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8章 第 8 章

第8章 第 8 章



    這次三校聯考的成績和排名很快出來了,六班又是全年級墊底。[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光是這樣也就算了,居然還是三所學校的最後一名。

    寧舒站在講台邊,手邊放著周考卷子︰“喊到名字的同學上來拿。”

    寧舒把100分以上的學生一個個叫完,100分以下的只叫了名字,沒報分數,算是給留了面子。

    寧舒發完卷子,看見一個女生在低頭玩手機。

    “周思瑤,手機放講台上,教室門口站著去。”

    被點名的女生慢騰騰地站起來,狡辯道︰“老師,我沒玩手機,在聯系校外輔導班,好提高語文成績。”

    寧舒走過去,看了一眼女生的卷子,88分。

    學校有規定,不許學生帶手機來學校,更別說在課堂上玩手機了,寧舒的語氣算不上好︰“不管怎麼樣,上課打手機就是不對。”

    周思瑤咬著自己的嘴唇,不肯交手機。

    寧舒伸手去拿,對方不肯松手,她費了勁才搶過來,臉(色)沉了沉︰“門口站著去。”

    “還有,昨天罰你抄的課文抄完了嗎?”

    周思瑤礙于寧舒是老師,不敢大聲吵,語氣能听出來不服氣︰“別人也默錯了,憑什麼讓我抄五遍,別人抄三遍。”

    寧舒看了她一眼︰“你錯得比別人多。”

    周思瑤走出教室,靠在門口牆壁上,因為生氣,手上的卷子被她捏得皺成一團,心里認定了寧舒在針對她。

    下午放學,班長站起來拍了下手︰“明天就是咱們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個教師節了,大家想一想給老師們送點什麼。”

    同學們展開討論︰“送花吧,一個老師一束,再找個字好的同學寫張賀卡,完事。”

    “買幾個杯子也挺好的。”

    “可以針對不同的老師送不同的東西,老趙送把尺子,linda送個口紅,老郭喜歡織毛衣,送點毛線球……”

    說到寧舒的時候,那位同學頓了一下︰“給寧老師送點什麼好呢?”

    老師們各有特點,個(性xing)鮮明。

    只有寧舒,她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也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東西。

    周思瑤接上話︰“寧姥姥只是代理班主任,不用送了吧。”

    每個老師都有外號,寧舒也不例外,寧姥姥就是她的外號,因為她穿著老氣,思想保守又經常嘮叨。

    她經常無法理解他們的思想,像一個沒有過過青春期的人。

    謝成成看了周思瑤一眼,語氣不爽︰“就算寧老師不是我們的班主任,那也是我們的語文老師。副科老師都有禮物,沒道理主課老師沒有。”

    這樣會讓寧老師很尷尬。

    “嚴禮,你覺得呢。”謝成成想搬救兵,轉頭看見嚴禮的座位是空的,才想起來他從上節自習課就被叫去參加奧數培訓了。

    周思瑤不懷好意地號召道︰“不如大家投票,看看該不該送。”

    有人附和︰“贊同投票。”

    “寧姥姥都沒收我兩個手機了,到現在都沒還。”

    “她還跟我媽告狀,說我上課總是開小差,多大點事就告狀。”

    ……

    每年到了教師節都是寧舒除去考試以外最忙的時候,送禮的家長太多了,她還得一個一個把紅包和購物卡退回去。

    寧舒一整個晚自習都用在回復家長們的消息上了,又聊了聊各家孩子近期在學校的表現,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學生家長們都很信任她,也很喜歡她,認為她很負責,是個好老師,希望她一直把這個班帶下去。

    寧舒看著手上的學生成績和排名,默默地嘆了口氣,這樣下去肯定不行。

    她拿出一個筆記本,在上面寫下周思瑤的名字,針對她這次語文考試的情況,根據(強qiang)弱點,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為她量身定做了近期語文學習計劃。

    周思瑤的生物考的也不好,寧舒打算明天跟郭老師聊聊,看看怎麼弄,怎麼幫她提提分。

    然後是謝成成,人很聰明,就是皮了點,基礎知識掌握的不扎實,這方面需要加(強qiang)。

    寧舒幫班里的每一個學生都做了點評和學習計劃,最後打開的是嚴禮的成績單。

    數學滿分,物化生接近滿分,語文142,英語148。

    只要繼續保持下去,清北穩了,專業隨便挑的那種。

    寧舒伸了個懶腰,揉了下酸澀的眼楮,抬頭看見辦公室門口走過一個人,那人停下腳步︰“寧老師?”

