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5章 第 5 章

第5章 第 5 章



    上午第一節課上語文,下課後寧舒走到謝成成的座位前,朝他伸出手。【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謝成成從抽屜里拿出來一包辣條,動作慢慢騰騰,看起來不太想給︰“寧老師,您也想吃嗎,這包有點辣。”

    寧舒︰“不是在問你要辣條。”

    她又伸了伸手,臉(色)微沉︰“還有呢?”

    謝成成搖了下頭︰“沒有了寧老師,都在這了,您在找什麼?”

    寧舒看了一眼謝成成的手臂,謝成成見躲不過,只好從書包里面拿出來一包紋身貼遞了上去。

    寧舒收起紋身貼,把謝成成帶到門口走廊上,恨鐵不成鋼︰“上次怎麼跟你說的,不要學人文身。”

    謝成成低聲道︰“我沒文,這不是紋身貼嗎。”

    寧舒看了他一眼︰“把你身上那張揭下來。”

    謝成成(脫tuo)掉校服外套,左手臂上方(露)出一個青龍文身,他覺得沒嚴老師的那個文身酷,但這已經是他找到的最像的一個了。

    當著寧舒的的面,謝成成把紋身貼揭了下來,並保證以後再也不貼了。

    寧舒站在欄桿邊看了一眼(操cao)場,想到自己(干gan)的蠢事。

    昨天的體育課,她親眼看見嚴喬直(勾gou)(勾gou)地盯著她班里的女生看,接著又讓她看見了謝成成身上的文身,一氣之下寫了封舉報信給陶主任。

    就算她威脅她扯掉她的文(胸xiong),她也不能放任他禍害學生不管。

    寧舒後來才知道,嚴喬是一班嚴禮同學的哥哥。

    嚴禮非要轉來六班,校長親自勸都沒用。嚴喬會懷疑弟弟早戀一點也不奇怪,所以昨天她看見不過是一個老父親充滿憂慮的目光,不是什麼(色)狼。

    謝成成不用說了,身上的只是文身貼。

    她在檢舉信上舉報嚴喬身上有文身。

    寧舒有點懊惱地捂了下自己的(胸xiong)口,他會不會一氣之下扯掉她的文(胸xiong),還要揍她一頓。

    她沒見過他跟人打架的樣子,听謝成成的形容,很凶猛,這樣的話她會被他搞死的。

    她只能寄希望于,很多男人雖然狠,但他們不打女人,何況她還借了筆記本給他,更何況,老師文文身本就不好,學校也有相關規定。

    這麼一想,寧舒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是他不遵守學校的規定在先。

    她回辦公室的時候還是繞了路,沒走(操cao)場那邊,骨子里還是個小慫逼。

    心虛,怕踫上嚴喬。

    最好以後不要跟他有任何交集,除了借用他的體育課。

    回到辦公室,寧舒打開郵箱,看了看陶主任發過來的監考老師安排。

    應該不會這麼倒霉跟嚴喬一組吧,寧舒點開郵件,目不轉楮地看著名單︰“東籬一中高三年級周考,三校聯考,教師監考表……第九教室,寧舒嚴喬。”

    寧舒︰“?!”

    她抬頭看著對面正在批改作業的郭老師︰“姐,咱倆換一下監考教室吧。”

    郭老師︰“怎麼突然想換?”

    寧舒想了想︰“我被排在九班監考,我媽上次找了個大師給我算命,說我命中跟九這個字相克,踫上了會有血光之災。”

    郭老師︰“擋桃花不?”

    寧舒︰“這個倒沒有。”

    “不擋桃花就沒事,”郭老師笑了笑,“你一個小年輕,怎麼整天神神叨叨的,不是講鬧鬼就是說風水。”

    郭老師想到了什麼,頓了一下,放下手上的紅筆,抬頭看著寧舒,低聲道︰“你說實話,你是不是對方老師有意思,所以要跟我換。”

    郭老師跟文科班那邊教政治的方老師一個監考考場。

    方老師是一中的明星老師,(性xing)格和脾氣都很好,斯斯文文,人長得帥,家庭條件也不錯,學校里不少年輕的女老師對他有意思。

    這個是真斯文,不是有些人靠衣服和道具堆出來的斯文。

    郭老師又問了一句︰“你喜歡方老師?”

    寧舒︰“不是!”

