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擬態信息素 第七十三章 番外二 古堡篇•6

第七十三章 番外二 古堡篇•6



    一如石代赭所料,  b超信號果然也無法進入孕囊。【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臨江仙到底懷了個什麼東西,大家仍然無從得知。

    石代赭本來有點擔心,臨江仙會不會因此暴躁抓狂,  然而並沒有。他只是嘟囔了幾句就安安心心回家養胎了,  看來余漉撫慰有功,成功打消了臨江仙的焦慮。

    實際上,  直到三個月後,臨江仙潛意識里的不安才真正得到消解。

    ——因為他肚子終于大起來了。

    非但肚子大起來了,  甚至還感覺到了胎動。

    臨江仙第一次出現胎動的時間,比人類孕婦稍早一些。不過這也沒什麼可比(性xing),畢竟連肚子里懷了個啥都不知道,  也無法準確推斷胚胎的發育情況。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  那是一個健康的、真正的孩子。它正躺在臨江仙肚子里,  吸吮著母體靈力,  安安靜靜、順順利利地成長。

    “我是不是也該給它點什麼?”余漉時常把臨江仙抱在懷里,  隔著肚皮撫(摸Mo)他們的孩子,“它始終只吸收你的靈力的話,  以後會不會長得只像你,不像我?”

    “不知道啊……”臨江仙很享受余漉的撫觸,  像被(摸Mo)著下巴的貓。他舒舒服服地靠在余漉懷里,  懶洋洋地問,“反正你的靈力也能進去,以後你每天都給它一點?”

    “嗯。”余漉定了定神,  將靈力凝聚在掌心。臨江仙便感到他的手掌愈發溫暖,溫和而充沛的靈力緩緩透進他的肚子。

    他舒服得眯起了眼楮,不自覺地撫上余漉的手背,和他一起愛.撫那個孩子。

    余漉微微(勾gou)起嘴角,  低頭(吻wen)他。

    忽然,臨江仙低低地“啊”了一聲。

    “動了動了!”

    他抓起余漉的手,朝上面挪了挪。余漉立刻睜大了眼楮︰“真的……”

    那種快樂是無法言喻的。余漉手掌緊貼著臨江仙的肚子,著迷地感受著那輕微的觸動。胎動很快就不見了,他依依不舍地等了半晌,小東西都沒有再施舍一點動靜。

    他像有些不服氣似的,又親了親臨江仙。

    “(干gan)嘛呀。”臨江仙哭笑不得,“又不是因為你親我它才動的。”

    “或許呢。”余漉(吻wen)過了他的額頭,(摸Mo)(摸Mo)肚子沒反應,又去(吻wen)他的眼楮,鼻子。

    臨江仙被他(吻wen)得連連發笑,忍不住(勾gou)住他的脖子,仰頭與他兩唇相接。

    余漉很自然地托住他的腰,免得他累著。又小心翼翼地側過些身子,怕壓著他的肚子。

    兩人正(吻wen)得情動,臨江仙忽然又直起身,欣喜道︰“啊,又來了!”

    余漉也激動不已︰“你看!是有用的!”

    發現了這個竅門之後,余漉恨不得每天都黏在臨江仙身上。親親他,抱抱他,看看肚子里的寶寶會不會有反應。

    小東西有時候會賞他一點動靜,更多時候則是安安靜靜地躺在肚子里。每一次的胎動都能讓余漉欣喜若狂,抱著臨江仙幸福地討論孩子什麼時候會出生,該給它起什麼名字。

    臨江仙顯然也很享受這一過程。他的眼楮里始終有笑意。

    隨著肚子一天天大起來,他的笑意也愈發溫柔。

    另一邊,石代赭和旋覆也經常來看他。石代赭後來又給臨江仙做過幾次b超,始終沒能照出孕囊里的情況。不過胎心儀倒是捕捉到了孩子的心跳。

    于是余漉又多了一項每日樂事——听寶寶的胎心。

    旋覆看著余漉和臨江仙幸福的模樣,忍不住(摸Mo)(摸Mo)自己的肚子,委屈巴巴地望向石代赭。

    “為什麼我還沒懷上……”

    石代赭被那小眼神兒瞅著,仿佛自己的x能力遭到了無聲的指責,當即把他拎回去,狠狠地弄了好幾次。

    旋覆被喂得滿滿的,渾身發軟,兩眼失神。他翕張著嘴,不時痙攣。石代赭輕輕一按他的肚子,【】就失控地流出來。

    石代赭道︰“還沒懷上。繼續。”

    旋覆哭著求他︰“不要了不要了……好脹,吃不下了……嗚!”

