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喊聲還在繼續︰“寧老師——寧老師——”

    寧舒轉頭問嚴喬︰“學校里的老師是不是只有一個姓寧的?”

    眼前的男人沉著臉, 看起來並不打算回答她的問題。【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吃瓜吃到了自己身上,寧舒任命般地嘆了口氣,站在欄桿邊往樓下看去。

    辦公樓前的一大群人已經看到她了, 整齊劃一地朝她看了過來︰“寧老師——寧老師——”

    寧舒看見一個男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她只能看見頭頂,看不見那個人的臉。

    寧舒只能下樓, 她要是敢不下去, 怕陶主任要跑過來把她從樓上推下去了。

    她跟陶主任的意見永遠是一致的,學校是學習的地方, 哪能這麼高調地談戀愛, 把教學風氣都帶壞了。

    寧舒一口氣跑到樓下,終于看清楚來人是誰了。

    她走過去, 禮貌客套︰“鄭楠爸爸。”

    鄭力新特地收拾了一番, 沒穿西裝,穿著一件卡其(色)的風衣,胡子刮得很(干gan)淨,因為保養得好,看起來只有三十出頭的樣子。

    鄭力新走過去, 笑了笑說道︰“如約來跟寧老師談談小楠的事情。”

    寧舒頂著周圍的目光壓力,心存一絲僥幸,擠出笑容︰“感謝家長百忙之中過來,我盡量長話短說,不耽誤您稍後的約會時間。”

    一番話說得滴水不漏, 把自己完全摘了出來。

    周圍看熱鬧的人已經有點失望了, 竟然不是來追老師的, 那就沒什麼意思了。

    霸總就是霸總, 連說話都這麼霸道, 不給人留余地︰“寧老師,你誤會了,這些花都是送給你的。”

    連尊師的您字都不用了,直接用了你。

    周圍的人又開始起哄,個別學生還敢吹口哨,寧舒轉頭瞪了一眼︰“謝成成,你語文卷子呢。”

    人群中有一個人格外高,比一般的學生和老師都高,導致寧舒無法忽略他,和他的目光。

    寧舒被嚴喬盯得頭皮發麻,好像她現在正在做什麼極不道德的事情一樣。

    寧舒平復了一下,對鄭力新說道︰“請您跟我去辦公室談吧。”

    像平時跟學生家長談話一樣,寧舒帶著鄭力新來到辦公室。

    不平常的是,整個辦公室的老師全跑了。

    寧舒拉住跑得最慢的郭老師,郭老師轉頭道︰“中午了,飯點,吃飯。”說完也跑了,反正這個時候,誰留下來誰就是那不解風情的電燈泡。

    鄭力新坐下來︰“你的同事人都挺好的。”

    寧舒只覺得尷尬,尤其整個空間只剩下她和鄭力新兩個人,郭老師還欲蓋彌彰地把門給帶上了。

    寧舒覺得這樣不合適,起身把辦公室的門打開,一抬頭看見沉著一張臉的嚴喬。

    他來得恰到好處,她從來沒覺得他像此時這麼俊美過,連一張沒有溫度的臉都顯得格外親切動人。

    嚴喬走進來,臉上沒什麼表情︰“現在是作為家長過來,想跟寧老師談談我弟弟的事。”

    一個家長是談,兩個家長也是談,嚴喬拉了張椅子坐在鄭力新身側︰“您不介意吧?”

