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下午放學, 寧舒沒回來,她約了鄭力新,兩人在學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廳見面。[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鄭力新對寧舒的主動邀約感到很開心, 以為她有意願跟他進一步發展。

    寧舒坐下來︰“鄭楠爸爸, 今天約您出來主要還是談鄭楠的事。”

    鄭力新點了下頭︰“寧老師你說。”

    寧舒皺了下眉︰“鄭楠跟我說,班里的同學願意親近他, 是因為他經常花錢請他們吃東西。”這種發言其實是非常冷血和可悲的。

    鄭力新卻不覺得奇怪︰“這不是挺正常的嗎, 錢能換來很多東西。”

    寧舒看著鄭力新,總算明白鄭楠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了, 原生家庭對一個人的影響太大了︰“鄭楠爸爸, 您要是這麼教育孩子就不對。如果缺乏對人的尊重,就算有再多的錢, 也換不來幾個人的真心。”

    “就像上次您高調地開車敞篷車, 載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來我們學校,還提出來買房子送給我,”寧舒繼續說道,“您花了這麼多錢,我並沒有從中感覺到開心, 反而覺得您對我不太尊重。”

    鄭力新笑了一下︰“寧老師,這兒不是在學校,也不是辦公室,沒有外人,你不用跟我這一套。”

    寧舒看出來鄭力新臉(色)的變化, 頗有點耐心用盡的意思︰“什麼意思?”

    鄭力新︰“你難道不是很喜歡那些東西嗎。”

    “我給你花不完的錢, 你嫁給我, 好好照顧和陪伴鄭楠, 這很公平。”

    寧舒更郁悶了︰“什麼叫我不是很喜歡那些東西嗎?”不管是玫瑰花還是房子, 這些她都不喜歡。

    鄭力新笑了笑︰“那串鑽石項鏈,寧老師不是很喜歡嗎。”

    這個寧舒知道,教師節的時候鄭力新讓他的秘書送的禮物︰“您的項鏈我沒有收,當場退還給您的秘書了,您不知道嗎?”

    寧舒後來查了一下,那串鑽石項鏈價值二十多萬。

    她突然明白鄭力新為什麼用這種高調送花送房子的手段對付她了,他把她當成了那種虛榮、愛財如命的女人。

    鄭力新這才知道自己鬧了個大烏龍,臉(色)一陣白一陣紅,幾次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寧舒︰“看來,您需要換個新秘書了。”

    很明顯,項鏈被秘書私自昧下了,要不是鄭力新高調示愛追求她,這件事根本不會曝光。

    老師收受家長的禮物,根本不會到處說。礙于老師的情面,家長也不會說出去。

    秘書就是利用這種人情(關guan)系,以為自己能全身而退,白得二十多萬。

    鄭力新緩了一會︰“我以為您對鄭楠那麼好,願意花時間輔導他,還選他當語文課代表,是因為收了我的東西。”

    他對寧舒的稱呼從“你”變成了“您”。

    寧舒不知道該怎麼說這些學生家長,愛子心切,又不好苛責,只好說道︰“老師對學生都是一視同仁的,不會因為送不送禮,送多少禮,就區別對待。”

    別的老師她不敢說,至少她自己問心無愧,她從來不收家長的禮物,嚴喬給她她都沒要。

    鄭力新鄭重地對寧舒道了個歉,寧舒表示接受,並請他以後不要再往學校送花了。

    “還有那套房子,我租的那套,那是一套凶宅,半夜還會鬧鬼,”寧舒切入重點話題,“能請您不要買了嗎?”

    那兒是嚴喬和嚴禮的家,是錢樂通過卑鄙無恥的手段獲得的,她希望那套房子有一天能回到嚴喬和嚴禮手上。

    可嚴喬的經濟狀況不太好,她自己也沒有存款可以借給他。

    趙宇杰和羅明看起來挺有錢的,他們的(關guan)系那麼好,肯定願意借給他,湊個首付,貸款月供,也不是不可以。

    就看鄭力新肯不肯松口了。

    鄭力新︰“那套房子我已經不打算買了。”

    寧舒十分開心,連聲音都高了好幾分︰“就是,凶宅不吉利,會影響生意運勢的。”

    鄭力新笑著搖了下頭︰“這只是一方面。”

    寧舒疑惑道︰“還有別的原因?”

    “具體我不太方便透(露),總之那套房子我不會再買了,”鄭力新看著寧舒,“能否問一下寧老師,為什麼那麼介意那套房子被我買走?”