    旋覆最終如願被【】大了肚子。做的時候哭唧唧地躲著說不要了不要了,(洗xi)澡的時候卻又食髓知味,舔著嘴唇說︰我下次還敢。

    石代赭輕柔地給他清理著,一邊懊惱自己的沖動,一邊無奈地想︰你是真的不怕死。

    ……

    臨江仙臨盆那天早上,特意拍了個孕肚照,發在某個群里。

    群里瞬間爆炸。

    “臥槽!這誰?這什麼?!”

    臨江仙得意洋洋地宣布︰“是我,馬上要生了。”

    群內眾人︰“臥槽!!!你什麼時候(脫tuo)的單?!怎麼就已經要生了!”“誰能想到,去年你還是個受盡嘲諷的千年*男,今年就已經是孩子的媽了……”“等等,為什麼是你生?你個魚竿兒為什麼能生?!”“難道是混血?臥槽牛逼啊,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好家伙,一來就是個大新聞!”

    臨江仙抱著手機狂笑不止,臉上得意之(色)顯而易見。

    笑著笑著他就臉(色)一變。肚子開始疼了。

    他嚇得趕緊握住余漉的手。余漉(強qiang)壓下心中擔憂,一邊柔聲哄著他,一邊陪著進了產房。

    由于並不知道魚和魚竿的後代是胎生還是卵生,所以石代赭做了萬全準備,就連剖腹產手術器械都準備好了。

    結果臨江仙生得異常順利——biu的一下,就滑出來了。

    太快了以至于差點滑到地上。

    石代赭都被驚呆了,幸好(身shen)體反應快過大腦思考,瞬間伸手接住,這才避免的寶寶剛出生就摔得臉朝地的慘劇。

    “這、這麼快?”余漉握著臨江仙的手,也睜大了眼楮。他還擔心臨江仙會生得很痛苦,沒想到臨江仙只是痛了一下下,孩子就(干gan)淨利落地生出來了。

    臨江仙也是沒想到,興奮很快取代了震驚。

    “快抱過來我看看!”

    石代赭身穿綠(色)手術衣,小心翼翼地托著孩子,來到臨江仙面前。

    余漉和臨江仙連眼楮都舍不得眨一下,都睜大眼楮看著那孩子。

    石代赭道︰“是條小人魚。”

    果然,安安靜靜躺在石代赭臂彎里的,是一條漂亮的小人魚。它身上濕漉漉的,下半身是黑(色)魚尾,鱗片泛著著亮晶晶的光。上半身則與人類嬰兒幾乎無異,粉嘟嘟的小手握成拳頭,臉蛋(肉rou)乎乎的。

    盡管小家伙還未睜開眼,卻已看得出五官精致,繼承了余漉和臨江仙的漂亮容貌。

    更為奇特的是,小家伙眉心有個粉紅(色)的胎記。細看宛若蓮花,有一種奇異而獨特的美。

    臨江仙不由自主地朝下望去,在看到小人魚繼承了余漉的兩根【】之後滿意地點點頭。

    而余漉則怔怔地著它眉心蓮紋,睫毛輕輕顫了一下。

    臨江仙朝石代赭伸出手,想抱抱孩子。石代赭道︰“身上滑膩膩的,我先給他擦擦。趕緊包起來,別著涼了。”便轉身去拿無菌毛巾和襁褓。

    臨江仙撐起身子,注意力全在那孩子身上,並未注意到一旁余漉的異樣。

    “……”余漉深吸一口氣,回過神來,凝視著臨江仙。他眼里似有濕意,但很快掩去了。什麼都沒說,只是伸手(摸Mo)了(摸Mo)臨江仙的頭發。

    “兔兒爺還真準,真是個兒子。”臨江仙笑眯眯地抬頭,語氣輕快,一點都看不出來剛生了個娃,“叫什麼名字好呢?”

