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我和荒霸吐相親以後 第57章 57.

第57章 57.



    第五十六章

    哦豁。[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在意識到我聯系不到門外的阿娜達時, 我才意識到——好像玩(脫tuo)了。

    對方手上握著對神武器啊喂!

    “你要找[書]做什麼?”這個時候不適合滿嘴跑火車,我冷靜地望著眼前的“英雄”,他看起來並不像是有毀滅世界傾向的究極boss。“弒神是大罪, 你活不了的。”

    “你覺得……‘獵犬’厲害嗎?”老東西正經的樣子還挺像那麼回事的, 他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而且前言不搭後語地說,“這樣一支部隊, 存在的意義到底在哪里?”

    “……”我怎麼知道啊!我克制住吐槽的**,試探道,“為、為人民服務?”

    “……”福地櫻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緩緩道出驚天秘聞,

    “‘獵犬’的每一個人, 都接受過人體改造。”

    “為了異能更加(強qiang)大,不按時接受改造就會死。這樣一支(強qiang)大的部隊,所擁有的壽命不過十幾年。”

    “你是想用[書]改寫他們的壽命嗎?”我恍然大悟, 就像隔壁國家那個猴子改生死簿一樣?

    “如果是為了這個,你大可不必多費周章。”長生!長生!人類永不會說膩的願望!它真的——並不美好啊。

    “不。”出乎意料的,福地櫻痴否定了我, “那是‘那位先生’的夙願,此時的他,恐怕已經自顧不暇了。”

    [酒廠]里的“那位先生”?

    他們果然有所(勾gou)結,不過……

    “他怎麼了?”我問。boss還沒刷怎麼就被告知自顧不暇了呢?

    “好像是被什麼‘兒子神’找上門尋仇了……”福地櫻痴不甚在意道,“尋仇對象好像還不少?”

    ……應該是夜斗。

    我嘆口氣,妥協一般問道︰“那您呢?您的願望是什麼?”

    “……”

    英雄先生沉默了一瞬, 幽藍的刀刃逼近我的頸動脈, 我听到他沙啞鑒定的聲音,

    “戰爭。”

    “我要改寫的, 是戰爭。”

    .....................................

    我還是第一次體會到(死si)亡的感覺。

    以神之軀被割開頸動脈,其實並不太疼,更別提劊子手是位手藝嫻熟的有名武士。

    “好疼啊……”

    我听見有人在□□。

    “好疼啊……好疼啊……”

    喂喂喂!我可是死掉了都沒叫呢!我試圖開口譴責,卻被滿喉的鮮血堵得根本說不出話來。

    聲音是從哪傳來的?

    我四處張望著,周圍確是白茫茫的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啊啊啊!!!!”

    那叫聲實在是太吵了!我氣憤得四處張望,卻也徒勞。我伸出手四處(摸Mo)索著,這白到了極致的地方似乎沒有邊界,我看不到盡頭,只看得見自己蒼白帶血的手指。

    這一眼便是凝固。

    “啊——”

    啊。

    我看著指間斷裂的紅(色)線頭,緩緩撫上心髒。

    原來一直在哭泣的,是你啊。

    .....................................

    “緣”的斷開,是悄無聲息,也是轟轟烈烈的。

    最先感受到望月離開的是中原中也。

    那根毫不起眼的線,不仔細看根本不會注意到的紅線,意外地牽連著心髒。

    緊接著就是不停顫抖的手指,無法抑制的暴怒。

    不過是一會沒看著她,怎麼就又沒音訊了?

    房屋的轟塌也不過是在頃刻之間。

    沒有聯系!沒有回應!沒有斷斷續續相連的牽扯感!好像有什麼被從心髒硬生生挖去——

    怎麼找也找不到,怎麼喊也听不見,他的聲音覆蓋了整個廢墟:

    “望月——”

    他在喊她。

    “望月!”

    怎麼就不回答呢?少年、或者說男人,在翻滾的紅芒中染上漆黑。

    你說話啊,羽生望月——你不是最多話了嗎?!

    “你喜歡我嗎?”

    少(女nu)曾抵著自己的額頭,眼神熾熱得可怕。

    而他在廢墟中找到她時,她已經听不到他的回答了。

    “我——”

    他頭一次听見自己如此輕飄的聲音。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

    我死得挺冤的。

    本來,因為如此大義的願望被抹(殺sha),我應該算是死得其所。

    但結果出人意料,我被抹脖子後,並沒有變成所謂的[書頁]。

    大英雄絕無差錯的願望落空了。

    搞什麼,我不是[書]嗎?

    我想起關于那個首領太宰治的夢境,有些搖擺不定——我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

    “我的好兒子——嘎?是個姑娘?”一個古怪的聲音突兀地響在我的耳邊。

    我凝視著我腳下的“尸體”,一時沒分辨出聲音的來源。

    “兒誒——媽咪在這里!”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團白(色)的不明物體。

    “媽咪?”我試探地叫了聲,得到了對方興奮的回應:“誒!媽咪的好大兒!”

    “……”這沙雕語氣,絕對跟我沒(關guan)系!

