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



    寧舒帶著嚴禮回到家, 打開大門走進去,指了指院子里蔥蔥郁郁的一片︰“拔點小青菜,給你下個青菜(肉rou)絲面?”

    嚴禮走過去, 蹲下來拔了一大把。[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寧舒指了指︰“小的再讓它長長, 拔大一點的。”

    嚴禮把誤拔的小的全扔了,只留下大的, 雙手捧給寧舒邀功。

    寧舒看了看地上剛冒芽就被(糟zao)蹋了的小青菜, 她能怎麼辦,只能微笑著夸一句︰“好孩子。”

    寧舒從包里拿出紙巾, 幫嚴禮把臉上不小心蹭上去的泥擦掉, 接過他手上的菜,一塊進了屋。

    寧舒很快就把面做好端上桌了, 往嚴禮面前一推, 有點不敢看他期待的雙眼。

    嚴禮搓了搓手,滿眼都是小星星︰“看起來很好吃。”

    寧舒遞給嚴禮一雙筷子,底氣不是很足地試探道︰“那你嘗嘗?”

    嚴禮接過來,一下子一大口。

    寧舒知道自己的廚藝是個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模樣。

    嚴禮艱難地咽下嘴里的面,安慰寧舒︰“沒(關guan)系, 我哥做飯好吃。”

    寧舒拿出手機點了兩份外賣,兩人一人一份吃完,再也沒看那鍋面條一眼。

    吃好飯,寧舒拿了把園藝剪刀,戴了頂黃(色)寬嚴大草帽去了院子, 站在一片月季面前修修剪剪。

    嚴禮站在一旁, 想起來之前他和他哥就是站在這兒扮鬼嚇唬寧老師的, 幾次張嘴想道歉, 想想還是算了, 這麼好的挨罵機會還是讓給他哥吧。

    寧舒轉頭看見嘴里含著一顆棒棒糖的嚴禮︰“少吃點糖,別蛀牙了。”

    嚴禮笑了起來︰“我又不是小孩,不會再蛀牙了。”

    寧舒︰“再,你小時候真蛀過牙啊。”

    嚴禮點頭︰“嗯,我媽以前也總這麼說我,讓我少吃糖,一邊說我,在外面看見漂亮的糖果又忍不住買回來。”

    寧舒知道嚴禮很小就跟嚴喬相依為命,又快過生日了,肯定想爸爸媽媽。

    她挑了幾朵開得最好看的月季剪下來,搭配了一下,系了個漂亮的蝴蝶結︰“來,祝我們禮禮生日快樂。”

    嚴禮不肯接︰“這算生日禮物嗎?”

    寧舒︰“你想哪兒去了,當然不算。”

    嚴禮開心地接過來︰“謝謝寧老師。”

    寧舒慈祥地笑了笑︰“你的生日禮物是老師精挑細選的字帖。”

    嚴禮︰“……”能拒收嗎?

    嚴喬推開別墅大門進來,听見嚴禮和寧舒的對話,得到了靈感,突然想到了一個可以讓鬼宅傳說繼續,又不會嚇到寧舒的好辦法。

    就像挑生日禮物一樣,挑一個她喜歡形象的不就行了嗎。

    嚴喬讓嚴禮呆在家里,揉了下他的頭︰“好好看家,陌生人敲門不要開。”

    嚴禮從書包里拿出卷子,無奈地拖長音調︰“哥,我馬上十八了,不是八歲。”

    嚴喬上了趟閣樓,從里面搬出來一個小沙發,仔細擦了擦放在陽台上,轉頭對嚴禮說︰“做作業每隔半個小時過來曬曬太陽休息一下眼楮。”

    嚴禮嗯了聲︰“知道了。”

    寧舒跟在嚴喬身後,審視他道︰“你怎麼樓上有這個小沙發的?”

    嚴喬看了一眼沙發上被小時候的嚴禮畫出來的抽象畫︰“猜的。”

    寧舒︰“這也能猜出來?”

    嚴喬又拉開客廳的一個小櫃子,從里面拿出來一把鑰匙,再打開廚房的一個小抽屜,拿出來一把唐老鴨造型的金勺子,放在水龍下面洗(干gan)淨,消了毒,轉頭對嚴禮喊道︰“勺子給你洗好了,冰箱里有冰淇淋,不要多吃。”

    嚴禮嘴里含著剛才沒吃完的棒棒糖,聲音顯得有點含糊︰“知道了——”

    寧舒︰“牛逼啊,這都能翻出來。”

    “過獎了,”嚴喬看了一眼時間,“走吧,下午還有課。”

    寧舒轉頭看了看正在乖乖做作業的嚴禮,跟嚴喬走出了家門。

    剛出大門不遠,房子里突然傳出來一聲嚎叫,寧舒緊張地回過頭︰“怎麼了?”

