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28章 第 28 章

第28章 第 28 章



    寧舒跟著嚴喬附近的商場, 路上查了一下自己的銀行卡余額,好在學校剛發過工資,她是有錢的。【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寧舒跟著嚴喬上了二樓, 在一家賣運動文(胸xiong)的店停了下來, 她轉頭看著他︰“喬妹,你對這種店怎麼這麼熟?”

    她一個女人都不知道這兒。

    似乎知道寧舒在想什麼, 嚴喬打斷了她的腦補︰“第一, 我沒帶女人來過。第二,也沒偷偷買回去自己穿。”

    他看著她︰“之所以熟是因為做了很多準備工作。”

    寧舒跟在嚴喬身後走進店里︰“是為了我嗎?”

    男人一雙深邃的眼楮看著她︰“當然。”

    寧舒第一次跟一個男人來賣內衣的店, 十分別扭, 感覺周圍的人全都在看她。

    從念初中的時候看到班里的女同學戴文(胸xiong)開始,一直到現在, 都是她一個人去買內衣, 通常是拿了就走。

    她到現在都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買文(胸xiong)的經歷,趁著下雨的晚上人不多,懷里揣著十塊錢,走進菜市場門口一家賣內衣和(睡Shui)衣的店,看好價格, 給了錢,抓了一件就跑。

    回房間一試,發現大了,用針線縫了縫才勉(強qiang)能穿。

    這個能穿也只是保證掛在身上不掉,沒有任何健康和舒適(性xing)可言。她以為這樣就算給自己穿上文(胸xiong)了。

    寧舒看了看嚴喬, 她一直認為, 買內衣這種十足私密的事, 只有男朋友和老公才可以。

    她扯了下嚴喬的胳膊, 小聲說道︰“還是走吧, 下次我自己過來買就可以了。”

    “剛才走過去的那個女的都看我了。”

    嚴喬轉頭看了一眼︰“人家看的是我。”

    剛才走過去的那個女的︰“……”啊啊啊,偷看帥哥被發現了。

    嚴喬抓著寧舒的胳膊進了店。

    寧舒偷偷瞟了一眼文(胸xiong)上的價格,低聲道︰“這家店太貴了。”

    比她以前買的名牌束(胸xiong)衣還貴很多。

    嚴喬︰“我買給你。”

    寧舒直接把嚴喬拉了出去︰“那就更不行了,你不是還得養禮禮嗎,房子的首付也要攢。”

    嚴喬笑了笑,抬手在寧舒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放心,老子有錢,給你買件文(胸xiong)還是綽綽有余的。”

    寧舒又開始給嚴喬算賬︰“你們體育老師的工資又不高,像你這樣的應屆畢業生,還是個合同工,就更少了。”

    她轉頭往店里看了一眼,壓低聲音︰“剛才我看了一下,上千塊一件,還不打折。”

    嚴喬像是沒听見,掐著寧舒的後脖頸,直接把她摁進了店里,在新品區拿了幾件,扔到寧舒(胸xiong)口上︰“進去試。”

    寧舒很想問問這個男人,他為什麼對她的(胸xiong)這麼執著。

    從一開始就說她塞棉花,說她塞 膠,又帶她過來買文(胸xiong)。看起來像是在精心種植呵護植物,這個植物就是她的(胸xiong),好像等第二年的秋天到了,他就能收獲了一樣。

    嚴喬又拿了幾件,甚至和營業員小姐討論起了面料的透氣(性xing)、彈(性xing)、舒適(性xing)。

    營業員小姐掃了她一眼,說她是半球型的。

    嚴喬︰“那得選全罩杯,或3/4罩杯。”

    寧舒︰“???”這個男人真的沒有交過女朋友或者偷偷買回去自己穿嗎,她有點不太相信。

    她一個女人懂的都沒有他多。

    寧舒進了試衣間,盯著上面的價格看了好一會,最終也沒試,出來說道︰“不喜歡這個面料,太硬了。”

    營業員小姐走過來︰“這已經是最軟最舒適的了。”

    “而且,那位先生已經買過單了。”

    寧舒跟著嚴喬從店里出來,看見他左手一堆紙袋,右手又是一堆,除了四套運動文(胸xiong),還買了六套平時穿的。

    寧舒跟著嚴喬身側,心疼得在滴血︰“(干gan)嘛花這麼多冤枉錢,我看隔壁那家也挺好的,人家還在打折呢。”

    嚴喬︰“我喜歡這家的款式。”

    寧舒︰“是你穿還是我穿?”