    鄭力新很有涵養地點了下頭︰“不介意。”這個時候誰也不敢說介意,說了就是沒風度。

    他想了一下又道︰“還是有點介意的,談話內容會涉及到我的家庭**。”

    嚴喬從口袋里掏出來一對耳機戴上,懶懶地斜靠在椅背上,偏了下頭︰“您先。”

    鄭力新︰“……”沒見過這麼不解風情的人。

    寧舒第一次覺得嚴喬這張臉皮厚得有點可愛。

    她清了下嗓子,開始跟鄭力新談鄭楠同學在校的表現,最後總結道︰“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希望您平時多抽點空陪他。”

    鄭力新嘆了口氣︰“早些年,家庭條件不好,因為沒錢給他媽媽做心髒手術,導致他媽媽去世。醫生說,這個心髒病有一定的遺傳幾率,我怕萬一有一天小楠病發。”

    “寧老師你懂那種感覺嗎,害怕,深入骨髓的害怕,我經常夢見當年他媽媽的那張總也籌不齊的繳費通知單,所以我拼命賺錢。”

    寧舒有些動容,起身給鄭力新倒了杯水,安慰他道︰“事情都過去了,您現在這麼有錢,根本不用怕。”

    鄭力新接過水杯︰“這些年,我不是沒想過再婚,找個女人好好照顧小楠。”

    “那些女人他都不喜歡,”鄭力新抬眸看著寧舒,眼神有所期待,“小楠說他特別喜歡你,寧老師。”

    “咯吱”一聲,嚴喬從椅子上起身,又從寧舒和鄭力新中間走了過去,摘掉一只耳機,轉頭問道,“一次(性xing)紙杯在哪,我也想喝水。”

    寧舒指了下旁邊的玻璃櫃︰“那里面有。”

    她看著鄭力新︰“剛才說到哪了?”

    “寧老師,”嚴喬打開玻璃櫃,拿出一個紙杯,轉頭說道,“我還想泡點茶葉。”

    寧舒又指了下︰“櫃子下面一層有陶主任上次拿來的龍井。”

    “剛才說到哪了,鄭楠很可能有家族遺傳的心髒病?”

    鄭力新點了下頭︰“所以我希望他能過得開心一些,得到很好的照顧。家里的保姆請了一茬又一茬,都被他趕走了。”

    “小楠這孩子一直都很難跟人親近。”

    寧舒想到之前跟鄭楠的談話,他認為他的好人緣都是靠錢堆起來的,寧舒不以為然。

    鄭力新繼續說道︰“難得他願意跟寧老師你親近,我特別希望……”

    “寧老師,”嚴喬手上拿著一盒龍井,“我不想喝龍井,有鐵觀音嗎?”

    寧舒指了下郭老師的辦公桌︰“郭老師有,你喝吧,一會我跟她說一聲就行。”

    鄭力新被打斷好幾次,終于進入正題︰“別看小楠已經成年了,我年齡其實不大,經營一家上市公司,家里條件還算可以,也反省過自己,願意多抽時間陪家人。”

    身後又響起來一個聲音︰“水不熱啊,沒法泡茶。”

    寧舒指了指飲水機旁邊的熱水壺︰“那個紅(色)的水壺是郭老師剛燒的水,可以泡茶。”

    她知道,他骨子里是個極有教養的人,平時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三番兩次打斷別人的話。

    嚴喬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又轉頭看了看寧舒和鄭力新,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出去,並沒有把門帶上。

    趙宇杰在電話里焦急地喊道︰“喬哥,趕緊的,救命!”

    嚴喬靠著欄桿,視線透過玻璃窗盯著辦公室里的人︰“怎麼了?”

    趙宇杰︰“我今天上午吃多了,肚子疼,趕緊過來送我去醫院。”

    嚴喬︰“不行。”

    趙宇杰捂住肚子︰“這不是已經中午了嗎,你又沒課,為什麼不能來送我?”

    嚴喬︰“讓羅明送你,不然小周也行,她好像有駕照。”

    他看著辦公室里面,趙宇杰的聲音太吵,听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趙宇杰︰“開車太堵了,還沒到醫院我就得疼死,開你的摩托車,趕緊的,我醫保卡都翻出來了。”

    “趕緊的啊,不然你一會見到的就將是我的尸體。”

    嚴喬掛了電話,走進辦公室,寧舒和鄭力新還在談話。

    “嚴老師,”寧舒一看見嚴喬就朝他走了過去,“我給你洗個玻璃杯吧,紙杯泡茶不好喝。”

