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27章 第 27 章

第27章 第 27 章



    寧舒先帶著鄭楠去校醫務室處理了一下傷口, 再根據陶主任的指示帶去了主任辦公室。【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陶主任十分生氣,敲了敲桌子︰“同學,你都高三了, 火燒眉毛了, 怎麼還能跟人打架。”

    “還是說被校外的混混打了?”

    寧舒給鄭楠搬了張椅子讓他坐下來,看了看他臉上傷, 聲音溫柔︰“跟陶主任說實話, 老師們都會幫你的。”

    鄭楠垂了下眸︰“我沒跟人打架,我是被打的。”

    “是不是校外那幫喜歡在一中附近閑晃收保護費的人, ”陶主任氣憤地拿出手機, 咬了咬牙,“敢欺負我們一中的學生, 報警, 必須報警。”

    鄭楠抬起頭,(摸Mo)了下自己臉上的淤青,語氣很平靜︰“不是他們。”

    陶主任放下手機,皺了下眉︰“什麼意思?”

    鄭楠一五一十地把自己被打的過程講了一遍︰“下午放學,我去外面吃飯, 走到巷子里的時候被人套上麻袋偷襲了。”

    寧舒問道︰“對方幾個人,看清楚臉了嗎?”

    鄭楠搖了下頭︰“沒看見臉,只看見穿著學校的校服,一個人,比我高。”

    一中比鄭楠高的人不少, 很難推斷出來是誰。唯一能看出來的就是, 那個人是鄭楠認識的人, 不想被鄭楠指認才會套上麻袋偷襲。

    陶主任想了一下︰“你最近得罪過什麼人沒有?”

    鄭楠︰“沒有。”

    陶主任緊緊盯著鄭楠的眼楮︰“你跟一班的語文課代表怎麼回事, 都在傳你們倆在談戀愛。”

    鄭楠要是沒得罪什麼人, 那這事極有可能是感情糾紛引起的,說不定是某個喜歡譚悅然的男孩子(干gan)出來的。

    寧舒替鄭楠解釋道︰“陶主任,鄭楠同學跟一班的譚悅然沒有談戀愛。”兩人甚至還互相利用,都不願意跟對方道歉。

    陶主任難得語氣溫和一次,轉頭看著鄭楠︰“老師尊重你的意見,你要是想報警,學校就給你報警,要是不想報警也會盡力幫助你,把人找出來。”

    “我無所謂,”鄭楠把校服拉鏈往上面拉了拉,“報警就算了。”

    寧舒看著鄭楠臉上的傷,剛才在醫務室她看見孫曉倩給鄭楠處理傷口,不光臉上,他的後背和腿上也有。

    能把同學打成這樣,(性xing)質非常惡劣,要是查出來是誰,肯定是要處分的。

    陶主任在鄭楠面前走來走去地想了想,不是學校里那幾個經常惹事的刺頭(干gan)的,因為下午放學他親自把他們從黑網吧里揪了出來,沒有那個作案時間。

    “這樣吧,你先回去上課,回頭我叫上學校的保安,去巷口那邊看看,查查監控。”

    寧舒帶著鄭楠從主任辦公室出來︰“為什麼不讓報警。”警察的權限和效率肯定比陶主任高。

    鄭楠雙手(插cha)在校服口袋里,低著頭,沒說話。

    寧舒是了解鄭楠的,他表面上看起來人緣很好,跟誰都能玩,內里其實冷漠,比內里更深層的骨子里卻又是個渴望愛充滿愛的孩子。

    寧舒拍了下鄭楠的肩膀︰“晚自習你就別上了,我給你爸打個電話,讓他帶你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拍拍片子,看有沒有傷到骨頭。”

    寧舒有點不忍心看鄭楠臉上的傷,氣憤道︰“下手太狠了。”