    余漉張了張嘴,一時沒說出話來,像是想說的話梗在了喉嚨口。他再次深吸一口氣,俯身抱住臨江仙,滿是憐惜地道︰“辛苦你了。”

    臨江仙環住他的腰,嘴角揚起幸福的微笑。

    石代赭把小人魚交到臨江仙手里,又去開了門,喊旋覆他們進來。眾人興沖沖地跑過來,一看臨江仙生了條小人魚,都無比震驚。

    “所以臨江仙的那一半兒算是人嗎?”旋覆抓抓腦袋,“我們之前都想多了?神器不是按照本體來懷崽的?”

    眾人嘖嘖稱嘆,都為沒能見證半魚半魚竿的工程學奇跡而迷之失落。

    小人魚在臨江仙肚子里呆的時間雖然不長,但發育得卻很完全。沉甸甸(肉rou)乎乎,臨江仙抱了一會兒就累了。

    正好旋覆等人也滿心喜愛,臨江仙就大大方方地把小家伙給他們去玩。旋覆如獲至寶,小心翼翼地抱住小家伙,生怕手一松,小人魚就從懷里滑走了。

    大家都圍在旋覆邊上,逗著他懷里的小人魚。

    旋覆小小聲地問︰“它吃什麼啊?”

    眾人都情不自禁地瞄向臨江仙的(胸xiong)口。

    幸好臨江仙正跟余漉耳鬢廝磨,沒听見這話。石代赭咳了一聲︰“好問題。這就讓余漉去研究吧。”

    小人魚很乖,不哭不鬧。眾人一邊逗著小家伙,一邊討論諸如“要不要把他養在水里”、“他怎麼穿紙尿褲”之類的話題。

    眾人玩夠了,便把小人魚還給了余漉,並讓臨江仙早些休息。

    臨江仙還想抱抱小家伙,余漉卻把小人魚放進搖籃里,回身來到床邊,俯xia身來,松松地環住他。

    臨江仙的目光起初還黏在小家伙身上,但漸漸地他忽然察覺到余漉的異樣——余漉一直沒有說話,只是把臉埋在他頸間,依戀地輕輕蹭著。

    “怎麼了?”臨江仙笑道,“生了個娃,把你感動成這樣?”

    余漉沉默片刻,終于用略帶鼻音的聲線說道︰“……我想起來了。”

    臨江仙一愣︰“啊?”

    余漉抱緊他的脖子,閉上眼,啞聲道︰“我想起來了……我們在酒吧外面,相識的第一次。”

    臨江仙不由心頭一震,瞳孔收縮。

    余漉把臉深深埋在他頸間,悶悶道︰“那天我被壞人騙,下了藥。你偶然路過,打跑那些壞人,救了我,還帶我去酒店里(洗xi)澡。可我卻……我卻……”

    余漉閉上眼,眼前浮現出他藥效發作,失去理智地把臨江仙摁在(床chuang)上的畫面。

    他那時未經人事,不懂溫柔,更不知章法。在藥物作用下,他不斷地在臨江仙(身shen)體里發瘋。他記得臨江仙渾身發抖地求他停下,他記得他看到了血……

    他還記得男人後腰上有個蓮花似的印記,于情動之時燃成無比(艷yan)麗的紅(色)。

    那似乎是男人踫不得的地方。他只是輕輕一(吻wen),男人就失去掙扎的力氣,眼角噙淚地任他擺弄。

    等到第二天清醒過來,他看著身邊滿身狼藉的陌生男人,驚呆了。男人身上到處都是糟糕的痕跡,(吻wen)痕,咬痕,甚至還有淤青。

    唯獨那蓮花似的紅印不見了。

    他從未經歷過這種事,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他第一反應就是向石代赭求救。可是男人卻制止了他,要他發誓,不許將這事說出去。

