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寧舒推開包廂門進來, 在跟人講電話︰“書包,什麼書包?”

    她跟電話里的人說了幾句,掛了之後對嚴喬說道︰“我回趟辦公室, 鄭楠的書包落在我那了, 他周末的練習本和卷子都在里面。【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耽誤學生寫作業,到了高考的考場上, 這些都是分。

    寧舒又給鄭楠打電話, 讓他跟她回辦公室拿書包。

    打了好幾遍,打通了, 沒人接。

    嚴喬陪寧舒回辦公室, 寧舒拿起鄭楠的書包,書包拉鏈沒拉嚴實, 里面掉出來一個黑(色)的禮品盒。

    盒子摔在地上自動打開了, (露)出一個深藍(色)的領帶和一張賀卡。

    賀卡上只有一行字︰爸爸,生日快樂。

    日期是今天的。

    所有覺得疑惑想不通的事情都在這一刻(露)出了端倪,寧舒把禮物盒整理好,重新放進鄭楠的書包里,轉頭對嚴喬說道︰“我去趟鄭楠家, 把這個給他送過去。”

    “我帶你去。”嚴喬看了看時間,“這麼晚了你一個人去一個男學生家不合適。”

    鄭楠家在一處高檔別墅區,安保很嚴,說沒有業主的同意不讓進。

    寧舒只好給鄭楠打電話,打了好幾個依然沒人接, 有點擔心他出事。

    好在鄭楠父親的電話被打通了, 對方說自己正在趕回東籬市的路上, 還有一個小時就能到家了, 並讓保安放寧舒進去, 拜托寧舒暫時照顧一下鄭楠。

    鄭楠父親的聲音挺年輕的,有點嚴厲,對鄭楠在學校的表現感到生氣,又因為在和老師講電話,能听出來他在忍著火氣。

    寧舒沒把生日禮物的事說出來,這是他們父子之間的事。

    嚴喬單肩背著鄭楠的書包,陪著寧舒往鄭楠家走,一邊轉頭問道︰“你年少的時候叛逆過嗎,像鄭楠這樣。”

    “沒有,我念書的時候很乖的,別說像鄭楠這樣早戀了,連逃課都沒有過,”寧舒的笑容很乖,睜著一雙黑亮的眼楮看著人,像一個等待表揚的小孩子,“我從來不會讓家長(操cao)心。”

    嚴喬皺了下眉,看著夜(色)中高高矮矮的景觀樹木。

    片刻之後才說道︰“那你很欠打啊。”

    寧舒抬手捶了嚴喬的胳膊一下︰“你不表揚一下我這個別人家的孩子就算了,居然還要打我。”

    嚴喬︰“那你爸媽打過你嗎?”

    寧舒低頭踢開一個小石子︰“沒有,因為我從來不犯錯。”。

    寧舒指了指前面一棟別墅,對了下上面的門牌號︰“就是這里了。”

    房子里亮著燈,一片寂靜。

    寧舒摁了下門鈴,大門自動打開,到了客廳門口,嚴喬把手上的書包遞給寧舒︰“我在這等你,有事叫我。”

    說完轉過身,坐在門口的台階上,從口袋里掏出來一根煙點著,再沒看寧舒一眼。

    寧舒站在台階上面,低頭看著嚴喬的後背,竟從中看出一絲煩悶,好像有什麼非常難過的事情困擾著他。

    寧舒蹲下來,輕拍了一下嚴喬的肩膀,聲音柔了幾分︰“你怎麼啦?”

    連尾音都帶著少見的俏皮,像在哄他。

    嚴喬︰“沒事,你先進去,這兒有煙味。”

    寧舒走進客廳,看見整個房子的燈都被打開了,就是沒有人聲。

    房子越大,這片寂靜就顯得越孤獨。

    寧舒教書五年,這樣的學生見過很多,鄭楠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

    他們的父母很忙,沒時間陪伴他們。青春期是個敏感又張揚的年紀,他們會做出很多事情吸引關注。

    寧舒仰著頭朝樓上喊了聲︰“鄭楠。”

    沒有回應。

    寧舒︰“你書包在我手上,我數到三,不要的話我就給扔了。”

    二樓一間房門被推開,鄭楠穿著(睡Shui)衣走了出來,看了一眼寧舒手上的書包︰“扔了吧。”

    寧舒看見鄭楠房間的燈是關著的,周圍越是亮,他的房間就越顯得暗。

    她提了提手上的書包︰“里面不是你給你爸爸準備的生日禮物嗎,說扔就扔了?”

    “不是我故意看的,是不小心看到的。”

    鄭楠穿著拖鞋從樓上下來,靠在樓梯扶手邊,遠遠看著寧舒︰“反正他今天也回不來了,明天就不是他的生日了,這份禮物將沒有任何意義。”

    跟寧舒猜想的一樣︰“所以,你這兩天各種作天作地,就是為了讓你爸爸回來,好給他過生日?”