    晚自習放學,鄭楠被打的那個巷子里,兩個穿著校服的學生靠在牆邊。

    其中一個是鄭楠,另一個是殷彭海,兩人是同桌,平時總在一塊玩。

    殷彭海比鄭楠矮半個頭,身材微胖,圓圓的臉,眼楮很小,笑起來的時候只有一條縫。

    他手上拿著一個棒球棍,借著昏暗的路燈,探頭探腦地往巷子入口處看︰“楠哥,等著,一……一會那個人來了,我給你報……報仇。”

    比起殷彭海的劍拔弩張,鄭楠的反應就很平淡,他倚在牆邊,手上玩著一個魔方︰“他不會再來了。”

    殷彭海攥了攥棒球棍︰“什……什麼意思,你是不是看清楚那個人是誰了?”

    鄭楠低著頭︰“沒有。”

    頓了一下才說道︰“我特麼又不是傻逼,被人揍成狗了還替人隱瞞。”

    殷彭海琢磨了好一會︰“也是。”他的學習成績不好,每次在班里都是墊底,反應也比別人慢半拍。

    鄭楠看了一眼時間,從牆邊起身︰“走吧,帶你吃宵夜去,想吃什麼?”

    殷彭海把棒球棍放進書包里,拉上拉鏈︰“那……那這事就這麼算……算了嗎?”

    鄭楠點了下頭︰“有這個時間不如想想運動會報什麼項目。”

    殷彭海跟上鄭楠︰“你不是說……說沒人報名,不參加的嗎,再說了,高三本……本來也不……不參加。”

    殷彭海是個結巴,偏偏說話還喜歡說長句。

    鄭楠背上書包︰“寧老師想參加。”

    第二天早自習,陶主任來六班找寧舒,告訴她鄭楠被打事件的調查結果。

    打鄭楠的那個人似乎是個熟手,打人之前就先把附近的攝像頭破壞掉了,所以什麼也沒查到。

    寧舒昨天晚上回家想了一夜,也沒想出個頭緒。

    陶主任問道︰“鄭楠家長怎麼說?”

    寧舒︰“鄭楠爸爸說尊重孩子的意思,不追究了。”

    陶主任嘆了口氣︰“回去開個會,讓學生增(強qiang)自我保護意識,安排老師在學校附近值班,要是再有下次就報警。”

    寧舒想到運動會的事,問道︰“這次運動會,高三年級能參加嗎?”

    “高三馬上就高考了,參加什麼運動會,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在教室里多做幾道題,”陶主任看了看寧舒,有點不敢相信,“寧老師你怎麼了?”

    只有秦老師那種喜歡帶著學生瘋玩的才會想著參加運動會,寧舒作為他親自選定的二十年後的年級主任接班人,跟他應該是一條戰線上的才對。

    寧舒琢磨了一下對陶主任說道︰“您想啊,您平時跑步跑得這麼快,不發揮一下拿個名次,怎麼能讓那幫孩子知道您的厲害。”

    陶主任是高三組的,只有高三的學生參加了運動會,高三的老師才能參加。

    陶主任︰“我就算不參加運動會他們也知道我的厲害。”

    抓違紀的戰績在那擺著呢,毫不夸張的說,別說一中了,放眼全市,沒有幾個學生和老師能跑得過他。

    寧舒︰“運動會可以發獎牌,這是一種更官方的認可。”

    陶主任︰“真正的榮耀不需要刻意去證明。”

    寧舒眼珠一轉︰“而且,我听說,隔壁附中今年的運動會高三都參加了,剛舉行完,他們那個葛主任,就是您的死對頭,一共拿了四個獎牌。”

    寧舒用力地在陶主任面前比劃了一個四,語氣夸張︰“特別厲害!”

