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12章 第 12 章

第12章 第 12 章



    嚴喬靠在桌邊,手上把玩著一支口紅。【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趙宇杰吸著一杯(奶Nai)茶︰“從昨天晚上回來你就在拿著這支口紅看,什麼情況這是?”

    嚴喬沒理他。

    趙宇杰很會聊天,就算別人不理他,他也能自己跟自己聊到天荒地老︰“到底是哪個女人的口紅,是秦老師的嗎,你拿人秦老師的口紅(干gan)什麼?”

    口紅不像一般的物品,是沾過女人的嘴唇的,帶有(強qiang)烈(曖ai)昧的暗示。

    嚴喬打開蓋子,將膏體轉上來,放在鼻尖聞了聞,還挺香。

    趙宇杰有點看不下去了︰“你是變態嗎,聞人家的口紅,怎麼不直接上人嘴上啃。”

    嚴喬︰“沒見過,研究一下不行嗎。”

    說完在自己手背上劃了一道紅痕,顏(色)看起來偏暗,不如她嘴唇上的好看。

    趙宇杰用胳膊踫了下嚴喬︰“你跟秦老師是真的嗎?”

    嚴喬︰“說過了,禮禮高考前我不會考慮談戀愛的。”

    趙宇杰就很急︰“來了來了,道德綁架又來了,你是談戀愛,不是離婚,對禮禮的高考能有什麼影響。”

    他作出一副沉思狀︰“你這麼一直單著,該不會是為了等我吧,店里有幾個顧客就老編排咱倆,說我是禮禮的爸,你是禮禮的媽,羅明是隔壁老王。”

    嚴喬踹了趙宇杰小腿一下︰“滾蛋,少惡心人。”

    正說著,嚴喬的電話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走到窗邊接通︰“口紅扔了,別問我要。”

    寧舒一听差點氣炸,想到自己有求于他,不得不咬著牙說道︰“不是這個事,是別的事。”

    這個事當然也不會算了,她那支口紅兩百多一支,是為了相親新買的,只用了這麼一次。

    嚴喬︰“說吧,什麼事?”

    寧舒準備了一下措辭︰“你是在找房子吧,我這邊有空余,一千塊錢一個月,交三押一。”這兒是一套豪華別墅,也是一幢凶宅,他都知道,她便沒有多說。

    嚴喬靠著窗,語氣吊兒郎當︰“跟我一個大男人住在一起,你那個相親對象不會介意嗎?”

    寧舒也是耿直︰“不告訴他不就行了嗎。”

    嚴喬低聲笑了一下︰“可以,偷偷(摸Mo)(摸Mo)比光明正大可(刺ci)激太多了。”

    寧舒︰“……”

    “還能好好說話嗎?”

    嚴喬︰“住在一起可以,我有個條件。”

    她這個“房東”都沒提條件,他一個房客竟然要提條件,寧舒缺錢,只能笑著︰“你說。”

    嚴喬︰“你不能帶男人回去過夜。”

    寧舒思想保守,認為女人最好在新婚之夜再和男人(發fa)生(關guan)系,他倒是放得開,不愧為一名衣冠禽獸,她說︰“可以。”

    “還有別的要說的嗎,沒有的話就簽合同了,一手交合同一手交錢。”

    嚴喬皺了下眉︰“這麼急,缺錢用?”

    寧舒︰“不是。”

    她看著不像是那種會胡亂花錢的人,嚴喬沒有多問,也沒有立場和身份多問。

    搬家這天,嚴喬換了身新衣服,帶著同樣穿著新衣服的嚴禮,兩人在別墅門口站了很久。

    趙宇杰和羅明買了兩串鞭炮,分別站在大門兩邊,鞭炮聲響起又落下,空氣中漂浮著硝煙的味道,炸開的紅(色)紙屑在陽光下飛舞。

    像很久之前的那個除夕前夜。

    嚴喬伸出手掌在嚴禮眼楮上抹了一下︰“進去吧。”

    嚴禮的視線變得清晰,他咬了咬嘴里的棒棒糖︰“嗯。”

    “哥,我也想搬這兒住。”

    嚴喬︰“不行,等你高考完。”

    一個路過的人被鞭炮聲嚇了一跳,不滿地大喊︰“這兒不讓放炮。”

    “你們這是結婚嗎,怎麼沒看見婚車。”

    趙宇杰︰“今天是我家喬妹帶著孩子回娘家的日子。”

