被箍緊,怕被甩出去,也怕被雨淋到,只能抱著他的脖子往他身上縮。

    他一手撐著傘,一手抱著她,低聲在她耳邊說︰“別不理我。”分明是祈求原諒的話,卻帶著不由分說的霸氣。

    他一直都是這樣,即使是討好,也帶著幾分命令的意味,溫柔又(強qiang)硬。

    寧舒從嚴喬身上下來︰“給你鑰匙。”

    嚴喬接過鑰匙,垂眸看著眼前的女人。

    她跑過來的時候淋了點雨,頭發濕了一點,臉上也有幾點雨滴,他看見她唇上的水珠,抬起手幫她擦掉。

    只是一觸即放,他卻感覺整個手掌都燒了起來,人也變得燥熱,就好像他剛剛跟她接了一個長長的(吻wen)。

    這天晚上,嚴喬做了一個夢,醒來已經是一身汗,(洗xi)澡的時候腦子里只有一個想法,他想要擁有她,從心到身,徹徹底底地擁有她。

    她要是不願意,他就把她關進房間里,不讓她看別的男人一眼,每天只能看著他,只能愛他。

    他是在洗完澡之後冷靜下來的,想起來囚禁別人是犯法的。

    趙宇杰總是對他說,男人單身太久是會變態的,他以前不信,現在竟然有點信了。

    ——

    運動會如約而至,和以前的每一屆都不同,這天沒下雨。

    主席台上坐著一堆校領導,校長手上拿著一個被改得花花綠綠的稿子讀完,主持人接過話筒︰“下面有請我們的運動健兒們出場。”

    激揚的音樂聲響了起來,每個班級以方隊的形式出場,口號和旗幟各不一樣。

    “現在進場的是高一(1)班!”

    一班的同學們開始吶喊︰“一班一班,勇爭第一!”

    主持人︰“現在進場的是高一(2)班!”

    二班的同學們開始更大聲地吶喊︰“二班二班,獨一無二!”

    ……

    每年的運動會都差不多,連口號都大同小異。以往的每一年寧舒都很麻木,今年不同,跟一班有賭約,必須全力以赴。

    教師方隊還沒進場的時候寧舒就開始熱身了,一直在原地跑步,郭老師遞給她一張紙巾︰“擦擦汗。”

    “保留點體力,別一會正式比賽就沒力氣了。”

    寧舒接過紙巾擦了擦汗︰“有點緊張。”

    郭老師笑了笑,擰開隨身攜帶的保溫杯喝了一口,語氣慢悠悠︰“緊張什麼,主要是學生比賽,我們老師也就走個過場。”

    寧舒指了指站在沙坑邊撅著(屁pi)股奮力往前跳的秦月香︰“對手都在努力,我也不能懈怠。”

    她一邊說一邊加速原地跑。

    郭老師打量了一下寧舒︰“你這跑步的姿勢挺專業的啊。”

    寧舒點頭︰“嚴老師教的。”

    郭老師轉頭看了看不遠處正在別的老師說話的嚴喬,打趣寧舒︰“你不是在追(殺sha)他嗎?”

    寧舒︰“此人現在還有利用價值,等沒有價值了再(殺sha)。”說完抬起手在自己脖子上比劃了一下,惡狠狠地作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寧舒轉頭往嚴喬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穿著一身白(色)的運動服,戴著那副金絲眼鏡,一只手(插cha)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拿著一份名單,正認真地跟旁邊的人說話。

    郭老師對寧舒說道︰“你穿白(色)運動服好看。”

    另外一個女老師說道︰“我也想穿來著,不耐髒啊,太難洗了,就買了別的顏(色)。”

    其他老師也同樣,都嫌白(色)容易髒,難洗。

    要是讓寧舒自己買,她也打死不會買白(色)的。身上這套是嚴喬早上送到永寧里的,吊牌都摘掉了,還有洗衣粉味,是洗好曬好的。

    嚴喬給她的是白(色),給嚴禮的是藍(色)。

    整個教師組就她和嚴喬穿了白(色),站在一起像情侶裝。

    直到方名雅走了過來,巧了,他身上也穿著一套白(色)運動服,情侶裝的平衡被打破。

    方名雅走進教師方隊,站在寧舒身側,禮貌地沖她打招呼︰“寧老師。”

    寧舒笑了笑︰“方老師。”

    寧舒沒再說話,看了一下還有時間,小跑著去了準備出場的高三(6)的運動員方隊。

    音樂聲中,主持人喊道︰“現在進場的是高三(1)班!”

    一班的人不知道從哪兒借來了大喇叭,差點把人的耳朵振聾︰“一班一班,一枝獨秀,秀出風采。”

    “他們犯規了,口號超了四個字,還違規使用大喇叭,”寧舒對著同學們說道,“但是,不管一班怎麼樣,咱們班的同學不允許犯規。”

    “犯規要扣精神文明分,嚴重的取消成績。”

    “我現在要去陶主任那舉報一班了,同學們加油!”

    寧舒小跑著去找陶主任,很快廣播里響起通報,一班扣精神文明分三分。

    按照比賽規則,單個項目的第一名可以獲得三分,第二名兩分,第三名一分。班主任也算進去。

    精神文明分和衛生分,只扣不加。

    廣播稿子分,被廣播室念出來的稿子,一個記一分。

    最後根據總分進行排名。

    一班的違規廣播通報完,六班的觀眾席上發出一陣歡呼聲,還沒開始比賽就領先了一班三分。

    秦月香氣得也去找陶主任投訴六班,說六班的聲音太吵。

    陶主任不予受理,說運動會本來就需要氣氛調動,不違規。秦月香一直認為陶主任偏心寧舒,沒有多說什麼,轉身回了一班。

    一班沒有運動項目同學的已經在寫廣播稿了,憋著一口氣要把被扣掉的三分找補回來。

    主持人的聲音在(操cao)場上空響起︰“下面出場的是高三年級教師組方隊!”

    寧舒趕忙跑回隊伍,站在自己原來的位子上,因為跑得太急,差點撞上站在她旁邊的方名雅。

    這個隊伍是陶主任親自給排的,每個人的位置都是嚴格固定好的。

    年輕的,長得帥的長得漂亮的老師站在外面,中年和上了年紀的老師站在里面,禿頂和有啤酒肚的站在正中間被藏起來。

    寧舒站穩,深呼吸了一下,抬頭挺(胸xiong)腰背挺直,準備以最昂揚的姿態出場,給六班的同學長長臉。

    後腦勺突然一熱,一雙大手抱著她的頭把她往第一排帶了過去。

    寧舒仰頭看著嚴喬,低聲道︰“第一排只能有舉旗手一個人。

    高三年級教師組的舉旗手無疑就是最近體育組的大紅人嚴喬了。他個子高,自己握著旗桿上面,讓寧舒握著下面。

    用毋容置疑的口(吻wen)對她說︰“你跟我站在一起。”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