    听起來像是嚴禮的聲音,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嚴喬的反應過于平淡︰“沒事。”

    寧舒轉頭就要折回去,被嚴喬拎著衣領拎回來了︰“他今年高三,學習壓力大,加上要過生日了,想爸爸媽媽。心理壓力大,又不太好受,(發fa)泄出來是好的。”

    寧舒被嚴喬提了起來,衣領卡在脖子上,一邊伸手去拽,一邊蹬著腿︰“你先放我下來。”

    嚴喬看著挺好玩,又把她往上提了提才放下來。

    寧舒整理了一下衣領,抬起手想報復回來,發現自己永遠不可能把他從地上提起來︰“你欠我一節體育課。”

    嚴喬︰“行。”他突然又得到靈感,以後要是再惹她生氣,就用體育課來換取原諒,反正他最不缺也最不心疼的就是體育課了。

    寧舒听見身後的房子里開始傳出來嘶吼,听起來應該是在唱歌︰“真沒事嗎?”

    “要不要回去看看?”

    嚴喬︰“沒事,別回去,你一回去他就(發fa)泄不出來了。”

    寧舒同時想到孫曉倩的話,點了下頭。

    嚴喬拿掉掉在寧舒頭發上的一片黃(色)的樹葉,垂眸問她︰“你呢,不開心,難過,或者壓抑太久的時候會做什麼?”

    寧舒笑了一下︰“備課吧,反正不會像禮禮這麼瘋。”

    到了天堂街,嚴喬拉著寧舒進了一家賣毛絨玩具的店鋪︰“看看喜歡什麼,我送你。”

    寧舒︰“怎麼突然想要送我這個?”

    嚴喬想了想,隨便找了個理由︰“謝謝你中午給禮禮做飯吃。”他就沒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寧舒︰“我做飯不好吃,最後還是吃的外賣。”

    嚴喬轉頭看著寧舒︰“再不好吃,只要有煙火氣就行。”

    他沒親眼看見,但可以想象,寧舒系著圍裙,手忙腳亂地在廚房忙來忙去,嚴禮坐在餐桌前,伸著頭往廚房里面看,滿心歡喜地等著開飯。

    就像小時候一樣,他放學回來,會把爬上餐桌的禮禮摁回兒童餐椅上,給他擦掉口水,圍上圍嘴,再去廚房幫忙媽媽準備碗筷。

    寧舒看了看店里琳良滿目各種可愛造型的小玩偶,終于還是沒忍住,轉頭問嚴喬︰“挑哪個都行嗎?”

    嚴喬點了下頭,眼神溫柔︰“只要你喜歡的,我都給你買。”

    營業員走過來,對寧舒笑了笑︰“你男朋友對你真好。”

    寧舒解釋道︰“不……”

    嚴喬打斷她的話︰“去挑。”

    寧舒快樂地在展示櫃前看來看去,(摸Mo)(摸Mo)這個,踫踫那個。

    她拿起來一個雪白毛茸的兔子,轉頭問嚴喬好不好看。

    嚴喬站在寧舒身後,要不是很了解她,很容易會誤以為她對這些小女孩的玩具不感興趣。

    嚴喬︰“你可以挑十個。”

    寧舒︰“哇!”

    她走到一個很高的貨櫃前,想夠最上面的一只小雪人,踮起腳尖,甚至跳了起來,怎麼都夠不著。

    嚴喬往前走了半步,稍一抬手就夠到了,拿下來遞給她︰“想要上面的叫我給你拿,自己別再往上跳了。”

    寧舒拿到小雪人,抬眸看著嚴喬,(露)出一對甜甜的小梨渦︰“謝謝。”她原本以為他會嘲諷她小矮子。

    她其實不矮,她有一米六這麼高,是他長得太高了。

    嚴喬垂眸看著寧舒,偏了下頭,輕輕咳了一下,用只有兩個人的聲音說道︰“你一跳,你那個什麼,蹭貨架上了。”

    他好心提醒她︰“別把里面的棉花蹭歪了,穿幫了怎麼辦。”

    寧舒︰“……”她能收回剛才那句謝謝嗎。

    她用手上的小雪人狠狠抽了嚴喬一下︰“我樂意歪,不用您(操cao)心。”

    “還有,以後不許再在我面前提棉花兩個字!”

