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成為第一名媛的妹妹 第66章

第66章



    小區的湖畔, 靠人行道的位置種了一排梧桐樹,深秋的季節,入眼皆是金燦燦的黃, 晨風吹過, 婆娑滿地。[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紀初謠牽著狗繩小跑,瞥了眼邊上滑滑板已經漸入佳境的岑易, 他雙手插在上衣兜里, 除了偶爾左腳往後蹬一蹬,其余時間不動如山, 就差把悠閑兩個字掛在臉上。

    紀初謠憋了憋,沒忍住道︰“岑易, 你就不想下來跑跑嗎?”

    岑易側眸看她, 靜默一秒, 實話實說︰“……嗯,不想。”

    紀初謠被他認真的口吻弄得一怔,別開眼笑了。

    清晨的太陽溫和的曬著, 讓那笑也變得帶了點感染力。

    岑易鬼神使差地跟著輕笑出一聲, 下了滑板,把板子抱到胳膊處︰“干嘛,不是說了克服來福的中年危機嘛,你覺得我看著也有危機需要克服?”

    紀初謠拉著來福停下,在等他走近的過程,順便將他上下打量了一遍,給出中肯評價︰“外貌危機沒有, 健康危機有。”

    岑易挑挑眉︰“夸我帥可以,說我體力不行勸你三思。”

    紀初謠面露新奇,沉吟少許, 道︰“三思然後呢,是會打我臉的意思嗎?那我想看看。”

    岑易︰“……”

    岑易毫無斗志,漆黑的視線從眼尾向她掃去,從容改口︰“打臉沒有,只有實錘,還想看麼?”

    紀初謠點點頭,又搖搖頭。

    岑易失笑,正想問她這是什麼意思,後方紀明熙和黎川跑了過來。

    紀明熙扶著紀初謠的肩膀,彎腰喘了喘氣,才道︰“說什麼悄悄話呢,跑那麼快,都不等等姐姐。”

    紀初謠不擅長撒謊,憋了會兒,才道︰“沒,就聊了會兒周末作業。”

    紀明熙問這話時其實更多的是隨口一問,感覺妹妹身子僵了起來,臉頰又飄上兩抹可疑的紅,才反應過來自己哪壺不開提哪壺。想到自己剛剛跟黎川的對話,臉色更加黑了黑。

    她直起身,道︰“今天跑的也差不多了,我們回家吧?”

    紀初謠下意識先看了岑易一眼,才應道︰“嗯,好。”

    “走了。”紀明熙跟黎川招呼了聲,路過岑易身邊時,不客氣地從他懷里把滑板奪過,這才挽著妹妹朝自家別墅的方向走去。

    岑易被人惡狠狠瞪了一眼,連帶撞了下肩,有些莫名其妙。

    古怪地看向黎川,問道︰“你又喂她吃火.藥了?大早上的火氣那麼大。”

    黎川摸摸鼻尖,意有所指的小聲道︰“這回喂火.藥的應該不是我。”

    岑易沒听清︰“什麼?”

    黎川︰“沒,我說要不要在外面吃個早飯再回去。”

    岑易聳聳肩︰“行啊。”

    早飯過後,紀初謠趁家教沒到,坐客廳沙發上消食了會兒。

    看手機上有岑易的未讀消息,算算時間,約摸晨跑結束沒多久就發來了。

    【easy︰剛點頭又搖頭什麼意思。】

    紀初謠回憶了下,猜他指的應該是他說“打臉沒有,只有實錘”,然後問她還想不想看的時候。

    想了想,中規中矩發去三個字。

    【韭菜園︰沒什麼。】

    岑易大概正在玩手機,沒兩秒就回復了。

    【easy︰不說?】

    紀初謠摩挲了下指尖,才鄭重敲字。

    【韭菜園︰其實,看是想看的,但感覺你好像不願意,所以不看也沒關系。】

    【easy︰哦。】

    紀初謠盯著只有一個字的回復,有點茫然,“哦”是什麼意思?