    “沒事兒,反正我也爽到了。咱們互不虧欠。”男人撇撇嘴,滿不在乎地道,“你滾吧。”

    那時的余漉雖然還不懂事,但深深覺得不能就這樣走掉。可是男人根本不給他贖罪的機會,看他不走,就氣急敗壞地跳下來打他。

    他被趕出酒店,茫然恍惚地回了學校。

    他習慣(性xing)地把昨天的事情寫進日記本里。可是寫到一半,卻想起男人逼他發的誓。

    “不許說出去!絕對不許讓任何人知道!不然我一定宰了你!”

    ……寫進日記的話,可能會被石代赭看到的。

    他只好把那一頁日記撕掉。

    本想扔進垃圾桶里,想了想,不太保險,于是他掐了個小火苗,把日記紙燒掉了。

    “……對不起。”余漉抱著臨江仙的脖子,愧疚而自責地道,“你一定很生氣吧。明明好心救了我,卻反過來被我(強qiang)迫……對不起……我還弄傷了你,很痛對不對……我應該留下來陪你的……對不起……”

    他聲音悶悶的,(強qiang)壓著哭腔,“我早該想起來的,可是我沒有……直到剛才看到孩子的胎記,我才……對不起……”

    臨江仙听著听著,心就軟了。

    “也不全是……(強qiang)迫……”臨江仙揉著余漉的頭發,低聲嘆道,“其實……那次會去酒吧,就是因為被他們嘲諷我是千年*男。我一氣之下想隨便找個人上了,破了這個處……結果恰好看那幾個人往你飲料里下了藥,還把你帶進小巷子里,看你傻乎乎的就知道你要吃虧……”他撇撇嘴,不情不願地承認道,“其實把你帶回酒店,也有一點……想佔你便宜的意思……就……我本來是想上了你的……”

    他說著說著忽然生起氣來,氣鼓鼓地瞪著余漉,“誰知道你居然……居然破了我的無情印!反過來把我給日了!氣死我了!我出來玩只想破個處而已!誰允許你破我的印!我堂堂上古神器小魚竿兒,居然被個區區五十年道行的野鱸魚給破了印!這說出去我得被人笑話死!太丟臉了!”

    “無情印?”余漉呆呆地看著他。

    “就是……我後腰上那朵蓮花。”臨江仙不知不覺紅了臉,既惱又羞地道,“那是當初我還是釣魚竿兒的時候,仙人手掌持握之處。後來我開了靈智,升為神器,仙人留在我身上的仙氣就化作了一道無情印,無意間壓住了我的七情六欲……”

    他嘆了口氣,“所以千百年來,我始終無法對任何人動心,也就……沒和任何人親近過。”

    余漉睜大眼楮︰“那你……”

    臨江仙惡狠狠地道︰“我怎麼知道你能破掉它!一千多年了!我找了多少神器仙人幫忙,都消不掉這個印!誰知道你……你只是……”他越說越惱,越說越羞,卻還是咬著牙把話說下去,“誰知道你只是(吻wen)了一下,印就沒了啊!”

    余漉呆呆地看著他,(脫tuo)口而出︰“因為你——對我動心了……”

    “你……”臨江仙猛然被戳穿埋在心底最深的秘密,不由心煩意亂,當即氣鼓鼓地扭過頭,不再看他。

    “為什麼?”余漉凝視著他泛紅的眼尾,不解而難過地問,“明明我對你那麼壞,我弄得你那麼痛,為什麼你會對我動心呢?”

    “……”臨江仙沉默片刻,突然暴怒,惡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動就動了!哪兒來那麼多理由!”