    傳說這兩位主任年輕的時候就是情敵,斗得你死我活,可惜美人還是嫁給了別的人。

    兩個男人的斗爭卻成了習慣,

    陶主任果然炸了。

    到了下午,年級組就開了會,陶主任宣布了這一消息︰“為了增(強qiang)(身shen)體素質,增加學生和教師團隊凝聚力……”

    寧舒低頭奮筆疾書,不漏掉陶主任的每一個字,重點的地方還要換成紅筆,圈圈點點。

    陶主任掃了一眼在坐的各位老師,有幾個走神的,有(摸Mo)魚的,還有一個(睡Shui)著了。

    因此,奮筆疾書睜著一雙大眼楮看著他的寧舒就顯得格外突出。

    陶主任清了下嗓子︰“現在請一位老師配合體育組的嚴老師負責高三年級運動會事項。”

    “寧舒。”

    寧舒指了指自己︰“我?”

    陶主任振奮道︰“對,其他老師也要積極報名,寧老師作為負責人,至少要報三個項目,其他老師一人兩個,讓高一高二的老師看看我們高三老師的體魄!”

    其他老師生無可戀︰“能不參加嗎,這老胳膊老腿的,跑不過啊。”

    寧舒更郁悶,她體育太差了,跑不能跑,跳不能跳,參加個接力賽都能把接力棒掉地上,完全拖後腿的節奏。

    嚴喬正是陶主任眼里走神的那個,他一直看著坐在他對面的寧舒。

    冰雪女王事件之後他就被趕出了永寧里,一直到現在都沒能重新住回去。只能在青檸或學校里面看她幾眼,還都是匆忙一撇。

    她身上穿著一件他沒見過的米(色)風衣,里面搭了一件白(色)的裙子,很好看。

    他伸長腿在桌子底下用腳尖踫了她一下。

    她像是沒有感覺一樣,完全不理他。

    他又踫了她一下,她還是一動不動,無視他。

    嚴喬有點惱,正要直接(勾gou)上她的腿,一抬頭看見坐在寧舒身旁的一位中年男老師正一臉懵逼地看著他。

    嚴喬︰“……”

    他尷尬地抓了下自己的後腦勺,偏頭看著別處,裝作什麼都沒(發fa)生的樣子。

    陶主任宣布會議結束,把寧舒和嚴喬留了下來︰“趁現在自由活動課還沒結束,我去練練跳高,你們好好商量一下,看怎麼把這個秋季運動會的準備工作做好。”

    陶主任走後,寧舒握著筆看著嚴喬︰“提交報名表不就行了,還需要準備什麼嗎?”

    “需要準備的東西多了。”嚴喬起身走到會議桌前面,拿起筆準備寫在白板上,被寧舒制止了。

    “你還是用說的吧。”

    上帝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這個男人的字有多難看,聲音就有多好听。

    聲音有多好听,字就有多難看。寧舒重新在心里復述了一遍,(強qiang)調自己是嫌棄他的字,不是饞他的聲音。

    寧舒︰“你那個字太辣眼楮了。”

    嚴喬放下筆,走到寧舒面前坐了下來,又把椅子往她那邊拉了拉,中間只隔了十幾厘米,聲音甦,說的話也甦,一雙妖孽般的桃花眼微微彎了彎︰“好,那哥哥就慢慢說給你听。”

    這位體育老師身上似乎永遠都很熱,寧舒(身shen)體往後縮了縮︰“你別,別靠這麼近行嗎。”

    嚴喬看著眼前女人微微泛紅的臉頰,稍微往後退了一點點︰“運動會,首先要有宣傳工作,學校的運動會只需要把通知下達給學生,協助報名就可以了。”

    寧舒攤開筆記本,在上面記了下來︰“還有呢?”

    嚴喬︰“協調各部門同事準備配合,比如廣播室、醫務室,這些都要做好準備。然後是運動員的前期訓練工作。”

    “然後是後勤服務,這個比較復雜,由體育組統一安排,”嚴喬看著寧舒,來了興致,“陶主任讓你報三個項目,你打算報什麼?”