    寧舒泡了兩杯茶,一杯給了嚴喬,一杯給了鄭楠爸爸。

    她的動作很慢,一直賴在嚴喬這邊,她有點招架不住鄭力新的直白和熱情。

    這不是一般的男人,是學生家長,說話總要留幾分情面的,連拒絕的話都要在心里過一遍才能出口。

    嚴喬剛才出去接電話的時候,鄭力新對她說,听說她現在租房子住,他想把她住的那套房子買下來送給她,只要她願意對鄭楠好就行。

    一套房子,哪怕是一座凶宅,也價值不菲,寧舒自然不能要,拒絕了好幾遍。要了就等于接受鄭力新,當鄭楠的後媽了。

    寧舒看嚴喬拿起桌上的耳機,不知道他是不是要走。

    她轉頭看了一眼鄭力新,悄悄抬手捏住一點嚴喬運動服的布料,睜著一雙大而水靈的眼楮,仰頭看著他,因為低聲而顯出幾分撒嬌︰“別走好不好?”

    嚴喬垂眸看著女人微微張開的粉唇,怔了一下,喉結微微滾動︰“不走。”這誰遭得住。

    因為有第三個人在,鄭力新沒再提送寧舒房子的事,談話內容也正常了很多。

    過了一會,鄭力新接了個電話,听起來是有緊急的事情需要處理,他掛了電話,對寧舒說道︰“不好意思寧老師,有點急事要處理,回頭我再聯系您。”

    “樓下那些花我讓秘書送上來,希望你喜歡。”

    寧舒來不及拒絕,鄭力新已經推開門出去了。

    很快,秘書就把那些花送上來了,還有很多學生幫忙,整個辦公桌都被花海包圍了。

    人都走了之後,嚴喬坐在寧舒對面,隨手從花束里抽出來一支,在手上把玩著,微微(勾gou)了下唇︰“喜歡嗎?”

    他穿著黑(色)帶白杠的運動服,坐在一片紅(色)的玫瑰花中間,襯得皮膚很白,泛著冷意的那種白,表情要笑不笑的,好像不是在問人喜不喜歡,而是想不想死。

    寧舒不想死,于是轉移話題︰“這位家長剛才說要談你家弟弟的事,那談吧。”

    嚴喬︰“我弟弟說我小氣。”

    寧舒有點急了︰“怎麼回事,你是不是缺他零花錢了?”

    “不是,”嚴喬說道,“他說我不舍得花錢買花送給他。”

    既然是嚴禮喜歡的,還能怎麼辦,當然是寵著,寧舒看著眼前的花海︰“是我幫你搬還是你自己搬,搬去青檸還是永寧里?”

    說起來,寧舒答應過嚴禮,同意他這周可以住在永寧里,畢竟生日要到了。

    寧舒不喜歡太高調,這些花得花學生家長不少錢,影響不好,能搬走自然是最好的。

    嚴喬︰“搬去青檸,趙宇杰正在追人,正好拿去用。”

    說到趙宇杰,他突然想起來,他是不是忘了一件挺重要的事。

    什麼事來著?

    ——

    嚴禮同學自從獲得了在永寧里為期一周的居住權,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賴著不走,給寧舒遞過好幾張請假條,一會頭疼一會肚子疼的,總之就是要請假。

    寧舒覺得蹊蹺,跟醫務室的孫曉倩核對了一下︰“嚴禮同學是真生病了嗎?”

    孫曉倩︰“他沒病。”

    寧舒無法理解︰“沒病你給他開病假條?”

    孫曉倩耐心解釋︰“對學霸來說,有沒有老師,和在哪兒學習都是一樣的。他也不是經常這樣,偶爾一次,滿足一下沒啥。”

    “寧老師,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適當的放松有利于更好地生活。”

    “人要是憋久了容易出現心理問題。”

    “你今天穿束(胸xiong)衣了嗎?”