    郭老師笑了笑︰“你上次不是說喜歡斯文一點溫柔一點體貼一點的嗎。”

    她說著突然看了一眼辦公室門口︰“嚴老師。”

    寧舒咋一听到嚴喬的名字,嚇得哆嗦了一下,轉頭看見靠在門邊的男人。

    嚴喬是來找嚴禮的班主任秦老師聊轉班的事的,他一路上都在琢磨,舉報他有文身的人到底是誰。

    那天救謝成成是個意外,情況緊急,他來不及遮住身上的文身,更來不及回家換身衣服再過來,不然謝成成會被人打死。

    知道他有文身的,一中不會超過五個人,一個嚴禮,一個謝成成,一個寧舒,和那天跟寧舒站在一起的高一女老師,這幾個人里面要問誰最有嫌疑。

    嚴喬看了看寧舒,目光若有所思。

    寧舒被嚴喬盯得頭皮發麻,臉上還得笑著撿好听的話說︰“嚴老師,真巧,咱倆一個考場,真有緣。”

    “有緣?”嚴喬看著寧舒,“剛才怎麼听說你要換考場,跟我在一起會有血光之災?”

    他抬了抬眼睫︰“就這麼不想跟我在一起?”

    郭老師在一旁吃瓜看戲,這話听起來怎麼那麼(曖ai)昧呢。

    怪就怪嚴老師長得太帥,隨便說一句話就好像在撩人。更何況嚴老師斯文儒雅,正是寧老師的理想型。

    郭老師甚至拆了包瓜子,邊嗑邊看。似乎全國的生物老師都這樣,祖傳的清閑。

    “不是不想跟你在一起,”寧舒心虛了一下,頗有點騎虎難下,只得繼續編,“是這個九字克我,不是我說的,是靈武山上的慧聰大師說的。”

    嚴喬不動聲(色)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听她編得像模像樣。

    門外有噠噠噠的高跟鞋聲響起,秦月香從外面回來,看見站在門口的嚴喬︰“嚴老師。”

    秦月香是個風風火火的(性xing)子,這一聲嚴老師溫柔得過分,寧舒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嚴喬和秦月香走後,寧舒松了口氣,覺得自己大概蒙混過關了。

    她低頭看了看攤在桌上的語文卷子,看見卷子上的名字,想到,自己怕遭到打擊報復,舉報信是匿名的。

    所以,只要她不說,他就不會知道舉報他的人是她。

    ——

    晚自習放學回到住處,嚴喬把寧舒給他的筆記本和用手機拍下來的舉報信並排放在桌子上。

    舉報信是匿名的,不然陶主任也不會給他看。

    但她的行文風格出賣了她。

    她很認真,不管是會議記錄還是舉報信,都像在寫議論文小作文。

    先在開頭說明一下事實和論點,下面逐條列出一二三三四五。

    會議記錄先不說,這個舉報信就很有意思。

    一條一條列出了他身上文身的十幾條罪過和影響,連妨礙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都出來了,中間還引用了幾句古詩詞。

    真行,不愧是教語文的。

    嚴喬吸了幾口煙,低頭看了看手臂上的文身,長長的睫毛遮住了眼楮,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砰砰砰”,門外響起敲門聲。

    服務員小周推開門進來,遞給嚴喬幾張購物卡︰“喬哥,您要的卡。”

    嚴喬接過來︰“謝謝。”

    燒烤店有三層,一二層經營,第三層住人,房間很多,老板和服務生都住這兒。

    小周穿著一件黑(色)吊帶裙,頭發沒像平時一樣扎起來,披在肩後,身上有若有似無的香味,看起來剛洗完澡。

    剛洗完澡就擦口紅,這個暗示就很明顯了。

    小周看了看嚴喬,目光落在他只穿著一件白(色)背心的上半身,寬肩窄腰,肌(肉rou)線條(性xing)感。她不敢抬頭看他的眼楮,怕淪陷。

    嚴喬抬了下眸︰“那傻逼叫你來的?”

    小周︰“啊?”

    她還沒反應過來,嚴喬已經把躲在門邊的趙宇杰揪了出來︰“你他媽一天天的,閑的。”

    趙宇杰被嚴喬拽了一下,頭差點磕門框上。

    嚴喬轉頭看了小周一眼,淡淡道︰“你先回去吧。”

    小周走後,趙宇杰關上門︰“小周喜歡你,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不過是幫你們一把。”

    嚴喬︰“那小孫,小雅,小劉也喜歡我,你難不成還能讓她們排著隊穿成這樣,一天送進來一個?”