    嚴喬笑著逗她︰“我穿,回家穿給你看,行了吧?”

    寧舒︰“行。”眼神十分期待。

    嚴喬︰“總有一天,你會死得很慘。”

    寧舒打開紙袋看了看,運動文(胸xiong)沒什麼好看的,款式大同小異,主要作用是護(胸xiong)。

    平時穿的文(胸xiong)款式就很花哨了。

    寧舒站在一個沒有人的角落,探著頭往袋子里面瞅︰“黑(色)蕾絲的、大紅蝴蝶結的、粉(色)波點的、藍(色)薄紗冰絲的……”

    “嚴老師原來喜歡這樣的款,還挺……有情(qing)趣的。”

    嚴喬垂眸看著寧舒︰“你不喜歡嗎?”

    寧舒︰“我要是說不喜歡,人家給退嗎?”加起來小一萬了,能退自然是最好的。

    嚴喬幾下把上面的吊牌拆掉︰“現在不可以退了。”

    他揉了下她的頭發︰“跟我不要那麼見外,我在追你,就是你的男人,我的女人我想怎麼寵就怎麼寵,懂嗎?”

    寧舒沒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確實不是很懂這個邏輯。”因為我在追你,所以你是我的女人。

    嚴喬︰“就當感謝你阻止了鄭力新買房子,幫我和禮禮守住了家園,這點謝禮不過分吧。”

    寧舒還想說什麼,被嚴喬拽著胳膊拽走了︰“要麼你選第二個,給我親一口,兩清。”

    身側的女人竟然停下了腳步,認真思考著什麼。

    嚴喬垂眸看著眼前的女人瑩潤飽滿的嘴唇,喉結滾動了一下,聲音低啞︰“你……”

    寧舒︰“我在想,避開監控把你推下樓,假裝是你自己掉下去的,能不能瞞過警察的調查。”

    “這樣是不是還不夠安全,我可能需要一個不在場證明。”

    打打鬧鬧了一路,嚴喬把寧舒送到永寧里的家門口︰“我幫你拎進去。”

    寧舒接過嚴喬手上大大小小的紙袋︰“你已經被趕出家門了。”

    說著把大門一關,走了幾步,寧舒又折了回來,透過門縫往外面看,嚴喬果然沒走。

    她隔著一道門問他︰“嚴喬,你為什麼對我的……(胸xiong)這麼執著?”

    他一個男人,不是她的女(性xing)家人,也不是她的男朋友。

    嚴喬站在門外︰“想陪著你。”

    寧舒沒再說話,沉默了一下,轉身走了。

    她本來想對他說,他不該管這些,起碼他沒有合適的身份管她這些,他有點越距了。

    听了他的回答,她知道,他看出來了。

    他看出來她除了束(胸xiong)衣什麼都不懂,青春期發育的時候沒有人教過她如何保護自己的(胸xiong)部,長大了也不知道如何釋放它們的美麗,只會羞愧又惶恐地把它們藏起來。

    穿了正常的文(胸xiong)之後她才知道,束(胸xiong)衣穿起來一點也不舒服。

    她回到房間里關上門,把嚴喬給她買的十套文(胸xiong)全部試了一遍,在鏡子前站了很久。

    她的(胸xiong),真好看啊。

    第二天,寧舒穿了一件運動文(胸xiong),換了身寬松舒適的衣服,一路從家里小跑著來到學校。

    覺得不過癮,又去(操cao)場跑了一圈。

    迎面看見幾個一班的學生在訓練跑步,她跑過去問道︰“你們不上早讀課嗎?”

