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15章 第 15 章

第15章 第 15 章



    “周思瑤, 你怎麼哭了,”高三女生宿舍,一個女生遞給周思瑤一張紙巾, 關切道, “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周思瑤接過紙巾擦了擦眼淚, 委屈道︰“還能是誰, 寧姥姥唄。【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我上次不是想參加學海的高考沖刺班嗎,那邊本來已經同意給我優惠價了, 突然又說什麼沒名額了。”

    周思瑤捏著手上的紙巾, 氣得渾身發抖︰“一問那個負責人才知道,是寧姥姥不讓人家收我的。”

    林婷安慰她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寧老師根本沒必要這樣吧, 這對她又沒有好處。”

    “她就是針對我,從一開始她就在針對我,”周思瑤擦了擦眼淚,“我不信你們看不出來。”

    “別人不會背課文,明天背也可以, 只有我,必須放學前背出來。別人默寫錯了只需要抄三遍,就我要抄五遍。”

    林婷抿著嘴唇沒說話,因為周思瑤說的都是真的,寧老師對她確實比對別人嚴格。

    林婷︰“你還差多少錢, 慢慢攢, 肯定能攢齊的。”

    “還差六百, ”周思瑤擦(干gan)眼淚, 紙巾在手上團成一團, 聲音低了下去,“我爸媽給我的零花錢越來越少了,說要攢錢給我弟買房子,他才多大點,才上幼兒園,他們就開始想著給他買房子娶老婆了。”

    林婷知道周思瑤的父母重男輕女得厲害,激勵她道︰“他們越是不管你,你就越要努力才對。”

    “別人學到十點你就學到十一點,別人抄三遍課文你就抄五遍。”

    說到這里,林婷突然想到了什麼︰“或許寧老師根本沒有在針對你,她是知道你家里的情況,才會對你格外嚴格。”

    “不可能,”周思瑤打斷林婷的話,“寧姥姥才沒這麼好的心,她就是看我不順眼。”

    這時,周思瑤的手機響了起來,女生十分羨慕︰“寧老師已經把手機還給你了啊,我的是被陶主任沒收的,還是不可能還了的。”

    周思瑤去陽台接電話,回來的時候特別開心︰“學海那邊願意繼續給我優惠了。”

    林婷笑了笑︰“好事啊。”

    周思瑤︰“你相想報嗎,我跟人說說,看能不能也給你優惠。”

    林婷︰“我就不報了,我覺得寧老師的課挺好的,上課認真听講就可以了。”

    周思瑤︰“我就不行,一想到寧姥姥是故意針對我的,我就不想學了,所以必須在外面學。”

    林婷有點不太開心︰“你能不能不要一口一個寧姥姥,很難听,也不尊重人。”

    周思瑤沒接話,看樣子是不會听的。

    “我出去交一下錢,要是有老師查寢,幫我打一下掩護。”

    林婷看了一眼時間︰“馬上十點,這麼晚出去不好吧,太危險了。”

    周思瑤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小挎包︰“人家說了,只有今天有優惠,過了今天晚上十二點就沒有了。”

    二十分鐘後,寧舒手上拿著女生宿舍學生名單,敲了下房間門進來︰“周思瑤人呢?”

    林婷從(床chuang)上探出頭來︰“她肚子有點疼,去,去醫務室了。”

    林婷不擅長撒謊,臉蛋一下子紅了,聲音都有點結巴。

    寧舒皺了下眉,語氣嚴肅︰“林婷。”

    小女生不禁嚇,一下子全招了,把周思瑤拿到優惠,去培訓班交錢的事講了一遍。

    寧舒︰“幾點走的?”