    羅明搭上趙宇杰的肩膀︰“得虧我喬哥進去了沒听見,不然你得死翹翹。”

    趙宇杰拿出一個紅包塞給那位路人︰“對不住,打擾了。”

    路人沒反應過來︰“給紅包做什麼。”

    趙宇杰笑了笑︰“沒什麼,高興。”

    兩人在門口逮著人就發,把一疊紅包(糟zao)蹋完了才進去。

    嚴喬帶嚴禮進了客廳︰“我去燒點水,冰箱里有牛(奶Nai)。”

    嚴禮拉開冰箱,拿出一瓶牛(奶Nai)喝,趙宇杰和羅明東倒西歪地坐在沙發上。

    寧舒站在二樓欄桿邊往樓下看,這副場景讓她產生一種,他們才是住在這里的,她這個二房東反而是個多余的。

    寧舒看著歪在沙發上的那兩個,一個穿著黑(色)的背心,一個穿著西裝,腳上都是拖鞋。

    這不就是蹲在青檸門口調戲她的那兩個嗎。

    寧舒從樓上下來,趙宇杰和羅明同時認出了寧舒,一塊轉頭看向嚴禮,聲音都有點結巴︰“這是你新班主任?”

    嚴禮抹掉嘴邊的牛(奶Nai),乖巧點頭,又對寧舒道︰“寧老師好。”

    趙宇杰和羅明噌的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來,像犯了錯的小學生,緊張得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老師好。”

    在嚴禮面前,寧舒不宜發作,只好裝作沒見過他們,像對待一般的學生親友那樣說話︰“你們好。”

    嚴喬從廚房出來︰“禮禮,該上學去了。”

    寧舒叫住嚴禮,手寫了一張請假條給他︰“跟門衛說是中午出來辦事的,別翻牆,摔下來多危險。”

    嚴禮背上書包,接過假條︰“謝謝寧老師,寧老師您真好。”

    趙宇杰和羅明像兩台復讀機︰“寧老師真好。”

    寧舒轉頭把嚴喬喊了過來︰“上次跟你說的嚴禮的校服給他訂了嗎,你看這腳踝,襪子都(露)出來,秋天還得穿秋褲,(露)出來多難看。”

    嚴禮︰“寧老師,我不穿秋褲。”女孩子才穿秋褲。

    嚴喬︰“我也不穿。”

    趙宇杰,羅明兩個人形復讀機︰“我們也不穿。”

    寧舒有點無力,覺得這一屋子都是幼兒園的小孩,對嚴禮說道︰“先去上課吧。”

    趙宇杰轉頭看著羅明︰“突然有點想哭是怎麼回事。”

    羅明︰“這都多少年沒人叫我們穿過秋褲了。”

    嚴喬靠在餐廳門邊沒說話,雖然……但是,秋褲這種影響風度的玩意是打死不能穿的。

    門鈴聲響起,寧舒收到一份快遞。

    她從工具箱里拿出剪刀拆開,里面的東西被防震泡沫包裹得很嚴實。

    趙宇杰和羅明一心想討好寧舒,好讓她多照顧一點嚴禮,兩人走過來要幫忙。

    寧舒︰“不用,我自己能拆開。”

    嚴禮一走,寧舒對他們也就不客氣了,明顯不太想搭理。她要是沒記錯,他們一共調戲了她三次。

    羅明用胳膊踫了下趙宇杰,低聲道︰“你不是很能說嗎,趕緊哄哄。”

    趙宇杰焦躁地抓了下頭,他哄女人很有一手,從來也沒哄過老師,不知道怎麼哄,想了想說道︰“我們可以寫檢討,跑(操cao)場也行。”

    “之前的事對不起,我跟羅明就是嘴賤了點,沒有惡意。真的,不信你問嚴老師。”

    羅明轉頭喊道︰“嚴老師,快來做個證明。”

    嚴喬靠在餐廳門邊,幸災樂禍地看著他們。

    趙宇杰︰“行。”

    羅明︰“可以。”

    異口同聲︰“等著吧。”

    寧舒轉頭看著嚴喬︰“你上次不是說不認識他們嗎。”

    嚴喬︰“確實不認識,寧老師可以把他們打出去。”

    寧舒︰“我信你個鬼。”

    寧舒拆好快遞,把東西放在茶幾上,對趙宇杰和羅明說道︰“放心,我不會因為你們對嚴禮同學有任何偏見的。”

    她看得出來他們是真心道歉,反而因為緊張顯出了幾分可愛︰“以後別再這樣了啊。”

    趙宇杰舒了口氣,攀談起來︰“寧老師買的什麼?”