    一個學生一邊原地跑著,一邊答道︰“秦老師說的,參加運動會項目的可以不上早讀課。”

    另一個學生︰“我們班肯定能贏。”

    寧舒撇了了嘴︰“話別說太滿,運動會還沒開始,誰輸誰贏還說不準。”

    譚悅然也在一旁練習跑步,頗為不屑地撇了下嘴,語氣跟秦月香一個樣,很欠打︰“就六班那些人,不是我說,一個個看起來沒精打采,跟病秧子似的,還想贏我們班,做夢呢吧。”

    “當然,嚴禮除外,而且嚴禮本來就是我們一班的人。”

    其他幾個女生紛紛附和︰“就是。”

    寧舒知道譚悅然長得漂亮,是學校里很多男生的女神,但她覺得她一點也不漂亮︰“真該把我們班那幾個男生拉過來。”

    譚悅然高傲地抬了抬下巴︰“也來訓練嗎,這邊已經被我們班佔了。”

    寧舒看了她一眼︰“不是。”出于尊重,她沒說完,該讓他們看看他們的女神是怎樣看不起他們的。

    但凡是個人都不會甘心,一定會擠出課余時間好好鍛煉的。

    寧舒往前跑了出去,沒當心腳下,不小心摔了一跤,被一班那個學生笑了好一會。

    寧舒從地上爬起來,小跑著回了六班,問謝成成要報名表看了看,已經有很多同學報名了,情況比她想象中的要好。

    謝成成舉了下手︰“寧老師,今天上午的體育課能不能不要上語文了,馬上要比賽了呢。”

    雖然一班那群人很狂妄,也很欠收拾,但比起體育運動,高考更重要。寧舒並沒有被熱血沖昏頭腦︰“這樣吧,我講幾分鐘的語文卷子就放你們出去。”

    通常,老師嘴里說的幾分鐘,沒有個三四十分鐘是結束不了的,一節課基本就完了。

    教室里又是一陣唉聲嘆氣,有人小聲跟同桌說話︰“哎,寧姥姥果然沒有青春期。”

    “就是,都要被一班的人欺負到頭上來了,還要佔我們的體育課。”

    “我報名了跳遠,想找嚴老師指導一下都沒時間。”

    ……

    上午第三節課,(操cao)場邊,三位體育老師站成一排。

    高一的體育老師︰“我的課被教英語的楊老師佔了,那個女人,說話的時候動不動對人撒嬌,這誰受得了。”

    高二的體育老師︰“我的課被教美術的李老師佔了,我就奇了怪了了,同樣都是副科,她怎麼還能佔我的課,打又打不過,哎。”

    高三的體育老師︰“我的課被教語文的寧老師佔了。”原因嚴喬沒說,要是說出來是他主動割讓的,是要被體育界唾棄的。

    業內祖訓,課能丟,氣節不能丟。

    三位體育老師老師看著空蕩蕩的(操cao)場,一同陷入沉思。

    體育組組長走了過來,恨鐵不成鋼︰“你們到底什麼時候能一展體育老師的雄風,給那些主科老師一點教訓,讓他們不要不把體育不當課。”

    組長忍不住暢想︰“要是有一天,體育課也能霸佔別的課就好了。”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天方夜譚嗎不是。

    然而這個可能(性xing)還是在第二天(發fa)生了,可謂驚動了整個體育老師界。

    嚴喬看見寧舒在吃感冒藥,得知她生病了,要帶她去醫院,她不肯,說今天上午有課,不能耽誤了課程進度。

    嚴喬不知道寧舒有什麼課程進度,她已經佔了他好幾節體育課了,進度應該早就超前了才對。

    寧舒喝了口熱水,(操cao)心(操cao)肺︰“昨天的作文,一半的人都跑題了,得拿出一節課單獨講。”

    嚴喬把自己的外套(脫tuo)掉,蹲下來蓋在寧舒腿上,突然說道︰“昨天早上在(操cao)場,一班的人是不是笑你了?”

    他是後來才從一個體育生那兒听到的。

    寧舒擺了下手︰“沒事,我早忘了。”

    她可以忘,他不願意。

    她已經幫他上了那麼多次課,就算是禮尚往來他也得幫她上點課。

    一班的人經常在(操cao)場鍛煉,六班的被寧舒看得太緊了,鍛煉時間太少,很多人運動底子是好的,卻連起跑姿勢都做不標準。

    嚴喬對寧舒說︰“你好好休息。”

