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兩個女老師從辦公室外面回來, 一邊興奮地討論問題。[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以我的追劇經驗,那一車花,得有九百九十九朵。”

    “敢往學校里面送花, 肯定不會是送給學生的, 那只能是老師或者其他工作人員了。”

    “咱們學校最漂亮最有氣質的就是linda林老師了吧,會不會是什麼富二代霸道總裁什麼送給她的?”

    高三(6)班的林老師抱著英語書踩著高跟鞋, 穿著一身香奈兒套裝走了進來︰“不要污蔑我, 我單身,目前也沒有追求者。”

    那兩位女老師又開始猜測︰“難道是教美術的蔣老師?”

    “今天好像是蔣老師的生日, 肯定是她了。”

    郭老師批好卷子放下筆, 泡上一壺茶,閑得無聊加入討論, 不忘打趣一下寧舒︰“沒準是送給寧老師的呢。”

    寧舒把垂下來的頭發撩到耳後, 笑了一下︰“怎麼可能,我可不認識這麼有錢的人。”

    郭老師算了一下︰“其實九百九十朵玫瑰花沒多少錢,誰都出得起,關鍵是看男人舍不舍得。”

    寧舒︰“那也不可能是我。”

    秦月香靠在椅背上笑了笑︰“行吧,不是你們, 難道是我?”

    一班的語文課代表譚悅然進來拿作業,女孩兒膽子大,敢開老師的玩笑︰“我們秦老師長得這麼漂亮,沒準真是呢。”

    寧舒看了譚悅然一眼,又想到她跟鄭楠, 還有嚴禮的事, 張了張嘴想說什麼, 被秦月香懟回去了︰“寧老師, 怎麼老盯著我們班班花看啊。”

    寧舒擔心, 她不擔心鄭楠,因為鄭楠和譚悅然互相沒那種意思,嚴禮就不一樣了,這個大膽又漂亮的女孩喜歡嚴禮,看樣子還不打算死心。

    而且上次的事並沒有完全解決,一班的人怪鄭楠利用譚悅然,六班的人怪譚悅然利用鄭楠,還試圖(勾gou)搭拐走他們班的嚴禮同學。

    一班的人則認為嚴禮本來就是他們班的,除了一大半的女生,其他人都很支持譚悅然跟嚴禮的婚事。

    鄭楠和譚悅然互相沒有道歉,都認為自己沒錯,是對方的錯。

    據說年級里已經有人下注了,看這件事最後勝出的是一班還是六班。

    事情就這麼暫時膠著了。

    “報告,”六班的語文課代表鄭楠抱著一疊收上來的卷子進來,“寧老師,有五個人沒交。”

    “三個人沒做完,說下午放學前做好給您送過來,謝成成和白越說卷子落家里忘帶了。”

    寧舒在心里冷笑一聲,沒做完就沒做完,還忘帶了,這些學生,都把老師當傻子呢。

    鄭楠和譚悅然在辦公室中間踫上了,互相看不上眼,沒理對方。

    寧舒把鄭楠帶到走廊沒人的地方︰“上次吃霸王餐欠嚴老師的九千塊錢你們打算怎麼還?”

    寧舒心想,人家嚴老師父母去世的早,一個人拉扯著弟弟,沒有房子也沒車,挺不容易的,這錢還是得盡快還上。

    鄭楠︰“我讓班長不要收同學們的錢,本來就說好我請客的。”

    寧舒看了鄭楠一眼︰“以後別這樣了,請同學吃飯也要有個度,不要奢侈浪費,想表達友誼的話,體育課請他們喝飲料就可以了。”

    “班里你的人緣最好了,這次語文課代表的選舉,你就是全票通過的,說明什麼,說明大家認可你,喜歡你。”寧舒下意識地想去扶眼鏡,扶了個空,想起來自己已經好幾天沒戴眼鏡了。

    她的嘮叨模式不是以眼鏡作為開關的,是一看到學生就會自動開啟的,這似乎是一種天賦,寧舒看了看鄭楠︰“所以,你不需要用金錢來維系友誼。”

