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看見彈幕後我選擇叛出師門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對峙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對峙


    /87

    二師兄?

    扶雲一副她必然也認識這個人的口(吻wen)。[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然而據葉知瑜所知, 她身邊並沒有排行為二的熟識師兄。

    但葉知瑜先是一怔,稍稍思索後,便忽然想起這人是誰。

    因為她的師父, 其實是有四名親傳弟子的。

    也只有他的親傳弟子, 才能讓全宗門的弟子公認為“大師兄”“二師兄”。

    早在最開始拜入師門時,她便知道自己的二師兄在外周游歷練。

    而且雖說經歷了如此多的事情, 但實際上她拜入師門也不過就是三個月左右。

    那麼進入塵世渡劫的二師兄, 即使收到了有新拜入師門的小師妹的消息, 也不可能立刻趕回來。

    因為存在感過于薄弱, 她甚至差點忘了自己還有這麼個師兄。

    “你可知道我二師兄的姓名?”

    她只不過才問了半句, 便听扶雲啊的叫了一聲。

    “我想起來了, 二師兄他的名字不就叫做沈無疾嗎!”

    說完之後,她大概越想越覺得可疑,連帶著葉知瑜也不禁眼帶探究地看向了那個沉默男人。

    “ 二師兄, 是你嗎?”扶雲問道。

    其實現在種種指向(性xing)的線索, 完全能夠讓她得出肯定的結論。

    然而問題就在于, 眼前這個邋遢頹廢寡言的男人,距離她印象里那個瀟灑不羈的二師兄形象實在差的太遠了。

    那個眼帶桃花風神秀徹, 容貌氣度完全不遜于大師兄的青年,怎麼可能會變成這個花子都不如的廢物形象?

    在她記憶中,二師兄歷練時的修為已經將要金丹。

    那一個堂堂金丹修士,怎麼會淪落為離魂谷的雜役?

    這是氣場與樣貌看起來的巨大差異,讓扶雲難以確定眼前男人的身份。

    可是無疾面對她們的疑問, 只是保持著沉默,沒有一絲回答的打算。

    但這次即使他這麼不配合, 他們也不可能再把這個頹廢的男人關進牢獄里了。

    “稍微叫他收拾一下, 然後一起去見大師兄吧。”解決方法倒也不難, 陳意鶴肯定認識沈無疾的樣貌,那麼只要叫他看上一眼,便可以確定這個男人的身份了。

    一切準備就緒後,她便說道︰“現在便去看看大師兄那里到底怎麼了吧。”

    她淡淡看過去一眼,守在審訊室前的數位弟子便不禁下意識退後一步,為他們分開一條通道。

    原本這些弟子的任務肯定是要將容與押送到那里,但現在葉知瑜不同意,那他們便絕沒有這個膽子(強qiang)迫容與。

    葉知瑜沒有為難無辜者的愛好,見這些人主動退讓,便不再咄咄逼人,只是帶著眾人走向陳意鶴的庭院

    她這位好師兄據說被容與偷襲後重病臥床,此時只能在臥室里召開審訊會呢。

    只是唯有一點令葉知瑜頗為在意。

    在做出決定前,她其實特地看了容與的反應。

    這是她習慣(性xing)的動作,希望能夠以此觀察到容與對自己這番決定的看法。

    容與一般都不會有什麼特別反應,但一旦有所回應了,她通常都是以容與的意見為主。

    因為這個少年表面看上去雲淡風輕,對萬事皆不在意,可一旦開口,那一般都是比較重要的事情。

    這是他們之間不成文的默契,容與心知她對自己的縱容,便從沒有濫用過這個權力。

    然而這次容與的表現頗為奇怪,他既沒有面無表情漠不關心,也沒有面(露)不悅。

    他只是微蹙眉頭,若有所思的看著無疾。

    容與神情看起來頗為微妙,不像是覺得無疾是敵人,但也沒有全然放心。

    葉知瑜暗暗記下這點,決定待會兒便找個機會問他。

    *

    葉知瑜一行人走進陳意鶴的臥室時,那里已經坐了不少人。當然,人數遠遠比不上例會時的壯觀。

    這也是由于場合的特殊(性xing),這里畢竟是臥室,而且陳意鶴又受了傷。所以能來到這里的人只能是那些各個門派的核心精英,說得上話的頭部人物。

    “阿瑜,你來了。”陳意鶴原本還在與人說著什麼,見到葉知瑜推門而入,不禁眼前一亮,連說話都帶了幾分中氣。

    卻不知這是他的真情,還是刻意做戲。

    “嗯,听說師兄你身受重傷,為歹徒偷襲,所以我便立刻來看看你,不知師兄現在傷勢如何了?”

    “我已無事。”陳意鶴聞言,神(色)越發柔和起來,顯然對她這番話很是受用。

    只是,在抬眼看到她身後的容與後,陳意鶴的表情便沒有那麼好看了。

    按照他的說法,偷襲他的歹徒就是容與,那此時葉知瑜明目張膽地將容與帶在身後,又是毫無防備的樣子。

    那這只能說明兩種情況,要麼是她故意不給陳意鶴面子,要麼是她壓根沒信陳意鶴說的話。

    無論哪種情況,陳意鶴都不會覺得愉快。

    陳意鶴心里是如此想的,但他的身份地位決定他此時不會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出。

    不過也不需要他自己開口,這里可有不少人都想攀上他這根高枝。

    有一人看見陳意鶴的笑容淡了淡,頓時以為自己已經明白了陳意鶴的心意,便以一副嗔怪的口(吻wen)向葉知瑜說道。

    “葉仙子,你怎麼將這個歹徒也帶進來了?難不成通知您的人沒有告訴您,偷襲陳道友的歹徒就是這小子嗎?”

