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13章 第 13 章

第13章 第 13 章



    上午上課前,寧舒來到教室,看人到的差不多了,示意大家安靜︰“再提醒一遍大家,距離高考只剩下266天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明天家長會別忘了,希望每位同學的家長都能到。”

    交代完班級事務,寧舒的聲音不像剛才那麼嚴肅了,整個人柔軟了很多︰“還有件事。”

    “我要對同學們說聲謝謝,你們送的花很漂亮,以後不要花那個冤枉錢了。”

    她的話音一落,原本嘈雜的教室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向她看了過去。

    寧舒笑了笑說道︰“要是平時上課能有這個紀律就好了。”

    周思瑤的同桌是班長,她低聲道︰“你什麼時候給寧姥姥送的花,不是說不送的嗎。”

    班長一臉懵逼︰“那天投票結果就是不送,我沒送。”

    周思瑤有點生氣︰“會不會是別的班(干gan)部送的,誰這麼不長眼。”

    班長︰“不可能,班費在我這呢。”

    周思瑤抬頭往講台的方向看了看,撇了下嘴︰“那她說個什麼勁,不嫌丟人嗎。”

    父母知道她的手機被沒收之後,狠狠罵了她一頓,害得她零花錢少了一半,本來就少,這下更少了。

    更別提想要到錢上校外補習班的事了。

    周思瑤打算拆穿寧舒,讓她下不來台,誰叫她沒收她的手機,整天針對她。

    周思瑤正要開口說話,班長拽了下她︰“你(干gan)什麼。”

    “不給寧老師送禮物就算了,已經這樣了,沒必要當眾給寧老師難堪。”

    周思瑤不服氣地瞪了瞪班長,嘲諷道︰“改口啦,不叫寧姥姥了。”

    “這麼容易就倒戈了,我真看不起你。”

    這個年紀的男生被女生看不起是一件非常沒有面子的事,激將法最容易讓他們中招。

    但班長保持了理智,隱隱有了點憤怒︰“周思瑤,你別太過分了。”

    他原本也不喜歡寧舒,理由跟班里的很多同學一樣,嫌她嘮叨,管得太多,思想過于保守。

    後來發現,寧老師人很好,給他們每個人量身定制學習計劃,是個很負責任的老師。

    她只是跟他們有代溝,不理解他們,才跟他們站在了對立面。

    周思瑤不再理會班長,打算直接開口說,哪知這個時候嚴禮先開了口︰“寧老師您喜歡就好了。”

    坐實了教師節的花是全班同學一起送的了。

    寧舒又對大家道了一遍謝,看了看時間︰“班長出來一下,其他同學看看書,一會上課默寫。”

    寧舒把班長帶到教室門口的欄桿上︰“你們送的那束花太貴了,我把錢轉給你當班費。”

    班長料想是班里的某位同學以班級的名義送的,不想讓寧舒知道大多數同學並不喜歡她,便沒有多說什麼︰“嗯。”

    寧舒拿出手機︰“我轉你,五百塊,你一會看看。”

    班長︰“我沒帶手機。”

    寧舒翻開手上的書本,從書頁里拿出來一個信封︰“五百塊在這里。”

    班長︰“……”劫後余生,差點被套路。

    幸虧他這周沒帶手機,不然就被沒收了。

    上好上午的兩節語文課,寧舒回到辦公室,郭老師一邊批卷子一邊問道︰“你跟你那個相親對象怎麼樣,有戲嗎?”

    寧舒︰“我覺得是有的。”

    郭老師看寧舒臉頰紅潤面帶微笑,開玩笑道︰“不容易啊,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寧老師春心泛濫。”

    寧舒笑了笑︰“主要是爸媽逼得緊。”

    郭老師停下筆︰“我上次不是說了,不能光你爸媽喜歡,得你自己喜歡才行。”

    寧舒︰“我也喜歡的。”

    劉樹彬各方面條件都很好,人也好,發現她多看了幾眼什麼東西就會給她買,讓人感覺自己是被認真疼愛著的,就很有安全感,很踏實。

    寧舒想到自己還沒把買包的那五千塊錢還給劉樹彬。

    正要打電話,劉樹彬的電話就進來了,他說自己在一中附近辦事,給她帶了點吃的,讓她去校門口拿一下。

    寧舒︰“你要是著急,先放門衛那,我去拿。”

