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chuya的奇妙歷險 第97章 第 97 章

第97章 第 97 章



    “g田綱吉人呢?”

    “那小子不會是怕得逃跑了吧?”

    “哼, 那我豈不是不戰而勝,哈哈哈!哈哈哈!”立在體育館中央,頗為享受眾人圍觀的視線的持田叉腰仰天大笑。【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21ggd  21格格黨

    雖然這位被人尊稱為學長、前輩, 但若是要去問問旁人到底服不服氣, 大抵門清的人就算是面上不顯心里頭也是鄙夷的。一個是粗魯的自大狂, 一個是唯唯諾諾各項都不及格的廢柴綱, 這樣的“決斗”可真是不用動腦子就能知曉結局了。

    也有人實在是看不下去低聲與自己的伙伴指指點點道︰“我剛才也是在教室里的,這g田綱吉他不來也好。”說話的語氣滿是善良誠懇, 但卻只是為了引起旁人注意的話頭罷了。

    “怎麼說?”果不其然, 另外一個人顯然是很好奇這樣的八卦了。

    “哼,他持田心里打的是什麼主意,真當以為別人看不透嗎?

    他口口聲聲要追求川京子,川京子的追求者有多少, 他怎麼不一個個單挑過去專門就找這個g田綱吉呢?

    再者說,你瞧那邊,”他又遞了個眼(色), 手指瞧瞧指了指另一頭哪怕是在一旁圍觀也不忘了緊一緊手腕上的繃帶, 做幾個深蹲的有著銀(色)短發的青年,他偏古銅(色)的身軀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人家川京子的兄長可是可是拳擊部的主將。他持田一個劍道部的主將對上拳擊部的主將才有看頭啊……”最後顯然是那種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譏諷了。

    說話的人沒有把話說盡,畢竟伸著耳朵傾听的伙伴也不是蠢的,大家內心知曉便可。就是那種你知我知的比所有人都深諳人心的優越感。

    言下之意, 就是說某人專挑軟柿子捏,

    淨想著踩著g田綱吉這樣的“軟柿子”來造就自己的名聲。

    他對川京子到底有幾分真心實意,看他那口無遮攔的模樣就覺得惡心。

    不過他當真以為人家女孩子是好惹的?

    說話者不再言語了只是內心有些氣悶地撇了撇嘴, 這樣想著, 他突然又想到了剛剛在教室里那個他以前沒有見到過的女孩, 站在有著大和撫子氣質一般的川京子旁邊,依舊耀眼的像是公主一樣,

    明明是頤指氣使的模樣,卻驕傲的讓人崇拜,

    ——“新世紀了,g田綱吉你要是沒有打過他,我就連你一起揍……”

    明明是顯得有幾分粗魯的話語,可就像是一下子打醒了迂腐的自己,

    是啊,持田這樣的人他真的很看不慣!但是因為旁人不會說出來,所以自己也不敢說。但是今日他下意識地說了出來,雖然僅僅是與旁人說道,但卻像是掌握了命運一樣的快(kuai)感!

    他的內心激揚起來,一種莫名的情緒涌上來……

    不過,剛剛說話者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年輕的學生們絕大部分純粹是以湊熱鬧的心態來圍觀的,自然也不在意其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呀呀呀呀呀呀——”一個白花花的人影氣勢洶洶的沖了進來,身後是塵土飛揚。

    眾人揮手驅趕飛揚的塵土,好不容易看清楚了來者的模樣,皆是震驚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滿眼盡是白花花,還有那藍白(色)的碎花胖次!

    有些害羞的女孩子直接被驚得“呀得”一聲捂住了臉。

    不愧是你g田綱吉!居然又爆衣了!!!

    身上只有一條大胖次的g田綱吉眼里沒有其他人的身影,渾身都透(露)著一種純粹的斗志,他緊緊地盯著一臉不敢置信的持田︰“我要用必死的決心打敗你!”

    “哼,就憑你?你以為你不穿衣服就能——”他囂張的話音未落,g田綱吉凌厲的眼眸微微收斂,低頭猛得沖了過來,沒有任何虛張聲勢的招式,僅僅是將所有力氣匯聚在一點的全力一招!鐵頭功!

