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6章 第 6 章

第6章 第 6 章



    好在嚴喬說完那句話就沒再說什麼了,好像真的只是隨口一提。【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但寧舒能感覺到,他絕不是隨口一提。

    寧舒在教室里巡視著,一邊在心里琢磨嚴喬手臂上的文身。

    她了解過,現在社會的普遍思想就是,文文身很正常,並不像以前那樣,文身是街頭混混專屬的。

    現在稱之為藝術,是一種文化。

    很多普通人也有文身,有文戀人的名字的,有文寵物的,也有把去世的親人照片文在自己身上的,等等很多。

    一個文身就是一段故事。

    寧舒第一次見到嚴喬的時候就在網上查過,青龍文身是什麼意思,搜索結果顯示,文龍的很多都是混社會的,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寧舒抬眸看了看站在講台邊的男人。

    他正低頭看第一排一位同學的卷子,神情頗為認真,金絲眼鏡反著光,那雙眼楮明亮又沉靜。

    她一直以為他的斯文儒雅是裝出來的,這一幕竟讓她看出了幾分真。

    就好像,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人,胳膊上的那片文身才是多余。

    監考鈴響之後,寧舒把收好的卷子理了理,放進袋子里,在上面簽了自己的名字。

    嚴喬看了看寧舒遞過來的筆,這學校是怎麼回事,監個考要簽那麼多次名字。

    然後他擰開一支紅(色)的鋼筆,擠了點墨水在大拇指上,在寧舒的名字後面摁了個手印。

    寧舒驚呆了,這也可以?

    她能怎麼辦,只好裝作沒看見,總不能給他點個贊。

    “寧老師,故木受繩則直後面一句,金就礪則利,那個li是石字旁還是木字旁?”一個正在收拾文具的學生問道。

    寧舒看了他一眼︰“石字旁。”

    學生嘆了口氣︰“那我寫錯了,又得扣分。”

    另一個學生也嘆氣︰“我寫成大金旁了。”

    寧舒扶了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鏡,語氣帶上了一點嚴肅,語重心長道︰“整天跟你們說,《勸學》是每年高考必考的,一定要倒背如流,每一個字都不能寫錯。”

    她越說越上火︰“這根本就是一道送分題,我就不明白了,這麼簡單的題怎麼還能做錯。”

    學生們趕緊跑了。

    嚴喬靠在門邊問寧舒︰“寧老師,你教書幾年了?”

    寧舒伸出手掌,比劃了五個手指頭︰“五年。”

    嚴喬淡淡地哦了聲︰“我以為是五十年。”

    寧舒頓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這是在嘲諷她老氣又嘮叨吧,是吧,是吧!

    這讓她暫時忘了對他可能會扯掉她文(胸xiong)的恐懼,起身追到走廊,條件反射地抬手扔了根粉筆頭過去。

    一不小心砸到了他旁邊的學生身上。

    學生抓了抓後腦勺被砸到的地方,一臉不爽地回過頭︰“哪個熊玩意?”

    一看見是老師,趕緊閉了嘴。

    寧舒尷尬地咳了一聲,很快鎮定下來,一本正經道︰“說的就是你,你校服呢,怎麼不穿上。”

    嚴喬沒忍住笑出了聲,跟著人流下了樓梯。

    ——

    兩天的監考一晃而過,接下來就是周末,一中高三周六不休息,休周日一天。

    “一般的遮瑕膏肯定不行,需要用這種,”一個大熱天依舊穿著西裝的男人遞給嚴喬一盒東西,“這是專門遮文身的。”

    “兩個顏(色)一深一淺,摻在一起調一下,調處來的顏(色)跟你的膚(色)一樣就可以了。”

    羅明是個文身師,開著一家文身店,離嚴喬和趙宇杰的燒烤店只隔了幾百米。

    羅明一邊低頭畫圖一邊說道︰“哪個不長眼的舉報的,回頭幫你教訓一下。”

    嚴喬靠在桌邊,長腿交疊,把玩著手上的遮瑕膏︰“不用。”

    羅明笑了一下︰“女人?”

    “漂亮的女人?”

    嚴喬︰“不是你想的那樣。”

    “她現在是禮禮的班主任。”

    羅明沉思了一下︰“那這事不好辦啊,你打算怎麼弄?”

