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公子負心被拋後,他後悔了 第44章 溫府

第44章 溫府



    自溫陸平回溫府後, 溫老夫人忌憚著,不敢提起兩年前的事觸霉頭。【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忍無可忍,暴怒之下, 溫老夫人忍耐不住了, 她這輩子也沒過幾年需要壓抑自己的日子,根本壓不住。老太太青筋暴起, 深深的皺紋如同樹皮紋路, 表情猙獰可怖︰“行止,你想氣死我嗎?為了個卑賤的婢子出走兩年。如今, 你前程遠大,還惦記著已經死了的女人。你忘記溫府的冤屈!忘記了肩上的責任!”

    “祖母, 我沒有忘記自己該做的事, 我會替祖父洗(脫tuo)污名,會振興溫府門楣。但是,是以我的方式, 而不是以祖母想的那般方式。”溫陸平聲線很平靜,面對暴怒的溫老夫人, 再不似從前一般溫順服帖, 只淡淡說道︰“我並非您手中的提線木偶, 你讓我做什麼, 我便做什麼。”

    “祖母年事大了,便該頤養天年, 何必擔憂這些不該擔憂的事情。”溫陸平︰“您放心,我定然會替祖父洗(脫tuo)污名。”

    “至于其他的, 您就莫要再管了。”青年雙眸深邃平靜, 溫老夫人與他對視時, 心底驀然一涼, 突然意識到溫(露)平不是只能听吩咐的青澀書生,而是歷經戰場廝(殺sha),也曾揮斥方酋,死里逃生的沙場戰將。

    東渝守軍畏他如虎,一度稱他為修羅將軍。

    “你,你們一個個翅膀硬了,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溫老夫人(胸xiong)口劇烈起伏,喘息聲劇烈得像是要死過去,頭一回真真切切意識到自己老了。

    “您確實老了,祖母。”溫陸平靜靜看她,“您可知如今朝野震蕩,爭斗激烈,稍有不慎,被卷進去滿盤皆輸,倒不如好好在臨安城待著。”

    “我這都是為了你好!”溫老夫人被氣的不輕,溫陸平眼神很涼,“左相歸附于二皇子,威遠侯乃是六皇子的母族。您是覺得溫府有在將來黨爭分出高下後,獨善其身的能耐?或者,您想左右逢源,從中掏好處?您當。哪些權貴都是傻子,瞎子,任由你利用算計?”

    京城中的世家豪門,黨爭中的皇子,可不是臨安城里那些普通權貴。

    “祖母,您心太大了。”溫陸平不明白。他的祖母是真真切切為了溫府,還是另有私心。

    溫府如今已經夠鼎盛了,甚至不輸于溫老太傅在的時候。

    從龍之功……呵呵,黨爭中,不知多少世家名門下注豪賭,又有誰能全身而退?

    溫老太傅的死,溫府的突然沒落對溫老夫人造成了極大影響。她晚年時受這般(刺ci)激,心態失衡,(性xing)格更加執拗。溫陸平記得,少時祖母還不是此番模樣。

    急功近利,世上的人被她分為兩種可以利用的,不可以利用的。

    而他,也只是祖母能夠利用倚仗的工具,可以被她掌控,振興門楣的棋子。

    溫陸平少年早慧,跟父親母親都不親近,他記憶中的長輩只有溫老夫人。

    可惜……青年(薄bao)唇在顫抖。分明早已認清這樣的事實。此時此刻依舊沖動,想質問祖母。于她而言,是孫子重要還是振興門楣更重要。

    溫陸平心緒起伏,眸中驚濤駭浪涌動。幾次張嘴欲問,最後,生生被他吞回肚子里。

    他這番表現落在溫老夫人眼中,倒更像很不耐煩的走神模樣。溫老夫人更加生氣,厲聲教訓起來,一道道溝壑縱橫的魚尾紋交織著,氣怒下,她面部肌(肉rou)抖動更顯猙獰。

    好啊,一個個翅膀都硬了!溫陸平是她親手教養出來的孫子。如今,字字句句頂撞自己不算,竟然連表面功夫都不願意做了。

    “跪到祠堂去!”

    習慣(性xing)的懲罰喊出來後,房間里安靜了一瞬。成姑姑眉心擰成川字,老夫人今兒個怎的如此沉不住氣?

    “老夫人。”溫老夫人疾言厲(色)喊完,後之後覺,溫陸平已經踏入朝堂,頗受皇帝信任。她前腳逼迫溫陸平去跪祠堂,後腳就得傳出去,全京城都要瞧他們溫府的熱鬧。

    溫陸平萬萬不能被傳出不孝的名聲!

    任由溫老夫人在堂上暴怒喝罵又懊悔不迭,溫陸平像沒事兒人似的站著。任由風吹雨打,他安靜地望著自己的祖母。

    眼神里有熟悉,更有陌生。

    溫老夫人被一雙黑  眸子盯著,心里發毛。開口又要命令呵斥,溫陸平突然伏地蹲身,行跪拜禮。

    青年跪著,身姿依舊挺拔。威嚴的老太太先是驚詫,旋即滿意了,提在喉嚨口的心緩緩放下。行止知錯了,這是求她原諒呢。

    “好……”

    溫老夫人好字的尾音落下,溫陸平撩起衣擺,淡淡道,“祖母年事已高,不適合在外奔波,就好好歇息吧。”

    “調養身子,榮養天年。”

    說著,青年凝然沉冷的威嚴目光掃向驚呆的成功︰“姑姑,我的話你可听懂了。”

    “日後,好生照料祖母。”

    這意思多明顯啊!

