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10章 第 10 章

第10章 第 10 章



    從青檸走過去,寧舒對嚴喬說道︰“永寧里離這很近,我自己回去吧。[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嚴喬︰“已經答應過禮禮送你回家了,當家長的要言而有信,做個好榜樣。”

    寧舒臉上帶著班主任特有的笑容︰“要是班里的家長都像你這麼配合就好了。”

    她當老師久了,什麼樣的家長都見過。

    孩子是家庭的縮影,什麼樣的家庭就會養出什麼樣的孩子。

    嚴禮很優秀,不論是成績還是(性xing)格,寧舒就沒見過這麼完美的學生。

    現在看看,他的優秀不是沒有理由的,他應該成長在一個健康幸福的家庭,父母恩愛,兄弟和睦。

    雖然這位兄長在很多時候都沒有作出正面的示範,身上有很多諸如文身、抽煙之類的惡習。

    寧舒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低頭在包里翻手機,嚴喬幫她拿著花。

    寧舒︰“我媽的電話,每天晚上十點,她都會準時給我打電話。”

    嚴喬嗯了聲,走在寧舒身側,抱著一束花往別墅的方向走。

    “媽媽,我已經下班啦,馬上到家,”寧舒握著手機,唇邊小梨渦像盛了蜜糖,一看就是在家里被寵大的小公主,“今天挺好的,不累,您別擔心。”

    “收到了學生送的花,還有賀卡。爸爸休息了嗎,讓他少抽點煙,我周末回去看你們。”

    “媽媽,我昨天在商場看到一個包包,特別適合你。”

    “沒事,我錢夠花,不用給我轉錢。”

    嚴喬轉頭看著寧舒,心想,她的運氣真好,爸爸媽媽都在。

    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運氣都很好,也有運氣不好的。

    一直到別墅門口寧舒才戀戀不舍地掛了電話,她收起手機,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爸媽太寵我了,還把我當成小孩一樣。”

    嚴喬抬眸看了看眼前的房子︰“怎麼會想到在外面租住,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家里人不擔心嗎。”

    寧舒︰“我家門口的路段修路,我媽媽心疼我上下班路上要繞遠路,想讓我離學校近點,省點時間多(睡Shui)一會。”

    話音剛落,她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不好意思,我媽媽又打來電話了。”

    寧舒握著手機︰“沒有男朋友。”

    嚴喬在一旁听著,這是被催婚了。

    寧舒︰“不是我不想談,是學校里沒有合適的。”

    嚴喬眯了下眼楮,看著不遠處堆在牆角的舊花盆。

    寧舒︰“學校里面的男老師要麼已經結婚了,要麼有女朋友了。”

    嚴喬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被一中開除了,還是他其實是個女老師,所以不在她說的那兩種情況之列。

    “相親?”涉及到個人**,寧舒握著手機走到一旁,刻意壓低聲音說話。

    過了一會,嚴喬看見寧舒走了過來︰“寧老師這是要相親?”

    本來別人的**他不該多問,也沒興趣打探別人的事。

    上次在這兒送教師節禮物被她誤會成表白,他認下了。要是听到相親這麼敏感的字眼還裝作沒听見,就顯得很假。

    寧舒︰“是我媽以前同事的兒子,也是做教育的,開培訓班,個人條件不錯,兩家也算知根知底,所以打算去見見。”

    這倒很符合她保守的(性xing)格,嚴喬︰“溫柔體貼,有車有房?”她上次拒絕他的時候說喜歡這樣的男人。

    寧舒點了下頭︰“我沒見過,我媽說是。”

    “我進家門了,你回去注意安全。”

    寧舒拿出鑰匙打開別墅大門,轉頭看見嚴喬站在原地看著她。

    她有點詫異︰“嚴老師,你不回去嗎?”