    嚴喬是回辦公室拿東西的︰“這麼晚了還不下班?”

    寧舒背起包︰“這就走。”

    到了樓下,寧舒從包里拿出來幾張購物卡遞給嚴喬︰“這個我不能收。”

    嚴喬沒接,一聲不吭地盯著她的眼楮,竟讓她看出了幾分威脅,好像她要是不收他就要擰斷她的脖子一般。

    寧舒︰“真不能收。”

    嚴喬︰“那你收別的家長的紅包了嗎?”

    寧舒︰“沒有,我不收家長的東西。”

    嚴喬︰“那回頭請你吃飯。”

    他又開始盯著她看,面上帶了幾分溫和的笑意,寧舒卻從那雙微微彎著的桃花眼中看出了幾分威脅。

    她只好先應下來。

    寧舒把購物卡遞給嚴喬,無意間觸踫到他的指尖,體溫相撞的瞬間,她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在永寧里,他拎著禮品袋對她表白。

    她慌忙收回手︰“那兩罐茶葉在我辦公室,今天太忙忘了,明天還給你。”

    嚴喬看了一眼寧舒手上抱著的筆記本︰“今天怎麼回去這麼晚?”

    寧舒沒注意到嚴喬的問法,不然她該問一句,他怎麼知道她以前回去的不晚。

    嚴喬當然不會說,最初幾天他經常和嚴禮一起扮鬼嚇她,所以知道她正常的作息時間。

    寧舒答道︰“這次周考班里的學生考得不好,幫他們制定了學習計劃。”

    一說到班里的學生,寧舒就停不下來了。

    “嚴禮你不用擔心,唯一就是,他中午為了省時間學習,喜歡在教室啃面包。”

    “讓他注意(身shen)體健康,一定要好好吃飯。”

    “還有他那個校服該換大一號的了,褲角都快到小腿了,天馬上要涼了,會凍到腳踝的。”

    夜晚的校園很安靜,寧舒察覺到自己有點嘮叨,像個不討人喜歡的老母親,忙閉了嘴。

    嚴喬抬頭看著天上的星星,片刻後轉頭看著她︰“那兩罐茶葉別給我了,要是喜歡,回頭我再拿點給你。”

    ——

    第二天一大早寧舒就被陶主任叫過去訓了一頓,這次周考六班的成績拖了全校的後腿。

    寧舒︰“其實,我們班同學這次考試平均分比上次進步了兩分,課堂紀律也很好了很多。”

    寧舒的努力陶主任是看在眼里的,她總共才接手六班一個多月,都不一定能磨合好,能有進步已經很不錯了。

    寧舒適時提醒陶主任︰“高三(6)班的新班主任選好人了嗎?”

    陶主任︰“你試著想想,要是在你的帶領下,能讓六班的學生從倒數第一變成正數第一,豈不是很厲害!”

    寧舒一听就知道沒找到人選︰“行,我知道了。”

    陶主任知道寧舒是擔心她媽媽的(身shen)體,想了一下說道︰“這周末我找個老師一塊去你家看望看望吧。”

    寧舒︰“不用,謝謝校領導的關心。”

    正說著話,主任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兩個學生吭哧吭哧地搬著一個箱子走了進來。

    “陶主任,這是我們全體高三年級的學生眾籌為您準備的教師節禮物,感謝您的諄諄教誨,希望您喜歡。”

    箱子看起來很重,外面糊了層藍(色)的禮品紙,看不出來里面是什麼。

    陶主任咧開嘴巴笑了笑︰“什麼禮物啊,還眾籌。”

    學生︰“您打開看看就知道了,再見陶主任。”

    兩人說完就跑了。

    沒有幾個學生會喜歡一個整天在教學樓晃悠,隨時準備逮他們的年級主任。

    陶主任很有自知之明,他轉頭問寧舒︰“我要不要先報個警,里面萬一是炸.彈呢。”

    話雖然這麼說,陶主任臉上依舊帶著笑。

    寧舒︰“我幫您拆?”