    寧舒禮貌道︰“(關guan)系到別人的**,不方便說。”

    總之,那套房子除了嚴喬和嚴禮,別人都不能買。寧舒察覺到自己的想法過于無理和霸道,把這歸結于對嚴禮的喜愛。

    那麼好的孩子,誰能不喜歡,就連自詡公正的寧舒自己,都不敢對人說,她對嚴禮一點偏心都沒有。

    鄭力新一直以為寧舒對鄭楠好是因為他送了她昂貴的禮物,誤會解除,他又有點擔心︰“小楠……”

    寧舒知道鄭力新想說什麼︰“您放心,鄭楠是個好孩子,不管是父愛還是同學友誼,都是他極為渴望的東西,他沒問題的。”

    一個人言行偏了沒(關guan)系,內心沒有愛才是最可怕的。

    青檸門口,趙宇杰和羅明蹲在門口,嚴喬靠在一旁的柱子上。

    趙宇杰︰“所以,之前重金求你去配音的竟然是鄭力新投資的電影。”

    別人不知道,趙宇杰和羅明是知道的,嚴喬三年前開始做配音,現在已經是圈內top了,只是他從不出現在公眾視野,是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神仙人物。

    鄭力新投資的那部電影里有個角(色)是以他妻子為原型的,他不敢也不舍得有任何閃失,沒有人比嚴喬的聲音更適合那部劇的男主角。

    這就是嚴喬抓住的鄭力新的軟肋。

    趙宇杰︰“喬女王,教教我鬼叫吧,將來嚇唬妹子,也能嚇出一段緣,你說是不是,羅明。”

    羅明點了下頭,叼著煙在一旁直樂,嚴喬抬腳踹了趙宇杰一下︰“滾。”

    趙宇杰選擇繼續惡心嚴喬︰“你以前是不是還配過限制級的片子,喘得那叫一個浪。”

    其實只是一部愛情文藝片中的一個床戲片段,被羅明和趙宇杰听到了,沒少拿這事打趣他。

    趙宇杰嘖了一聲︰“得虧我不是個女人,要是听濕了怎麼辦。”

    嚴喬直接把趙宇杰這個浪貨踹出去好幾米遠。

    羅明轉頭看著嚴喬,挑了下眉問道︰“寧老師跟鄭力新去了咖啡廳,你不跟著去看看?”

    嚴喬把趙宇杰拎了回來,對這兩個人說道︰“你們知道她去(干gan)什麼了嗎?”

    趙宇杰搖了下頭,羅明也搖了下頭。

    嚴喬︰“她怕我買不上房子,被鄭力新買去了,找他勸降去了。”

    趙宇杰︰“嗯。”

    羅明︰“哦。”

    嚴喬︰“沒人問我她為什麼怕我買不上房子嗎?”

    他一抬頭,看見寧舒從斜對面的咖啡廳走了出來,夕陽墜在塔型屋頂上,灑下來一片橙(色)的光,她的影子被拉得很長,從她腳底一直蔓延到街對面。

    嚴喬挪動了一下,讓自己的影子與寧舒的相撞,相互糾纏在一起。

    他笑了一下︰“她說買了房子才能娶她,怕我買不上,急了。”

    趙宇杰切了一聲︰“您這還沒跟人寧老師怎麼樣呢,就開始秀恩愛了,不覺得過于無恥了嗎。”

    羅明轉頭看著嚴喬︰“我怎麼記得某人以前總是掛在嘴邊,說禮禮高考前不會考慮談戀愛。”

    嚴喬︰“沒說過,別造謠。”

    趙宇杰從地上站起來,瞪了瞪蹲麻了的腿︰“不行,我受不了這個委屈,我要去追人了,再見!”

    趙宇杰和羅明不做這個電燈泡,也不想吃被硬塞狗糧,先走了。

    嚴喬朝寧舒招了下手,寧舒抬眸看見他,走了過來,地上兩人的影子逐漸融合。

    嚴喬垂眸看著寧舒︰“跟人去咖啡廳(干gan)什麼去了?”

    寧舒跟嚴喬並排站在街邊︰“跟鄭楠爸爸聊了聊,他說他不買你們家那個房子了。”

    她從包里拿出手機,低頭查著資料︰“我幫你查一下貸款政策,你公積金交多久了?”

    嚴喬往寧舒身側站了站︰“就這麼著急想讓我娶你嗎?”

    寧舒用手肘撞了下嚴喬︰“沒空跟你撩騷,說正事呢,看看能貸下來多少。”

    嚴喬︰“剛交兩個月,還是一中給交的。”

    寧舒抬頭看著嚴喬,頗為疑惑︰“看你挺成熟的,不像剛畢業的畢業生啊。”

    嚴喬︰“我確實是今年的畢業生,不然不會那麼容易進一中。”很多學校喜歡招應屆生的老師,因為可塑(性xing)(強qiang)。

    寧舒吃了一驚︰“不要告訴我你今年才二十二三歲,我不信。”

    她看了他一眼︰“你根本不像畢業生,一看就很成熟。”

    “我是很成熟,”嚴喬掃了一眼寧舒的身材,“跟寧老師一樣,各方面都很成熟。”

    寧舒︰“你自己要浪,想怎麼浪怎麼浪,別帶上我,我是正經人。”

    “是嗎,”男人的語氣帶著明顯的質疑,垂眸看著她道,“可惜啊,不帶上你浪不起來。”

    寧舒看出來,嚴喬今天很開心,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開心,也依然被他的情緒感染到,幾次抬起手想揍人都忍住了。

    嚴喬帶寧舒上了二樓包廂,給她倒了杯水,自己開了灌啤酒,仰頭喝掉一大口︰“家里剛出事的時候禮禮太小了,才上二年級,我那時候15歲,讀高一,休學了兩年。”

    “讀大學的時候又休了兩年學,所以我是個如假包換的26歲應屆畢業生。”

    他沒說自己為什麼休學,休學(干gan)了什麼,寧舒可以想象,那些日子定然不好過。

    嚴喬起身從書架上拿出幾張數學卷子,一邊刷題一邊抬眸問寧舒︰“你呢,我們寧老師今年多大了?”