    鄭楠不贊同地撇了下嘴︰“什麼人緣好,都是假的,他們選我,還不是因為我總是請他們吃東西。”

    寧舒皺了下眉,神情嚴肅︰“鄭楠,你不能把同窗情誼講得那麼不堪。”

    鄭楠對上寧舒的目光,絲毫不懼,只是聲音低了一點︰“我又沒說錯,咱們班本來就是一盤散沙。”

    寧舒反駁道︰“那天在餐廳你們不是挺團結的嗎,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舉報抽煙的人。”

    鄭楠沒再說話,集體“(犯Fan)罪”算哪門子團結。

    “對了寧老師,我爸生日那天,謝謝你,我本來以為他會揍我一頓。”

    寧舒擺了下手︰“不用謝,我什麼也沒做。”

    鄭楠走後,寧舒靠在欄桿邊陷入沉思,她在想鄭楠的話,六班的班級凝聚力確實不太行。

    抬頭看見穿著一身黑(色)運動服的嚴喬走了過去,他帶著一副金絲眼鏡,正在低頭看資料,沒看見寧舒。

    寧舒叫住他︰“嚴老師,嚴喬。”

    嚴喬抬頭看見寧舒,眼神瞬間亮了,摘掉眼鏡走了過去,溫和地笑了一下︰“寧老師。”

    寧舒見過太多這個男人私下里痞里痞氣的樣子,眼前的斯文儒雅卻又並不矛盾。她一直猜測他是一個流落凡間的落魄貴公子,這個觀點至今沒變。

    寧舒看了一眼嚴喬手上的資料,上面是一份表格︰“是不是快要開運動會了?”

    嚴喬點了下頭︰“學生們已經開始報名了,高三不開。”

    這個寧舒是知道的,畢業班每年都被排除在運動會之外,她問道︰“這次是陶主任不讓開,還是校長不讓開?”

    嚴喬看著寧舒,有點意外︰“你想讓你們班的學生參加?”以他對她的了解,有這個在(操cao)場上瘋跑瘋玩的時間,不如在教室里多做幾道題。

    “陶主任和校長都不讓開。”

    寧舒沉思了一下︰“行,我知道了。”

    嚴喬嗯了聲︰“需要幫忙的地方盡管找我。”

    寧舒道了謝,突然想到上次在這兒跟陶主任的談話,抓早戀的那天晚上,嚴喬明知道不該他和秦月香值班,還是將計就計地去了。

    陶主任名言︰愛情啊,越是百轉千腸,費盡心機,越是動人。

    嚴喬看寧舒有話要說又猶豫不決不知道該不該說的樣子,雙手抱著手臂,審視著她︰“跟我什麼都可以說。”

    寧舒︰“不是有意要窺探你的個人**。”

    嚴喬皺了下眉︰“收起你這客客氣氣的語氣,我不喜歡。”

    寧舒︰“行,那我問了。”

    “你是不是喜歡秦月香?”

    嚴喬看著眼前的女人,緊緊盯著她的眼楮,不錯過任何一絲微小的表情︰“你生氣了?”

    寧舒︰“沒有啊,就是很奇怪,你那天明明看過值班表,還說自己沒看過。是為了跟秦月香去(操cao)場獨處,才裝作沒看過的吧?”

    嚴喬︰“.…..”怎麼跟他設計的不一樣?

    他抬起手在她頭發上使勁揉了揉,把她的頭發全弄亂了︰“你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

    “你別弄我頭發,”寧舒拍開嚴喬的手,“學校里面都在傳你跟秦月香的事。”

    嚴喬擰眉捂了下自己的心口。

    寧舒關切道︰“你怎麼了,(身shen)體不舒服?”

    嚴喬︰“我(胸xiong)悶氣短,喘不上氣,可能是被某個女人給氣的,也可能是呼吸系統出現了問題,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寧舒有點後悔,她出來的時候為什麼沒有帶著戒尺,打他吧,嫌手疼,不打吧,牙癢癢。

    “我能咬你一口嗎?”

