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今天的輔佐官也在勸我跳槽 第61章 六十一

第61章 六十一


    天不助我。

    正在因材施教教育弟弟禮貌待人, 結果這位教材說不用道歉——不是兄弟,你這麼拆台讓我很沒有面子啊。

    “你看,他承認了。”

    不同宇智波止水的無語凝噎, 鯉陽激動︰“我沒說錯,我沒錯!”

    “那也很沒禮貌!”

    宇智波止水挫敗的嘆氣, 摸頭︰“總之現在快點道歉,不能因為別人寬容就讓自己失去了準則,雖然神明有著特權,說實話也沒錯, 但人類很笨哦?看不出你是神明, 也不會接受實話。所以你要去人類世界里讀書, 就不能直接指著別人說有病,即使他真的有病也不行!”

    ……呵。

    左一聲有病又一聲有病,被圍繞其中的蘭波急促呼氣在掌心搓手取暖, 並不想理會這個根本沒好哪里去的哥哥桑︰你哪里來的自信來教育你弟弟哦, 你這一丘之貉=-=

    “G——好麻煩,明明有病還不能說有病, 人類真是奇怪。”

    鯉陽不情不願的拖長語調, 宇智波止水帶著無奈低喚一聲他的名字,才讓小孩兒嘟著嘴︰“好嘛好嘛……對不起啦。”

    “沒錯, 真是好孩子。”

    宇智波止水滿意的點頭,又摸著鯉陽的頭頂循循善誘︰“不過別人願不願接受道歉不關我們的事, 明白嗎?我們能夠道歉就已經仁至義盡了。”

    覺得這哥哥根本在毀弟不倦的蘭波耷拉下眼皮,面朝火焰一副很累的模樣。

    鯉陽︰“啊?”

    恍惚失神片刻,鯉陽突然醍醐灌頂, 茅塞頓開, 捏著拳頭鄭重點頭︰“明白了, 只要我以後一邊打人一邊說對不起,我就沒有錯!”

    “這種情況可以直接毀尸滅跡,只要沒有證據,那就沒有這回事!”

    “學會了!”

    在場的黑手黨蘭波嘆氣。

    ——啊,沒救了。

    這個把異常當日常的笨蛋哥哥真的是沒救了。

    “干嘛,對我的教育方針有意見?”

    听到蘭波嘆氣的宇智波止水少女感撐下巴,撇嘴︰“既然你也覺得自己是生了病,為什麼不去找個醫生?地獄只是不管你,又沒有禁止你的自由,你完全可以自己賺錢治病。”

    “沒有用。”

    對自己身體情況再清脆不過的蘭波幽幽嘆氣︰“我的病……醫生治不了。”

    “所以究竟是什麼病。”

    宇智波止水站在原地好奇,任由‘好熱好熱’說個不停的弟弟拽著他的衣服往上爬,摟住他的脖子像只小龜殼趴到背上,像只熱傻的小奶狗,吐出舌頭去接雪花︰“——呸呸呸。”

    “恩……心病吧。”

    “心病是挺難治。”

    “噗可能,這世界沒有治不好的病!”

    揪住止水的卷發,鯉陽回答的慷鏘有力︰“或許這個未知多變的世界下一秒就會誕生出一種新的病癥,但最起碼現在!這一秒!我可以確定的回答,說治不好肯定是因為沒找對醫生!”

    宇智波止水無奈的蹙眉笑︰“是是是,所以輕一點啦小鯉陽,你太激動,哥哥的頭發都要被你揪掉了。”

    “呀,痛不痛?呼呼。”

    連忙揉揉哥哥被自己揪痛的頭皮,鯉陽繼續自己被打斷的發言開始自夸,當然,不是真的在夸自己,只是鯉陽拍胸膛驕傲的樣子太有迷惑性︰“比如說我老師,漢方藥權威專家,精力藥專精,東方神獸之一,祥瑞之兆,全世界僅有一只的白澤先生!”

    正在和蜘蛛小姐的白澤︰鼻子有點點癢,是誰又在念叨我?

    一陣天花亂墜的頭餃胡亂冠,自覺夸白澤先生就是在夸自己英明理智有先見之明眼光極佳的鯉陽砸吧著嘴,還有些意猶未盡︰“總之,有病就找白澤先生,你會沒事的,打起精神不要沮喪!”

    嘴里‘啪啪’配音,鯉陽趴在止水背上對著三米遠的蘭波壓壓手,權當在拍肩安慰。

    蘭波突然間有些想笑。

    他也的確微微彎起了弧度。

    唇線,眉梢,脆弱的蝶翼溫柔的想要張開,又耗盡了力氣︰“好,我知道了。”

    “那麼我該去哪里找這位白澤先生呢?”