    寧舒︰“沒有。”

    孫曉倩︰“那就好,不用我跑過去給你扒掉了。”

    孫曉倩除了是一個醫學生,還讀過一些心理學,拿過心理咨詢資格證書。

    她對寧舒說道︰“還有,你也要注意一下,別讓自己繃得那麼緊,適當放松一下,調劑調劑心情。”

    掛了電話,寧舒抬頭對站在眼前的嚴禮說道︰“正好快放學了,你跟我一塊回去吧,下午在永寧里好好休息,記得帶作業回去做。”

    嚴禮非常開心︰“我幫您拿包。”

    兩人一塊走出校門,寧舒轉頭問嚴禮︰“中午想吃什麼,老師帶你去吃。”

    嚴禮想了一下︰“想吃家里燒的。”

    寧舒頓了一下︰“啊,這個啊。”她做飯不好吃啊。

    嚴禮︰“行嗎,寧老師?”

    對上少年閃閃發亮的眸子,寧舒無法拒絕,咬了下牙說道︰“行。”

    經過一家小賣店,寧舒看見嚴禮往里面多看了幾眼︰“想吃零食?”

    嚴禮進去買了一大把棒棒糖放進書包里,遞給寧舒一盒巧克力,兩人拆開,你一顆我一顆地分著吃了。

    青檸二樓窗邊,趙宇杰轉頭對嚴喬感慨道︰“長嫂如母啊。”

    “我們禮禮可真是喜歡寧老師,我覺得我現在的地位岌岌可危了,寧老師要超過我一躍成為第一位了。”

    嚴喬︰“這不挺好的。”

    趙宇杰捂住自己受傷的心靈︰“不行,我吃醋,我帶禮禮多少年了,寧老師才當他班主任幾天,兩個月有嗎。”

    像是有所感應,嚴禮抬了下頭,看見兩位哥哥,沖他們招了下手。

    寧舒跟著抬頭看過去,趙宇杰給她飛了個(吻wen),扯著嗓子大聲喊︰“good afternoon teacher。”

    嚴喬偏頭看了趙宇杰這個二貨一眼,抬手把他那一半的窗簾拉上了。

    嚴喬拿起來一張紙,在上面寫了字,疊成一只紙飛機,從窗台扔了出去。

    紙飛機穩穩落在寧舒手上,像停了一只蝴蝶。

    寧舒看著手上的紙飛機,這位體育老師挺牛逼的,物理學得不錯,這得是計算了風力、重力,還預估了她的行走速度,不然不能停這麼穩。

    嚴禮︰“小時候我哥就是這麼哄我開心的。”

    寧舒抬頭看了看嚴喬,他這是在哄她開心嗎。

    嚴喬一直盯著寧舒看,直到她沖他笑了一下,他才滿意地問道︰“喜歡嗎?”

    寧舒晃了下手上的紙飛機︰“不錯。”

    嚴喬踹開站在窗簾後面企圖跑過來給自己加戲的趙宇杰,趴在窗邊對寧舒說道︰“打開看看。”

    寧舒打開,上面寫著一行字,字跟狗爬一樣,寧舒費了勁才認全︰恭喜您獲得一張許願卡。

    什麼意思?

    嚴禮湊過來看了看︰“哇,寧老師,您也太幸運了,這個卡的意思就是可以向我哥提出來任何要求和願望,他都會滿足。”

    “接到那麼多年的紙飛機,我也只中過一次。”

    寧舒︰“這難道不是他想怎麼寫怎麼寫嗎,又不是隨機的,還分幸運不幸運。”

    她把紙飛機收進包里,莫名生出一種(強qiang)烈的預感,這個許願卡將來會有大用處。

    再不濟,用這張卡問他要幾節體育課也成。

    寧舒轉頭問嚴禮︰“你那次是怎麼用的?”

    嚴禮抬手幫寧舒擋著烈陽,自己暴(露)在陽光下,眼里灑滿了光︰“我讓我哥給我請假,帶我去游樂場玩了一整天。”

    寧舒替嚴禮感到惋惜︰“這麼好的機會,你竟然不好好把握,去個游樂場就完了?”