    咚的一聲——

    沉悶又清脆,就像是跨年時刻寺廟里響起的鐘聲一般,在邊郊都能听到。

    身負劍道部木甲武裝,手里還持著木劍的持田,臉上的表情、聲音、身軀都仿佛時間停滯了似的,如石雕一般晃了晃,又最終感召著大地重力的召喚,砰的一聲,仰倒在地上,約一秒後才有著輕微抽搐。

    周圍也是先寂靜了短暫的時刻,然後才嘩然!

    ---這也結束的太快了吧!喂!

    真不知道該說是持田這家伙實在太菜,還是的g田綱吉有些出人意料。

    可出人意料的是,通過痛擊持田面上最脆弱一點,明顯已經勝利的g田綱吉此刻卻沒有像眾人印象中的預想的那樣就此收手。

    而是十分固執地揪起眼里唯一敵人的衣領質問︰“認不認輸?”

    “……”持田的回答只有抽搐。

    g田綱吉揪住他的頭發︰“認不認輸?”

    沒有獲得的回復。

    再揪︰“認不認輸?”

    持田沒有回答,也無法回答了。但g田綱吉卻是如同執念一般,不停地揪著頭發,一定要听到他口中說出認輸!

    眾人︰……

    他回答不了啊!他快禿了吧!

    對于男人來說,頭發、發根是多麼重要的存在啊,雖然地中海的中年大叔是常態,但不意味著年紀輕輕被揪禿頭能抬得起頭啊。

    一時之間,雖然暢快但又升起了詭異的同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g田君他——”川京子還是難掩訝異,似乎是不太習慣看到這樣g田綱吉,又或者是單純的奇怪。

    “嘛~他這只有一股子蠻力,還成吧,”亂簡單評論著,“看來還沒學過什麼啊……”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中也听著亂的話,陷入思索,他是第二次看到g田綱吉這模樣了,自然是知道有些不對頭。

    難道還真的是“爆種”的特殊方式?

    他確實听說過,某些能力或者是武學的訓練有著一些古怪且特殊的條件。當人體中蘊含的力量在某一時刻突然傾巢爆發的時候,衣物自然是會被這股爆發力怦然震碎的——就和炸/彈爆炸的震蕩波一個道理。(所以依舊□□的平角胖次才不科學呢,陷入沉思jpg)

    不過,一般的……會像g田綱吉這樣一天爆兩次,這麼頻繁的嗎?

    他有些不敢確定,畢竟天下之大,誰又能保證沒有呢——再退一步說,喜歡(脫tuo)衣服的人他也不是沒見過——“來(脫tuo)嘛~?”他的耳畔驟然響起了千子村正那低沉卻又魔(性xing)洗腦的聲音,就仿佛出現在他身邊,當著他的面興致昂然得將手伸到了衣領,滿滿都是暗示之意……

    中原中也︰……

    g田綱吉他,應該不會變成那樣吧?

    不過中也知道千子村正一般也只是嘴上說說,可能是不滿世人口中的妖刀之名吧,若遇上真正的斬鬼妖刀笑面青江,他的嘴上功夫可是弱氣了不少。

    他搖了搖頭輕笑,這麼想著的時候視線流轉,他看到了一抹不太像是會合群的身影。

    雲雀恭彌?

    中也可是記得,這可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說出“群聚、咬(殺sha)”這種中二名台詞的人——能hold這樣的台詞,還能相得益彰的,可不多見。

    能都完美展現“什麼叫作重力碾壓”的中原中也面對“群聚、咬(殺sha)”的雲雀恭彌的時候,總有一種神奇的親切感呢!

    ——沒想到他雖然那麼說著,但其實也是會群聚的嗎,這可就有點不符合人設了啊,還是說他對這里的誰感興趣呢?

    中也的視線沒有遮掩,自然是被在人群之外,依靠著牆邊雙手環(胸xiong),似是微微合眼遠遠觀望著的人發現了。

    雲雀恭彌上挑冷淡的鳳眸瞥了他一眼,便起身施施然走了出去,身上披著的戴著紅袖章的制服微微迎風擺動,即使是背影也氣勢凜然。

    怎麼,這意思是招呼我出去?“我出去一下。”中原中也立馬不假思索的跟了上去。

    “?”正在 嚓拍下日後某合作巨頭首領黑歷史的太宰治回過頭,自然是抬腳就想跟上去瞧瞧。亂藤四郎眼疾手快,一把攔住了他︰“小伙子,我們談一下?”




同類推薦︰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我家爹娘超凶的息影後他成了電競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