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有趣的靈魂一千多集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周圍的一切心聲, 都是蘭克修利從小听到大的。【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對他的吹捧,對他的愛慕,對他的欣羨, 也有對他的嫉恨。

    唯獨找不到想要的信息。

    校園內出現凶(殺sha)案與蘭克修利無關, 但他借口關心(插cha)手也沒有人反對,因此蘭克修利從調查的老師這里得到了最新的進展。

    從宴會廳離開的人姑且不說, 暫留在這里的, 假扮魅影的人已經全部被留了下來,目前正在進行進一步審訊。

    雖然提取死者生前記憶的精神系法術不是一般人能用出來的, 但是測試是否撒謊的法術使用門檻到是不高, 在場的老師有幾人會用,于是分別訊問在場穿著魅影衣服的人。

    戰士科的學生自覺負責維護秩序, 不允許任何人出入宴會廳。

    一切都是井井有條的樣子, 但是蘭克修利還是感覺到了缺漏。

    從令人頭腦發熱的偵探游戲的(脫tuo)身,蘭克修利智商又重新佔領了大腦的高地,他並不覺得只是詢問這些人就能找到凶手。

    第一,凶手可能已經離開了宴會廳,畢竟從發現尸體到封鎖宴會廳, 中間還有一段不短的時間,足夠凶手離開了。

    況且,即使是被法術封鎖的宴會廳也並不是不能離開,蘭克修利就有十數種辦法離開這里。

    第二,凶手有足夠的時間換衣服, 他完全可以在其他休息室換一身衣服, 接著若無其事的出現在宴會廳里。

    到底要怎麼確認這個人的身份呢?

    要把學院內所有人都審訊一遍的話, 肯定要出動治安管理部, 這就必須要向父皇報告, 而且理由也很麻煩。

    總不能直接大大咧咧告訴父皇,他在開學祭表演了話劇,表演完了去充當正義使者被人誤會是壞蛋,追著用火球術砸了一路,最後回到了宿舍。

    沒想到,現在有人竟然還假扮他的模樣,進行(殺sha)人,意圖陷害他……

    雖然蘭克修利不覺得當和平與正義的使者有什麼不好的,但是被自己的父皇知道……總覺得有種很微妙的感覺。

    這時候,在人群之中轉了一圈的莉娜回來了,她直接來到了蘭克修利身邊︰“你去現場的時候,只有那個目擊者一個人嗎?”

    “是,我們所在的休息室比較隱蔽。”蘭克修利回答。

    “嗯。”

    【好了,謎題已經全部解開了。】

    忽然听到莉娜的心聲,還在思考的蘭克修利已經震驚了,他驚訝的看向莉娜,只能看到莉娜面具外那下半張臉上有一絲得意的笑容。

    蘭克修利震驚極了,他沒想到,莉娜竟然這麼短的時間里就看穿了一切。

    到底是怎麼看穿的?剛才他光顧著听周圍其他人心聲里有沒有可疑對象,沒有專門去听莉娜的心聲,沒想到,她就在這短短的時間里分析出了一切。

    “那我大概有了一些推測。”莉娜很謙虛的說,“剛才我去其他人那里打听了一些消息……稍稍借用了一下您的名號,想必您一定不介意吧,蘭克修利殿下?”

    “當然不。”蘭克修利回答,“你打听到了什麼?”

    “死者是個很花心的男人,他經常劈腿,腳踩多條船,但是因為父親地位很高,他與自己的兄弟還沒有最終確認繼任者,因此還是有不少人湊上去的,他往往來者不拒。”

    “這也是在所難免的。”蘭克修利對此頗為感同身受,由于自身的地位,他也從小到大都頗受女人追捧,“高貴的身份難免會吸引一些人。”

    【呵,男人。】

    蘭克修利心里一跳,立刻表明立場︰“當然,我作為一個專一的人,對他的花心深惡痛絕!”

    “也沒什麼,畢竟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莉娜說完這句話,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蘭克修利,“但問題就是,他不光和這些人糾纏不清,還要去追求其他並不攀附她的女孩。”

    蘭克修利明確感覺到了莉娜的暗指,他裝傻︰“唔,這的確很過分。”

    “對吧,非常過分,仗著自己地位高有錢,花大價錢追上女孩子之後,然後就甩出來一句‘我只是玩玩’然後分手,實在是挺過分的對吧?”

    加上之前那句暗示,這句話可以說是對蘭克修利人格的污蔑了。

    可奇怪的是,蘭克修利卻一點也不生氣。

    明明他並不是多麼好脾氣的人,但是卻沒法對莉娜生一點氣,相反,他覺得莉娜這樣小小刺人一下的模樣又活潑又可愛。

    看著莉娜那雙閃爍著光芒的綠眼楮,蘭克修利發現自己竟然完全想不起自己在資料上看到的那張呆臉了。

    “莉娜,”蘭克修利無奈的笑了起來,聲音帶著困擾,“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這樣子的,除了你,我從沒有和其他女孩糾纏不清過。”

    【別胡說,別冤枉人,我怎麼知道。】

    莉娜內心否認三連,但也沒想就這個問題和蘭克修利糾纏,直接切入正題︰“總之,我打听了一下,發現那個目擊者是死者的前女友。”

    雖然莉娜沒有將推理全部說完,但是蘭克修利已經從她的心聲中了解了大概,他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看來他第一次猜測的沒錯,只是沒想到這個目擊者竟然還換了一身衣服。

    “其實,案件很簡單,就是(殺sha)人凶手將死者約到了遠離宴會廳的休息室,在附近換好了魅影衣服之後,將死者刺死,之後再把衣服換了回來。”莉娜確定的說,“而且,宴會廳是有防火法陣的吧?”