    林婷被寧舒的臉(色)嚇到了,急忙答道︰“九點五十。”

    寧舒跟另外一個查寢的女老師說了聲,轉頭就往樓下跑。

    劉樹彬的培訓班在學校後門不遠處,為了趕時間,寧舒從小巷抄了近路。

    後門十分冷清,與前門熱熱鬧鬧的天堂街截然不同,仿佛兩個世界。

    巷子里的路燈壞了,牆壁很窄,陰影擋住了月光,黑漆漆一片。

    寧舒這才後知後覺地感到害怕,她打開手機手電筒,一抬頭看見一個黑影從眼前竄了出去,嚇得差點把手機丟掉。

    看清楚是一只貓,寧舒舒了口氣,誰知小貓一叫更嚇人了,像嬰兒貼在人耳朵邊上哭。

    寧舒怕極了,下意識地想要尋找依靠,拿出手機打了個嚴喬的電話。

    畢竟是體育老師,人長得高高大大的,看起來就很有安全感。

    電話通了,沒人接,寧舒一邊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一邊用給嚴喬發語音。

    “嚴喬,周思瑤不見了,可能去了劉樹彬那。”

    “我現在在去學海的路上,不知道要不要報警,一會我看情況吧。”

    “這兒太黑了,有點嚇人。”

    她對著手機一句一句說著話,就像有人在身邊陪著她走這段籠罩著黑暗的路。

    昨天晚上寧舒敲開嚴喬的房間門,把自己對劉樹彬的懷疑講給他听,兩人達成一致,並成立了統一戰線,打算好好查查劉樹彬。

    他們還沒來得及行動,劉樹彬就已經控制不住,要對周思瑤下手了。

    在嚴喬的“陪伴”下,寧舒終于穿過了巷子,一路跑到了學海。

    大門是關的,里面漆黑一片,看上去沒有人。

    寧舒試著打了一下劉樹彬的電話,對方關機了。

    她轉頭到處看了看,對面有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

    店員听完寧舒的描述︰“剛才是有個女孩來過,跟一個人上車走了。”

    寧舒︰“白(色)寶馬?”那是劉樹彬的車。

    店員點了下頭︰“對”

    寧舒︰“那個女孩是自己坐進去的,還是被別人脅迫的?”

    店員笑了一下︰“當然是自己坐進去的,要真是被脅迫,我們看見了也不會不管的。”

    寧舒一路從學校跑過來,額頭冒了汗,手心卻是一片冰涼。

    她拿出手機,以老師的身份報了警,說自己的學生失蹤了,處境可能很危險。

    然後听從警方的指示,站在原地等。

    寧舒焦急地在學海樓下走來走去,想打個電話問問媽媽,劉樹彬的家在哪里,又怕一個不小心打草驚蛇。

    周思瑤是不是已經被劉樹彬帶到家里,或者某個酒店里。

    寧舒讓自己冷靜下來,她能想到的警察肯定也能想到,他們的行動會更迅速。

    她不斷探著頭往路口看,希望警車快一點到。

    她轉頭的時候突然看見學海二樓其中一間房的窗簾動了一下,(露)出一道光線,又很快被人拉上遮光窗簾蓋住了。

    寧舒跑到大門口,使勁敲了敲門,大聲喊道︰“周思瑤。”

    樓上沒有任何動靜,好像剛才那道光只是她看花了眼,但她知道,那絕不是她的錯覺。

    劉樹彬沒有把周思瑤帶走,而是用了障眼法,把她藏在了學海里面。

    “讓開,”身後傳來男人低沉有力的聲音,寧舒轉頭看見了嚴喬,眼神徒然一亮,“嚴喬。”

    “剛才在工作,不方便貼身帶著手機。”嚴喬從口袋里拿出來一個發卡,三兩下開了鎖,轉頭對寧舒說道,“你跟在我身後,不管(發fa)生什麼都不要往前沖。”

    寧舒指了指剛才看見光亮的房間,跟在嚴喬身後進了屋。

    他們沒開燈,因為沒時間找開關。

    寧舒乖乖跟在嚴喬身後上樓梯,室內一片漆黑,上樓梯都得靠直覺,寧舒盡量小心,不讓自己拖後腿。

    她扶著扶手往上爬,因為太緊張也太著急,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障礙物,要不是被嚴喬拉了一下,她可能就摔下去了。

    “小心。”嚴喬拉住寧舒的手腕。

    一直到了二樓,兩人看見房間門縫里傳出來的亮光。

    寧舒貼著門板听了一下︰“有人在哭,女孩子的哭聲。”