    他回到體育辦公室,看了一下六班的課程表,上午第二節課是語文,他用筆把語文改成了體育。

    體育組組長看見了,震驚之余表達了十足的支持。

    並迅速去了學校的器材室,問管理員借了一套高科技錄像設備。

    召集全校體育老師開了個臨時會議。

    上課前,被體育組組長從醫務室拉過來幫忙化妝的孫曉倩看了看嚴喬︰“皮膚挺好的,不用化了。”

    體育組組長︰“稍微弄點,顯得氣(色)好。”

    將要上演的是體育老師佔主科課程的戲碼,這在歷史上都是絕無僅有的,以後是要載入史冊,作為體育部內部教材使用的,不能馬虎。

    孫曉倩在嚴喬臉上拍了點粉,又給他涂了點潤唇膏︰“好了。”

    她貼心提醒他︰“別看寧老師個子不高,揍起人來手還是挺重的。”

    “記住擋住自己的臉。”這麼帥氣的一張臉,毀容就太可惜了。

    體育組組長拍了下嚴喬的肩膀︰“嚴老師,你的忍辱負重換來的是我們整個體育部的揚眉吐氣,年底優秀教師評選將有你的名字。”

    全校的體育老師都來了六班,在後面站了一排,紛紛舉起手機等著拍這歷史(性xing)的一幕。

    六班的學生一臉懵逼,不知道這是要(干gan)什麼,開公開課嗎,下節課是語文,體育老師們過來做什麼?

    組長調試了一下鏡頭,對站在教室外面的嚴喬使了個眼(色),告訴他可以開始了。

    嚴喬走進教室,環視了一眼,像寧舒平時(干gan)的(勾gou)當一樣,轉身把課程表上的“語”字擦掉,寫上了體育課的“體”字。

    瀟灑地把手上的粉筆往粉筆盒里一扔︰“語文老師生病了,這節課上體育。”

    學生們十分震驚,一瞬間的安靜之後,“嘩”的一聲,全站了起來,鬼哭狼嚎地往教室外面跑。

    寧舒從樓梯上來,老遠就听見了吵鬧聲,皺了下眉,心想這是哪個班的,都上課了還敢吵成這樣。

    等她來到六班門口,看了看站在講台上的嚴喬,擺弄著攝像機拍來拍去的體育組組長,有兩個體育老師眼里甚至涌動著淚花。

    學生們跟瘋了一樣,一股腦地往門口跑去,看見堵在門口的寧舒,心情一下子從天堂跌到了地獄,生不如死也不過如此了。

    四十多雙眼楮齊刷刷地望向嚴喬。

    體育老師們替嚴喬的命運感到擔憂,他們是見識過這些主科老師搶體育課時候凶狠潑辣的樣子的。

    更何況現在是體育老師搶主科老師的課。

    嚴喬走到門口,對學生們說道︰“看我(干gan)什麼,跑啊。”說完迅速把堵著門的寧舒攔腰抱了起來。

    寧舒瞪了瞪腿,用手上的書本使勁砸嚴喬的後背和頭,啞著嗓子大聲喊道︰“放我下來!”

    “這節課上語文,不許跑,一個都不許跑!”

    “班長,記名字,我看看誰敢跑!”

    眼看著最後一個學生也跑了出去,從來不講髒話的寧老師︰“嚴喬,我(操cao).你……”

    “大爺”兩個字被嚴喬捂住寧舒的嘴巴堵了回去。

    她的嘴唇很軟,貼在他的掌心,呼吸燙人。

    嚴喬喉結滾動了一下,接上寧舒說了一半沒說完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

    陶主任發話,這次運動會老師的成績也要計入班級總分,寧舒經常看見秦月香在(操cao)場上鍛煉,為了不拖六班的後腿,寧舒也積極加入了晨練的隊伍。

    她努力慣了,比一般的人更刻苦,不光早上,晚自習放學也會去(操cao)場跑幾圈,被陶主任以耽誤他抓早戀為由趕走了。

    同樣來跑步又被趕出去的人不光她一個,還有文科班教政治的方老師。

    這個方老師就是之前三校聯考的時候跟郭老師一個考場監考的老師,寧舒當時因為怕跟嚴喬一個考場,提出跟郭老師換一下。

    郭老師當時調侃她,說她是不是為了跟方老師在一起才跟她換的。

    當時就說了,方老師的(性xing)格和脾氣都很好,斯斯文文,人長得帥,家庭條件也不錯,在學校的未婚女老師中很有市場。

    正好是寧舒喜歡的溫柔斯文型,郭老師才會打趣她。

    方老師穿著一件白襯衫,外面是駝(色)羊毛馬甲,皮膚很白,聲音也很溫和,看見寧舒,朝她打了個招呼︰“寧老師。”

    寧舒笑了笑︰“方老師,你也報名教師組的項目了嗎?”

