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領主沉迷搞基建[穿書] 第56章 第 56 章

第56章 第 56 章



    第二天一早。[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夏佐伊等人就找機會在斐南迪的掩護下離開了使臣安排好的住處。

    他們在並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扮成商人再出來。

    尤狄特在發型眉眼等處做了小小的改動, 瓦爾克則是換上較為輕便的騎士裝束,戴上頭盔遮掩面容。

    夏佐伊︰“我們去杜克•比爾留下的夢想號那里去看看吧。”

    尤狄特點點頭,沒有稱呼領主大人, 正式進入哥哥的角色當中。

    瓦爾克笑著喊了聲少爺, 在前面打听並且帶路。

    他們的身上穿著具有赫爾各達王國特色的服飾。

    夏佐伊更是在外面罩了一件薄薄的小斗篷。

    因為臨近艾布汀河的緣故,赫爾各達經常會有涼颼颼的河風自河面上刮來, 所以, 赫爾各達人往往都會在身上搭一件非常輕便漂亮的披肩或者斗篷用來防風。

    夏佐伊用手指繞著從斗篷帽子上垂下來的系帶。

    這是人工編織而成,精致柔軟, 他將系帶卷成圓滾滾的一團又松開,看系帶自然垂落後又抓回來, 完全的自得其樂。

    尤狄特則是牽著他小斗篷的一角跟在瓦爾克的身後, 時不時的還要留神領主大人不要撞到別人。

    “少爺,到了。”

    瓦爾克的聲音在前方突然響起,帶著笑意說︰“這處港口就是停有杜克•比爾的遺物夢想號的地點。”

    夏佐伊抬起頭。

    一艘顯得破舊、滿身遍布歲月斑駁痕跡的船體霎時映入他的眼中。

    這艘船比他之前瞧見的所有船體都要氣魄且宏大, 顯然是當初的杜克•比爾為了出海探尋其他陸地前而做足的準備,不管是人力還是資金想必都耗費巨多。

    當年建造這艘夢想號時, 在赫爾各達一定是一件引人圍觀的盛事, 直到現在, 杜克•比爾被世人銘記。

    他的事跡也被編成故事傳遍整個西大陸。

    夏佐伊不由得感嘆, 杜克•比爾不愧是一個幸運值max的男人。

    他即便因為沒有將海上行駛的路線、和在其他大陸上得來的東西交給赫爾各達當時在位的國王陛下。

    之後更是連夜從赫爾各達偷偷離開,隱姓埋名的生活在其他王國里。

    但過得卻並不艱苦, 甚至可以說悠閑自在。

    夏佐伊听羅德尼提起過,杜克•比爾在他的筆記其實也就是人物自傳里寫到——他是一個天生追求刺激和自由的人, 不想受到任何人為的束縛。

    如果沒有了自由, 他寧願離開這個世界重歸創世神的懷抱。

    由此可見, 杜克•比爾是一個什麼性格的人。

    他到底是唯一一個到達過其他大陸的人。

    因此, 赫爾各達的人們為了紀念他,便在這艘夢想號的上面造了一個銅塑雕像。

    而這艘船後來由王室接手,在船體的周圍保護起來弄成了可觀賞的一處景點。

    瓦爾克還打听到,他們可以上船去看看,但是要交錢。

    ——一人需要交五十個銀幣才能夠被允許登船。

    夏佐伊︰“…………”

    赫爾各達的王室……也不知道是由誰負責的夢想號,倒是很有做生意的頭腦。

    **

    夏佐伊當然毫不吝嗇的為他們三個人都交了錢,之後便在僕人的帶領下登上了這艘充滿了歲月饋贈的船。

    僕人道︰“三位先生,如果您們足夠幸運的話,可以在夢想號的附近瞧見白色的大魚。”

    “這些白色的大魚生活在艾布汀河里,經常會游到周圍嬉戲,模樣非常可愛。”