    嚴喬咬了下後槽牙︰“能怎麼辦,捧著寵著唄,誰叫她是禮禮的班主任。”

    羅明倒不意外,他知道嚴喬,為了嚴禮他什麼都能做,什麼都能忍。

    羅明去了趟里面的房間,拿出來兩盒茶葉︰“客人送的,沒舍得喝,教師節不是快到了嗎,給禮禮那新班主任送去。”

    說完轉頭喊了他的小助理,“去對門的禮物店包裝一下。”

    小助理問︰“送什麼人的?”送不同的人包裝風格也不能一樣。

    羅明看了嚴喬一眼,答道︰“送女人。”

    又不懷好意地補充一句︰“漂亮的女人。”說著對小助理眨了眼。

    片刻之後,小助理拎著包裝好的茶葉回來了。

    粉(色)的包裝盒上涂滿了愛心,印著“love”字樣,上面還扎著一個大大的紅(色)蝴蝶結。

    嚴喬︰“我看情人節也不遠了,留著送你女朋友吧。”

    小助理滿眼無辜︰“這也不是我包的,禮品店的老板說送漂亮的女人禮物,就得這麼包。”

    羅明給小助理豎了個大拇指︰“回頭給你加工資。”

    嚴喬拿起包裝盒看了看,又扔給了羅明︰“要送你去,我不去。”

    “就當是為了禮禮,”羅明重新塞給嚴喬,“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你要不要听?”

    嚴喬︰“不听。”

    羅明︰“既對禮禮好,又能幫你報仇。”

    嚴喬抬了下眸︰“說。”

    羅明︰“你去把禮禮那個漂亮的班主任泡到手,這樣她就成禮禮的嫂子了,那肯定得掏心掏肺對我們禮禮好,連教師節的紅包都省了。”

    羅明分析的頭頭是道︰“這個啞巴虧咱不能白吃,她不是舉報你嗎,上她,在(床chuang)上搞死她。”

    “滾,”嚴喬說道,“你他媽怎麼比趙宇杰還不靠譜。”

    不知是想到了什麼,他低低地笑了一聲。

    羅明打趣道︰“笑這麼騷,在想什麼呢。”

    “在想怎麼搞死她。”嚴喬抬腳踹了羅明一下,“滿意了吧。”

    羅明往後退了半步躲開︰“你要是不願意,讓小杰去,他肯定願意。”

    嚴喬轉頭看著羅明,眼神微沉,聲音泛著冷意︰“別動她。”

    羅明了解嚴喬,知道他是認真的,便沒再提這事︰“對了,上回你救下來的那個學生,我看見過好幾回了,在我店門口轉來轉去,看樣子是想文身,又不太敢。”

    嚴喬嗯了聲︰“別給他文,他要是再來,給我打電話。”

    羅明戴上近視眼鏡,繼續低頭畫圖︰“知道,那孩子跟禮禮差不多大,不會給他文的。”

    嚴喬跟趙宇杰和羅明在一起的時候,嚴禮只有十歲,那時候條件不好,他們經常一身傷,吃了上頓沒下頓,餓極了還偷過東西,只有嚴禮是(干gan)淨的。

    嚴喬從不給嚴禮吃來路不明的東西,他會給他換上(干gan)淨整潔的衣服,自己也梳洗好,體體面面地帶他去餐廳,兩個人只點一份餐,他看著他吃,說自己不餓。

    羅明畫好手上的圖,看了一眼嚴喬,他跟嚴喬和趙宇杰他們又是不一樣的,他念的書不多,更沒過過少爺生活,所以他的話有時候粗鄙。

    但他從不在嚴禮面前說髒話,更不敢開黃腔,不然嚴喬會揍他,趙宇杰也會。

    嚴喬看向羅明︰“還沒好?”

    “好了,”羅明收拾了一下,抱著嚴喬的肩膀往外走,“吃飯去。”

    路過桌邊的時候幫嚴喬把兩罐包裝好的茶葉拎了起來。

    ——

    周一班會課,寧舒站在講台上,照例又是一堆令學生們昏昏欲(睡Shui)的叨逼叨︰“這次周考考的怎麼樣,你們心里比我有數。”

    “我不希望我們班又是全年級倒數第一,說句你們是我帶過的最差的一屆,不為過吧。”

    寧舒掃視了一眼教室︰“這次周考是三校聯考,考完要開家長會的,希望大家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這時,走廊傳來聲音,有人說話,人不少,但秩序很好。

    先進來的人是秦月香,高三(1)班的班主任。

    寧舒看了她一眼︰“秦老師有事?”