    方名雅點了下頭︰“被陶主任摁頭充數,報了一千五和跳遠。”

    兩人從(操cao)場出來,又一塊出了校門。

    寧舒︰“方老師也住在這附近嗎?”

    方名雅︰“為了上班方便,買了套小公寓。”

    天堂街這個點人很多,走路的時候方名雅幫寧舒攔了一下,不然很容易被人撞到。

    前面是青檸,寧舒停下腳步,看見趙宇杰站在收銀台邊,正在偏頭跟人說話,她沖他喊了聲︰“趙老板。”

    趙老板朝寧舒揮了下手︰“喬哥不在這兒,要是他在,肯定第一時間通知你。”

    寧舒點了下頭,表示收到。

    一中所有的老師,包括青檸的人都知道,寧舒在追(殺sha)嚴喬,提供線索的人懸賞不高于十塊錢的咖啡一杯。

    至于為什麼要低于十塊錢,是因為寧舒認為,嚴喬的狗命不值錢。

    高三語文組組長在得知寧舒的語文課被一個體育老師搶走了之後,狠狠教訓了她一頓,說她開了一個壞頭,這種恥辱在語文教學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而那些體育老師們,自從經歷過嚴喬搶了語文課的歷史事件,一個個變得揚眉吐氣起來,在學校里走路都是橫著的走的,再搶他們的課就變得非常困難。

    不光是高三語文組受到了影響,整個一中所有的主科都被波及。

    寧舒走後,趙宇杰看了一眼靠在收銀台後面的人,拍了下他的肩膀︰“喬哥,你欠我一杯不高于十塊錢的咖啡。”

    嚴喬︰“小周,沖一杯速溶咖啡給這個人。”

    趙宇杰瞟了嚴喬一眼︰“換成手磨,算了,這不就給你提高身價了嗎,小周,沖一杯最便宜的速溶咖啡。”

    他又拍了下嚴喬的肩膀︰“剛才我看見寧老師身旁站了個男人,你看見了嗎?”

    嚴喬從收銀台邊走到窗邊,往窗外看了一眼。

    寧舒正在偏著頭跟方名雅說話,不知道說的什麼,笑得很開心,大而明亮的眼楮微微彎著,一對小梨渦像盛著蜜糖。

    他原本以為,她這麼可愛的一面只屬于他。

    他突然產生一種卑鄙又狹隘的沖動,想把他抽屜里的那副黑框眼鏡重新給她戴上,束(胸xiong)衣也穿上,身上的衣服換回原來的灰暗(色)調。

    讓別的男人看不到她的美好。

    他低頭給她打了個電話,她秒接,剛才還燦爛著的笑臉瞬間變得(殺sha)氣騰騰︰“狗東西,你在哪?!”

    嚴喬什麼也沒說,掛了電話。

    透過窗戶,他看見方名雅問了她一句什麼,那張(殺sha)氣騰騰的臉又瞬間變得溫柔起來。

    趙宇杰遞給嚴喬一根煙︰“不追上去?”

    嚴喬︰“不。”

    趙宇杰︰“不怕被別人拐去了?”

    嚴喬︰“怕。”

    沒有人比他更理解突然失去親愛之人的痛苦,上次是十一年前,他一度以為自己會難過得死掉,要不是為了禮禮,他可能真的就死了。

    趙宇杰很久沒看見嚴喬這樣了,說話只說一兩個字,也不向任何人解釋什麼。

    “要不回頭我帶幾個人揍那小子一頓。”

    嚴喬︰“不用。”

    趙宇杰的那套流氓手段對付劉樹彬可以,對付方名雅不合適。

    劉樹彬是個人渣,對他並沒有太多的威脅,寧舒是個聰明通透的女人,遲早會看出劉樹彬的真面目。

    方名雅不同,他是個真正的正人君子,對一般的女孩子來說是一個相當不錯的交往和結婚對象。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