    溫老夫人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靂,不敢置信,怒眼里盛滿震驚和憤怒︰“你,你這不孝子孫,你說什麼?”

    “祖母在府中好好修養,孫兒會為您帶回好消息的。”

    “你敢!”命令,喝罵聲一句比一句難听。溫老夫人很快反應過來,溫陸平這是下定決心,要讓她在府中榮養,不得再出府交際了。

    一口氣憋在(胸xiong)腔中,仿佛要憋到爆炸,溫老夫人手指顫抖,整個身子都哆嗦起來。常年掛在手間的佛珠叮當落地,散落成一顆顆小珠子。溫老夫人先是疊聲怒罵,不見溫陸平回來,反而只听到腳步聲逐漸遠去後,她當真心慌了,一陣陣慌亂的感覺從四肢百骸,纏繞全身。

    不會的。行止向來是個孝順的孩子,如何會大逆不道要軟禁她在府里。呵斥聲改為挽留,溫老夫人(強qiang)硬的態度一點點變軟,听到那腳步聲已經遠得幾乎听不見,溫老夫人當真慌了,匆匆忙忙,越過門檻兒去追。

    梳理整齊的鬢發散落下來,她額頭滲汗,任由成姑扶著她。心慌意亂之下,溫老夫人雙腿一軟,直直往地下摔去。成姑眼疾手快,趕緊扶住,“老夫人,小心!”

    溫老夫人心慌至極,全身無力,軟軟的毫無力氣,憤憤喊︰“行止!!”

    成姑趕忙給溫老夫人擦汗,替她擦去一層層奔跑滲出的汗水,軟語規勸︰“老夫人寬心,三公子想必是氣急了。如今,朝野爭斗不休,不是婦道人家該摻和的。三公子已是驍騎將軍,心中定然有成拳,怕是擔心您突然(插cha)手,會好心辦壞事。”

    “……那也該同我講。”溫老夫人狼狽得無力,很快想起了什麼,憤怒的掐住成姑,咬牙切齒︰“他是惦念死去的那小丫頭。”

    “要為了個小小的婢女,跟我這親祖母鬧翻。”溫老夫人越想越覺得是這樣。否則,一向乖順的行止怎會不听自己的話?

    依照她的想法,從如日中天的二皇子與六皇子中間選一位牢牢靠住。日後真出了問題,給自己留條後路便是。

    溫老夫人自認經過大風大浪,行止如此年輕,想法還是太片面了些。

    不論溫老夫人如何想,她只能氣悶無奈地回去等著,腳步蹣跚,被丫鬟們扶回福壽堂。

    溫陸平走出福壽堂,右拐進入花園,他駐足停步。小路盡頭是白袍廣秀的風流青年。

    兩年未見的兄弟,彼此對視。溫澤眉目染著笑,那笑有嘲諷和惡意,濃烈的不加掩飾︰“你沒死啊,真是讓我失望。”

    “我不想死,自然不會死。”溫陸平回答的平靜,無視溫澤語中嘲諷︰“莫要再對祖母動手了。”

    “此事成功失敗,于你有百害而無一利。”弒(殺sha)祖母,這是天地不容的大罪。

    “呵。”溫澤緩步靠近,他自小不受寵,與溫陸平這等世家公子的疏離貴氣截然不同。溫澤很匪氣,匪得濃烈如火,經過打磨後,多出了官員的圓滑事故。然而,他說話卻像個無所顧忌的瘋子︰“不該死的人死了,該死的人怎麼都毒不死。”

    針尖對麥芒,溫陸平(薄bao)唇抿緊,溫澤不等他說話,出手如電。

    五指成爪,突然抓住向他脖子。

    指尖踫觸溫陸平的皮膚,溫陸平反應極快。電光火石間,兩人糾纏著打起來。

    溫澤招招不留余地,(殺sha)招狠辣,綺麗眉眼傳遞出冷銳的金戈氣息。溫陸平躲過溫澤的攻擊,拳頭化掌,拍中溫澤(胸xiong)口,逼他後退。

    靴子踏碎青石板,石屑亂飛,溫澤笑意更甚︰“真不錯,三弟的功夫精進了。”

    溫澤知曉白青衣(死si)亡消息後,便是半清醒半瘋癲的模樣。這兩年來,溫陸平不知多少次截下他遞給溫老夫人的毒參湯。

    溫老夫人從不知曉,自己時時刻刻都跟欲要除自己而後快的孫子同住一屋檐下。

    溫澤笑意褪盡,身子挺直︰“我看你能救她多少次。”

    溫陸平目送溫澤離去的背影,蹙眉︰該不該告訴溫澤,青兒活著。

    理智上,應該如此做,才是君子所為。畢竟,溫澤因清兒之死痛苦難熬。可他……卻不想當君子了。

    君子難為,到頭來,只會失去自己最珍貴的。他如今,更想順著自己的心意做事。




同類推薦︰ 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綜漫]穿成殘疾男主怎麼走劇本?美食直播間[星際]十九年間謀殺小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