    余漉措不及防失去平衡,差點被他推下床去。臨江仙大吃一驚,下意識地又把他拽回來。

    余漉被他拽進懷里,呼吸急促,睜大眼楮與他對視。

    臨江仙莫名一陣心悸,下意識地移開了眼。下一秒,余漉卻忽然俯xia身,深深地(吻wen)了上來。

    “對不起……我應該回來的……”余漉不住地(吻wen)他,聲音發顫,宛若懺悔,“我不該把你一個人丟在那里。我應該回來……對你負責……”

    “那時候……也沒想著要你負責。”臨江仙嘆息著,抱住他,“也怪我自己,心高氣傲,不願意接受對你動心的事實。自己生著悶氣,還拳打腳踢地把你趕走了……如果當時放xia身段說清楚,或許我們就不會浪費那麼多時間,互相試探互相傷害……”

    余漉突然從他(胸xiong)口抬起頭來,眼楮紅紅地看著他︰“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呢?你知道我已經失去了那段記憶,為什麼不提醒我?”

    臨江仙惱怒道︰“這種事情怎麼能讓我來提醒!肯定要你自己想起來才行啊!不然我……我……”他別過臉去,小小聲地,有些委屈地道,“我就是希望你能自己想起來啊……我一直在等你想起來……”

    “可萬一我永遠都想不起來呢?”他輕輕撫(摸Mo)著臨江仙的臉頰,滿眼憐惜,“要不是看到孩子額頭的胎記,我或許真的一輩子都想不起來。那你怎麼辦?你就把這件事永遠藏在心底嗎?”

    “……”臨江仙沒說什麼,只是別扭地轉過了頭。

    “以後不要這樣了好不好?”余漉又(吻wen)了(吻wen)他的唇角,動作輕柔,像是害怕踫碎了他,“有什麼事情,不要藏在心里。不要自己忍著,不要一個人生悶氣。我很笨。或許你不說我就永遠都不懂……說出來讓我知道,好不好?”

    臨江仙被他(吻wen)得渾身發軟,腦袋發暈,像要溺死在他的溫柔里。忍不住嘆一口氣,低低地應了一聲。

    “……嗯。”

    余漉又笑起來,抱著他親了又親。像是要把之前錯失的許多時光都彌補回來。

    搖籃里,小人魚安安靜靜地(睡Shui)著。

    額上一枚淡紅(色)胎記,宛若蓮花,奇異而獨特。

    ……

    當晚,另一邊。石代赭的臥室。

    旋覆枕在石代赭手臂上,背靠著溫暖的(胸xiong)膛,正在一張張地翻著小人魚的照片。

    “啊,胎記真可愛……”他欣賞著小家伙額頭上的蓮花胎記,忽然心里一動,轉過身來。

    “我想要紋身!”少年兩眼放光,抓著男人的肩膀,“你會紋身嗎?給我紋個紋身吧!”

    “怎麼又一時興起想玩這個了?會倒是會,不過……”男人無奈道,“你們idol能紋身麼?萬一被人拍到,影響不太好。”

    “對哦。”少年沮喪地垂下眼,但很快又靈機一動,興奮地抓著男人的衣襟,“那你給我紋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不就行了!比如……這里!”

    他羞澀地抓著男人的手,放進被窩里面。男人觸踫到他的溫熱的(身shen)體,不由失笑。

    “這里?”男人提醒道,“超級痛的哦。”

    “可是……”少年臉頰暈開可愛的緋紅,他低垂著眼,害羞而快樂地道,“可是只有這里,才是只有你一個人看得到的地方嘛!”

    “……”男人再次被少年又純又欲的模樣打動了,喉頭一聳,無可奈何地嘆息,“你呀……總是這麼愛胡鬧。”他憐惜而寵溺地戳了戳少年的額頭。

    “來嘛!”少年撲進他的懷里,甜甜撒嬌,“給我一個印記。給我一個只有我們自己知道的印記!”

    男人怕他疼,卻又受不住他的撒嬌哀求,最終還是答應了他。

    “那你想要什麼圖案呢?”男人問。

    “不知道耶……”少年(摸Mo)著下巴,陷入沉思,“想要一個很特別的,只有我們能看懂的秘密圖案……”

    男人想了想,抬手一揮。半空中憑空出現一道瑰麗奇幻的符咒。

    “咦!這是什麼!”少年情不自禁地抬起手,輕輕觸踫那光華流轉的符咒,“好漂亮!”

