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老師,你好 第2章 第 2 章

第2章 第 2 章



    一中是全市最好的中學之一,每年的升學率都是名列前茅,寧舒怎麼也想不明白,學校怎麼會讓這麼一個人進來當老師。【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別的不說,光是他胳膊上的文身就不可能通過教師編制考試。

    她頓了一下,臉上帶著作為一名老師的官方微笑︰“我是六班的班主任。”

    嚴喬點了下頭︰“我姓嚴。”

    他垂眸看了看眼前的女人,她留著整齊的披肩發,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白t,藏青(色)及膝裙,腳上是一雙黑(色)方口小皮鞋。

    她的眼楮很亮,唇邊有一對小梨渦,臉蛋略顯稚嫩,言行和打扮卻透著一股不符合她年齡的老氣和保守。

    像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並不合身。

    寧舒︰“今天中午跟你在一起的是我們班的學生。”

    嚴喬嗯了聲︰“看出來了。”他的神態淡淡的,似乎對方要是不繼續問,他也就懶得解釋了。

    寧舒想到把謝成成帶回學校的時候在他脖頸上看到的淤痕。

    她抬了抬下巴,鼓著勇氣問道︰“你們怎麼會在一起的?”

    她個子矮,他又太高,她只到他的肩膀。

    嚴喬听出她語氣里的質問和防備,又帶著一點小心翼翼。心里怕得要死,還要硬著頭皮跟他周旋,有點好玩。

    他突然不想解釋了。

    嚴喬垂眸看見自己身上的衣服,注意到他現在是一個老師,跟在校外不一樣。

    他瞬間便恢復了最初溫文爾雅的模樣,耐心解釋道︰“是這樣的寧老師,謝成成同學被校外人員欺負,我剛好看見,救了他。”

    儼然一個好老師的形象。

    寧舒突然感到膝蓋上的傷疤疼了起來,當年弄傷她的那個陌生的混混也是像他這樣溫和,笑眯眯的,然後一腳踹在她身上。

    寧舒連自己過來借用體育課的初衷都忘了,忙說道︰“快上課了。”

    她往後退了半步,轉身就走,差點被.(操cao)場邊的小花壇絆倒,踉蹌了一下才站穩,又偷偷回頭看一眼,倉促間撞在了樹上,揉著額頭跑了。

    嚴喬把鼻梁上的金絲眼鏡摘掉,臉上溫和的笑容不復存在,似是自嘲般的笑了一下︰“看上去像個好人真他媽難。”

    片刻之後,他重新把眼鏡戴上,問旁邊一個高個的學生要了件校服穿上,雖然小了一截,好歹蓋住了白襯衫下面的文身。

    有學生扔過來一只籃球,嚴喬單手接住,運著球進了籃球場,淹沒在一群十七八歲的少年中間。

    ——

    寧舒回到辦公室,批了會卷子冷靜了一下。

    班里的數學課代表進來拿作業,寧舒讓他把謝成成喊來。

    不多一會謝成成就來了,他站在辦公室門口,聲音洪亮地喊了聲︰“報告——”

    進來的時候蹦了起來,抬手去夠辦公室門上的門牌,看起來意氣風發,跟前幾天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判若兩人。

    謝成成笑了笑︰“寧老師,您找我?”

    寧舒放下筆,帶著謝成成來到走廊盡頭沒人的地方︰“今天中午怎麼回事,跟你在一起那個人到底是誰?”

    謝成成有點無辜︰“我當時不就說了,是老師。”

    “我知道他是老師,”寧舒往(操cao)場的方向看了一眼,換了一種問法,“你怎麼會跟他在一起的?”

    謝成成沒再瞞著︰“前幾天我被幾個校外的混混勒索了,他們問我要錢,拿刀威脅我。”

    他的錢被搶了,也不敢聲張,只能吃泡面,還被寧舒逮到教室門口罰站。

    “今天中午他們又問我要錢,我沒錢,他們就打我。”

    寧舒擰著眉︰“(發fa)生這麼大的事怎麼不告訴老師?”