    寧舒抬了抬下巴,語氣頗為驕傲︰“我教書五年了,你自己算啊,肯定比你大。”

    “快,叫姐姐。”

    嚴喬解好一道題,抬眸看著寧舒。

    她的皮膚很白,眼楮也很亮,眼神純粹,唇邊有一對小梨渦,有人說她老氣又保守,他只看到了他們看不到的可愛。

    按照正常推算,能進一中當老師的起碼本科畢業,加上五年教齡,她今年應該27歲了。

    在他眼里,她頂多二十出頭,反正不能比他大。

    寧舒笑著等嚴喬叫她一聲姐,他卻抬手揉了下她的頭,把她的頭發和覆蓋在身上的那層老成全揉亂了︰“你先叫聲哥哥。”

    寧舒撇了下嘴︰“想得美。”

    嚴喬拿起筆繼續刷數學卷子,寧舒問道︰“你一個體育老師,為什麼總是在做數學?”

    嚴喬刷好一道題︰“禮禮數學不好,我得輔導他。”即使高考結束好多年,他也需要一直刷題,保持手感,不然很容易忘。

    寧舒感到不可置信︰“上次東籬市最好的三所高中三校聯考,禮禮是唯一一個數學考滿分的學生,你跟我說他數學不好?”

    班里那些數學渣們听了怕是要暴起揍人。

    嚴喬從旁邊的抽屜里拿出來一個紙袋遞給寧舒︰“禮禮給你買的。”

    寧舒笑得很開心,打開看了看,一雙溫柔的粉(色)手套。

    她迫不及待地戴在手上試了試,笑得合不攏嘴︰“我們禮禮也太暖了。”

    嚴喬︰“天再冷點就可以戴了。”

    想想還有點心酸︰“他都沒給我買過這麼可愛的粉(色)手套。”

    寧舒把手套摘下來,疊整齊放進自己的包里,生怕走的時候忘了拿,還怕被嚴喬拿去戴。

    每次說到嚴禮,寧舒都感到很欣慰,她從來沒見這麼完美的男孩子。

    一切青春期的學生該有的臭毛病在他身上一樣沒有。他長得帥,懂禮貌有教養,學習好,從來不翹課。

    上網、抽煙、打架等更是不可能有。

    嚴喬正在低頭刷卷子,抬眸看了寧舒一眼

    寧舒突然想到了什麼,抬頭對嚴喬說道︰“你數學那麼好,當年學習成績肯定不差,為什麼上了體校?”

    又給自己打了個補丁︰“沒有看不起體校生的意思。”

    嚴喬放下筆,直盯著寧舒看,眼神犀利,像是帶著仇。

    寧舒被嚴喬盯得頭皮發麻︰“(干gan)什麼!”

    嚴喬︰“我語文沒及格。”

    寧舒︰“你語文不好找你的語文老師去,看著我(干gan)什麼。”她是教語文的沒錯,他的語文又不是她教的,關她什麼事。

    嚴喬繼續盯,看來是賴上她了。

    寧舒︰“你這是登月踫瓷!”

    嚴喬從一個文件袋里拿出來一張紙遞給寧舒︰“幫我看看這份發言稿,校長要在運動會開幕式上用。”

    寧舒接過來,從包里拿出來一支紅筆,五行給圈出來了三個錯別字,還有兩個病句,作為一個語文老師,簡直沒法忍︰“拿回去,重寫。”

    嚴喬沒接︰“你幫我寫。”

    寧舒把發言稿扔了過去︰“你咋不上天。”

    她有點不明白,校長和體育組組長為什麼要把如此重要的任務交給嚴喬這個語文渣。

    再一想似乎又明白了,這個人在學校里裝得一手好斯文,還經常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很有文化的樣子。

    寧舒看了一眼時間︰“我該回班了,回頭再幫你算那個房貸的事。”

    說完起身拿起自己的包,準備回學校看著學生上晚自習,順便想想如何說服陶主任,讓高三的學生也參加運動會,好把一班摁在地上摩擦。

    寧舒上了三樓,按照慣例,打算先在教室後門窗戶外面盯一盯。

    遠遠看見後門的風水寶地已經有人佔了,是陶主任。

    陶主任推開教室門走了進去,臉(色)沉了沉︰“那位同學過來一下,對,就是那個又高又瘦的,叫鄭楠是吧,你過來。”

    寧舒跟著看了過去,一看嚇了一跳,鄭楠被人打了,臉上有好幾處淤青,左邊眼楮腫了,正在用餐巾紙擦嘴角的血跡。

    對方看起來下了狠手。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