    “防狼噴霧,”寧舒拿起來一罐遞給嚴喬,“前幾天一到半夜就有人扮鬼,站在窗戶外面嚇唬人。”

    嚴喬的臉(色)僵了一下。

    趙宇杰和羅明憋住笑,開始了幸災樂禍的反擊。

    “那可太危險了,這個噴霧能管用嗎?”

    “要不要備上彈弓什麼的,養條大狼狗也行,賤人一來就放狗咬。”

    “你說呢,嚴老師?”

    很久沒看到嚴喬像此時這麼吃癟了,兩人憋笑憋得很辛苦。

    寧舒︰“一大一小兩個人,小的那個好一點,大的簡直詭異,會發出鬼叫聲,比恐怖片里的配音還滲人。”

    趙宇杰疼嚴禮︰“小的不能打。”

    羅明看熱鬧不嫌事大︰“打大的。”

    嚴喬連哄帶攆地把趙宇杰和羅明趕了出去︰“滾蛋,該哪玩哪玩去。”

    寧舒分給嚴喬兩瓶噴霧,叮囑他晚上(睡Shui)覺關好窗。

    她像個女主人一樣帶著他到處看了看。

    嚴喬心不在焉地听著寧舒的講解,他在這棟房子里出生,住了整整十五年,知道的遠比她多。

    寧舒正在給嚴喬演示如何用熱水器︰“摁這個按鈕就可以了,溫度自己調節。”

    嚴喬跟在寧舒身後,她已經換回了原來的裝扮,依舊戴著那副黑框眼鏡,黑(色)t恤,深藍(色)過膝裙,嘴上沒涂口紅,呈現淡淡自然的粉(色)。

    他視線在她(胸xiong)口掃了一眼,發現她沒再往文(胸xiong)里面塞棉花。

    他瞧著她這幅裝扮,順眼,又不順眼。

    嚴喬︰“你跟你那個相親對象發展得怎麼樣了?”

    寧舒︰“挺好的,他人不錯,打算處處看。”

    嚴喬︰“挺有錢的吧,看他手腕上戴的那塊表,起碼二十萬。”

    寧舒︰“錢不是選對象的唯一標準,但兩個同等條件的男人站在一起,肯定選有錢的那個。”

    有理有據,令人無法反駁。

    但嚴喬還是精準地找到了反駁點︰“沒準有錢的那個(床chuang)上不行呢。”

    寧舒本著一張嚴肅的班主任臉︰“你這個人怎麼這麼說話。”這種話怎麼能拿到明面上講,不知道羞恥嗎。

    她找對象的時候根本沒考慮過那方面的事︰“只要兩個人志趣相投,能好好在一起過日子不就行了嗎。”

    嚴喬笑了一下︰“你是在找老伴還是在找男人。”

    寧舒︰“兩者有什麼區別嗎?”

    她看見眼前的男人往前走了一步,把她逼在牆邊。

    他(身shen)體前傾,微微往下壓了壓,一股滾燙的氣息落在她的耳側,她看見他的喉結微微滾動了一下,白(色)的襯衫布料下肌(肉rou)緊繃,(性xing)感得仿佛下一秒就會爆發。

    她呼吸微窒,突然有些喘不上氣。

    他故意帶了聲低喘,她的耳朵一下子燒了起來,脊柱升起一股酥麻,(身shen)體不受控制地顫了一下。

    她回過神來,紅著臉罵他︰“流氓。”

    她從來听過這麼騷的聲音,覺得他荒淫不像話。

    又對自己那一瞬間的(身shen)體反應感到羞愧,覺得自己放蕩了。

    嚴喬往後退了一步,微微(勾gou)唇︰“這才叫男人,懂嗎?”

    寧舒狠狠踹了嚴喬一腳,轉身上了樓。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她開始變得不怕他了,敢罵他,甚至敢踹他。

    嚴喬看著寧舒的背影,她應該是生氣了,哄都哄不好的那種。

    他並沒有觸踫到她的皮膚,只是靠得近了一些,跟她示範,告訴她什麼叫男人,讓她心里有個數,不要等結了婚才發現自己的男人不行,哭都沒地方哭。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