    尤狄特點頭,表示知曉了。

    “那麼,祝您觀賞愉快。”僕人說完轉身離開。

    赫爾各達人早就在長年累月的情況下對夢想號消耗完足夠的好奇心。

    他們通常在港口處看一眼大船就心滿意足了,畢竟登船的費用實在是太過昂貴,不少人都負擔不起。

    更何況,登上船後觀賞的時間還有限制,許多人都認為不值得如此。

    通常來說,心血來潮並且舍得花費這一筆登船費的人都是外來者。

    他們對杜克•比爾的事跡感到新奇,才會上來想要近距離的感受一下當年航行在無邊海上的夢想號。

    夏佐伊對僕人嘴里所說的白色大魚略感興趣。

    但沒一會兒就拋在腦後,畢竟在一艘顯得很是古老的船上探險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瓦爾克這時走到尤狄特的身邊輕聲說︰“我們分開轉轉好打听消息,你帶著小少爺。”

    尤狄特點頭。

    **

    夏佐伊作為一個極為乖巧懂事的弟弟跟在尤狄特的身邊。

    沒一會兒後。

    他們來到夢想號另外一邊的甲板上,恰巧踫上一個青年急沖沖地跑進船艙里面,臉上的神情激動又狂熱。

    夏佐伊拉著尤狄特的衣角好奇地看過去,嘀咕道︰“他怎麼回事?”

    立在一旁,負責船上安全和物品維護的侍者聞言回答︰“這人經常這樣,只要攢夠錢財就會登上夢想號來看一遍,盡管他從前已經看過不下十幾遍了。”

    話語中不無吐槽。

    夏佐伊和尤狄特露出好奇疑惑的神情。

    尤狄特︰“能和我們具體說一下嗎?”

    他上前去交談,並且給了這名侍者數量不少的銅幣。

    侍者立即眉開眼笑的將銅幣裝起來,隨後解釋說︰“這個人叫做撒姆爾•弗恩,他可是我們城內有名的瘋子。”

    “之所以稱呼弗恩為瘋子,是因為他極為狂熱的崇拜著杜克•比爾,夢想著有一天能夠和杜克•比爾一樣揚帆起航。”

    “但誰都清楚明白,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侍者說到最後一句話時,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嘲笑的表情,顯然對名為撒姆爾•弗恩的年輕人非常不認同。

    不管是他這個人還是他的夢想……

    “為什麼?”夏佐伊不禁問道。

    侍者道︰“自然是因為撒姆爾•弗恩只是個平民。”

    “他沒有貴族的身份,也沒有足夠的錢財雇人造船,听說平時連吃都吃不飽,就是為了要省下錢財來夢想號上看一看,體會當初杜克•比爾的在海上航行的意境。”

    夏佐伊了然,原來是一個狂熱的粉絲。

    他晃了晃尤狄特的衣角,不著痕跡的示意尤狄特繼續向這名侍者打听消息。

    他則是背著手轉身接著溜達。

    不一會兒。

    夏佐伊發現在甲板上不遠處的地方,有一個身披白色斗篷的男子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眺望河面。

    夏佐伊看了好幾眼他都是如此,仿佛一個莫得動靜的雕像。

    于是,夏佐伊好奇地走過去。

    他也想要看看河面上到底有什麼這麼吸引人,難道是白色大魚?

    但是等到夏佐伊走近後才發現,以他的身高想要眺望河面顯然還差一點距離。

    這就有些讓領主尷尬了。

    …………

    夏佐伊的雙手搭在舷牆上,頭部能夠完全露出,但也僅僅就卡在脖子上,到此為止……

    他想要像旁邊披著白色斗篷的男子一樣舷牆的高度直抵胸前,顯然還得再長一長。

    這樣看向河面實在是視線受阻。

    于是夏佐伊搬了一個木桶過來再踩上去,嗯,這回高度夠了。

    白色斗篷的男子顯然對他身旁的任何動靜都絲毫不在意,連個眼神都沒有給,只有衣角被風吹得輕輕撩動。

    夏佐伊趴在木制的舷牆上感受著河風迎面拂來。

    艾布汀河的河面寬廣無比,河水碧綠,波光粼粼的緩緩流淌而過,倒映著藍天白雲,時常有鳥類落下覓食……

    風景確實不錯,但卻也沒有什麼值得讓人一直杵在這里干看著的理由。

    夏佐伊不是很理解身旁男人的行為。

    片刻後,他打算跳下木桶轉身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略顯平靜的河面上突然有漣漪蕩開……