    但葉知瑜理都沒理他,只是對陳意鶴問道

    “師兄,你也是這樣想的嗎?”

    陳意鶴笑容漸漸消失,目光沉沉地看著她,語氣有些許失望說道︰“阿瑜,現在的問題不是我懷疑不懷疑他的問題,而是他就是那個闖入你三師姐靈堂,侮辱其尸體又打傷我逃跑的歹徒。”

    接著陳意鶴便講述了後半夜(發fa)生的事情。

    丑時三刻他從議事堂離開後,心中煩悶難以入眠,便想祭拜甦素靈位。

    結果就恰好撞上容與闖入靈堂。

    兩人交手後,陳意鶴不敵容與,被其擊敗。

    只是容與之後行凶時間不足,因此沒能(殺sha)死他,只能將他打暈,然後多走甦素雙手,匆匆逃走。

    “這里向大家解釋一下,我三師妹雙手骨髓里有一樣門派至寶,所以才叫賊子起了覬覦之心。”

    那寶貝具體是什麼,陳意鶴為了保護門派**,沒有明說。

    但大家也都理解了其中意義。

    于是眾人頓時一片嘩然,這里可沒有多少人認識容與,然而單就他此前在外面沒什麼名氣,天玄宗弟子又對他如此冷淡態度來看,這個人應該也不是什麼有頭有臉的天才人物。

    那他們此時應該選擇如何站隊,也就顯得理所當然了

    于是現場一片群情激憤之聲,要求嚴懲凶手的言論更是不絕于耳。

    這便是陳意鶴的計劃嗎?

    葉知瑜感到了周圍壓抑狂熱的氣氛,對陳意鶴的計劃瞬間有了幾分認知

    固然這些雜魚加起來一起也不會是容與的對手,但陳意鶴本就沒有指望這些人能夠(殺sha)死容與。

    他要的只是給容與足夠的外界壓力。

    因為正如他們清楚劍骨,就在陳意鶴手中一般一樣,陳意鶴也知道沒有拿到他手里那塊劍骨的話,容與就不可能離開這里。

    而要是他們直接與天玄宗翻面,暴(露)自己的目的,那他們就要面臨眾多名門精英弟子的圍剿,這些精英加起來雖然不會對他們造成致命威脅,但牽絆住他們的腳步一樣綽綽有余。

    等那時,其余救兵趕到,他們再想逃(脫tuo)可就沒那麼容易了。即便容與憑借劍骨能夠逃(脫tuo),葉知瑜也不可能從大包圍中全身而退。

    葉知瑜當然想幫助容與,但莫名其妙的白給她也不喜歡。

    唯一確定的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需要動手的話,她也不會有任何猶豫

    此時最好的解決方法,當然是能夠找到為容與一舉翻案的機會。

    “你可有證據?”葉知瑜眼神犀利道。

    她邏輯清晰,字句清楚地說道︰

    “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此時場上唯一指證容與為凶手的只有師兄你一人而已。”

    “相應的,此時為容與辯護的人也只有我,那此時無論你我說什麼都是自己的一面之詞罷了。”

    “要我說,我當時也是親眼看到師兄你是到了丑時左右,方才離開議事堂。

    根據我們之前討論的,三師姐靈堂大約是寅時左右為歹徒闖入。

    我願意保證,容與是在寅時整的時候方才離開我身邊,其中的作案時間非常勉(強qiang)。

    按照師兄你的實力,你即使無法擊敗制服容與,但是想要向外界求救也是不難的。

    從師兄你方才的說法來看,你僅僅只是看到來者的樣貌體態像是他,但是世上的易容之法這麼多,你怎麼就知道不會是旁人易容,然後栽贓給容與的呢?

    一面之詞如何服天下?

    至少我個人是萬萬不服氣的

    所以想要給容與定罪,那麼你們必須拿出更有利的證據。”

    葉知瑜條理清晰的反駁令全場安靜了一瞬,原先義憤填膺的人此時都不由動搖了起來。

    最開始發難的人見狀不妙,立刻不服氣的問道︰“那葉仙子你呢?你難道不該為容與拿出辯護的證據來嗎?”

    葉知瑜仍然從容不迫︰“誰質疑誰舉證,我以為這該是個公認的常識。”

    她語氣平靜道︰“敢問諸君,可有證據?”

    可葉知瑜沒想到的是,打臉來的如此之快。

    她話音剛落,便有個低沉男聲響起。

    “我來證明。”

    ——說話的人,是無疾。

    葉知瑜心中微沉,她說的興起,居然一時忘了這麼個麻煩人物。

    確實,如果他就是沈無疾,那他有充分的理由為陳意鶴制造偽證。

    可她卻听到無疾如此說到。

    “我願意證明,凶手不是容與。”

    ……誒?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