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11章 第 11 章

第11章 第 11 章



    周六晚上沒有晚自習,下午五點就放學了,寧舒從包里拿出來幾樣化妝品,準備給自己化個妝。【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她打開美妝視頻看了一遍,覺得化妝也不過如此,沒什麼難的。

    兩分鐘後,她就用實際行動推翻了自己剛才的想法。

    郭老師看了看寧舒臉上慘白的粉底液和畫歪了的口紅︰“寧老師,你這是在化妝?”

    寧舒︰“我媽給我介紹了一個人,今天晚上去相親。”

    “知根知底,門當戶對,”郭老師用過來人的經驗說道,“不過,不能光爸媽喜歡,你自己也要喜歡才好,不然一輩子那麼長,過不下去的。”

    寧舒把唇邊涂出來的口紅擦掉︰“我看過照片了,挺合眼緣的。”

    郭老師背上包,臨走前看了看寧舒身上跟平時一樣中規中規的衣服︰“你就打算穿這個?”

    寧舒︰“我這條裙子可是新的,還沒穿過呢。”

    郭老師︰“你以後能買點年輕人穿的衣服嗎,比我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媽穿的都老氣。”

    郭老師臨走前把六班的英語老師拉了過來︰“林老師,你幫下寧老師,她一會要去相親。”

    六班的英語老師叫林達,英文名叫linda,氣質好,個子高,長得洋氣又漂亮,每天的衣服都不帶重樣的。

    “以前沒看出來啊,寧老師你底子不錯。”林老師幫寧舒化好妝,又拿了件自己的衣服給她,“穿這件v領的裙子。”

    寧舒換好從洗手間出來,林老師把她的黑框眼鏡摘了下來,審視道︰“束(胸xiong)也(脫tuo)掉,這衣服適合大一點的(胸xiong)穿。”

    ——

    嚴喬打開衣櫃,從幾件新買的襯衫中挑了件米(色)的穿上,又拿起桌邊的金絲眼鏡戴上。

    趙宇杰看見他,吹了聲口哨︰“嚴老師這是要去相親還是約會?”

    嚴喬慢條斯理地卷了卷袖口︰“請禮禮的班主任吃飯。”

    趙宇杰︰“我也要去。”說著就要上樓換衣服,準備把羅明也叫上。

    嚴喬︰“不是新班主任,是原來那個秦老師。”

    趙宇杰點頭︰“也是,秦老師帶了禮禮一年,一直都很照顧,請人吃飯是應該的。”

    “等我一下,我也去。”

    嚴喬︰“好。”

    趙宇杰一上樓,嚴喬走出餐廳大門,長腿跨上摩托車,開車走了。

    他一個人請客吃飯可以早點結束,帶上趙宇杰和羅明這對活寶,一頓飯能吃到人家餐廳關門。

    嚴喬到的時候秦月香已經到了。

    她看起來精心打扮了一番,平時總是扎著馬尾,今天散了下來,穿著一件白(色)的連衣裙。

    嚴喬︰“秦老師。”

    秦月香笑了笑︰“在學校外面叫我名字就行。”

    嚴喬嗯了聲,卻沒改口︰“秦老師等久了吧。”

    兩人準備往里面走,秦月香突然定住了,她直直地看著一個方向,揉了揉自己的眼楮︰“我莫不是眼瞎了。”

    嚴喬順著秦月香的視線看過去,他莫不是也瞎了。

    秦月香︰“那個美麗優雅(性xing)感撩人的女人是我認識的土包子寧老師嗎?”

    嚴喬看了過去,好一會才認出寧舒來。

    她摘了眼鏡,化了妝,身上穿著他沒見過的衣服,像變了一個人。

    她正轉頭對身旁的男人說話,臉上帶著溫柔的笑。

    秦月香眼珠子都快驚掉了,連髒話都蹦出來了︰“這他媽。”

    秦月香拿出手機撥了一下寧舒的電話,看見那個女人低頭翻包,看樣子是在找手機,確認是寧舒無疑了。

    秦月香掛了電話,此時的她並不想和這位死對頭對上,因為會輸得很慘。

    秦月香轉頭對嚴喬說道︰“今天在辦公室听說寧老師今天要相親呢。”

    “要不咱們換一家餐廳,不然寧老師看到熟人會不自在。”

    嚴喬看著寧舒跟那個男人說說笑笑地走進了餐廳︰“不換,就這家。”

    寧舒其實並沒有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大方,她總覺得身上的衣服難受,一趁人不注意就想把領口往上面拽。

    束(胸xiong)衣穿多了,徒然沒穿,總覺得(胸xiong)口那兩團(肉rou)是多出來的,想彎腰含(胸xiong),把它們藏起來,又怕儀態不好,對方看不上她。

    好在媽媽介紹的相親對象是很好男人,並不會一直盯著她。

    這麼想著的時候,寧舒感覺有人在盯著她,一抬頭就看到了坐在前面一桌的嚴喬。

    他正在跟坐在他對面的女人說話,唇邊帶著笑,像是沒看見她,仿佛剛才那一眼只是她的錯覺。

    “怎麼了,”劉樹彬幫寧舒夾了一塊燒臘,“菜不和胃口?”