    嚴喬(摸Mo)了下自己的嘴唇︰“什,什麼意思?”

    寧舒︰“沒,沒什麼。”

    嚴喬認真地看著寧舒,對她說道︰“你和陶主任去抓早戀的那天晚上,我的確看過值班表,處心積慮將計就計不是為了秦月香,懂了嗎?”

    寧舒稍一思考,發現事情不簡單︰“喬妹,你清醒點,陶主任已經結過婚了!”

    嚴喬把手指掰得 嚓響,一字一頓︰“我允許你重新說一遍。”

    寧舒剛才當然是在開玩笑,她想起來,那天她(胸xiong)悶氣短,他問她是不是在生他的氣。

    再聯想到譚悅然的少(女nu)小心思,故意跟鄭楠約會(刺ci)激嚴禮,寧舒就是再不不開竅也該懂了,她張了張嘴︰“你……你……”

    嚴喬垂眸看著寧舒,心里知道,她八成會拒絕他,只是不知道拒絕的理由是什麼。

    寧舒你了半天你出來一個︰“你沒有房子!”

    她以前就說過自己的擇偶標準,溫柔斯文,有車有房,他是知道的。

    嚴喬听完笑了︰“好。”他笑得很好看,不是冷笑也不是苦笑,溫柔又和煦,像陰雲散去之後灑下來的陽光。

    寧舒反過來安慰嚴喬︰“不是我拜金,家里人的要求就是這樣,我個人吧其實不介意兩個人一塊努力還貸款。”

    嚴喬靠在走廊牆邊,抬了下眉︰“你是不是擔心我買不起房子娶不起你?”

    寧舒︰“我不是這個意思!”

    “什麼娶不娶的,你這個人空口白牙,什麼都沒付出,就想白得一個老婆,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嚴喬听著寧舒越來越大的聲音,就連拒絕的話都很悅耳,他已經很久沒有像這一刻這麼開心過了。

    他對她說︰“我會讓你心甘情願地嫁給我。”

    寧舒︰“不!”

    她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他的臉(色),琢磨著用詞,盡量善良,不傷害他︰“我們還是做朋友吧。”

    他看著她︰“好。”

    他知道她現在不喜歡他,對于他和秦月香的“約會”也沒有表現出生氣或吃醋,至少表面上沒有。

    未來的日子很長,他也並不著急,現在的(關guan)系就剛剛好,像朋友一樣,又比朋友多了一點心知肚明的(曖ai)昧。

    辦公樓下突然一陣喧鬧,一輛敞篷車開了進來,車上鋪滿了玫瑰花。

    寧舒轉頭對嚴喬八卦︰“這應該就是剛才我們在辦公室里討論的,不知道是哪個富二代還是霸道總裁在追林老師,要麼是蔣老師。”

    “反正不能是秦月香,她沒有那麼大的魅力。”

    嚴喬直(勾gou)(勾gou)地看著寧舒。

    他的目光像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丈夫看花枝招展紅杏出牆的妻子,寧舒被盯得渾身發麻︰“(干gan)嘛這樣看著我,也不可能是我。”

    再說了,就算是她又怎麼樣,跟他又沒有(關guan)系,她剛才已經跟他說得很清楚了,他們是朋友。

    寧舒的視線跟嚴喬的撞上,他的眼神很深,跟以前的深不見底又有點不同。

    寧舒指了指樓下︰“咱們還是看熱鬧吧,看哪個倒霉鬼要在全校師生的注目下接受這位霸道總裁的追求,被迫進入狗血言情劇情。”

    “寧老師——”

    樓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一開始只是一個人在喊,後來變成了一群人喊。

    看熱鬧的學生和老師越來越多,連校長都從辦公室里出來了,左手一包瓜子,右手一瓶可樂。

    校園生活簡單枯燥,一點桃(色)小事都能發酵成天大的事。

    喊聲還在繼續,堪比拔河比賽,響徹一中上空︰“寧老師——寧老師——”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