    挪動著離火焰更近幾分,蘭波抱住雙臂溫和的虛心請教。

    “天國。”

    成功賣出去一份兒安利,鯉陽肉眼可見的開始興奮,翹起大拇指︰“或者眾合地獄的花街(-v0)d~☆”

    “花街嗎?”

    開放的法國美人一愣,看看六七歲小孩兒的外表,再想想花街在異國的含義,看向宇智波止水的眼神帶上了委婉的不解︰“我以為東方對于感情與性都很含蓄。”

    “要是真的含蓄怎麼可能誕生花街這種地方。”

    宇智波止水下意識吐槽所有男人心知肚明的真相,又笑著顛了顛後背上的小烏龜殼,得到鯉陽不客氣的小拳拳︰“鯉陽長大以後一定要是個好男人哦……誒喲,疼疼疼。”

    “所以我要去眾合地獄那里去找醫生嗎……但是好冷,即使在火面前都這麼冷,不要提離開以後了,身上的衣服也太薄……也許我該買一身厚一點的衣服,但是我現在的情況並沒辦法去工作……”

    蘭波像是自言自語的絮絮叨叨,這算是他死後在地獄逼出的習慣了,將心理活動說出來听自己的聲音,恍惚中,我仍然存活在這世上——從來沒想過要得到回應。

    “這就是所謂死循環嗎?”

    鯉陽小聲問,宇智波止水點點頭,就听到鯉陽在他耳邊重重嘆氣︰“那就沒辦法了——吶吶吶。”

    鯉陽像是唱兒歌一樣的抑揚頓挫︰“不用怕,沒錢去看醫生,我可以借給你啊。”

    蘭波一愣,下意識看向宇智波止水。

    “別看我,我家他當家。”

    宇智波止水露出嫉妒的丑惡面孔︰“還有他居然把你當小孩哄,我做為他哥哥都沒有這個待遇!”

    其實還是有的。

    但是他沒這麼哄過我!

    我嫉妒了!

    蘭波︰(•△•)

    “你應該不會覺得被小孩子哄會丟臉吧?不會吧?”

    鯉陽搖頭長吁短嘆,語重心長道︰“成年人,要學會量力而行,這種時候完全可以向其他人尋求幫助啊——比如神明,比如偉大又仁慈的我!”

    宇智波止水附和︰“沒錯!”

    “這樣啊。”

    蘭波垂下了眼眸,看著火焰不經意燎過黑發,焦臭的味道刺激了嗅覺,眼楮也為止感到難過︰“那麼,我能做些什麼呢?”

    【彩畫集。

    鯉陽平靜的與蘭波說,我需要你的彩畫集,就用這來當做籌碼吧。】

    ok,明白了。

    “彩畫集。”

    鯉陽平靜的與蘭波說︰“——彩畫集是什麼00?”

    “彩畫集是我的異能力。”

    有問必答的蘭波態度無害,像是下雪天蜷在紙箱中過冬的流浪貓,收起自己賴以生存的利爪,‘吧嗒吧嗒’在衣袖上踩奶。鯉陽听著所謂的空間 空間 空間,維持著笑容,被疑惑不解的問號淹沒︰“——後面這個能力听懂了,我听懂了!這個可以有!”

    他喊︰“宇智波鯉陽的尸體可還在我這里凍著呢,你看你不就有工作的機會了嗎!我可真是有先見之明的預言家,我難道已經直覺預料到了今天這一天嗎?我果然是天選之子!!”

    ——我曾經不信神明。

    蘭波怔然失神,又沉吟沉思,頹廢疲憊。

    可曾經愛著的法蘭西,我的故鄉啊;曾經信任的魏爾倫,我的愛人。

    我的耳邊時時有陰雨在烏雲中呢喃,海浪拍打著礁石為我不平,我被時代遺留在過去的剪影之中,我是向命運祈禱的乞丐,飄浮在異國的陰冷深潭中渴求著平靜,期待著永不可能來臨的永眠。

    這是遙不可及的奢望。

    我躺在破舊的小船里,看著絕望的風暴席卷著要將我淹沒吞噬。我渾渾噩噩,卻又在這扭曲的黑與紅石磨中,在素不相識的過路人這里,得到了吻的寧和。

    ……可這里,明明是地獄才對。

    “他為什麼像是要哭了的樣子?”

