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4章 第 4 章

第4章 第 4 章



    校門口這條街叫天堂街,名如其街,各種美食和娛樂的小店在街道兩邊依次排開。[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價格也便宜,學生、周圍的居民、下了班的工作黨、社會青年,都愛往這兒鑽,一到了晚上格外熱鬧。

    嚴喬穿過一排大排檔,在熱鬧的人聲中走進了一家叫“青檸”的自助燒烤店。

    “呦,嚴老師來了啊,”一個二十多歲穿著黑(色)背心的青年動作做作,語氣夸張,“嚴老師辛苦了,快請坐。”

    嚴喬看了青年一眼︰“笑屁。”

    說完解開襯衫最上面兩粒紐扣透了透氣,又往上卷了卷袖口。

    趙宇杰拿出手機,對著嚴喬一陣拍︰“一看到你這一本正經的樣我就想笑,控制不住。”

    他拍好照片發到小群里,轉頭往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小少爺今天怎麼沒跟你一塊來?”

    “不讓他調班,生氣了,”嚴喬撥了個電話出去,剛響了一聲就被掛斷了,“氣(性xing)還挺大。”

    趙宇杰靠在收銀台邊跟嚴喬聊天︰“你上次說禮禮可能早戀了,怎麼樣,抓到人了嗎?”

    這時,嚴禮氣呼呼地走了進來,他覺得自己的面子和尊嚴全沒了,整個人仿佛一個行走的大傻叉。

    今天下午放學之後,整個學校都傳遍了,新來的體育老師是他哥。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他哥,他親哥,約談了高三(6)班的每一個女生。

    每一個!

    他哥開口就問人︰“你喜歡一班的嚴禮同學嗎?”

    雖然那個班的女生們很給面子,都說喜歡他。但這種事,哪有人會這樣問啊,啊啊啊!

    嚴禮覺得自己沒瘋都是奇跡。

    他崩潰地抓了下頭發,把書包往收銀台邊一放,看了他哥一眼,不吭聲也不理人。

    趙宇杰打開冰箱,從里面拿出來一塊草莓蛋糕,笑著調侃他︰“禮禮,听說你早戀了,真有出息,你比你哥可(強qiang)多了。”

    嚴喬打開一瓶啤酒慢慢喝著︰“說話就說話,別扯我。”

    這家自助餐廳是趙宇杰開的,上下兩層樓,規模挺大,生意也不錯。嚴喬佔了一部分股,年底拿分紅,不參與經營。

    三人去了二樓走廊盡頭的一間包廂,這間房是他們的根據地,不管排隊等位子的人有多少,也從不對外開放。

    趙宇杰讓人送了吃的進來,抱著嚴禮的肩膀,壞笑著︰“下次把你那個小女朋友帶來給哥哥們看看唄,哥哥紅包都準備好了。”

    說完拍了下自己的褲子口袋,然而里面並沒有什麼紅包,明顯在逗小孩玩。

    嚴喬踹了下趙宇杰小腿,“好的不教。”

    趙宇杰︰“亂說什麼呢,禮禮是我親弟,我看著長大的,作為長輩,我關心一下不行啊。”

    嚴喬︰“禮禮,把你書包里的數學卷子拿出來,不會的就問他。”說完用下巴指了指趙宇杰。

    作為一個學渣,趙宇杰一听見數學兩個字就頭疼︰“別找我,問你哥那個變態去。”

    他忍不住道︰“這特麼都高考完多少年了,還那麼會做題,簡直不是人。”

    嚴禮還在生他哥的氣,語氣很狂妄︰“就沒有我不會的題。”

    要是連他都不會,別說一中了,整個東籬市都沒幾個學生會。

    嚴喬拉開嚴禮的書包拉鏈,從里面拿出來一張寫得滿滿當當的數學卷子,翻到唯一空著的附加題的最後一小問。

    他斜靠在椅背上審了遍題,擰眉思考了一下就在草稿紙上把答案解了出來。

    嚴禮同學先是在全校師生面前丟盡了臉,又被他哥當場打臉,整個人都焉了下去,把卷子連同草稿紙一塊扔進了書包里。

    趙宇杰︰“不抄上?”

    嚴禮︰“懶得抄,看會了就行了。”

    嚴喬遞了杯水給嚴禮︰“漱漱口,不然蛀牙,趕緊回宿舍(睡Shui)覺去。”

    趙宇杰把玩著一盒熒光粉︰“你們今天不去永寧里裝神弄鬼嚇唬人了?”

    嚴喬和嚴禮同時開口︰“不去了。”

    趙宇杰覺得自己發現了什麼︰“听說住進去的是你們學校的女老師,長得挺漂亮?”

    嚴喬︰“關你屁事。”

    嚴禮︰“關你屁事。”

    兄弟倆同時出聲。

    嚴喬拍了下嚴禮的後腦勺︰“小孩別學大人說話。”

    嚴禮不服氣︰“我十八了,不是小孩。”

    等高考考好了,他就徹底長大了,不用他哥又當爸又當媽,什麼事都為他(操cao)心。

    因為帶著他這個拖油瓶,一把年紀戀愛都沒談過。

    過了一會,嚴喬低聲問道︰“真沒早戀?”

    嚴禮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嚴喬,語氣坦蕩︰“不信你查我手機。”

    嚴喬接過來,點開圖標。

    嚴禮一把將手機搶了過來︰“哥你還真看啊。”

    嚴喬笑了一下,揉了揉嚴禮的頭發︰“周末帶你去剪頭,都快到脖子了。”

    趙宇杰看著嚴禮︰“你要真沒早戀,那你死活要調到那個全年級墊底的班是為了什麼?”

