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9章 第 9 章

第9章 第 9 章



    嚴禮回到班里,拍了拍前面的謝成成︰“教師節禮物送的什麼?”

    謝成成轉過身,把給各科老師的禮物都說了,又低聲道︰“沒給寧老師準備。【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嚴禮皺著眉︰“怎麼回事?”

    謝成成一五一十地講給嚴禮听︰“周思瑤帶的頭,她一直覺得寧老師在針對她。”

    嚴禮︰“一會放學陪我去買點東西。”

    謝成成︰“算我一份。”

    又問︰“送什麼給寧老師比較好?”雖然他之前被校門口的小混混打劫過,沒多少錢。

    嚴禮想了想︰“只要是寧老師喜歡的東西就行。”

    嚴喬給他的零花錢很多,趙宇杰和羅明也總給他發紅包,所以他很有錢,像個小少爺一樣,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晚自習最後一節課,嚴禮和謝成成翹了,翻圍牆去了校外。

    謝成成看嚴禮翻牆翻得十分熟練︰“你們學霸也經常逃課逃寢嗎?”

    嚴禮︰“也不是經常,看需求。”

    兩人走到禮品店,嚴禮停下來︰“你有女朋友嗎,暗戀的也算。”

    謝成成︰“沒有。”

    嚴禮︰“我也沒有。”

    寧老師是老師也是女孩,女孩喜歡的東西寧老師應該也會喜歡,可惜兩人都沒有送女孩子禮物的經驗。

    在禮品店轉了一圈,看看這個(摸Mo)(摸Mo)那個,十分苦惱。

    店員走過來問道︰“你們是打算送給什麼人的?”

    嚴禮和謝成成異口同聲︰“女朋友。”

    店員小姐姐看著這兩人,長得好看的男人都有女朋友了就算了,怎麼還沒出校園的好看弟弟也都有了女朋友呢。

    店員拿起貨架上的一個芭蕾舞女水晶︰“每個女孩心里都有一個公主夢,她們天生喜歡亮晶晶的東西,送這個準沒錯。”

    謝成成看了一眼︰“不要這個。”

    又低聲對嚴禮解釋︰“之前寧老師沒收過周思瑤的東西,跟這個一模一樣,到現在都還鎖在寧老師的抽屜里呢。”

    店員又推薦了幾樣東西,兩人嫌俗,沒看上。

    寧舒第一次一整個晚自習都沒去班里,她一直坐在辦公室里沒出去過,一會看看桌上的學習計劃表,一會看看嚴喬為了給她挽尊送她的康乃馨。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讓他們這麼討厭她,要在教師節這天給她難堪。

    她讓他們學習,沒收他們的手機、漫畫書、小說,罰他們抄寫,是為了讓他們高考的時候能多考幾分。

    她見過太多高考之後痛哭流涕後悔自己在可以好好學習的時候沒能好好學習的學生了。

    這個世界是很殘酷的,沒有後悔藥可以吃,最好的年華蹉跎了就是蹉跎了。

    寧舒抬眸看見別的老師桌子上的一束束康乃馨,又覺得自己剛才的想法太矯情,別人喜歡她還是討厭她,是別人的自由,她沒有權力去(干gan)涉別人的喜好。

    她只有想著,教師不過是一份工作,工作而已,沒必要投入太多的感情。

    更何況,她只是他們的代理班主任,也許明天陶主任就找到接替她的人了。

    一直到辦公室的老師都走了,寧舒拎起桌邊的紙袋,打算把那兩罐茶葉還給嚴喬。

    走廊傳來聲音,寧舒听出來,不是老師,是學生。

    老師和學生的腳步聲不一樣,學生更活潑也充滿朝氣。

    嚴禮和謝成成站在辦公室門口︰“寧老師。”

    寧舒點了下頭︰“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去,宿舍都快關門了。”

    嚴禮抱著一大束玫瑰花,謝成成拿著一個張賀卡。

    寧舒看了一下便挪開了眼,覺得那些東西刺眼︰“老師們都已經回家了。”