    謝成成低著頭︰“他們說要是敢告訴老師和家長,就打斷我的腿,還說大不了坐牢,等出來了繼續打我,說我不可能擺(脫tuo)他們。”

    寧舒沒法責備謝成成,他是受害者,受害者是無罪的。

    “幸好嚴老師路過,看見我穿著校服,知道是一中的學生,把他們打跑了,”謝成成來了勁,眼楮亮晶晶的,“寧老師,您當時不在場沒看見,嚴老師太厲害了。”

    “一個打四個,刷刷刷,不到十分鐘就收拾完了。”謝成成邊說邊比劃,“我都看呆了。”

    “那幾個人被打得屁滾尿流,發誓以後再也不欺負我了。”

    謝成成打開了話匣子︰“可惜我不是女的,不然我肯定就愛上嚴老師了。”

    寧舒︰“以後再遇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告訴老師和家長,知道嗎?”

    謝成成的心思明顯不在這上面,眼楮放著光,又是憧憬又是崇拜︰“嚴老師的文身特酷特威風,我也想……”

    寧舒打斷他的話︰“不,你不想。”

    對上來自班主任的(死si)亡凝視,謝成成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隨便說說的。”

    謝成成走後,寧舒回到辦公室繼續批改試卷。

    陶主任進來︰“寧老師,剛才在樓下你說有事跟我說。”

    陶主任是高三組的年級主任,今年剛過四十,穿著一件灰(色)短袖對襟衫,人有點胖,待在空調房里也一直冒著汗。

    他拿起桌上的一本書當扇子扇︰“什麼事?”

    寧舒原本想問問那位新來的體育老師的事,穿著打扮流里流氣就算了,上臂居然還有文身。

    她班里的謝成成同學已經受到影響了,要是轉頭也文了個張牙舞爪的文身回學校,寧舒光是想想就覺得頭大。

    寧舒頓了一下,改了口︰“沒別的事,就是想問,高三(6)班的新班主任什麼時候到崗。”

    陶主任面(露)難(色)︰“沒合適的人選,你再辛苦辛苦帶幾天。”

    陶主任走出辦公室,一個跟寧舒相熟的老師問道︰“寧老師,你媽(身shen)體最近怎麼樣?”

    寧舒不願意帶畢業班就是為了騰出時間照顧手術後不久的媽媽。

    “還可以,”寧舒合上筆帽,看了一眼時間,“我先走了,我媽嫌我太瘦,給我熬了骨頭湯,催我回去吃。”

    老師靠在椅背上,“我真羨慕你,你爸媽對你真好,不像我媽,每次回家都要對我各種嫌棄。”

    寧舒笑了笑,拎起桌邊的購物袋︰“走了啊。”

    ——

    寧舒利用晚飯後的時間跟房東約了看房。

    她在學校附近的一個弄堂門口停了下來,雖然是老房子,街面卻寬敞(干gan)淨,看得出來當年的規劃很好。

    拱形石板門上刻著“永寧里”三個字,頗有年代感。

    青石板路從腳底蔓延到遠處,靠牆的石板縫里鑽出青苔,一陣穿堂風吹走了夏末的燥熱。

    房東把寧舒帶到一棟老式建築的五樓,一室一廳。

    寧舒進去看了看,對房間不太滿意。

    準備回去的時候,寧舒轉頭看見弄堂盡頭站著一棟特別漂亮的別墅,尖塔造型的房頂墜著溫柔燦爛的橙(色)夕陽,又映著高闊遼遠的天地。

    跟這里的每一棟房子都不一樣。

    房東察覺到寧舒的目光︰“去看看?”

    寧舒站著大門外面,透過雕花的鐵門往里面看了看︰“這套房子也是你的?”

    “早年買來投資的,”房東從手上的一串鑰匙中挑出來一把打開大門,“里面的家具都很新,好些都是貴重貨,一直沒舍得租出去。”

    寧舒坦言道︰“我租不起。”

    她要省點錢孝順爸爸媽媽,不能亂花。

    這套房子,這種品質的,一個月沒有個萬把塊錢拿不下來,比她的工資還高。

    房東︰“一個月三千租不租?”

    寧舒差點以為自己听錯了︰“一整套?”