    劉樹彬在電話里笑了笑︰“沒事,我等你。”

    又道︰“主要是想看看你。”

    寧舒的臉一下子紅了︰“你跟門衛說,是來找我的,他們會打我電話,你簽個字就可以進來了。”

    寧舒迅速去洗手間收拾了一下自己,其實也沒什麼好收拾的,也就梳梳頭發,唯一一支口紅還被嚴喬拿去扔了。

    到了校門口,寧舒看見劉樹彬,他手上拎著兩盒裝精致的糕點。

    劉樹彬差點沒認出來寧舒,跟上次相親比起來,她模樣變化很大。

    披肩發,藏藍(色)t恤,黑(色)褲子,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讓她顯得比實際年齡老了好幾歲,也沒化妝。

    她的手指上甚至沾了一小片墨水,普普通通一個中學女老師形象。

    寧舒笑了笑︰“看見我這個樣子,是不是挺失望的。”

    劉樹彬︰“沒有,寧老師這樣很可愛。”

    寧舒很開心︰“我帶你在學校里面看看吧。”

    劉樹彬走在寧舒身側,提了提手上的糕點︰“來的時候買了點鮮花餅,希望你喜歡。”

    路上有認識寧舒的學生,不斷向她和劉樹彬投來打量的目光,個別特別愛看熱鬧的跟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似的,呼朋喚友地叫人來看。

    寧舒笑了一下︰“學習生活太枯燥了,學生們喜歡看老師的八卦。”

    劉樹彬笑了笑︰“他們該不會以為我是你的男朋友吧。”

    寧舒看了看一旁對著他們竊竊私語的女生,她們八成就是這麼認為的。

    劉樹彬轉頭看著寧舒︰“我要是有這麼好的福氣就好了。”

    寧舒臉熱,不好意思看他,只能低頭看著被風吹掉的落葉,看起來十分羞澀。

    嚴喬站在籃球場邊,唇邊含著一個白(色)口哨,正在給學生們上體育課,一轉頭就看到了那副場景。

    他感到非常不爽,包括他在內的別的老師都在認真上課,她卻在談戀愛。

    她不敬業。

    嚴喬看著寧舒和那個男人走遠,越看越不爽,從口袋里掏出來一大把牛軋糖扔給旁邊幾個女生。

    這些糖是今天早上趙宇杰給的,據他自己說是他的一個追求者親手為他做的,真假有待考證。

    嚴喬嘗了一塊,里面加了花生碎、蔓越莓(干gan)、草莓(干gan),酸甜適口,非常好吃。

    想著昨天把寧舒惹生氣了,剩下的就沒舍得吃,準備下班回家帶給她。

    結果呢,她竟然在學校里談戀愛,教壞學生怎麼辦,這個責任誰付。

    拿到糖的幾個女生很開心︰“嚴老師,這個糖好好吃,還有嗎?”

    嚴喬(摸Mo)了(摸Mo)口袋︰“沒有了。”

    女生︰“真沒有了嗎?”

    嚴喬︰“沒了。”

    寧舒看見嚴喬了,也知道他看見她了,但她不想跟他說話,連招呼都不想打。一看見到他就會想到昨天在家里他把她壓在牆上的那聲低喘。

    他一定感覺到了她的(身shen)體變化,這讓她難為情,他自己騷,不代表她就要浪。

    她從來沒在別的男人面前這樣過,仿佛在他面前光著身子,還是她主動(脫tuo)光的那種。

    “寧老師?”劉樹彬看見寧舒在走神,關切道,“你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太曬了?”

    寧舒(摸Mo)了(摸Mo)自己滾燙的臉頰︰“是有點曬。”

    “前面有個涼亭,咱們去那兒說話。”

    到了亭子里,寧舒拿出手機,要把買包的錢還給劉樹彬︰“一共五千,我轉給你吧。”

    她真誠道謝︰“我媽媽很喜歡那個包,謝謝你。”

    以為他會不高興,她要費上一些口舌才能讓他把錢收下,沒想到他只是溫和地笑了笑︰“是我考慮不周,讓你為難了。”

    寧舒很開心,越發覺得劉樹彬是一個很好的結婚對象。

    兩人加了號,寧舒轉好錢,注意到劉樹彬的頭像有點眼熟,想起來之前在周思瑤的手機上見過。

    她以為那只是學海的工作人員,沒想到是劉樹彬這個老板親自在聊。

    寧舒︰“我們班有個叫周思瑤的學生是不是想上你們那個補習班?”