    河面底下很明顯有東西正在向這里游來。

    但游到一定距離後卻沒有再靠近,而是在離著夢想號不近不遠卻恰巧能夠清楚瞧見的位置處徘徊,就連附近停歇在水面上的鳥類都被驚得飛起。

    夏佐伊明顯感覺到身旁的男人有了一點動靜。

    他更加靠近舷牆盯著水面看,不用轉頭都能夠讓人覺得他非常的專注凝神。

    造成河面動靜的“大東西”終于冒出頭來——它們的身體顏色非常淡,是很獨特的白色,並且圓圓胖胖,額頭向外突出隆起,嘴喙很短,唇線寬闊……

    “白鯨?!”

    夏佐伊意外又驚喜非常,他完全沒有想到會在赫爾各達的港灣處瞧見白鯨這麼可愛的生靈。

    它們是一群調皮愛玩的大可愛。

    夏佐伊不由得踮腳探頭去看。

    恰在此刻,旁邊傳來一道低沉帶著清冷質感的聲音。

    “它們叫白鯨?”

    夏佐伊下意識地側頭,正好對上男人看過來的眉眼。

    他有些驚訝,因為男人的雙眸竟然是十分清淺的灰色,就連幾縷從斗篷里露出來的發絲都是淺淡的銀色。

    整個人氣質冰冷,模樣俊美。

    男人認真的盯著自己看。

    夏佐伊點點頭,嗯了一聲。

    男人便轉過頭不再說話。

    夏佐伊想,上船後僕人所說的白色大魚應該就是白鯨,它們很喜歡浮出水面並且性格活潑。

    天氣要變換,看白鯨群的數量應該是在從河口遷徙離開。

    男人在舷牆旁邊站立這麼半天,該不會一直在等著白鯨出現吧?

    畢竟得到肯定的答復後,他就再次轉頭非常投入地盯著白鯨繼續看起來。

    說個不太恰當的比喻,就像是一座雕像突然有了生命和氣息。

    夏佐伊很快便不再糾結男人的行為。

    他听著白鯨歡快的歌喉,看著它們用自己寬大的尾部戲水,時不時下潛,時不時又浮升……

    鳥類先前被它們驚得飛起後,見沒有危險又慢慢落在水面上,或優雅地梳理著羽毛或一心一意的想要捕魚。

    夏佐伊就看到一只調皮的白鯨慢慢接近一只羽毛灰黑參半的鳥。

    這只鳥正在全神貫注地盯著水面尋找獵物,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後的“危險”,直到水波蕩開。

    直到這只淘氣不已的白鯨突然沖著它的尾部羽毛張嘴咬下去。

    “嘎!”

    鳥被嚇得驚飛。

    白鯨裂開嘴巴像是在笑一般。

    它顯然沒有真的想咬,而是在嚇唬這只鳥,充滿著玩鬧的意味,不禁想要讓人拍著它圓潤隆起的大腦袋教育一下。

    而飛上半空中的鳥一直在不停地嘎嘎叫著,沒多久後就如同戰斗機一般的沖下去,似乎在用行動表明︰淦!你他媽給老子受死吧!

    但這只白鯨早就機警的再次下潛。

    夏佐伊︰哈哈哈哈哈哈。

    他抿著嘴差點笑出聲,等著吧,鳥類也是有報復心的。

    果不其然,這只鳥在發現沒有辦法啄到白鯨時,便假裝若無其事的模樣重新落回水面上,繼續專注捕魚。

    等待一會兒後,先前的白鯨又偷偷地冒頭,並且再次行為“惡劣”的向黑灰鳥潛伏游過去。

    然而,白鯨這次的偷襲顯然是極其失敗的。

    黑灰鳥在它靠近的一剎那,便扭頭狠狠地啄了一口白鯨圓潤隆起的頭部。

    “哈哈。”

    夏佐伊無法抑制地笑出聲,他看見白鯨可憐巴巴的快速游進白鯨群里尋找安慰。

    他身旁的男人顯然也散發著極為愉悅的氣息。




同類推薦︰ 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綜漫]穿成殘疾男主怎麼走劇本?美食直播間[星際]十九年間謀殺小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