    “有嗎?我沒看出來他像是要哭。”

    宇智波止水和鯉陽咬耳朵,鯉陽哼氣︰“因為我是感覺到的!怎麼辦,我又沒欺負他,難道給他錢他覺得被侮辱了嗎?”

    大人們的世界真辛苦,真的越來越不想長大了……啜泣。

    宇智波止水︰“我覺得不是這個原因。”

    “看來我們就要在這里分別了,哥哥。”

    鯉陽假惺惺流了一滴眼淚︰“你看看這個可憐的成年人,你忍心留他一個人在這里嗎?”

    “我忍心。”

    “你這殘忍無情的男人!”

    立刻抹去嘴角流出的眼淚,鯉陽捶打這個不按劇本來的笨蛋︰“我可是和伊邪那美姐姐約好了一起玩游戲的,根本沒辦法陪著他去找白澤先生的啦!你就說,你放心我去花街上嗎?”

    “說放心那肯定是假的。”

    宇智波止水苦哈哈的說︰“可我也不認識你說的白澤先生啊,小鯉陽。”

    咦?這不是沒辦法了嗎?

    “我也沒辦法帶他去見伊邪那美姐姐啊,他會被不高興的姐姐撕碎成一小片一小片一小片……”

    鯉陽絞盡腦汁想辦法︰“要不,你帶著他在這里等我回來,然後我帶他直接去天國找白澤先生00?”

    “好像也只能這樣了啊,不過我本來就要等,也不是很虧。”

    宇智波止水嘆氣,看向眼帶歉意的蘭波︰“——說起來,你的名字是?”

    ※※※

    fgo長草期好閑啊。

    鯉陽坐在伊邪那美尊的膝蓋上晃jiojio,丟石榴籽吃。伊邪那美尊輕輕撫摸他柔順的直發,捻起一簇發絲在指腹磋磨,聲音滿滿帶著母親的光輝︰“頭發長了。”

    “長了嗎?哇,我都沒注意到。”

    鯉陽吸引走注意力,高興的卷起頭發在手指間打卷——因為會戳手機界面,礙事的手套被丟在了桌面上,此時此刻,晶瑩剔透的手臂就是這宮殿里的no1︰“好耶,等再長長一點,姐姐給我綁辮子好不好呀?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居然想要讓妾身來為你束發,你這膽大妄為的無禮之徒。”

    伊邪那美尊戳了戳他額頭的烈陽紅痕,短促的笑了一聲,並沒有真的生氣︰“等你這白發過了腰,簡簡單單扎個發繩垂在身後即可,就像那個人類與狐妖之子一般,正好你們也有著相似之處。”

    人類與狐妖之子,安倍晴明,那個壞蛋狐狸白毛麼?!

    “才不,晴明肯定會笑話我是小狐狸,然後裝模作樣的讓我喊他哥哥,臭不要臉。”

    鯉陽氣哼哼︰“我明明是可以帶來好運的錦鯉,雖然毛絨絨是很好,我也很喜歡毛絨絨,但這不一樣,這是原則問題。”

    奇怪的著重點,奇怪的固執。

    伊邪那美尊轉移話題︰“妾身最近看到一個有趣的番劇,然後想起了你。”

    鯉陽抬頭,後仰。

    “講述了付喪神的故事。”

    付喪神非神,乃是器物經過漫長時間的閑置或使用,吸天地之靈氣,取日月之精華,積聚來自人的怨念,人的佛性,化成妖怪——

    簡而言之就是物久成精。

    顧又名九十九神。

    也正是千百年來被稱之為神,本是精靈鬼怪的付喪神才會因為人類的語言與信仰賦予了一絲神性。

    “你身體里的靈力太過龐大,所以來自己制造外援,如何?”

    聲音中帶著絲絲繞繞的蠱惑,伊邪那美尊放輕聲音,無瞳的淡金色眼眸泛著冰冷的利用之意︰“——比如用你的靈力來制造付喪神。”

    這樣,不就可以利用付喪神誕生需要大量靈力的條件,來消耗自己積蓄過多的靈力了嗎?

    鯉陽眨巴眨巴眼。

    低頭,掏出手機︰“那,我把手機變成付喪神,它是不是就能自己動,自己替我刷無限池了?”

    伊邪那美尊突然沉默。

    伊邪那美尊掏出了手機,抵著下巴思考。

    ……

    …………想明白了。

    “很好,付喪神。”

    黃泉的女王露出勢在必得的笑容︰“妾身決定了,妾身也要來。”

    兩位神明對視一眼,默契的手機踫手機︰“為了以後的無限池。”

    “為了以後的無限池。”

    干杯。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全能攻略游戲[快穿]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小閣老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