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我師傅是林正英 第一百四十七章 問事

第一百四十七章 問事



    幾人來到屋子,讓三人都一一坐下。【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文才,也端來了茶水。

    然後就听到秋生開口道︰

    “三位,我是師傅的大徒弟秋生。

    這二位是我的師弟,文才和南辰。

    什麼問題,告訴我們三人就可以了。”

    中年男子听到秋生介紹,對著三人笑了笑。

    同時抱了抱拳,然後就听到他一臉躊躇的開口道︰

    “三位九叔高徒啊!

    我姓馬,今天我們夫婦,是為了我家女兒小茹的事兒啊!

    求三位道長,一定要幫幫我家女兒。”

    這話音剛落,另外一邊的中年女子,已經握著那斗笠女子的手,“嗚嗚嗚”的哭出了聲。

    南辰听得不明不白,便在此時追問道︰

    “馬老爺,不知道小姐出了什麼事兒。

    請一一道明,如果能幫,我們一定會幫的!”

    “是啊馬老爺,你有什麼直說。”

    秋生附喝。

    馬老爺點點頭,然後開口道︰

    “小女可能是撞邪了。

    這些天日漸消瘦,神智錯亂,而且肚子還無憑無故的大了起來。

    請的鎮上的郎中,郎中說小女懷有身孕已經七月有余。

    可小女幾天前,還好端端的。

    肚腹平坦,這怎麼可能在幾天里,就懷上了七個月的孩子啊?”

    “是啊三位道長,我家女兒一定是撞邪了。

    請三位道長,一定要救救我家女兒。”

    中年婦女也開口道,發出“嗚嗚嗚”的哭聲。

    南辰等三人听完,不由的對視了一眼。

    然後就听到南辰繼續開口道︰

    “小姐,請先把斗笠栽下來我們看看!”

    而那斗笠女子,卻唯唯諾諾,得很小聲的回答道。

    “我、我怕,怕光。

    而且,他、他不準我栽,不讓我給其他男人看……”

    南辰听到這個聲音,微微一愣。

    首先便是感覺這個聲音有些耳熟,但一時間想不起是誰。

    同時,除了這聲音外,這話還讓南辰等有些狐疑。

    怕光,他不讓栽,他是誰?

    不等南辰等開口,旁邊的馬老爺卻突然發作了。

    他猛的一拍桌子,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我馬家的臉,都讓你給丟盡了。

    他他他,那有什麼他?

    一天天的,就知道胡言亂語。

    三位道長這是在救你,你栽,我給你栽。”

    說完,馬老爺一把扯掉了女子頭上的斗笠黑紗。

    那斗笠剛被扯下,那女子卻下意識的擋住臉︰

    “不要,好刺眼……”

    說著,便用手去捂著自己的臉和眼楮。

    而南辰等,也在此時看清了女子少許容貌。

    四個字可以形容,蒼白(干gan)瘦。

    皮膚白得,有些離譜了,而且很是(干gan)瘦。

    明顯就是血氣不足。

    這種情況,大多都是陰盛陽衰,撞邪的可能還真大。

    南辰打量了兩眼,便對著文才道︰

    “二師兄,你去把門和窗戶關一下。”

    文才點點頭,然後便去關了窗戶和門。

    沒了陽光照射後,屋子變得幽暗了些。

    而女子,也在他母親的勸說下,放下了遮擋臉部的雙手。

    結果這一瞧,南辰心頭卻是一動。

    難怪他听著聲音,有些耳熟。

    女子雖然面(色)蒼白,而且還瘦了不少。

    但這模樣,卻沒有太多的改變。

    赫然是五天前,三人在首飾鋪遇到的拜金女,馬小茹。

    “是你……”

    南辰驚疑的開口道。

    馬小茹,卻狐疑的盯著南辰,顯然沒認出南辰。

    或者說,馬小茹恐怕有些精神錯亂了。

    所以不記得,南辰和秋生等人。

    “你認識我?”

