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退圈後我殺穿聯盟[電競] 第89章 第 89 章

第89章 第 89 章


    到了巔峰對決, 剛才那一切領先、落後、狀態好與狀態不好,對比賽結果而言,通通都沒有那麼大意義了。

    看過比賽的觀眾都知道, 對于巔峰對決這種鉑金局的b方式來說, 實力雖然很重要,但運氣也同樣重要。

    這時候最能決定戰果的, 大概就是教練組的決定——如果一方盲選出了一套陣容天然克制另一方, 那麼個人實力可能都沒有那麼重要了。

    這個賽季, 由于林含秋的加入, waf的英雄池深了許多, 打法陣容也多變了很多。就像上次waf對陣到lsg打到巔峰對決一樣, 誰都以為他們會拿出常規賽勝率最高的大喬公孫離體系,卻沒想到fall最終拿出了一個常規賽用都沒用過的干將莫邪。

    今天也是一樣。

    竟然被對面苟延殘喘拖到了巔峰對決,闌珊很是頭痛——本來覺得自家提前手握三個賽點, 已經是勝券在握, 沒想到被一超再超, 挨到了這個時候。

    到巔峰對決,g可就沒有那麼大也上了兩個新人, 但陣容相對固定,也一直都是順應版本在進行訓練︰大喬公孫離是目前為止聯盟內非常強勢且完整的陣容,運營和打團方面都沒有什麼短板,他們當然也比較拿手,勝率不算低。

    有一說一, 如果今天的對手不是waf,這個巔峰對決可能還沒有這麼令人頭痛, 拿出這一手大喬公孫離老夫子體系, 自己也挺有把握的。畢竟自家上單一捆最拿手的英雄就是老夫子, 配上大喬公孫離,近乎無解。

    但是壞就壞在對面是waf。

    waf那邊不僅有之前的宿敵伏凜,更重要的是現在還多了一個騷操作多到不行一點武德都不講的fall。闌珊十分懷疑,自家教練組是否真的研究透了對面玩得好的所有陣容。

    果然,自家教練拿著一疊b紙上台,勉強撐起的笑容背後是無盡的心酸,還得一個勁兒地安慰隊員們︰“巔峰對決了,大家放松點,放松點啊,該怎麼打還是怎麼打,就把對面當作一個普通的對手就行……”

    “啊,別說了教練。”啊奈奈十分冷靜地打斷他,“我知道自己什麼水平,我對面那就是個怪物,根本不是什麼普通的對手。”

    闌珊︰“……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那是當然。”啊奈奈沉痛地點了點頭,“而且我相信教練你應該根本沒有猜到對面可能會出什麼陣容吧?來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真誠點,告訴我你覺得他們的巔峰對決陣容有多少種可能性,我承受得住。”

    見啊奈奈主動給自己台階下,教練十分感動地看著他,差點沒熱淚盈眶︰“那我就直說了啊——我們教練組精心研究了waf常規賽所有的陣容,最終得出一個粗略的結果,那就是對面有可能選出至少八種體系陣容。這還是大方向,不排除各個路有微調的可能性,另外就是對面中單的英雄池依然深不可測。”

    “……”闌珊一口氣差點沒噎住,“你的意思是fall在巔峰對決還有可能拿出一個新英雄來打?!”

    “對。”教練看著自家射手的臉上寫滿了“吃屎吧”三個大字,憐愛道,“這個賽季fall在賽場上總共玩了三十多種英雄,據完全統計,每次新英雄上場,她的勝率必定是100。”

    “也就是說這次巔峰對決……”

    “上次的干將也是她的干將首秀,所以今天如果出一個什麼新英雄,那我可以提前給你們打預防針,真的不奇怪。”教練拍了拍闌珊的腦袋,鼓勵他,“不過呢,反正我們也猜不出對面到底什麼陣容,敵不動我動,我們就出自己擅長的就行,就算被打崩了那也是技不如人,不用太難過。”

    g五個人︰“……”

    謝謝教練,有被安慰到︰)

    寫完了b紙,教練很快準備下台。waf那邊花了稍微長一點的時間確定陣容,這讓g的人心中更加不安——直覺告訴他們,今天waf一定會玩什麼騷操作。

    畢竟,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今天淅淅的狀態並不好。在這個射手核心的版本,射手的狀態直接決定了整個團隊所能達到的高度。

    平心而論,今天要不是有fall和伏凜兩個人撐著,他們也不可能這麼死拖著打進巔峰對決。

    真是兩個難纏的對手。

    而闌珊的預感,也在雙方一一揭露陣容的時候最終成真,簡直一個比一個離譜。

    甜橙的盾山、伏凜的趙雲、淅淅的豬八戒、十七的不知火舞,以及……

    中路百里守約。

    中路百里守約,一個fall從來都沒玩過的英雄。

    常規賽整個賽程中,waf只玩過一次中路守約體系。

    當時,waf還玩了一手花的,讓伏凜去中路玩守約狙人,fall去玩露娜打野,補足法術傷害。

    沒想到今天這總決賽的巔峰對決上,waf玩得更花了。

    邊路補上的不知火舞倒也沒什麼毛病,因為這個陣容控制太少,只能打反手,用羋月可能會更加被動。而不知火舞在面對對面的老夫子時,能打出前期壓制效果,後期打團也不怕,還怪好用的。

    而中路的這個守約,就是團隊的傷害來源了。

    淅淅狀態不穩定,需要一個心理素質強大的人來擔任核心位置。伏凜的趙雲算一個,林含秋的守約也算一個。

    客觀意義上來講,經過了版本的削弱,現在的守約並沒有之前裝備四無盡的時候強了。但林含秋根本不care什麼版本不版本的,沒有垃圾英雄只有垃圾召喚師,無盡流的守約削廢了,她當然還有別的辦法把守約的強度打出來。

    “她現在還出守約是什麼意思?”闌珊皺了皺眉,再一次問向一旁的一捆,“一捆啊,fall的守約強嗎?”