    嚴喬偏頭看著一旁,小聲為自己辯解︰“我也不是故意要去看。”

    寧舒︰“我抱著你的頭壓在我(胸xiong)口逼你看的?”

    她抬頭看了看他︰“你臉紅什麼?”

    “你在想什麼,流氓。”

    嚴喬不覺得自己有錯,是她的話太有畫面感了,抱著他的頭壓在她(胸xiong)口這種話,怎麼能不讓人多想。

    嚴喬看了寧舒一眼︰“我就算壓,也是壓在棉花上,又踫不到你……的(胸xiong)。”

    寧舒被嚴喬氣得頭疼︰“從現在開始,請你把自己當成一個啞巴。”

    嚴喬閉了嘴,寧舒終于可以安安靜靜地挑玩偶了。

    最後,嚴喬幫寧舒買好單︰“喜歡愛莎?”迪士尼動畫電影《冰雪奇緣》里面的一個卡通人物。

    “你們女孩子不是都喜歡公主嗎,喜歡被寵愛什麼的。”

    寧舒抱著玩偶︰“愛莎是女王,我覺得女王更厲害。”

    店門口有個六七歲的小女孩跑了過去,身上穿著一套愛莎的藍(色)裙子,蹦蹦跳跳的,活潑可愛。

    寧舒小聲評價了一句︰“真幼稚。”

    她的語氣頗為驕傲︰“我像她這麼大的時候,已經會背三百首古詩詞了。”

    小女孩看見寧舒手上的愛莎玩偶,跑了過來,仰頭看著她︰“姐姐,能借我玩一會嗎?”

    寧舒緊緊抱著玩偶︰“不行,這是我的。”

    小女孩想了想︰“那給我(摸Mo)一下行不行?”

    寧舒也想了想︰“你能把《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背出來我就讓你(摸Mo)一下,《早發白帝城》也行,這首簡單點。”

    小女孩哇得一聲哭出來了。

    寧舒滿意地抱著玩偶走了。

    嚴喬在一旁直樂︰“這麼喜歡,(摸Mo)都不讓人(摸Mo)一下。”

    寧舒︰“哪兒有,這麼幼稚的東西我才不喜歡,我就是看她手上有泥,弄髒了我還得洗。”

    嚴喬伸手去搶︰“我幫你拿著。”

    寧舒緊緊抱著︰“不給!”

    兩人走一路搶一路,陽光透過樹葉撒下來,細碎的光斑像一顆顆散落的鑽石。

    寧舒回辦公室之後,嚴喬站在(操cao)場邊給一個在游樂園工作的朋友打了個電話。

    晚自習放學前,嚴喬給寧舒打了個電話,說自己晚上有事,今天不回去住了,嚴禮也被他帶走了,讓她一個人在家里注意安全,鎖好門窗。

    寧舒挎著包,一只手抱著一個小愛莎,一只手握著手機往校門口走去︰“好!”

    嚴喬站在辦公室二樓的窗戶邊看著人群中寧舒,語氣不爽︰“我一說我不回去,你怎麼這麼高興?”

    她高興得蹦了起來,把自己的人設都忘了。

    寧舒︰“哪有啊,我不高興。”

    寧舒一回到家就把嚴喬給她買的那條黑(色)帶細閃的吊帶長裙拿了出來,給自己編了個像愛莎一樣的低馬尾。

    可惜她的頭發沒那麼長,就找了條黃(色)的毛巾,一側打了個結,做成一個假發,垂在(胸xiong)前。

    忘了買手套,這個道具不能少,因為她還不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魔法,手踫到的東西都會結成冰。

    于是找出來上次吃鴨脖用剩下的一次(性xing)手套戴上。

    又拿出來剛才在兒童玩具店買的魔法手杖,穿上長裙,提著裙擺,從二樓飛奔而下。

    她左手一甩,一個雪人出現了,右手一甩,那就是一座冰雪城堡。

    天空下起來了大雪,她漫步在一片冰山雪地之中,邊走邊唱︰“let it go,let it go……”

    突然,電話響了起來,一位學生家長打來的,寧舒接起來,聲音端莊穩重︰“謝成成媽媽,您好。”

    “不打擾,不打擾……謝成成同學最近表現不錯,孩子聰明是聰明,就是上課的時候注意力不太集中……”

    掛了電話,寧舒扔掉手機,甩了下裙擺,接上剛才的歌詞繼續嚎︰“let it go,let it go……”

    別墅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的路虎,嚴喬換上從朋友那借來的玩偶套在身上,低頭看了看︰“裙子短了一截。”

    趙宇杰已經快要笑岔氣了︰“您特麼為了一個女人可真拼啊。”

    嚴喬︰“再笑?”