    嚴禮垂著眉沒說話,似乎並不準備回話。

    他從背包里拿出來一根棒棒糖,慢慢剝開包裝紙,含在嘴里,一個人趴在窗邊,抬頭看著天上的星星,很長時間一動不動。

    趙宇杰嘆了口氣,低聲對嚴喬說︰“他這是想媽媽了吧。”

    嚴喬也沒說話,從背包里又拿出來一顆棒棒糖,跟嚴禮並排趴在窗邊,片刻之後抱住他的肩膀揉了揉。

    “哥,”嚴禮微微仰頭看著嚴喬,“寧老師住在我們家的時候跟媽媽很像。”

    嚴喬用指腹抹了下嚴禮的眼角,觸到一片濕熱︰“多大了還哭。”

    嚴禮繃著唇角偏過頭去︰“我沒哭。”

    嚴喬拍了拍他的肩膀︰“趕緊回宿舍去吧,一會學校該關門了。”

    下了樓,趙宇杰拎著一大兜燒烤打包盒遞給嚴禮︰“拿回去跟同學分分。”又從冰箱里拿了幾瓶果汁塞過去。

    見嚴禮盯著冰箱里的啤酒看,趙宇杰瞪了他一眼︰“想都別想。”

    嚴禮走後,嚴喬接過趙宇杰扔過來的一听啤酒打開,兩人靠窗站著。

    趙宇杰︰“一把年紀戀愛都沒談過,你就算不結婚,談個戀愛也成啊,男人憋久了是會變態的。”

    說著挑了下眉︰“喜歡什麼樣的,我幫你留意留意。”

    他這話一出,不光店里的女服務員,連周圍幾桌的女顧客都往這邊看了過來。經常過來吃飯的人都知道,這家店的二老板是個大帥逼。

    嚴喬轉頭喊了聲︰“小周。”

    被點名的女服務員一下子紅了臉,(身shen)體都有點僵,平時嗓門大得整條街都能听見,此時轉了(性xing),聲音低柔羞澀︰“喬哥。”

    趙宇杰看熱鬧不嫌事大,吹了聲口哨,調笑道︰“沒看出來啊,喜歡這樣的?”

    嚴喬懶得理他,從口袋里掏出手機轉了幾千塊錢給小周︰“明天去買六張五百塊面值的購物卡,辛苦了。”

    小周不覺得辛苦,只覺得失望︰“行,喬哥。”

    “您買購物卡做什麼?”

    趙宇杰接話︰“這不教師節快到了嗎。”

    小周恍然大悟︰“明白了。”這是要給小少爺的班主任送禮。

    趙宇杰問嚴喬︰“那你打算給禮禮調班嗎,你這禮是送給他原來那個一班的班主任還是六班的新班主任?”

    嚴喬︰“再看吧。”

    他正要起身走,趙宇杰拉住他︰“哎,你還沒說,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嚴喬隨口應付道︰“(胸xiong)大腿長(屁pi)股翹的。”

    趙宇杰點頭表示贊同︰“我也喜歡這樣的,真男人都喜歡這樣的。”

    ——

    寧舒搬到永寧里的一周里,第一次一覺(睡Shui)到天亮,沒有被奇怪的聲音吵醒,也沒再看見滲人的白臉站在窗戶外面。

    她吃好早飯,站在鏡子前換衣服,在最里面穿了件(肉rou)(色)的束(胸xiong)衣,有點緊,勒得肋骨都有點疼,適應了好一會才恢復正常。

    她(胸xiong)大,要是不穿束(胸xiong)衣,就會高高聳起,媽媽說這樣不好,顯得太浪.蕩了,不是正經人家的女孩子。

    更何況她是個老師,言行打扮更是要保守一點才好。

    她每天六點到學校,陪學生早讀。

    明天就要周考了,是高三年級正式開學以來的第一次考試,很重要。

    陶主任利用早自習的時間召集老師們開考前會,安排一下考場分布和監考問題。

    寧舒第一個到,早早地攤開筆記本,其他老師也陸續來了。

    陶主任清了清嗓子︰“個別遲到的老師就先不等了,下面說一下周考的事。”

    “這次是三校聯考,咱們一中、隔壁附中,還有實驗中學。這次考試說重要也不重要,說不重要也重要。”

    ……

    陶主任開會自帶瞌(睡Shui)魔咒,老師們越听越困,有位男老師甚至打起了呼嚕。

    寧舒是個例外,她在筆記本上認真做著記錄,生怕錯過什麼重點,耽誤學生考試。

    她其實還是分心了,不斷抬頭看著對面空著的一張椅子,所有的老師都到了,除了嚴喬。

    這麼重要的會都能遲早,他跟她是完全相反的兩類人。

    “兩個老師負責一個教室,名單安排一會郵件發給大家,”陶主任合上本子,“好了,今天的會就先開到這了。”

    這時會議室的門被從外面推開了,嚴喬走了進來︰“不好意思,遲到了。”

    他看見陶主任的本子是合上的,會議應該剛剛開始,自認為來得不算遲。

    寧舒︰“嚴老師,散會了。”

    嚴喬︰“……”

    老師們走後,寧舒把自己剛才做的會議記錄遞給嚴喬︰“重點我都記下來了,借給你看。”

    嚴喬有點詫異,這位寧老師為什麼突然對他這麼好,還把筆記本借給他。

    因為他借了兩節體育課給她?

    不至于,真不至于。

    嚴喬拿起寧舒的筆記本走出會議室,看見陶主任一直在門口等他,臉(色)不太好看︰“嚴老師,留步。”

    嚴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事,轉頭看了寧舒一眼,等這位剛剛幫助了他的熱心女同事給點暗示,他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好應對。

    誰知,那位熱心女同事一對上他的眼神,轉身就跑,好像晚一步就會被他吃了一樣。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