    嚴喬看了看別墅院子,里面的雜草已經被拔掉了,上次他和嚴禮來的時候還是亂草叢生。

    “我媽以前教育我,說送女孩子回家,一定要看著人家走進家門,一直到看不見了才可以離開。”

    寧舒看著眼前的男人,因為剛從學校出來,他身上依舊穿著白襯衫。只是,襯衫領口不知道什麼時候解開了,松松散散的,像是怕熱,袖口也往上卷了卷。

    他單手(插cha)在口袋里,微微偏著頭,(勾gou)唇看向她,有一種雅致的痞氣。

    寧舒轉身走進別墅大門,路過院子的時候回過頭,果然看見他站在原地,一直到走進客廳關上門,寧舒上了二樓,站在窗邊往門口看,他這才轉身走。

    要一直等到看不見對方了才可以離開,這絕不是普通家庭能教出來的教養。

    寧舒看著嚴喬遠去的背影,心想,他別不是什麼落魄貴公子吧,曾經擁有很好的生活,遭遇巨大的家庭變故,外表和(性xing)情大變,刻在骨子的教養卻一直都在。

    嚴喬回到餐廳,看見趙宇杰蹲在門口抽煙,眼楮不斷往路過的美女身上看,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像在給自己選妃。

    嚴喬用腳踫了下他︰“在這蹲著(干gan)什麼,進去。”

    趙宇杰重心不穩,差點歪倒摔地上,嘴里的煙頭也掉了,撿起來擦了擦,重新放進嘴里吸了一口︰“我蹲這怎麼了,我不是天天蹲這嗎,你又不是沒見過。”

    “吃炸.藥了?”

    嚴喬推開餐廳門進去,趙宇杰跟上︰“今天不是教師節嗎,跟嚴禮的新班主任說我跟羅明想請她吃飯的事了嗎?”

    嚴喬︰“沒有。”

    趙宇杰︰“不行,購物卡就沒收,飯一定要吃,要讓老師看到我們的誠意。”

    嚴喬轉頭看著趙宇杰︰“你跟羅明不出現,就是對老師最大的誠意。”

    趙宇杰︰“你剛才去哪了?”

    嚴喬︰“永寧里。”

    趙宇杰想到了什麼,說道︰“買房子還差多少錢,我跟羅明還有。”

    嚴喬︰“不用,這是我跟禮禮的事。”

    趙宇杰沒有多說什麼︰“有需要就開口。”

    ——

    寧舒準備(洗xi)澡,透過窗戶看見房東走了過來,看起來是來找她的。

    寧舒忙下了樓,跑到別墅大門口打開了門,這樣可以防止房東進到她的房子里面。

    她租下來了,合約期限內,使用權就是她的。

    房東看見寧舒,笑了笑︰“寧老師,還沒(睡Shui)呢?”

    寧舒嗯了聲︰“您有事?”她不喜歡這個房東,不講信用,沒有契約精神,唯利是圖,愛財如命,喜歡佔小便宜。

    “倒也沒什麼大事,”房東探頭探腦地往大門里面看,“還沒找到人合租呢?”

    “你是老師,肯定很會寫文章,只要證明這棟房子並不像別人說的那樣,是個經常鬧鬼的凶宅,肯定會租出去的。”

    寧舒後來查過,這棟房子已經被房東掛在中介了,售價很低,依舊無人問津。

    沒有人願意花一大筆錢買一棟凶宅。

    寧舒︰“您來到底是什麼事?”

    房東︰“原來辦的網絡寬帶快過期了,你要是想繼續用,需要自己去交費辦理。”

    寧舒非常不開心︰“不是說好水電費全包嗎。”

    房東︰“你也說了是水電費,根本不包括網費。”

    寧舒︰“……”她一直住在家里,沒有租房經驗,被這個房東坑了一次又一次。

    房東︰“你要是工作忙沒時間,我可以幫你辦理,不過錢你要自己出。”

    白紙黑字簽了合同,寧舒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自認倒霉︰“你去辦吧。”

    哪知房東還沒完︰“大家都是熟人,跑腿費我就少收點,五百就行。”

    寧舒︰“那我自己去。”

    房東︰“這房子是我的,需要我的身份證才能辦理,你自己辦不了的。”

    寧舒只知道這個房東貪財,沒想到已經貪到了這個地步,這跟搶錢沒區別。

    她把大門一關︰“不辦了。”反正手機流量夠用。

    正要轉身進屋,寧舒听見門口對面裁縫店老婆婆的聲音,像是在跟房東吵架。

    寧舒打開門,看見老婆婆指著房東大罵︰“卑鄙無恥的東西,還有臉來這兒,哪來的臉?!”