    鄭楠沒吭聲。

    寧舒繼續說道︰“我相信你跟他實話實說,說想給他過生日,他一定會趕回來的。”

    鄭楠抬著下巴︰“要是直接說有用,我犯得著作嗎。”

    “行,還知道是自己在作,”寧舒把鄭楠叫到沙發上,“過來坐好,老師好好跟你理一理。”

    鄭楠倒了杯水遞給寧舒,知道自己有錯在先,低著頭不說話。

    寧舒看了一眼茶幾上鄭楠的手機︰“昨天在餐廳請同學們吃飯,你是故意把錢包和手機藏起來的是吧,本意是想讓值班經理報警,讓警察把你爸爸喊回來,沒想到班長把我叫過去了。”

    鄭楠很吃驚︰“寧老師,你是怎麼知道我把錢包和手機藏起來的?”

    寧舒在班里的外號叫寧姥姥,就是因為很多人覺得她從來都不理解他們,跟他們有很深的代溝和隔閡。

    鄭楠沒想到寧舒會一眼看穿他。

    寧舒︰“嘴巴別張這麼大,老師當年可是個學霸,比你們很多人都聰明。”

    “平時你們在班里作的那些事,不要以為老師沒說就是不知道。”

    鄭楠垂著頭沒說話,算是默認了自己藏錢包和手機的事。

    寧舒盯著鄭楠︰“忽高忽低的成績,還有早戀,你是不是也是故意的。”

    她見過的最作的小姑娘都沒鄭楠這麼作的。

    鄭楠低聲道︰“寧老師,我已經三個月沒見過我爸了,這棟房子就我一個人,跟一口棺材沒什麼區別。”

    寧舒︰“雖然,但是,不管是什麼理由,早戀就是不對。”

    鄭楠忽然改了口供,“我沒早戀。”

    寧舒覺得好笑︰“我可是親眼在(操cao)場看見你跟譚悅然在一起的。”

    鄭楠解釋道︰“那是因為她想約嚴禮,約不到,就叫我過去,故意(刺ci)激嚴禮。”

    寧舒想到在教室里撿到的那封情書,上次嚴禮也是這麼說的,說譚悅然為了(刺ci)激某人才寫情書給他的。

    寧舒被這些孩子是是非非的感情糾葛弄得暈頭轉向︰“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鄭楠重新說了一遍︰“譚悅然喜歡嚴禮,給他寫情書,見對方不理她,就約了我,想(刺ci)激嚴禮。”

    寧舒︰“然後你就將計就計,讓老師誤以為你在早戀,打電話給你爸爸,好讓你爸爸回家,給他過生日,對嗎?”

    鄭楠︰“差不多就是這樣。”

    寧舒迷惑了,她再次感覺到了自己與學生們之間的代溝。

    尤其是譚悅然,這得看了多少狗血言情小說。

    寧舒看了看鄭楠過分消瘦的身形︰“不要告訴我,你天天在家里都不吃飯的。”

    鄭楠低聲︰“一個人不想吃。”

    他不想每天放學回家走進這間沒有溫度沒有人聲的房子,所以總找理由跟寧舒呆在一起,故意讓同學把自己鎖在教室里,故意不帶家里的鑰匙。

    鄭楠︰“寧老師,我也不是故意要騙您。”

    寧舒差點被氣笑了︰“怎麼,騙人還分故意和不故意的?”

    鄭楠抬頭看著寧舒,眼神很亮︰“在班里,我從來沒叫過您一聲外號,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您是個好老師。”

    寧舒語氣嚴肅︰“所以就是,人善被人欺?”

    她心里其實已經不氣了,因為她的學生說她是個好老師。

    她一直都是這麼好哄的人,也從來不貪心。

    寧舒嘆了口氣︰“你爸爸馬上到家了,這幾天我會跟他好好談談。”

    寧舒起身往門口走去,鄭楠跟在她身後,幾次張嘴想挽留。

    寧舒打開門,轉頭看著鄭楠,總結道︰“一,把那天在餐廳欠嚴老師的錢還上。二,下次考試進班級前五。三,沒有三了,你跟譚悅然屬于相互利用,誰也不欠誰,半斤八兩。”

    最後,寧舒說道︰“好好吃飯。”

    寧舒轉頭看見門口多了個人,看長相和打扮應該是鄭楠的爸爸,寧舒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家長,揚起一個客氣又禮貌的班主任微笑︰“鄭楠爸爸。”

    鄭力新對寧舒點了下頭︰“寧老師。”

    寧舒垮了跨肩上的包︰“今天挺晚了,回頭我們再溝通一下鄭楠同學的問題。”

    鄭力新︰“老師辛苦了,我叫司機送您回家。”

    寧舒偏頭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嚴喬,笑著說道︰“不用,我有人送了。”