    “是啊南辰道長,你認識小女?”

    馬老爺也問了一句。

    南辰嘴角(勾gou)起一絲弧度︰

    “五天前,我們在收拾鋪有過一面之緣。

    那個時候馬小姐,的確神(色)水潤。

    沒想到這才短短幾天不到,馬小姐竟變成了這個模樣。”

    馬老爺一听,急忙點頭︰

    “就是就是,也就是四天前吧!

    我女兒就開始微光,三天前肚子就開始變大了。

    我女兒,也變得有些神智錯亂。

    我們找了好幾個郎中。

    他們都束手無策。

    而且有一個郎中說。

    我女兒、女兒怕事撞了邪,就讓我帶女兒來這里找九叔看看……”

    馬老爺說著,眼楮也是紅了。

    南辰微微點頭。

    又對著有些神(色)緊張的馬小茹開口道︰

    “馬小姐,你能不能給我說說。

    你剛才說的他,是誰?

    他為什麼不讓你見其他男人?”

    這驅魔,也講究“望聞問切”。

    只有搞清楚了來龍去脈,才能找到“病根”,從而開始驅魔。

    眼前的馬小姐,陽氣極弱。

    十之52g.是厲鬼纏身,而且她那肚子里,恐怕是真的是(懷huai)孕了……

    馬小茹有些精神錯亂,這會兒不記得南辰。

    但听南辰的話後,卻小心的左右張望,然後還很認真的對他開口道︰

    “噓,他是皇子。

    不能讓他听見。

    他說會娶我,我是他的女人,要我做他的王妃,不能讓別的男人看的。”

    說完,這馬小茹還“嘻嘻嘻”的羞澀笑了笑。

    馬夫人听了,都不忍心在去看馬小茹。

    拿著手帕哭得更加大聲了,馬老爺也是氣得跺腳。

    而南辰,卻在此時忽然伸手,(摸Mo)向了馬小茹的那鼓起的肚子。

    “啊,你(干gan)嘛?他不準別人(摸Mo)我的。”

    馬小茹突然慌張起來,就開始亂動。

    南辰卻突然開口道︰

    “二位師兄,幫我按住她。”

    秋生文才沒有二話。

    二人同時出手,一把將馬小茹按回了座椅上。

    “三、三位道長,這是?”

    馬老爺夫婦也緊張起來。

    南辰卻示意他們別管。

    只是用力,在馬小茹的肚子上揉了揉。

    馬小茹開始奮力掙扎︰

    “別踫我,別踫我。

    他回來了,一定會(殺sha)了你的……”

    南辰充耳不聞,而是在感受馬小茹肚子里的東西。

    當他用力揉搓的時候,的確能感覺到馬小茹的肚子里,有嬰孩兒在動。

    而且動得很劇烈。

    隱隱約約,他更是感覺到一股陰寒的陰氣在肚腹聚集。

    好似在反抗南辰一般。

    感覺到這兒,南辰的臉(色)不免沉了下來。

    對馬小茹的情況,他現在基本上能十拿九穩了。

    此時,他松開手。

    也示意秋生文才松開。

    馬小茹卻突然哭了起來︰

    “爹娘,他非禮我。

    你們為什麼,為什麼不救我?”

    說著,已經撲到了馬夫人的懷里,嗷嗷大哭。

    南辰卻緩緩的站了起來。

    秋生作為大師兄,自然也是看出了端倪。

    此時則小聲問道︰

    “師弟,怎麼樣了?她肚子是,是不是有那東西?”

    南辰自然知道南辰說的“那東西”是什麼,此刻微微點頭︰

    “沒錯!陰胎。”

    說完,南辰便對著正在安慰馬小茹的馬老爺和馬夫人道︰

    “馬老爺、馬夫人。

    如果在下沒看錯的話。

    馬小姐,的確是(懷huai)孕了。

    如果不處理,最多兩天。

    馬小姐必死,而二位,也就可以當外公外婆了……”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