    沒等她刨根問底,對面自動給出了解釋。

    【easy︰周一晚上第二節晚自習下課,操場上給你見識一下。】

    紀初謠眼睫顫了顫,遲鈍了十來秒,一片紅色從臉頰彌漫到耳根,襯得白皙的膚色異常顯眼。

    紀明熙坐在另一邊的單人沙發,聚精會神地等著手機短信,沒注意到邊上妹妹突然臉紅的樣子,看到信息進來,眼楮一亮。

    【lc︰問了。】

    【仙女本仙•熙︰怎麼說。】

    【lc︰誤會吧,我跟他朋友那麼多年,沒見他想過什麼感情上的事。】

    【仙女本仙•熙︰就早上那可疑的氛圍你跟我說是誤會?】

    【lc︰感覺只是普通朋友?】

    【仙女本仙•熙︰……】

    【仙女本仙•熙︰你家普通朋友像他倆這樣!?】

    【lc︰那你覺得我和你呢。】

    紀明熙看著手機上突然彈出來的對話,眼皮驀地一跳,反應劇烈地把屏幕摁了黑屏。

    什麼你你我我的。

    她一邊覺得可笑,一邊覺得心髒跳動飛快,站起身,踱了兩步,壓制不住身上的躁意,轉而跑去廚房倒水。

    ————

    禮拜一晚。

    諾頓第二節晚自習下課的課間有二十分鐘,大部分班級用來收取作業,也有不少學生利用這段時間去操場夜跑兩圈。

    岑易下午的課結束後就沒回班級,也不知道是去補習競賽了,還是去機房了。

    自從換了座位,紀初謠和他的接觸僅限于早上的文言文輔導、每天一次的牛奶交接儀式、以及他偶爾到她這兒放卷子拿卷子。

    學校操場有三個入口,先前忘了問他去哪個入口,這個時候給他發短信,也不確定人帶手機沒,只好自己先找過去。

    到了夜里,沒到放學時間,校園大道上的路燈每間隔幾盞才亮一盞,顯得夜晚的校園有些寒冷淒清。

    紀初謠先去了離教學樓近的那個入口,打算如果沒找到人,再去離機房近的入口。

    晚上在操場跑步閑逛的學生比紀初謠想象中的多得多,今晚沒有月亮,草坪燈的光四散開來,微不足道,光線昏暗。

    紀初謠看了眼手機,岑易還是沒給她回復,只好瞪大眼楮竭力辨別四周的人群。

    跑道上路過三兩聊天的女生,紀初謠遠遠听到幾道熟悉的男聲。

    “笛哥,怎麼樣,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從國際部那兒找人問來的女神游戲id,周末跟人約上雙排了嗎。”

    “沒,她應該不常玩,一直沒上線。”

    “哎,好吧……說來也是那個從悅性子太軸了,你和她初中同學,竟然連個班上同學微信都不告訴你。”

    “不怪她,這種事本來就該我自己去問,也顯得鄭重些。”

    “喔——笛哥是要崛起了嗎,正好周四你和女神都有參加百科競賽,到時候可以……”

    紀初謠起初沒反應過來自己是他們對話的主人公,听到“從悅”才慢半拍地想起三班那群人之前管她叫過“女神”。

    眼看人群靠近,紀初謠秀眉輕蹙,不待她轉身避開,一道頎長的身形走近,徑自扣著她的手腕,走出操場,朝外圍校道走去。

    紀初謠始料不及,手腕顫栗的往後縮了縮,卻被人攥得更緊了幾分。

    抬眼望去,才從背影判斷出了來人的身份。

    岑易沒說話,只是靜靜地帶她往前走,校服外套輕敞,隨著動作微微向後擺。

    紀初謠凝了眼兩人交疊的手腕,不再掙扎,由他拉著。

    背後的嘈雜聲音隨著距離無限拉遠,飄散在晚風里。

    林峽道︰“誒,剛走過去的那個是岑易嗎?”

    “耤A還真是!我剛看他牽了一個女生出去!學神談戀愛了?這大晚上的夠勁爆啊!”