    劉樹彬點了下頭︰“是的,沒想到是你班里的學生。”

    “之前是銷售在負責,但她說拿不出那麼多補習費,一直要求給更多的優惠,銷售權限有限,不敢隨便定價,就轉給了我。”

    想到周思瑤最近的學習情況,寧舒皺了下眉︰“她基礎不太扎實,作文也不行,我之前提出來每個星期的周日抽一個半小時免費幫她補課,她不肯,似乎對我有點誤會和意見。”

    “她家里情況有點特殊,父母多半是不肯出很多錢讓她補習的。”

    劉樹彬︰“早知道是你班里的學生,免費給補習都行,回頭我跟她說,讓她直接過來。”

    寧舒︰“這不合適,不能壞了你們培訓班的規矩。”

    她想了想問道︰“周思瑤還差多少錢?”

    劉樹彬︰“一共四千塊,差六百,她自己那三千多據說是攢了好幾年,好不容易攢齊的。”

    寧舒在上轉了六百塊給劉樹彬︰“就說給她的折扣就好。”

    劉樹彬看著寧舒︰“說真的,我還沒見過像你這麼好的老師,你的學生很幸運。”

    寧舒看著涼亭外面的一小片郁郁蔥蔥的竹林,苦笑了一下。

    劉樹彬︰“能告訴我你為什麼對周思瑤這麼好嗎?”

    寧舒沒說話,有些話她不想也不能跟任何人說。就像上次郭老師問她,為什麼對周思瑤這麼上心,那孩子看起來並不是那種很討人喜歡的學生,當時寧舒也只是笑笑沒說話。

    寧舒對劉樹彬說道︰“她父母對她不太關心,當老師的總要多上點心的。”

    劉樹彬往寧舒身旁坐了坐,試圖靠她近一些。

    寧舒感覺到劉樹彬的靠近,(身shen)體有些僵硬,下意識地想要逃離,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今天有點熱。”說完往一旁挪了挪。

    劉樹彬沒再往前,笑了笑解釋道︰“寧老師別誤會,我是有話想對你說。”

    寧舒心里一緊,不用想也知道,什麼話需要靠近了說。

    他該不會要向她表白吧。

    寧舒有點緊張,她對他印象挺好的,他溫柔又貼心,很在意她的想法,給她買包,還給她帶了鮮花餅,看起來很在乎她,很會疼人。

    兩人各方面條件也合適。

    不遠處的(操cao)場傳來一聲口哨聲,是體育老師經常用的那種口哨。

    被哨聲驚了一下,寧舒突然回過神來,想到兩人現在才第二次見面,她不可能完全了解他。

    人都是復雜的,多面的,某位體育老師尤其典型。

    寧舒思考著該如何禮貌地表達想要多了解一下又不會讓對方誤以為她不喜歡他。

    劉樹彬在這個時候開了口,他刻意壓低了聲音︰“寧老師,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寧舒更緊張了。

    劉樹彬︰“來我的培訓班做兼職?”

    寧舒松了口氣,同時皺了下眉︰“你應該知道,在校老師是不能參加校外培訓的。”

    萬一被抓到,嚴重的會被吊銷教師資格證。

    過了一會,寧舒起身︰“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回辦公室了,我送你出去。”

    劉樹彬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襯衫領口︰“不用,我知道路,你先去忙。”

    寧舒想了想︰“也行,你可以在學校逛逛。”

    又道︰“不過學生們都教室里上課,不然你去(操cao)場看他們打籃球吧,好像只有這個能看了。”

    劉樹彬溫和地笑了笑︰“好,我最喜歡體育課了。”

    兩人從涼亭里出來,寧舒隨口道︰“我們班的學生也是,正科不好好上,最喜歡的就是體育,馬上高考了,一點也不知道著急。”

    “你為什麼喜歡體育課?”

    劉樹彬頓了一下,旋即笑了︰“運動能使人的靈魂得到升華。”

    寧舒看了一眼時間,六班現在在上自習課,她對那群孩子不放心,先去了教室,站在後門看了好一會,逮到幾個違反紀律的,教訓了一頓。

    她回到辦公樓,卻在樓梯拐角被人攔住了。

    “傻。”

    寧舒抬頭看見是嚴喬︰“你說誰傻?!”