    陶主任︰“不用,學生的一片心意,我得親自拆。”

    他忍不住感慨︰“那些學生平時見了我跟見了仇人似的,轉頭就跑,沒想到還給我準備教師節禮物了。”

    陶主任一邊拆一邊說道︰“寧老師對學生盡心盡力的,一定收到感謝賀卡了吧。”

    寧舒沒說話。

    陶主任拆開紙盒,只見里面整整齊齊地放著十八瓶老(干gan)媽,還有一張a4紙。

    上書︰女神,節日快樂。

    寧舒︰“…..”

    陶主任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咆哮道︰“我看那幫小子是想死!”

    陶主任叫陶碧華,跟國民女神陶華碧的名字差不多,又因為整天端著一個老(干gan)媽玻璃瓶泡茶,學生們賜外號︰女神。

    走出主任辦公室,寧舒跟一班班主任秦月香踫上了。

    秦月香手上抱著一大束百合花,她低頭聞了聞︰“我們班學生真是的,說了不讓亂花錢,不听,非要送。”

    “孩子們說,秦老師,雖然您沒有男朋友,但我們都是您的情人,”秦月香擺弄著花束,“現在的孩子一個個的都成精了,我的少(女nu)心哦。”

    寧舒推開門走進辦公室。

    才半天的功夫,辦公室就成了鮮花的海洋,每位老師的位子上都有花,或者包裝好的禮物。

    只有寧舒的桌上是空的,孤單地攤著一個筆記本,上面寫著“高三(6)班學習計劃表”幾個字。

    秦月香跟在寧舒身後走了進去,明知故問︰“寧老師,你沒收到禮物嗎?”

    寧舒和秦月香是同一年進的一中,教的又都是語文,沒少被拿出來一塊比較。秦月香好勝心(強qiang),做什麼都要壓寧舒一頭。

    嚴禮這次執意要從一班調到六班,死活不肯說原因。秦月香一直懷疑是寧舒攛掇的,因此更煩她了。

    郭老師看見寧舒,把自己桌上的一束康乃馨遞了過去︰“剛才上生物課,班里學生讓我捎給你。”

    寧舒的眼神漸漸亮了起來。

    可當她看見上面沒來得及拿下來的卡片,亮起的眼楮又在一瞬間黯了下去。

    秦月香站在寧舒身後,疑問句卻用了陳述的語氣︰“卡片上怎麼寫的郭老師的名字。”

    郭老師的善意被秦月香一句話打碎了,把寧舒置于一種更尷尬的境地。

    其他老師都沒吭聲,他們越裝作沒听見,就越顯得唯一沒收到禮物的那個人可悲又可憐。

    寧舒在一片安靜中拎起放在桌子下面的一個禮品袋,笑了一下說道︰“這是學生們送我的茶葉,挺貴的龍井。”

    郭老師松了口氣,笑著開玩笑︰“六班的學生真偏心,給我就這麼幾朵花,給寧老師送這麼好的茶。”

    寧舒︰“我們班的學生其實很好的,怕我上課嗓子累,所以送了茶葉。”

    她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像一種自言自語的安慰︰“學生們都很喜歡我。”

    嚴喬站在辦公室門口,看了看寧舒桌上那只印滿“love”的粉(色)包裝袋。

    他想起昨天晚上她坐在辦公室里認真幫學生們做學習計劃表的樣子。他沒說話,也沒再往前邁一步,正要轉身走,被人叫住了名字︰“嚴老師。”

    寧舒一抬頭,看見嚴喬落在她桌上沒來得及收回去的目光,她知道他認出來了。

    像被(脫tuo)光了衣服扔在舞台中間,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她的丑態。

    她這個撒謊精。

    寧舒摘掉眼鏡,迅速用手背擦了下眼楮,就像她只是被沙子迷了下眼。

    她低著頭,不知道該往哪看,更不敢看嚴喬。

    她舉報他身上有文身,那個文身看起來對他很重要,他一定不會放過她。

    一想到謊言要被當眾拆穿,她的手心開始冒汗。

    等她的視線重新變得清晰,映入眼簾的是一朵紅(色)的康乃馨,和男人那雙深不見底的眸子。

    她听見他的聲音,像從天籟之外傳過來︰“學生家長也很喜歡寧老師。”

    “教師節快樂。”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