    一捆迷惑不解地搖了搖頭。

    他也從來沒見林含秋玩過百里守約。

    闌珊的心里已然警鈴大作︰“難道……難道她又有什麼騷打法在等著我們嗎?!”

    “——恐嚇流守約。”同一時間,林含秋在隊伍語音內對自己的隊友說,“兄弟們,這把都給我看好了啊,姐姐教你們玩一把恐嚇流守約,讓你們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幻神。”

    四無盡守約早已成為歷史。

    今天,就看新神誕生吧。

    不同于之前無盡流守約的出裝,比賽一開場,林含秋一開始並沒有出(買裝備)【冷靜之靴】來減少自己的技能cd時間,而是直接簡單粗暴地上了攻速鞋。

    版本更新之後,守約二技能□□的紅線變得特別清晰,對方一看就知道你在狙人,也提高了狙中的難度。

    所以,林含秋也沒抱著什麼上場來就把對面直接打回家的心態,而是用二技能清完線之後,直接

    在草叢等著闌珊到中路來吃錢了。

    果然,因為對面的中單是個工具人張良,所以闌珊的公孫離在吃完第一波線以後,毫不客氣地就來到了中路,過來蹭線發育。

    “快點過來。”林含秋邊開二技能準備瞄準人,邊對十七和伏凜說,“看我位置,我把公孫離的二技能騙掉之後你們上。”

    “騙掉二技能?”十七一時半會兒沒反應過來,言語之中透露出不怎麼相信的意思,“姐,不是吧,你這紅線能狙中就不錯了,還騙二技能呢?”

    盡管如此,他的身體還是很誠實地往中路趕了。

    林含秋嗤地冷哼一聲,懶得和十七多說。

    只見她靜靜地蹲在左邊牆後的草叢中,隨著二技能打開、視野拉高,林含秋狙擊的紅線先是反向對準自己身後,在技能快要消失的前一秒,她猛地調轉槍頭,指向了正在清線的公孫離!

    沒有人注意到,她的狙擊線在靠近公孫離的剎那,速度一下子變慢,轉動的方向也變了。

    闌珊的思維一直緊繃著,就怕林含秋狙中自己造成消耗——因此,甫一看到對準自己的紅線,他嚇得直接交了二技能,想要躲掉守約的這一槍。

    萬萬沒有想到,對方槍頭晃了晃,命中的目標卻不是自己,而是他身後的大喬,一槍直接把自家輔助打殘了。

    看來這槍也不那麼準嘛。

    闌珊在心里松了口氣,暗暗表揚自己走位夠騷讓fall都預判不到。

    他正想快點把眼前的線收了回下路,身邊的河道草叢里,卻忽然沖出了兩個身影!

    火舞的一技能接閃現被動干脆利落地把他控住,闌珊連忙開了淨化,卻被緊隨其後的盾山一個背背了回來,後面的趙雲打出了成套傷害——

    因為剛剛把保命的二技能交掉,自家大喬又因為被守約打殘後撤準備回家,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一愣一愣的,壓根沒反應過來,眼睜睜看著自家射手慘死于中路一塔下。

    【first blood!】

    “漂亮啊姐!”幫伏凜扛了最後一下塔,讓他好絲血逃生之後,十七邊跑回自家塔下點擊回城,邊贊道,“原來恐嚇流是這個意思啊。”

    把對面的保命技能騙出來,再打他個猝不及防——守約剛才那一槍也沒浪費,輸出也打滿了。

    fall姐果然是fall姐,這所有的一切都算好了。

    沒想到林含秋挑了挑眉︰“你以為恐嚇流就這?”

    “……啊?”十七懵了,“這已經夠騷了,還有更騷的呢?”

    “當然。”林含秋在河道放了一個視野,隨後沿著牆往回走,邊走邊看了一眼自己的裝備面板,“都說了,我恐嚇平a流守約就是無敵,怎麼可能只有這麼一點東西?好好看,好好學啊。”

    “……”甜橙在一邊幫忙佔視野,小聲嘀咕了一句,“秋秋姐呀,我們就算腦子學會了,也得要有你的這雙手才行呀。”

    “哦,確實。”林含秋臉不紅心不跳地表示認可,“你說得很對啊。”

    waf的隊員們早就習慣了林含秋的自信,全都習以為常地在那里該干嘛干嘛。

    只有他們身後的裁判听得一臉懵逼。

    這就是頂級高手嗎?原來頂級高手不僅會嘲諷對手,連自家隊友都會嘲諷嗎?

    操作技術什麼的反正他這輩子也不可能學會了,不過這種舍我其誰睥睨天下的姿態,自己倒是可以向fall學習學習……的吧?

    裁判很沒有自知之明地這樣想道。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全能攻略游戲[快穿]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小閣老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