    房東轉頭對寧舒說︰“這老婆婆腦子不好,老年痴呆。”說完快步走了。

    老婆婆因為罵人罵得太狠太急,差點沒喘上氣,扶著牆才沒倒下去。

    寧舒走過去把老婆婆扶進了店里,陪老婆婆坐了一會,了解到了老婆婆討厭房東的原因。

    當年,這棟別墅的男女主人經營著一家效益不錯的公司,被竊賊(殺sha)死之後,合作商紛紛違約,導致大批已經采購好的原材料堆積在倉庫里。

    公司無法繼續經營,要還銀行貸款,要給上千名員工賠償金,清算了財產之後,還有幾百萬的缺口。

    老婆婆看著馬路對面的別墅︰“本來這棟別墅市場價值是兩千萬,賣掉,堵上缺口,還能余下來一大筆供那兩個孩子生活。”

    老婆婆嘆了口氣,氣憤道︰“錢樂,就是你那個房東,趁火打劫,到處散播流言,說這房子鬧鬼,住進去會被惡鬼索命。他還半夜不(睡Shui)覺,裝神弄鬼嚇唬人。”

    寧舒皺了下眉。

    老婆婆︰“別說兩千萬了,三五百萬都沒人敢買。”

    听到這兒寧舒就明白了,錢樂最後低價買下了這棟別墅。

    老婆婆不屑道︰“如意算盤打得好,想等過幾年,凶宅鬧鬼的事過去了,沒有人再提起來,他再高價賣出去。”

    “現在可好,那些流言不光沒有消失,反而越傳越厲害,別說賣出去了,租都沒人敢租,賠死他,報應。”

    寧舒想起前幾天自己看見的白臉鬼影。

    會不會有人用了跟當年錢樂當年一樣的手段,讓這棟房子賣不出去,自己再低價購入。

    寧舒又問︰“那兩個孩子最後怎麼樣了,錢還清了嗎?”

    老婆婆嘆了口氣,聲音沒有了跟錢樂吵架的精神氣,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大的那個是我看著長大的,特別好的孩子,斯文白淨,跟他媽媽一樣,都是很溫和的人,小的當時只有八歲。”

    “沒還清,那種專門替人要債的都是社會上的混混,狠角(色)。”

    “他們打人很凶的,連小孩都打,”老婆婆眼角浸了淚光,用手帕擦了一下,“可憐的孩子。”

    不知道什麼時候刮起了大風,大片烏雲涌了過來,寧舒剛一跑回家就下起了瓢潑大雨。

    她不喜歡大雨天,更不喜歡電閃雷鳴的大雨天

    她縮在被子里不敢動,被尿憋得沒辦法才掀開被子下來。

    路過窗邊的時候看了一眼外面,各種恐怖故事都開始往腦子里面涌,首當其沖的就是她親眼看見的,站在她窗外的那兩個白臉鬼,尤其是大的那個,還會鬼叫,發出恐怖的配音。

    雖然懷疑那鬼是假的,但不妨礙她害怕。

    又一想到那可能是人扮的故意嚇唬她的,更怕了。

    不知過了多久,雷聲和雨聲終于消失了,寧舒從被子里出來,天已經快亮了。

    她頂著兩個黑眼圈站在鏡子前,感覺此時的自己比鬼還像鬼,滿臉憔悴,生生老了十歲。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她今天晚上要去相親。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