    嚴喬往後退了一步,“砰”一聲,抬腳就把房間門踹開了。

    房間里的人明顯被驚了一下,慌忙看過來。

    劉樹彬先是看了看寧舒,又看了看嚴喬,最後把目光定在寧舒臉上,語氣又急又氣︰“你怎麼會來,你不該來。”

    嚴喬把寧舒護在自己身後,緊緊盯著劉樹彬,保證對方的任何動作都逃不過他的眼楮。

    劉樹彬的辦公室是一個套間,外面辦公,里面是一間臥室。

    寧舒走進臥室關上門,地上和(床chuang)上一片凌亂,床前站著一個三腳架,一台攝像機正在工作,上面的紅點不斷閃爍著。

    (床chuang)上的女孩靠牆蜷縮著,頭發凌亂不堪,身上穿著校服,小褲被褪到腿部,胳膊上的皮膚有幾道紅痕。

    她的(身shen)體不停地發抖,面(色)蒼白,眼神渙散,流著眼淚,卻沒有哭聲,像是因為極度的害怕而喪失了語言能力。

    直到寧舒走過去,輕輕叫了她一聲︰“周思瑤。”

    “我是寧老師。”

    女孩像是突然醒過來,發出一聲尖叫,大哭著從(床chuang)上爬下來撲進寧舒懷里。

    “沒事了,”寧舒輕輕拍著周思瑤的後背,安撫她的情緒,“沒事了,老師在這里。”

    寧舒把周思瑤帶到一旁的沙發上,握著她的手︰“別怕。”

    說完起身,抱起三腳架上的攝像機狠狠往地上一摔。

    “砰”的一聲,攝像機被摔得四分五裂,寧舒從來不知道,自己會有這麼大的力氣,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生氣過了,整個人都在發抖。

    看著被摔成碎片的攝像機,仿佛遭受過的屈辱也被打碎,周思瑤再次痛哭起來,只是聲音不再是帶著刺痛的尖利。

    寧舒從地上撿起存儲卡,蹲在周思瑤面前︰“你願意讓老師把這個交給警察嗎?”

    周思瑤咬著嘴唇,大滴大滴的眼淚落了下來。

    寧舒小心觀察周思瑤身上的傷痕,幫她把內褲穿上,用手指梳頭發︰“老師平時不扎頭發,沒有橡皮圈,一會問警察阿姨借一個可以嗎?”

    寧舒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宿管老師︰“王老師,我是寧老師,306室的周思瑤同學(身shen)體不舒服,我帶她去醫院了,麻煩您告訴一下她的室友,省得她們擔心。”

    “沒事,就是吃壞了肚子,腸胃不舒服。”

    寧舒的膽子一向很小,怕黑怕死怕很多東西。

    她所有的勇氣和鎮定都來自于她的學生,她必須堅(強qiang),因為她是她的老師,因為她是被依靠的那個人。

    寧舒進了臥室之後,嚴喬一拳把劉樹彬揍倒在地上。

    劉樹彬的臉被打出了血,近視眼楮被砸落在一旁,鏡片碎裂,平常在人前偽裝出來的斯文白淨的模樣不見,像一只待宰的豬一樣嚎叫道︰“你不能打我。”

    嚴喬將劉樹彬死死摁在地上︰“老子早想打你了。”

    說完一拳打在他另一邊臉上︰“畜生!”

    “警察馬上就到了。”

    劉樹彬一連被揍了好幾下,嘗到唇邊的血腥味,轉頭瞪著嚴喬︰“你們不能把我交給警察,她收了我的東西,就是我的同伙。”

    劉樹彬的眼神變得陰森起來,從嘴里吐出一口血沫子︰“要死大家一塊死。”

    他頭上的假發歪了,(露)出頭頂禿了一片的腦門,襯著一張猙獰的面孔,說不上的猥瑣和惡心。

    嚴喬摁著劉樹彬的臉︰“閉嘴。”

    “讓她看到我這幅樣子,你很開心吧,”劉樹彬冷笑一聲,“說我畜生,你又好到哪去了,假公濟私的小人。”

    嚴喬皺了下眉︰“什麼意思?”

    劉樹彬的嘴巴被壓得變了形︰“別他媽裝了,你敢說你對她一點意思都沒有?”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