    嚴喬接過寧舒的包拎在手上,像在宣誓主權︰“我送她。”

    鄭力新沖嚴喬點了下頭︰“辛苦兩位老師了。”

    寧舒轉頭看了一眼站在門口想看他爸又不敢看的鄭楠,對鄭力新說道︰“孩子等您很久了。”

    鄭楠偏過頭,不知道是不好意思還是叛逆、倔(強qiang)、生氣,抑或幾種情緒都有。

    他轉身走了,連聲爸爸都沒叫。

    鄭力新語氣微怒︰“老師都還沒走,你就走了,懂不懂禮貌。”

    本來正在工作的時候被老師通知兒子早戀,學習成績下降,就已經窩了一肚子火了。

    “不好意思寧老師,孩子不懂事,回頭我好好教訓他。”

    寧舒往房子里面看了一眼,頓了一下,突然對鄭力新說道︰“祝您生日快樂。”

    鄭力新怔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麼︰“謝謝寧老師。”

    往大門外走的時候,寧舒轉頭看見鄭力新在客廳門口站了好一會,一直仰頭看著二樓鄭楠的房門。

    因為鄭楠不是真的早戀,事情很容易得到了解決,寧舒也算放下了心里的一塊大石頭。

    期間跟秦月香吵了一架。

    秦月香說鄭楠利用了譚悅然,寧舒就說譚悅然利用了鄭楠,兩人都很護短,各自為自己的學生辯解了一番。

    一個老師走了過來︰“早戀這事吧,既不怪鄭楠,也不怪譚悅然,怪嚴禮?”

    寧舒和秦月香難得達成一致,異口同聲︰“不行!”

    我們禮禮只是長得太帥成績太好,才會經常被女孩子們惦記上,他又沒做錯什麼。

    遠在主任辦公室的陶主任竟然听到了教師辦公室傳過去的早戀兩個字的字眼,一陣風似地刮了過來,神情十分震驚︰“怎麼回事,學校里竟然還有我這個愛情(殺sha)手不知道的戀情?!”

    秦月香偷偷翻了個白眼,拿起書本上課去了,她跟陶主任和寧舒不同,對逮違規的學生沒有任何興趣,她都是把學生當成朋友一樣相處的。

    寧舒言簡意賅地把事情給陶主任闡述了一遍,總結道︰“暗戀是存在的,戀愛是真沒有,您愛情(殺sha)手的名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陶主任理了一下頭緒︰“譚悅然喜歡嚴禮,為了(刺ci)激嚴禮才跟鄭楠去(操cao)場的,鄭楠屬于明明知道,然後將計就計,跟譚悅然去了(操cao)場。”

    寧舒︰“對,就是這樣,熊少年們各有各的中二。”

    陶主任作為一名資深(殺sha)手,簡直不要太懂少(女nu)心思,看寧舒像一塊不開竅的木頭一樣,提點她道︰“寧老師,這就是你不懂了,這不是中二。”

    他拿出隨身攜帶的幾個小本子,封面上一行手寫毛筆字︰《特別行動感悟(早戀篇)》

    翻開其中一頁,繼續說道︰“我接下來要念的是去年抓早戀的年度總結詞,你記好了。”

    寧舒被陶主任的陣仗驚到了,不由洗耳恭听,甚至想也拿個小本本記下來。

    陶主任抑揚頓挫地讀了起來︰“愛情啊,越是百轉千腸,費盡心機,越是動人。”

    寧舒沒有喜歡過男人,也沒有被男人喜歡過,從來沒有過這種感情體驗。

    她只能表達羨慕︰“感覺跟小說里面寫的一樣。”

    這樣刻骨銘心的愛情永遠不會(發fa)生在她身上。

    陶主任︰“剛才的話記住了嗎?”

    寧舒點了下頭︰“記住了。”

    陶主任似乎不太放心︰“你重復一遍。”

    寧舒︰“啊?”

    “愛情啊,越是百轉千腸,費盡心機,越是動人。”

    陶主任滿意地點了下頭,這些老師里面,他最喜歡的就是寧舒,因為她最配合他的工作,他們身上有很多教育理念是相似的。

    陶主任經常在想,將來他退休了,一定要把年級主任的衣缽傳承給寧舒,交給別人他不放心。

    陶主任收起小本子,突然想起來什麼︰“抓早戀那天,咱們是不是看到了嚴老師和秦老師了?”

    “對,那天不還是嚴老師送我去的醫務室嗎,”寧舒繼續說道,“秦老師以為該她和嚴老師一組抓早戀,嚴老師不知情,就過去了。”

    她給了秦月香面子,沒用騙這個字,據嚴喬說他是被秦月香騙過去的,不知道那天晚上根本就不該他值班。

    陶主任沉思了一下︰“不可能,那天放學前嚴老師找過我,他看過值班表。”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