    他們一定是來給別的老師送花的。

    嚴禮往前走一步︰“寧老師,我們是來找您的。”說完又退了回去。

    接著謝成成往前走一步,把手上的賀卡遞過去︰“這是我們班全體同學送您的教師節禮物。”說完退了回去。

    兩人站在一起,一同對寧舒說︰“寧老師,教師節快樂。”他們在路上排練了好幾遍,非常整齊劃一。

    寧舒接過來,看著賀卡上的落款,“高三(6)班全體同學”。

    嚴喬從隔壁辦公室出來,抬手拍了下嚴禮的後腦勺︰“相聲說的不錯。”

    嚴禮抓了下被嚴喬拍過的地方︰“男人的頭不能亂踫。”

    謝成成一看見嚴喬就兩眼放光,聲音清亮地大聲喊道︰“嚴老師,教師節快樂!”

    這句話嚴喬今天听了很多遍,收到了學生們送的一堆賀卡和花束,中間夾雜著幾封(曖ai)昧不明的信件。

    嚴禮和謝成成提出來送寧舒回家,自然被寧舒拒絕了。

    謝成成之前被校門口的混混欺負怕了,有點不放心︰“寧老師長得這麼漂亮,萬一被壞人盯上了怎麼辦。”

    嚴禮︰“就是。”

    嚴喬看了兩人一眼︰“該回宿舍的回宿舍,該回家的趕緊回家。”

    頓了一下又道︰“人我來送。”

    寧舒抱著一束花,跟在他們身後往樓下走。

    嚴禮突然問嚴喬︰“哥,你最近不是在找房子嗎,找的怎麼樣了?”

    嚴喬︰“?”他最近在找房子,他怎麼不知道。

    寧舒︰“嚴老師上次是不是想看看我那個房子。”

    “還是你提醒我那房子鬧鬼。是真的,半夜會有白臉鬼出現,一大一小,站在窗戶外面,人。”

    嚴喬︰“……”

    嚴禮︰“……”

    突然不敢吱聲。

    謝成成笑了起來︰“肯定是惡作劇,世界上根本沒有鬼。”

    “寧老師你備上防狼噴霧,下次再看見就往他們臉上噴,尤其要對準眼楮。”

    嚴喬和嚴禮同時揉了下眼楮,莫名覺得又酸又疼。

    到了樓下,謝成成抱著嚴禮的肩膀︰“明天早上數學卷子借我抄抄。”

    嚴禮甩開謝成成的手︰“不給。”

    寧舒看了謝成成一眼︰“自己的作業自己做,你要真能在高考的考場上抄到,那才是本事,沒有這個本事就踏踏實實的,好好學習。”

    “還有你嚴禮,別笑,你的字要好好練練。”

    “我那有幾本字帖,回頭拿給你。”

    嚴禮和謝成成趕緊跑了。

    寧舒轉頭看著嚴喬,把剛才沒說完的話說完︰“嚴禮的周考語文卷子扣了兩分卷面分,太可惜了。”

    夜晚的校園靜悄悄的,嚴禮和謝成成一走,寧舒才發現自己話有點多︰“我平時沒那麼嘮叨,一在學生面前就控制不住。”

    嚴喬︰“挺好的。”

    寧舒低頭看了看手上的紙袋,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好在嚴喬先說了話︰“你們班的學生對你也挺好的,這束花不便宜,得花不少班費。”

    寧舒心里的尷尬被嚴喬一句話驅散了,如他所說,她也收到了教師節禮物,是最熱烈的紅(色)的玫瑰花,比辦公室里所有的老師收到的都好看。

    嚴喬接過寧舒手里的紙袋︰“寧老師要是不喜歡喝茶,我拿回去吧。”

    寧舒松了口氣,不然她一看到這兩罐茶葉就會想到今天中午在辦公室里的窘迫,和謊言被撞破的尷尬。

    寧舒低頭擺弄著手上的花束,默默在心里嘆了口氣,學生們哪有錢,花的都是家長的辛苦錢。

    她一方面喜歡學生們送給她的花,一方面覺得他們浪費錢。

    有這個錢,真不如買幾本參考書。

    嚴喬笑了一下︰“在想什麼,眉頭都皺起來了。”