    房東點頭︰“小姑娘,我也是看你合眼緣,又是個老師,才這個價格給你的。”

    “你要是負擔不起,可以找個人合租。”

    寧舒覺得不踏實,跟房東要了房產證和身份證認真核實了一遍。

    房東在一旁接電話,對著手機說話︰“別墅這套有人在看了,我一會給你回電話吧,要是這個人不租,就租給你。”

    “六千,一分不能少,我這房子多新啊,看你是熟人才給這個價的。”

    寧舒生怕這麼好的房子被別人搶了,當即跟房東簽了合同,交了三個月的房租。

    她一個人負擔不起,需要盡快找個人合租,于是在同城網站上發布了一條租房信息。

    晚自習剛一放學她就接到了電話,對方想去看看她的房子。

    打來電話的是個聲音很好听的男人,能听出來教養很好,很有禮貌,寧舒覺得有點耳熟,一時沒想起來是誰。

    約了下班後在房子門口見面。

    寧舒遠遠看見一個男人斜靠在摩托車旁,長腿交疊,手上的煙頭忽明忽暗。

    路燈將他的影子拉得很長,與別墅圍牆連成一片,這讓他和他的影子顯得有些孤獨。

    他沒戴墨鏡,也沒戴那副金絲眼鏡,可她還是看不清他的眼神。

    短短一天的時間都不到,她在這個男人身上看到了三副面孔。

    囂張的,溫和的,孤獨的。

    危險,虛偽,又神秘。

    她不會與這樣一個不知底細的男人合租。

    寧舒把自行車停在路邊,拎起車把上的小挎包,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自然︰“嚴老師。”

    嚴喬摁滅煙頭,從車邊起身︰“寧老師。”

    寧舒很快找到了一套令雙方都不會感到尷尬的說辭。

    “我一個表姐在這租住,想找一個合租室友分攤租金,她剛才突然給我打電話,說不出租了,她的男朋友要住進來。”

    嚴喬抬了下眼睫,神情若有所思︰“表姐?”

    “表姐的男朋友?”

    寧舒︰“不好意思,麻煩您白跑一趟了。”

    男人淡淡地嗯了聲,轉頭看了一眼夜(色)中的房屋,戴上頭盔。

    他沒有多說什麼,長腿跨上摩托車,像是隨意一問︰“你的租房合同簽了嗎?”

    寧舒點了下頭︰“別人也想租,我怕搶不到了,先下手為(強qiang)租到手了。”

    她的語氣帶著一點小驕傲,像一個考試得了滿分的小朋友,抬著頭等人表揚。

    嚴喬︰“……”

    他默默對她豎了個大拇指︰“那你很厲害啊。”

    寧舒突然反應過來,這套房子好像應該是她所謂的表姐和表姐男朋友租的。

    她尷尬地用腳趾摳了摳鞋底,偏頭看著路邊的一顆歪脖子樹,沒話找話地岔開話題︰“今天還挺熱的。”

    她听見男人低低地笑了一下,竟意外的很好听。

    “嗯,是挺熱。”

    寧舒跟著笑了笑,唇邊(露)出一對淺淺的小梨渦。

    嚴喬看著寧舒︰“這房子有問題,不會有別人要租,寧老師,你被房東套路了。”

    寧舒用質疑的眼神打量著嚴喬,先不說套不套路的問題,他既然知道房子有問題,為什麼還想要租,一般人不都是唯恐避之不及嗎。

    大半夜地跑過來,學雷鋒做好事專門告訴她這房子有問題?

    明顯不可能,他看起來不像這麼好的人。

    嚴喬朝前面一家亮著燈的小店抬了抬下巴︰“寧老師要是不急著回家(睡Shui)覺,可以去那家店逛逛。”

    嚴喬說的是一家裁縫店,門店很小,圍牆是土棕(色)的舊磚,玻璃櫥窗上蒙著塵,模特身上展示著幾件過了時的衣服。

    並不明亮的燈光下,一個頭發灰白的老婆婆低頭踩著縫紉機。

    寧舒白天租房子的時候看到那家店的門是關著的,還以為是一家倒閉的店。

    她看著眼前的男人,讓她大晚上去逛一家老舊過時的服裝店,分明是在嘲諷她穿的土氣,雖然她知道這是事實。

    她很不爽,但她不敢發作。

    她有點怕他。

    “好好打听一下這棟房子的事,再決定要不要搬進去住,”男人的聲音映著夏末秋初微涼的夜(色),徒然增添了幾分陰郁,“沒準是個凶宅,會鬧鬼的那種。”

    摩托車發動的聲音響起,“嗖”的一下開了出去,帶起的風把寧舒的裙子掀起來。

    寧舒篤定他是故意的,她一邊低頭整理裙擺,小聲罵了句︰“騷包。”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