    “媽咪?您這是個什麼造型啊?”我戳了戳白團子,得到了一陣“咯咯咯”的怪笑:“傻孩子,我就是[書]啊!”

    “……?!!”

    我的瞳孔地震成功取悅到了[書],它又怪笑了一陣,心情極好地說︰“雖然你是我的一部分,但你不是被那些壞蛋改造了嘛,早就不是純種書了,當然變不回去啦!”

    “那……那我現在怎麼辦啊。”我艱難地消化著自己是個混血種的事實,苦惱地看著[書],“我還有個超級帥的男朋友在等著我呢!”

    結果我的老母親並沒有接收到我的憂愁:

    “多大點事?!媽咪給你再找一個!”

    我到吸一口涼氣,壓抑著激動的情緒蠢蠢欲動,又听見她問︰

    “你喜歡什麼材質的紙啊?”

    “……我、我就喜歡那一個!”我義正言辭地拒絕了她,聲音超級大。

    變心是不可能變心的!一輩子都不可能變心的!

    “那好吧。”我的老母親別別扭扭地說,“誰讓我是個心疼孩子的好媽媽呢?”

    “……”母愛泛濫這一點我也是遺傳她的吧。

    “我要怎麼做?”我的語氣難免焦急,“我男朋友已經開始拆房子了!”

    “別急別急——這不是還得有流程嗎?誒!別瞎擺弄你自己!還有用呢!”

    “你快點嘛!”

    “快了快了——”

    “……”

    倒也不必這個快法——

    我成了一張紙。

    就是,一張白紙的那個紙。

    [書]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血脈被玷污的我竟然真的變回了本體。

    ……可惜福地櫻痴看不到了。

    我蜷縮著自己的四個角,被我的老母親交給了一個禿頭。

    “喂——種田山頭火先生。”我叫喚了幾聲,並沒有得到回應。

    他听不見我說話。

    我是被偷渡到他辦公桌上的,他似乎一直沒有發現我的存在。

    也對,只是多了張紙而已,誰能想到我就是[書頁]呢?

    我憂郁地嘆了口氣,一時間犯了愁。

    不知道阿娜達怎麼樣了。

    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好好(睡Shui)覺,有沒有照顧好小星星,有沒有被森垃圾奴役壓榨給超級多工作量——

    想也知道,最後一條肯定有!

    這個時候,我的“肚子”被什麼東西踫了一下,我卷起兩個角朝肚子看去,看到了跟骨節分明的手指頭。

    “誒呀?”沙(色)風衣黑(色)頭發的少年用兩只手指頭夾起我,奇特的角度下,我只看得見他圓溜溜的兩個大眼楮。我頓時屏息凝神,不敢有多余的動靜。

    ——被這個家伙發現,可不是嘲笑那麼簡單了。

    但現實總是那麼蒼白,渾身僵硬間,我听見他歡(脫tuo)地朝外呼喊的聲音︰

    “織田作!織田作!我看到了張很特別的紙!”

    “——很適合去上廁所的時候帶上!”

    “……”

    “你給我滾啊!!”

    .....................................

    失策了,沒想到太宰治那個家伙早就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

    “喂——我要見阿娜達——”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對他這麼說了。

    “誒——大小姐你以前不是也喜歡我的嗎!真傷心呢,現在滿嘴都是愚蠢的蛞蝓——”

    這也不是他第一次這麼回答我了。

    “……”我氣鼓鼓地,沒有理他。

    “咦,小姐這次沒有用可愛的語氣說‘這是有違倫理的!’呢——”太宰治刻意拖長的語調像是雨天里怎麼都躲不掉的爛泥巴,惡心得不得了,我這一會並沒有被激怒,只是給自己的對折翻了個身,試圖用紙(屁pi)股對著他,給他一個決絕的背影。

    “唉。”

    這一次,我听見他幾不可聞的嘆息,“真是……”,

    “女大不中留。”

    于是我被裝進了信封,輕而易舉地就上了港口mafia(干gan)部先生的辦公桌。

    “關于[酒廠]的最後清剿——”

    “讓警方的人趕緊滾蛋,都說了由我全權負責。”

    “可那位降谷先生說——”

    聲音戛然而止,良久的沉默後終于重新有了聲響,

    “是,屬下知道了。”

    我靜靜待在信封里,看不見外面(發fa)生了什麼,只听到大門砰的一聲關上,接著就是男人悠長的嘆息。

    “望月。”

    他似乎在喊我的名字。

    我略為羞澀地蜷起個愛心小邊邊,等待著他拆開我這個大寶貝。

    阿娜達我在這嚶(〃v〃)

    信封悄悄透開了一縷光,一道若有若無的紅(色)絲線在少年指間打了個圈。

    他毫無所覺,疲憊地拆開一袋文件,抽出一章空白的圖畫紙。

    “嗯?”

    正當他疑惑之際,白紙無風自動地一蜷,歪歪扭扭地比了個丑丑的愛心。

    “砰——”

    中原中也睜大了眼,正如初遇那天一樣——

    他在清晨看見新生。

    end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