    寧舒晃了晃手上的花︰“這一束一共有九十九朵,今天又是教師節,五六百肯定要的。”

    大半個小時前,嚴喬收到信息提示,嚴禮消費了一筆錢,剛好跟這束花等價。

    寧舒不知道,嚴格算起來,這束花是嚴喬買的單。

    寧舒︰“其實送老師的話,康乃馨就可以了,康乃馨還便宜,偏送玫瑰。”

    嚴喬轉頭看了看寧舒,光影映著紅玫瑰和她的臉,他低聲道︰“挺合適的。”

    寧舒抬眸對上嚴喬的視線,他站在路燈正下方,她發現燈光越亮,他的眼眸就越深,深不可測,深不見底。

    寧舒想到白天在辦公室他送給她的那支康乃馨,心想,他人其實也沒她想的那麼壞。

    以貌取人從來都是個貶義詞。

    寧舒猶豫了一下開口︰“舉報信的事,對不起。”

    嚴喬轉頭看著身側的女人,她穿著一件米(色)襯衫,下擺收進牛仔褲里,腰肢縴細,盈盈一握。褲子的版型很好,顯得腿長。

    (屁pi)股……也挺翹。

    紅(色)的玫瑰花映得她臉(色)緋紅,漆黑的杏眼染了幾分霧氣,她仰頭看著他,粉唇微張著對他說對不起。

    莫名讓人產生一種邪惡的破壞欲。

    嚴喬︰“那你打算怎麼補償?”

    男人(勾gou)著唇,聲音低沉帶著磁(性xing),補償兩個字故意咬得(曖ai)昧,一雙桃花眼里蕩著漣漪,簡而言之︰浪得沒邊。

    寧舒心想,自己果然還是太年輕了,甚至想收回剛才的道歉︰“文文身本來就違反校規。”

    嚴喬笑了一下沒說話。

    寧舒看了一眼嚴喬的手臂︰“那個文身對你來說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嚴喬︰“你猜。”

    寧舒︰“跟親人有關?”

    “還是里面藏了女人的名字?”

    嚴喬︰“這個文身會讓我看起來很厲害很可怕,不像個好人。”

    僅是一瞬之間,他的眼楮像蟄伏而居的虎狼。

    寧舒無語道︰“你是什麼大齡中二少年嗎。”他該慶幸自己不是她的學生,不然她能一拳頭錘過去,滅了他的中二之魂。

    寧舒︰“不願意說就算了,誰還能沒有點秘密。”是人就有秘密,她也不例外。

    嚴喬︰“我剛才說的都是實話。”

    寧舒當然不信,只當他是不願意說。

    出了校門,一走進天堂街,燈光大亮。街燈連同天上的月光,高低遠近地錯落成一片。

    兩人繼續往前走,寧舒轉頭對嚴喬說︰“前面是一家燒烤自助,咱們走快點吧。”

    嚴喬抬眸看了看,青檸。

    “這家店怎麼了?”

    寧舒低著頭,快速從店門口走過去,對嚴喬解釋道︰“你往窗戶里面看,那個靠在收銀台邊穿黑背心的,還有旁邊穿西裝的。”

    嚴喬看了一眼,周宇杰和羅明正在說話,沒看見他。

    寧舒好心提醒嚴喬︰“那些人不好惹,你以後也繞著點走。”

    嚴喬︰“他們怎麼你了?”

    寧舒︰“這次真不是我以貌取人,前幾天我從這邊走,他們就蹲在門口抽煙,還沖我吹口哨,調戲人。”

    寧舒看見嚴喬的臉(色)不太對勁;“你是不是也被他們欺負過?”

    嚴喬︰“沒有。”

    寧舒︰“那你認識他們?”

    嚴喬看了一眼餐廳里面,趙宇杰正(勾gou)著唇跟一個女人調笑,羅明嘴邊叼著一根煙,笑得一臉不懷好意,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不三不四的貨(色),一看就不像好人。

    嚴喬︰“不認識。”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