    趙宇杰笑倒在汽車座椅上︰“喬妹,你頂著這麼一張可愛的女王臉跟我說話,我控制不住。”

    “來吧喬女王,現場來段配音。”

    嚴喬抬手抱住趙宇杰的脖子,給他來個鎖喉︰“閉嘴,這事要是傳出去,你,還有你羅明,手機放下來,你們兩個人中至少一個人的小命就沒了。”

    穿著這麼臃腫的游樂園玩偶套,行動還能這麼敏捷,也就嚴喬了,趙宇杰︰“遵命。”後面跟著的女王殿下四個字被他戀戀不舍地咽了下去。

    羅明從駕駛座轉過頭來,給嚴喬豎了個大拇指︰“為愛變(性xing)第一人。”

    他不大放心︰“喬妹,哦喬哥,你確定扮成這樣這樣不會嚇到寧老師?”

    嚴喬整理了一下毛線編成的散亂的頭發︰“不會,我特地帶她去毛絨玩具店確認過,她就喜歡這個。”

    這樣就兩全其美了,既能嚇到路人和周圍的居民,坐實鬧鬼傳聞,也不會嚇到寧舒。

    一般這個時間,寧舒會在書房備課,不會到一樓去,看不見他,他只需要在院子里走幾圈,嚇嚇路人。

    萬一她正好往樓下看,或者下樓倒水喝,透過窗戶看見從天而降的一個愛莎,還能給她一個驚喜。

    趙宇杰打開筆記本電腦,開始編輯帖子。

    “驚!永寧里凶宅再現長發女鬼!附近居民听到女人哭泣!”

    這些年以來,他們就是用這個幼稚但有效的方法阻止這套房子漲價,不讓錢樂賣出去。

    中(Z)國人很忌諱這個,凶宅鬼宅再便宜也沒人敢買。

    羅明想了一下︰“要不要拍個鬼影什麼的傳上去?”

    嚴喬嫌頭套的眼楮太小,手動撕大了一圈,透過兩個黑洞看著羅明︰“不用,鬼影太假了,很容易被識破,越是含糊不清越有腦補空間,才越嚇人。”

    他看了一眼時間︰“再過十分鐘就會有上夜班的人從這兒經過,我過去了。”

    路人的視線距離遠,不像寧舒能看清楚這是個可愛又颯的愛莎,只會看見一個長發女人的影子,效果剛剛好。

    趙宇杰竟然有點躍躍欲試︰“喬哥,下回帶我一個。要求不高,安排個異域王子之類比較符合我本人氣質的就行。”

    羅明︰“別,打擾了人家的小情(qing)趣可就不好了。”

    趙宇杰嘖了一聲︰“也是。”

    嚴喬往車窗外看了看,見沒人,打開車門下來,繞到圍牆後面爬了上去。

    寧舒頭上戴著給嚴禮準備的生日帽,不,這不是生日帽,這是女王的皇冠。

    她站在沙發上揮舞著魔杖,茶幾和地板上站了一排玩偶,那都是她的臣民。

    冰雪王國面對火之國的侵襲,她必須帶領她的將士抵御凶殘的敵軍。

    只見她左手一甩,成千上萬匹冰馬出現了,右手一甩,那就是一艘航空冰艦。

    寧舒玩得很起勁,嚴喬和嚴禮都不在,整棟房子都是她的,門一關,沒有任何人能看見她。

    因為跳得太高,蹦得太歡,還沒穿內衣,吊帶拖不住她的(胸xiong),老是卡在布料里。寧舒放下手上的魔杖,低頭掏了掏那兩團白花花,把它們往上托了托。

    因為太用力,加上慣(性xing),又加上本身彈(性xing)好,直接像大白兔一樣從吊帶裙里面跳了出來。

    寧舒突然感覺到窗前有道影子動了一下,又一下子呆住不動了。

    她害怕極了,手心開始冒汗,(胸xiong)都忘了收起來,一抬頭看見一個披頭散發睜著一雙黑洞洞的眼楮看著她的巨大的愛莎。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