    “這是我的元神鈐印。當初跟你確定監護(關guan)系,我在契約上留下的,就是這個鈐印。”男人頓了頓,說,“這是世上絕無僅有的圖案。沒人可以復制,它只屬于我。”

    少年抱住他的脖子,快樂地說︰“我也只屬于你!”

    男人笑了笑,低頭(吻wen)他的發頂。像是重復,又像是誓言,溫柔地,鄭重地道︰“嗯。我也,只屬于你。”

    作者有話要說︰  番外全部更新完畢~正式完結撒花!看完了記得給個完結評分哦~

    新文求預收~

    《愛極了你顫抖的模樣》

    文案︰

    “給真實的人取的傻名字,就如同拆開破布娃娃,發現里面是︰真的腸子,真的肺。漂亮的心髒。血。好多又熱又黏的血。”

    ——《腸子》恰克•帕拉尼克

    甘遂,代號s01,被定義為愛麗絲精神病院最危險的病人。

    “只有藥物和糖果可以讓他冷靜,”記錄員在報告上書寫,“然而後者並不能限制他的行動,所以我們用藥物,大量的鎮靜藥物,加上全套束縛和最高級別的安保系統,以免他從病室里逃(脫tuo)。”

    可那些自以為能關住他的措施,仍然是一場笑話。

    甘遂哼著歌,步伐輕快地游走在午夜的精神病院,愉快地想著今晚要為誰帶去噩夢。

    啪。一本書掉落在他面前。一本無字之書。

    他好奇地撿起書,被卷入一個奇妙的故事里。

    故事中,他是密室設計者,目標是困住玩家。

    甘遂隨手設計了幾個陷阱。密室建成,三名玩家憑空出現,同時甘遂頭頂出現了三把達摩克利斯之劍。

    24小時後,玩家三死其二。剩下一個叫做商陸的男人,如浴血獨狼,眼神森冷,令人難忘。

    甘遂以為故事結束,一切就都結束了,沒想到睜開眼時,一把利劍從天而降,生生斬斷了他的手指。

    甘遂痛極,在血淚模糊的視線里,側頭看到劍身上的字︰

    商陸。

    “他是游戲人間的恐怖神明。眾生皆雌伏在他腳畔,卑微地求他垂憐。”

    “而你竟敢瀆神。”

    “當神被拽下神壇,他原以為等待他的將是無盡的囚禁與折辱。”

    “可是他跌進世上最柔軟的天鵝絨里,睜開眼,看到了一輩子都吃不完的糖果。”

    小劇場︰

    書里。甘遂一邊往商陸身上捅刀,一邊微笑︰“我真是,愛極了你顫抖的模樣……”

    現實。商陸把甘遂懟到牆上,看著戰栗不已的對方︰“嗯,我也是。”

    #你在書里搞我,我當然要在現實里搞回去#

    (強qiang)(強qiang)無限流,甘遂x商陸。密室設計者與密室玩家相愛(個屁)相(殺sha)(是真的)的故事。

    《你這樣是會被鎖文的!》

    文案︰

    與紅鎖斗智斗勇的第n天。

    某寫手跪在審核腳邊,虔誠卑微地仰望。

    “只要你能給我解鎖,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與此同時,悄悄發動新入手技能︰【被雨淋濕的小狗眼神】

    審核高高在上,抬起某人的下巴,玩味的眼神在那柔嫩嘴唇上一掃而過︰“哦?”

    他彎下腰,湊到某人耳邊,嗓音低沉︰“那麼,你能不能……”

    “——不開車呢?”

    小劇場︰

    “審核,作者已經被鎖進小黑屋三天了……”

    “哦,他認錯了嗎?”

    “沒有。不過他又開了篇主攻文,主角是他自己,攻你。。。”

    快穿。網文寫手穿進自己專欄的紅鎖文章里,弘揚社會正氣,拒絕yhsq,從而使文章重見天日的感人勵志(?)故事。

    cp:審核(切片攻)x寫手。主受。

    <a href="https:///book/10/10307/7178418.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0/10307/7178418.html</a>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51..net  ,...︰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