    蘭克修利點頭,確認了莉娜的話︰“沒錯,宴會廳建設時就已經設置好了防火的法術,如果在這里焚燒衣物,會觸發法陣的。”

    “案發現場窗戶雖然是打開的,但是我之前看了一下,發現窗下的月影花沒有任何被踩踏的痕跡,說明窗戶只是一個虛假信息,犯人其實並沒有離開。”莉娜腦中已經出現了一條基本思路,“我問了一些僕人,他們說案發前只有我們四個人來到這里的休息室。”

    “原來如此。”蘭克修利若有所思。

    事實上,之前他懷疑那個第一目擊者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傾听她的心聲,想找到一些線索。

    可遺憾的是,那個人好像被嚇傻了一樣,腦子里混混沌沌的,沒什麼有效信息,所以蘭克修利才沒有繼續在她身上投放注意力。

    不過現在已經確定她的嫌疑的話,就可以先拷問一番,問問她為什麼要穿那身衣服。

    那個人的臉他沒有印象,應該不是什麼大貴族的後代……保險起見可以先扣押下來,如果她背後有人再事後說明。

    這些都是很熟悉的手段,蘭克修利花了一點時間就將其中需要注意的問題全部想清楚了,他準備尋找馬修去和學校溝通一下。

    【嗨呀,這魔法世界里的(犯Fan)罪手段太低級了,腦子都不用轉一下就破案了。】

    听著莉娜有點得意的心聲,看著莉娜貌似平靜的表情,蘭克修利忽然有點想笑︰“這麼說的話,基本確定了嗎?”

    莉娜興致勃勃的回答︰“是,不過,我們還差一個決定(性xing)的東西,那就是證據!”

    證據?

    蘭克修利反應過來,證據對于推理斷罪是必不可少的一環。

    只是對他來說,證據反而是無關緊要的東西,那個人有威脅他的嫌疑,直接逮捕拷問就好,難道還會有人有意見?

    哪怕是被捕者的家人,都不會對此有任何異議,第一反應都會是撇清(關guan)系。

    蘭克修利望著莉娜。

    她歪著頭,綠(色)的眼楮含著好奇和催促,像是一塊碧綠的水晶一樣清澈︰“怎麼了?”

    “沒什麼。”蘭克修利笑了起來,溫和的說,“那我們就去找證據好了。”

    “嗯,其實我已經有一點想法了,反正這里這麼多人盯著,她也沒法做什麼,不如我們去看看現場周圍的休息室有沒有什麼線索吧。”莉娜不自覺的興奮起來。

    【噢!推理!探案!】

    蘭克修利看了莉娜一眼,感覺這姑娘像是只小兔子一樣跳著小跑了兩步,又故作淑女的放慢了腳步,心想她哪有資格說自己是小孩子。

    “那我們快走吧,甜心少(女nu)。”蘭克修利故意說。

    這忽如其來的言語暴擊讓莉娜差點一個踉蹌,她一言難盡的看著蘭克修利︰“別這樣叫我!”

    “為什麼?”蘭克修利佯裝驚訝,“這不是你取的名字嗎?”

    【我當時只是腦子進水!】

    莉娜深感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她冥思苦想了三秒鐘,想出來一個理由︰“是這樣子的,我們的身份可是秘密,怎麼能隨便叫出來呢?”

    “你說的有道理,我明白了。”蘭克修利微微一笑,“那麼,我們快走吧,甜心。”

    【這根本差不多啊!】

    莉娜想了半天反駁蘭克修利叫自己甜心的理由,可是沒想到從那次之後,蘭克修利都是很正常的叫自己的名字,讓她一肚子理由無處傾訴,只能憋著勁開始搜查。

    好在此處的休息室並不多,莉娜又是玩解謎游戲的高手,她很快就從櫃子下面找到了一個珍珠制的裝飾。

    莉娜立刻調出自己腦內標注著‘搜查手冊’的文件夾,在里面翻出了(犯Fan)罪嫌疑人的照片。

    照片里,那個女孩的大裙擺上,的確有用珍珠裝飾的褶皺。

    “看來,她就是在這里換的衣服。”莉娜肯定的說,“我們在附近找找看有沒有她換下來的魅影衣服。”

    兩人一番搜索,卻一無所獲。

    “奇怪,明明女僕說了這里只有我們四個人進來過,她也不可能銷毀衣服,那麼到底藏在哪里呢?”

    莉娜皺著眉思考,忽然間她回憶起了什麼︰“裙子!”

    的確,今天那個女孩穿著一件需要裙撐的華美大裙子,想要在裙子里藏一套魅影的衣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這也只是一種可能。”蘭克修利明白了莉娜的意思,但他相對保守一些,“或許她藏在了其他地方。”

    “嗯,所以我們要試探一下。”莉娜開始想辦法。

    【啊,這時候就好像要一個會‘啊咧咧’的死神小學生啊!】

    作為觀影新手的蘭克修利完全沒對接好莉娜的想法,他還在想‘啊咧咧’和‘死神小學生’是什麼。

    【罷了,求人不如求己,做人要自(強qiang)!我可是博覽群書,這種小事當然難不倒我!】

    “我想好了。”莉娜目(露)嚴肅,“不如我拿著一杯飲料路過她,然後不小心把飲料潑在她身上,帶著她去換衣服,你覺得怎麼樣?”

    蘭克修利︰“……”

    光是听起來就不怎麼樣!




同類推薦︰ 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綜漫]穿成殘疾男主怎麼走劇本?美食直播間[星際]十九年間謀殺小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