    嚴喬靠在牆邊,轉頭看著寧舒︰“你。”

    “說得好听點是單純,說得直接點就是傻。”

    寧舒覺得嚴喬在故意找茬︰“吃錯藥了吧,上來就罵人。”說完錯開他,繼續上樓。

    身後的男人又開了口,聲音泛著冷意︰“擦亮眼楮,剛才那個男人不是什麼好東西。”

    寧舒不能容忍別人毫無道理的詆毀,氣呼呼的轉過頭︰“嚴老師,你不能因為自己不像個好人,就說別人不是好人。”

    嚴喬︰“我可沒說他不是好人。”

    寧舒覺得好笑,重新回到嚴喬面前,仰頭看著她︰“剛才那話不是你說的?”

    “听清楚了,我說的是,不是什麼好東西,”嚴喬冷笑一聲,不屑道,“東西能跟人比嗎。”

    他依舊穿得斯斯文文,金絲眼鏡都沒摘,唇角微微(勾gou)了一下,像是極淡地笑了一下,眼神卻森冷,像陽光明媚的春天里結了刺骨的冰。

    寧舒不是沒見過嚴喬不開心的樣子,他的生氣或者不開心總是淡淡,對什麼都不甚在意也懶得理會的樣子,她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這樣的神情。

    寧舒抬了抬頭︰“你憑什麼這麼說?”

    嚴喬︰“你剛才帶著他在校園里溜達,就沒注意過他的眼神嗎,(色)懂不懂,欲懂不懂?”

    寧舒被嚴喬大膽的言語弄紅了臉,低聲道︰“他,他是我的相親對象,對我有點想法難道不是正常的嗎?”

    “人家只是對我有好感,怎麼被你說得跟個淫.魔似的。”

    嚴喬低頭看著寧舒,她的眼楮又黑又亮,像清澈的溪流,(干gan)淨單純,是他所見到的那些陰暗、不堪和猙獰不曾染指過的另一個世界。

    他頓了一下,聲音依舊不爽,語調卻柔了幾分︰“我會給你找證據,在此之前,離那個畜生遠點。”

    寧舒︰“這兒是學校,您能不能收斂一下,用詞文明點。”

    像是故意跟她對著(干gan),又像是驗證她對他的指控,嚴喬扯了下襯衫領口,(勾gou)了下唇,吊兒郎當道︰“老子就這樣。”

    她不是喜歡像劉樹彬那樣溫柔體貼的嗎,他偏不,哪怕有些東西其實是刻在他的骨子里的。

    寧舒被嚴喬氣得想揍人,深吸了幾口才控制住自己。

    嚴喬看了寧舒一眼,她看起來氣得不輕,比昨天那次還要生氣。

    他沒有多說什麼,(身shen)體擦過她走了,打算去一趟監控室。

    寧舒回到辦公室,郭老師看見她︰“你不是去談戀愛了嗎,怎麼氣成這樣了?”

    寧舒︰“遇到傻逼了。”

    感覺口袋里有什麼東西,竟從里面掏出來一顆糖。

    加了花生碎、蔓越莓(干gan)和草莓(干gan)的牛軋糖。

    她不記得自己見過這顆糖,怎麼也想不起來什麼時候放進口袋里的。

    隔壁班的課代表進來拿作業,看見寧舒手上的糖︰“嚴老師的牛軋糖,剛才我們問他要,還(摸Mo)著口袋騙我們說沒有了,原來是留給寧老師了。”

    秦月香撇了下嘴︰“這種糖到處都是,也不一定是嚴老師的。”

    女生︰“這是手工做的,連包裝袋都是手包的,肯定是嚴老師的。”

    寧舒看著手上的糖,頓了一下抬頭問那女生︰“你們剛才上體育課(發fa)生過什麼事嗎?”

    女生想了想︰“有個校外的男的看我們上課,嚴老師跟他起了點沖突。”

    “嚴老師看起來挺生氣的,差點跟那個人打了起來。”

    寧舒︰“什麼沖突?”

    “不知道,”女生搖了下頭,“嚴老師把那個人拽到遠處了,看起來並不想讓我們知道。”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