    寧舒抓了下頭發,頗為苦惱︰“我也愁這個,哪個方便報哪個吧。”她是個運動廢柴,從小到大,不管是作為學生還是作為老師,都沒參加過運動會。

    兩人從會議室里出來,寧舒問嚴喬要了張報名表,直接去了班里。

    學生們一看見她,生龍活虎立即變得垂頭喪腦,集體發出三聲嘆息︰“哎——”

    “哎——”

    “哎——”

    這節課本來是體育,但體育老師喪權辱國地把自己的課割讓給了語文老師。

    寧舒轉過身,拿起粉筆把課程表上的“體”字擦掉,寫上語文的“語”字,把粉筆往講台上的粉筆盒里一扔,雙手撐在桌子上,掃視整個班級︰“體育老師生病了,這節上語文。”

    一個愛(插cha)嘴的同學小聲逼逼︰“什麼時候體育老師也振一下雄風,把語文課給佔了就好了。”

    寧舒看了他一眼︰“想什麼呢,就算太陽打西邊出來,體育老師也佔不了語文課。”

    寧舒拿起手邊的報名表︰“運動會希望大家踴躍報名,不求名次多好,哪怕是倒數第二,只要倒數第一是一班就行。”

    “我知道,我們班有幾個男生下課喜歡往一班跑,”寧舒的視線在那好幾個男生身上停留了一下,繼續說道,“一班有幾個女生長得是挺漂亮,但哪有我們班女生可愛。”

    下面有幾個男生開始撇嘴,被女同桌使勁掐了胳膊,哎呦喊疼,說人家女漢子,沒有一班的女生溫柔。

    寧舒用板擦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靜,聲音慷慨激昂︰“這次運動會(關guan)系到我們班的名譽和榮譽,一班要是輸了,以後就不敢在我們頭上耀武揚威了!”

    殷彭海站起來說道︰“就……就是,一班那個譚……譚悅然還沒跟楠哥道歉呢。”

    鄭楠一把將殷彭海拽了下來,讓他不要多說話。

    的確,他人緣好,同學們都願意跟他玩,但金錢維系起來的友誼根本不堪一擊。

    大家頂多為了完成班主任布置下來的任務隨便報個名,打打醬油。

    寧舒把報名表給了本班的代理體委謝成成︰“請同學們下課之後去體委那報名,截止時間是明天晚上放學之前。”

    謝成成十分開心地接過表格,打起了官腔,手指在上面彈了彈,轉頭就問︰“嚴禮同志,你打算報幾個項目?”

    “你手怎麼貼了創可貼,受傷了?”

    嚴禮低頭刷著數學卷子,頭也沒抬︰“切水果不小心切到。”

    “你看著填,沒人願意報的項目都可以填我。”

    下午放學,寧舒從學校大門出來,寧舒看見嚴喬站在路邊等她。

    校門口人很多,他個子高,在人群中很是扎眼。

    寧舒走過去︰“你說找我有事,什麼事?”

    “你特麼,你盯著我的(胸xiong)(干gan)什麼!”

    寧舒決定以後要把那把鋼尺隨身帶著,她拿起包狠狠在他胳膊上砸了一下︰“流氓!”

    嚴喬被揍得連連後退,表示很冤︰“我看了你的報名項目,光跑步就兩個,其中還有個兩百米短跑。”

    寧舒就不明白了︰“這跟你對我耍流氓有什麼(關guan)系嗎?”

    嚴喬︰“你不是打算就這麼去跑吧,兩百米要求速度,你就這麼托著兩團(肉rou),晃來晃去不嫌累嗎。”

    寧舒紅著臉又砸了他幾下︰“晃你個頭!”

    嚴喬抓住寧舒砸過來的包拎在自己手上︰“走,帶你去買兩套運動文(胸xiong)。”

    經過束(胸xiong)衣事件之後,嚴喬積極給自己充了電,查了一下女(性xing)(胸xiong)部護理方面的知識。

    認真學習的時候還不小心被羅明看見了,以為他在瀏覽(色).情網站。趙宇杰知道後特地跑過來取笑他,說他要去做隆(胸xiong)手術。

    別人愛笑笑去,哪怕被她誤解成流氓他也不在乎。

    她媽媽沒教過她的,他會教她。

    別的女孩子擁有的呵護和寵愛,他會只多不少地給她。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