    寧舒搖了下頭︰“沒,看見熟人了。”

    劉樹彬轉了下頭,體貼問道︰“要不要去打個招呼?”

    寧舒︰“不用。”

    寧舒找話題聊道︰“你的培訓班叫什麼,都有哪些課程?”

    劉樹彬溫和地笑了笑︰“就在你們一中附近,你應該听過,叫學海,語數外都有,好些一中的學生過來補課。”

    寧舒︰“學海啊,我知道,規模挺大的,听說請了不少名師。”上次她沒收周思瑤的手機,周思瑤說在聯系校外培訓班,正在跟她聊天的就是學海的人。

    劉樹彬戴著一副近視眼鏡,穿著一件熨燙整齊的藍(色)襯衫,黑(色)西裝褲,腳上皮鞋錚亮,手腕上戴著一塊昂貴的手表,看起來事業做得很成功。

    長得也還行,是個不錯的相親對象。

    寧舒覺得自己飄了,其實像劉樹彬這種長相,人群里一眼出挑,豈止是還行,已經算得上一表人才了。

    她抬眸看了一眼嚴喬,突然有點好奇,跟他一起吃飯的女人是誰,他的(曖ai)昧對象,還是女朋友。

    那女人突然轉過頭來,寧舒的目光沒來得及收回來︰“秦老師?”

    秦月香虛偽客套地笑了笑︰“寧老師。”

    寧舒沒再看嚴喬一眼,原因無他,只因為他的長得太好了,把這間餐廳里所有的男人都襯得像配角。

    見過了(艷yan)麗的玫瑰,再去看別的花,相較之下,就會覺得寡淡。

    寧舒想跟劉樹彬處下去,他才應該是她眼里的主角。

    嚴喬靠在椅背上看著寧舒,她像是沒看見他,連個招呼都不打,很沒禮貌,讓人不爽。

    要是嚴禮敢這樣不懂禮貌,他能把他教訓得服服帖帖。

    過了一會,寧舒起身去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看見嚴喬從隔壁男廁出來。

    寧舒走過去︰“嚴老師。”

    嚴喬抬了下眼睫︰“還以為你不認識我了。”

    寧舒︰“你在跟秦老師約會嗎?”

    嚴喬本來想說沒有,只是一頓小型謝師宴,話到嘴邊又改了口︰“你不也在約會嗎。”

    寧舒選擇結束這段尬聊︰“那我先走了。”

    服務生推著一個裝滿蔬菜的小推車走了過來,剛一拐彎沒看清前面有人,直接推了過去。

    寧舒被撞了一下,穿著高跟鞋沒站穩,往前撲倒在了嚴喬懷里。

    隔著布料都能感覺到男人身上的熱度,他的肌(肉rou)很硬,有點硌人,硌得她(胸xiong)口疼。

    嚴喬後背貼著牆壁,感覺到身前的觸感,喉結滾動了一下,聲音低啞︰“你為什麼要往文(胸xiong)里面塞棉花?”

    他不是沒看過,她的(胸xiong)不大,至少不是現在這樣。

    她為了把自己嫁出去,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連塞棉花這種歪門邪道都能想出來。

    推車走過之後,寧舒從嚴喬身上起來,捂住自己的(胸xiong)口,紅著臉反問他︰“還說我,你沒事為什麼要盯著人家女孩子的(胸xiong)看。”

    嚴喬︰“不是你硬往我懷里鑽的?”

    寧舒︰“我又不是故意的。”

    嚴喬(勾gou)了下唇︰“你怎麼證明自己不是故意的。”

    寧舒仰著頭︰“你就說,今天是不是故意來找我茬的。”

    嚴喬懶懶地靠著牆︰“沒那閑工夫。”

    寧舒不想跟這個無聊的男人進行這種沒營養的對話,(干gan)脆不說話了。

    她跟嚴喬並排靠在牆邊,從包里拿出來小鏡子補妝。

    寧舒認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小心翼翼地涂上口紅,對著鏡子抿了下唇。

    因為對自己的化妝技術缺乏自信,想要得到認可,她轉過頭,隨口問道︰“好看嗎?”