    “這對當時的我們來說已經很奢侈了,”身旁的少年垂著眉,低聲道,“我哥那時候剛上大學,一天要打好幾份工,時間和錢都很寶貴。”

    “他有時候一天只(睡Shui)兩三個小時。”

    寧舒轉頭,看見嚴喬依舊靠在窗邊,正往她這邊看。樹影落在他的白襯衫上,讓他一半在陽光下,一半在陰影里。

    青檸二樓,趙宇杰被從窗簾後面放出來,眼巴巴地看著嚴喬︰“喬哥,我也想要一張許願卡。”

    嚴喬瞟了他一眼,眼皮都懶得抬。

    趙宇杰扔給嚴喬一根煙︰“我就沒見過像你這麼重(色)輕友的。”

    嚴喬接過來沒抽,在指端把玩著。

    趙宇杰吸了口煙︰“我這兩天左眼皮一直在跳,總覺得有事要(發fa)生。”

    “你給禮禮準備的十八歲生日禮物,就是永寧里的房子,合同簽了嗎,一天不簽我就一天不放心。”

    嚴喬︰“沒有,今天下午簽。”

    這時,嚴喬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接通,听了幾句掛上電話,看了趙宇杰一眼︰“你個烏鴉嘴。”

    趙宇杰罵了聲(操cao)︰“錢樂那貨又出什麼ど蛾子了,不怕還不上賭債被剁手了?”

    嚴喬收起手機︰“有人出了更高的價格。”

    趙宇杰︰“誰?”

    嚴喬︰“不知道,一個老總。”

    趙宇杰想了一下︰“按理說,沒人會願意出很多錢買一幢凶宅,尤其是做生意的人,很忌諱這個,怕不吉利。”

    “是不是最近鬧鬼的傳言淡下去了,導致那套房子的價格開始上漲,錢樂一開始裝神弄鬼的時候打的不就是這個主意嗎。”

    從寧舒成為嚴禮的班主任之後,嚴喬和嚴禮再也沒扮過鬼了。

    寧舒把整個房子收拾了一遍,院子里的雜草全拔了,種上蔬菜、鮮花和果樹,每晚會有柔和的燈光從房子里透出來。

    那套房子再也不是一幢陰森可怖的凶宅了。

    趙宇杰十分糾結︰“怎麼辦,再去扮鬼?”這樣的話,會嚇到寧老師,趙宇杰覺得嚴喬不會舍得。

    果然,嚴喬說道︰“我再想想。”

    趙宇杰一改平時總是嬉皮笑臉的樣,眼里有戾氣︰“要不直接去找錢樂,逼他在合同上簽字,他不敢不簽。”

    他看了一眼嚴喬︰“你不是會怕的人。”

    嚴喬︰“怎麼不怕,禮禮快高考了。”

    趙宇杰不再說話了,嚴喬不是不敢,為了禮禮他什麼都敢。

    錢樂在外面欠下巨額賭債差點被砍手,這中間要說沒有嚴喬的作用,趙宇杰是不信的。

    他只是心思縝密,不讓自己留下任何把柄。

    因為他不能讓自己留案底,這會影響到禮禮將來的職業選擇。

    趙宇杰拍了下嚴喬的肩膀︰“我和羅明在法律上跟禮禮沒有(關guan)系,這件事交給我們吧。”

    嚴喬倚著窗︰“不行,將來你們不生孩子了,知道為禮禮考慮,不知道為自己的後代考慮嗎。”

    趙宇杰氣道︰“那這事怎麼辦,反正不能提價,便宜了錢樂那孫子。”

    嚴喬︰“我再想想。”他曾遇到過很多比眼下困難得多的困境,不管付出的是什麼代價,最後也都解決了。

    那套房子他一定要買下,不光是給嚴禮的十八歲生日禮物。

    還因為有人說,沒有房子就不能娶她。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