    “可惜了,沒看到女生正臉……”

    紀初謠跟著岑易一通稀里糊涂的走,等回過神,已經進了一片矮竹林,邊上有假山和人工湖。

    月亮不知何時從雲間鑽出來,在湖面投下影影綽綽的倒影。

    兩人走進林子時,里頭似乎原本就站了兩個人,影子疊在一起,听到動靜,飛速分開,然後順著另一條道推搡著走,其中男生那個走了幾步似乎還被石頭絆了一下,被女生又羞又氣地嗔了一下,這才小跑著徹底隱入黑暗。

    紀初謠盯著前方的鵝卵石道,有些愣,思考剛剛的男生和女生在做什麼。

    岑易也錯愕一瞬,末了又感到幾分好笑,沒想到帶人隨便走會走到這個地方。

    他故意端了端嗓子,道︰“阿菜,你猜這兒是哪兒?”

    “嗯?”紀初謠黑  的眸子四顧一圈,老實道,“不知道。”

    她雖然轉學過來挺久了,但日常常去的還是教學樓、實驗樓之類的地方,這片園子暫時還未涉足過。

    銀白色的月光傾瀉而下,穿過竹葉間隙,在紀初謠臉上投下斑駁的影子。

    岑易凝著她的臉,不知怎的,涌起點心思。他雙手插在口袋里,身子往下低了低,嘴唇覆到她耳邊,道︰“這兒是比翼林,知道是哪個比翼嗎,——比翼雙飛的比翼。”

    岑易的嗓音有些懶,頗有點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意味,明明他自己也是主人公的一員。

    紀初謠感受耳畔噙了點笑的溫熱呼吸,揪在裙擺的指尖無聲抓緊。

    …………

    到頭來,岑易所謂的“實錘”還是沒能見到。

    距離那天晚上誤打誤撞闖進比翼林已經過去三天。

    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沒太留意的緣故,經過這遭之後,紀初謠反而開始經常在閑暇間隙听人說起那里。

    現在她才知道那林子壓根就不叫什麼比翼林,而是叫“裨益林”,只是被學生們取了諧音,從而漸漸發展成學校情侶的戀愛聖地。

    想想岑易當時的玩笑口吻,紀初謠覺得有種說不出的……

    嗯,惡劣。

    禮拜四下午的選修課取消,用于組織年級段的趣味百科知識競賽。

    紀初謠、紀明熙等人作為參賽選手,沒在各自班級區域落座,徑直去了禮堂舞台。

    這次比賽的組織方是學校和學生會共同進行的,不少學生會的成員幫忙梳理場上秩序。

    參賽班級算上文科班一共十六個班,分成左右兩列。

    七班的位置在靠近舞台內側,紀初謠坐在左邊,紀明熙坐中間,另邊則是張齊正。

    他們班上台時,大概是作為奪冠熱門選手,引起不小的騷動。

    而三班同學到場時,可能作為前三的有力角逐競爭者之一,同樣引來不少矚目。

    徐向笛和林峽上台後,沒直接到自己的位置落座,往里走了走,停到七班面前。

    徐向笛頂著紀明熙似笑非笑的視線,不自然地摸摸鼻尖,才對紀初謠道︰“那個,加油……祝你取得心儀名次。”

    紀初謠還在翻看資料,做最後的記憶鞏固,聞言抬眸看他一眼︰“噢,謝謝。”

    台下不知發生了什麼,突然響起一陣空前劇烈的起哄聲,接著台上各班人員也發出幾聲驚呼。

    紀初謠訝異側眸看去,只見岑易翻身從台下翻了上來。

    一雙大長腿在這個動作下顯得格外頎長,他拍拍手,朝她的方向走來,聲音散漫,帶了點微不可查的針對,道︰“比賽五分鐘後開始,麻煩各班同學自覺歸位,不要給工作人員增加工作量。”

    紀明熙木著臉看看他,再看看一旁的徐向笛,無語過後,撫撫額,簡直要被眼前這出逗笑了。

    還是邊上張齊正幫忙問道︰“老大,你怎麼也來了。”

    岑易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紅袖章,在空氣里抖了抖,套到胳膊上別好,揚揚下巴︰“評委沒見過?”

    他說著若有若無地掃了紀初謠一眼,道︰“要賄賂趁現在。”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10-12 22:51:26~2020-10-13 23:54:5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雪餅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黃吃土 86瓶;熊貓貓、念璃、老王的檸檬崽、千雪、最最 10瓶;昵稱很多的泡 8瓶;芋圓子、藍家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