    她沒戴眼鏡,眼楮看著比平時更亮,也更水潤,與那雙朱紅飽滿的櫻唇相互.點亮,整個人仿佛在發光。

    寧舒沒指望能從嚴喬嘴里听到什麼好話,她收起鏡子,轉身走了,還沒走出幾步,听見身後的男人低聲說了句︰“好看。”

    寧舒回過頭︰“謝謝。”

    嚴喬腿長,幾步就追上寧舒了,他隨意抬了下手,在她的頭發上揉了兩下,把她精心整理的頭發全弄亂了︰“這樣才可愛。”

    寧舒下意識地找粉筆,餐廳里當然是沒有粉筆的。

    她以在課堂上對調皮搗蛋的學生扔粉筆的姿勢把一支口紅扔了出去,眼看就要砸到嚴喬的後腦勺。

    男人像是後背長了眼,輕巧地偏了下頭,一抬手將那支口紅攥在了手心里。

    ——

    吃好晚飯,寧舒和劉樹彬在商場里散了會步。

    迎面走過來一個女孩,寧舒認出來是五班的一個學生,高三開學之後就沒再去學校了,听說患上了抑郁癥,害怕上學,害怕穿校服。

    寧舒帶過李嬌嬌語文,知道她是個很認真也很努力的好孩子,除了上學校的課,還經常參加校外的補習班,在劉樹彬開的學海補過課。

    寧舒叫住她,想跟她聊一聊,問問她的情況,看看能不能繼續回學校上課。

    李嬌嬌往寧舒的方向看了看,神情突然大變,她蹲在地上抱著頭,發出尖利的叫聲,像某種動物的崩潰和哭泣。

    寧舒忙走過去,蹲下來,試圖抱抱這個可憐的女孩,讓她冷靜下來,不要害怕。

    李嬌嬌抬頭看著寧舒的方向,眼里的恐懼幾乎要化成實質,她跌坐在地上,(身shen)體顫抖著往後退。

    寧舒怕嚇到李嬌嬌,沒再往前走,聲音柔和帶著安撫︰“老師知道你還沒做好返校的準備,別怕,沒人會逼你的。”

    “你是自己一個人嗎,需要老師送你回家嗎?”

    她話音落下的時候,旁邊店里走出來一個中年女人,是李嬌嬌的母親。

    寧舒稍微放下心來,目送李嬌嬌母女走遠。

    她轉身對一直站在她身後的劉樹彬解釋了一遍,嘆了口氣說道︰“挺好的女孩子,本來能考上一本的,突然就崩潰了,說是學習壓力太大。”

    劉樹彬安慰了寧舒幾句︰“各人有各人的命,別想太多。”

    逛到一樓的時候,寧舒看見了媽媽喜歡的那個包,便停下來多看了幾眼,五千塊,對她來說太貴了,她自己平時背的都是不超過五百塊的包。

    媽媽特別喜歡那個包,好幾次她們出來逛街,媽媽盯著那個包看了很久都沒舍得買。

    劉樹彬︰“喜歡那個包?”

    寧舒擺了下手︰“不是,不喜歡。”

    又解釋道︰“那種款式也不適合我,有點年紀的人背比較好看。”

    兩人又逛了一會,劉樹彬停下腳步︰“等我一下,我去趟洗手間。”

    劉樹彬回來後,開車送寧舒回家。

    到了永寧里,寧舒正要開車門,劉樹彬已經繞到她這邊了,他幫她拉開了車門。

    寧舒從車上下來︰“謝謝。”

    劉樹彬打開後備箱,拎出來一個一看就很高檔的紙袋。

    寧舒一眼就認出了了上面的logo,正是她看的那個包包的品牌。

    她不愛佔人便宜,更不想欠別人什麼。雖然很滿意這個男人,但就算是真的男女朋友,無緣無故收人這麼貴重的東西也不合適。

    劉樹彬溫和地笑了笑︰“剛才看你一直盯著看,應該是喜歡的。”

    “又說跟你的年齡不合適,我猜是送家里的長輩的。”

    寧舒︰“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劉樹彬把紙袋塞進寧舒懷里轉身就走,寧舒來不及還回去車子就已經開走了。

    沒想到,第二天媽媽過來看她,看見了這只包包,理所當然地認為是寧舒買給她的,把寧舒說了一頓,埋怨她亂花錢。

    話雖然這麼說,媽媽看見禮物還是喜歡的,寧舒不想媽媽失望,順勢說是送給她的。

    事後,寧舒查了查自己的銀行卡余額,交給房東一筆房租之後,她沒剩下多少錢了,還得留點給自己生活。

    月底才發工資,她等不了那麼久,她需要把錢還給劉樹彬,拖久了不合適。

    唯一能解決她燃眉之急的就是盡快找到願意跟她合租的人,這樣可以拿到房租。

    可惜這是一棟遠近聞名的凶宅,沒人肯租,除了一個人。

    寧舒拿出手機猶豫了半天,終于還是撥了出去︰“喂,嚴老師。”

    “租房子嗎?”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