    “我去,”趙宇杰說道,“你知道她們喜歡你啊,看你天天對人小姑娘冷冰冰的樣子,還以為你不知道。”

    嚴喬靠在桌邊,隨手翻著那本筆記本︰“我說過了,禮禮高考前不會考慮談戀愛。”

    趙宇杰︰“你這是道德綁架你知道嗎,你這是綁架我們禮禮,是自我感動。”

    趙宇杰拿出自己的手機遞到嚴喬眼前︰“這事你真別怪我,小少爺下命令了,托我們幾個幫你(脫tuo)單。”

    趙宇杰認真道︰“喜歡你的那幾個,小周條件最好,人也溫柔,挺合適的。我以前想追她,她還看不上我呢。”

    趙宇杰見嚴喬不理他,湊過去︰“在看什麼呢。”

    “這字牛逼,都可以當字帖了。”

    嚴喬合上本子,把趙宇杰轟了出去︰“不用你幫我找女人,我自己會找。”

    趙宇杰被推到門外︰“趕人(干gan)什麼,急著擼啊。

    嚴喬︰“滾。”

    嚴喬看著趙宇杰︰“在外面你想怎麼浪我不管,店里那幾個姑娘你不要動,真把人欺負走了,招不到這麼合適的。”

    趙宇杰了解嚴喬,嘖了一聲︰“得虧我不是女的,不然我肯定愛上你。”

    嚴喬成功地被趙宇杰惡心到了,“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沒過幾分鐘,房門再次沒敲響,這次來的是的小孫,說話的時候紅著臉︰“喬哥,我房間的水管壞了,你……”

    她話還沒說完,嚴喬已經把維修電話打了出去。

    小孫能怎麼辦,只能趕緊回房間把水管弄壞。

    這種半夜敲門的事情經常(發fa)生,嚴喬熟練地在大門上掛了個牌子︰已休息,閑人勿擾。

    隔壁房間住著店里的廚師,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剛交了女朋友,經常半夜把人帶來。

    嚴喬被嗯嗯啊啊的聲音吵得(睡Shui)不著,起身喝了好幾杯水,依舊覺得口(干gan)舌燥,連從窗外吹進來的風都是熱的。

    他沒有過女人,但他是個正常的男人。

    他開始考慮要不要搬出去住。

    第二天一大早,嚴喬問小周等人要了遮瑕膏,一層一層往胳膊上抹著,成功地遮住了上面的文身。

    陶主任的原話是讓他把文身洗掉,他不可能去洗。

    上午第一場考語文,嚴喬準時出現在九班教室。

    寧舒已經到了,她看了看嚴喬,目光停在他的胳膊上,白襯衫布料下什麼都沒有。

    居然這麼快就洗掉了,洗文身這麼快的嗎。

    她仔細觀察了一下他的表情,沒看見什麼(殺sha)氣,料想他應該不知道舉報信是她寫的。

    寧舒拿起桌上的牛皮袋︰“嚴老師,我檢查一下卷子,麻煩你在黑板上寫一下考試時間。”

    嚴喬拿起粉筆遞給寧舒︰“你寫,我來發卷子。”他知道自己的字長什麼樣,輕易不給別人留下羞辱他的機會。

    就像上次承諾給寧舒體育課,他就是用的錄音。

    寧舒因為那封舉報信的事有點心虛,沒敢多說什麼,接過粉筆在黑板上寫了起來。

    開考前,陶主任拿著一張監考單走了過來︰“嚴老師,寧老師,過來簽個字。”

    寧舒接過筆寫好,隨手遞給嚴喬。

    見他不肯動筆,寧舒︰“嚴老師?”

    寧舒想了一下,有點了然︰“用不慣別人的筆?”

    陶主任︰“……”什麼破毛病?

    “趕緊的,後面還有好幾個班。”

    嚴喬快速寫完,把單子上的字朝下遞給陶主任。

    一切都很順利,沒人注意到他的字,直到那張單子不小心從陶主任手上掉了下來,飄到寧舒腳邊。

    寧舒撿起來,不是她要看,實在是某人的字過于醒目,她終于還是沒忍住︰“嚴老師的字……”

    嚴喬看了她一眼,眸光微沉。

    寧舒頓了一下,言不由衷地接上剛才的話︰“還……挺好看的。”

    嚴喬神(色)坦然︰“謝謝。”

    寧舒︰“……”以前沒看出來,這人不光嘴賤,臉皮還挺厚。

    要不是怕他發現舉報信是她寫的,她真不至于昧著良心說話。

    陶主任把嚴喬單獨叫到教室門口的走廊上,寧舒听不清他們的對話,只看見陶主任盯著嚴喬的胳膊看,然後嚴喬的臉(色)不太好。

    男人突然望向她,寧舒慌忙挪開眼,假裝自己在看風景。

    她看見他的手緊了緊,礦泉水瓶在他掌心變了形,發出滋啦滋啦的聲音。

    寧舒頓時感到自己的骨頭一陣疼,覺得那個塑料瓶子就是舉報者的下場。

    她再次慶幸,幸虧她是匿名舉報,還是用左手寫的,歪歪扭扭,根本看不出字跡。

    嚴喬把寧舒借給他的筆記本還了回去。

    他微眯著眼楮看她,語氣听起來很是隨意,像是隨口一提︰“寧老師,比起左手,你用右手寫字比較好看。”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