    她這才看清楚跟在秦月香身後的嚴禮,和嚴禮身後一群一班的學生們。

    嚴禮一對上寧舒的視線就對她笑了笑︰“寧老師好,我來報道了。”

    少年跟他哥哥一樣,長著一雙桃花眼,只是這雙眼楮更(干gan)淨也更亮,像淺淺的一汪湖水,能看見陽光穿過水面漾出來的清波。

    不像嚴喬,他那雙眼楮總是深不見底,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秦月香抬手拍了下嚴禮的後腦勺,小聲罵了他一句︰“沒良心,叛變了。”

    能听出語氣里的不舍和寵溺。

    跟著嚴禮一塊過來的同學很多,走廊上都快站不開了,寧舒懷疑他們整個班都來了。

    他從不刻意討好別人,但大家都喜歡他。

    寧舒羨慕嚴禮,很羨慕。

    一班一群人走後,嚴禮站在講台邊沖六班的新同學笑了笑︰“大家好,我叫嚴禮,嚴肅的嚴,禮貌的禮。”

    其實不用介紹大家也都知道他,連名字帶照片,整天在公告欄上貼著,回回年級第一,各種競賽獎牌拿到手軟。

    嚴禮抱著一摞書走到教室里唯一空著的座位坐下。

    前桌的謝成成回過頭,問出了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學霸你為啥這麼想不開要來我們班?”

    嚴禮偏了下頭,余光往寧舒身上看了一眼,從她微笑的臉上看到那對溫柔的小梨渦,他笑了笑︰“想來就來了。”

    謝成成︰“那我有不會的題能問你不?”

    嚴禮宛如一個世外高人,淡淡地點了下頭,畢竟天下就沒有他不會的題。

    晚自習放學之前,陶主任開了個教師會,這次會議主要講周考成績的事,各科成績已經出了個七七八八了。

    陶主任端起他的老(干gan)媽玻璃杯喝了口茶︰“想必各位老師已經听說了吧,這次數學有個學生考了滿分。”

    因為是三校聯考,交叉批卷,不知道是哪個學校的。

    一位數學老師給別的科目的老師科普︰“這次數學卷子的附加題是一道高難度奧數題,一般的學生能看懂題目就不錯了,更別說解答了。”

    有人問一班的數學老師︰“會是嚴禮同學嗎?”

    數學老師答道︰“八成不是。”

    “前幾天有張卷子附加題跟這次考試的題很像,嚴禮最後一小問是空著的,我還沒來得及講就周考了。”

    嚴喬轉著手上的一支筆,沒有多說什麼。

    陶主任︰“不管那位數學滿分的學生是不是我們學校的,反正不能是附中的。”

    一中和附中是死對頭,明里暗里整天battle,別說考試排名和升學率了,連食堂阿姨漂不漂亮都要比。

    據小道消息說,陶主任和附中高三年級的年級主任年輕的時候還是情敵,勢不兩立,水火不容。

    陶主任︰“三所學校,五十多個班,平均分最後一名不能出自我們學校的班級。”

    寧舒正在記筆記,一抬頭就跟陶主任的視線對上了。

    寧舒挺直腰板︰“我們班的同學最近學習挺認真的。”

    嚴喬(勾gou)了下唇,還挺護短。

    一個護短的班主任再差也差不到哪去,嚴禮的眼光還算不錯。

    雖然她舉報他文身的事讓他很不爽。

    陶主任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還有就是教師節的問題,教育局下了文件,教師不得收受學生家長的紅包,包括購物卡,抓到嚴懲。”

    教育局每年都會下發這麼一個文件,老師們早就見怪不怪了,有的老師收,有的老師不收,反正一直都是風平浪靜,沒見處理過誰。

    收沒收的,別人也不知道,就連校方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散會之後,嚴喬跟在寧舒身後走了出去,他垂眸看著她︰“寧老師,借一步說話。”說完帶著她往走廊拐角處去了。

    一看就是有秘密,不想被別人發現。

    幾個老師,尤其是年輕的女老師偷偷往他們那邊看,小聲說著什麼。

    平時她們沒這麼八卦,實在是嚴喬的長相和身材過于矚目,尤其在一幫中老年男老師的襯托下,想低調都難。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