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進瑪麗甦文被迫裝直男 第74章 第 74 章

第74章 第 74 章



    桌上的幾大盤燒烤幾乎全都進了陸旭銘的肚子, 季然倒是沒吃多少,全程都在看著陸旭銘吃。[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嗝∼”

    陸旭銘端起桌上的飲料喝了一大口,摸摸自己圓鼓鼓的肚子, “吃的好爽, 我滿足了。”

    季然笑著睨了他一眼︰“那不去喝酒了?”

    陸旭銘馬上坐直,瞪著眼拍了一下桌子︰“為什麼不去!一定要去!你可已經答應了我的!”

    季然失笑︰“那就走吧。”

    這條燒烤街的後面就是酒吧一條街, 看起來十分繁華, 門口掛著色彩絢麗的燈牌,每一處裝飾都透露著奢靡的氣息, 許多精心打扮過的年輕男女穿梭在這條街上,眉眼帶著雀躍的笑意。

    季然沒來過酒吧, 陸旭銘倒是對這些熟門熟路, 徑直拉著他走到一處裝潢低調奢華的酒吧門口,對季然說︰“來來來,今天我就帶你見識見識, 以我的經驗來看,這家店的美女肯定是最多的!”

    季然抬頭看了一眼, “夜零”兩個大字在led招牌上閃爍著紅綠色的光。

    還沒等他細想, 陸旭銘已經拖著他走了進去。

    一進去, 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就掩蓋了其他聲音, 五彩斑斕的燈光將里外分割成兩個世界,處處透著紙醉金迷的靡亂氣息。

    陸旭銘帶著他穿過密密麻麻的人群, 在吧台坐下。

    幾乎是兩人一坐下,靠著吧台的調酒師就眼神一亮, 主動迎了上來, 問︰“兩位喝什麼?”

    雖是這麼說, 目光卻一直落在季然身上。

    陸旭銘皺了皺眉, 往下方看了一眼,舞池里,人群正隨著音樂聲狂歡律動,氣氛很火熱,但他就是感覺有些奇怪︰“怎麼你們這里這麼多男的啊?”

    他來這里是要看身材火辣的大胸美女的,但往四周環顧了一圈,別說大胸美女了,連性別為女的都少得可憐。

    調酒師眼里的希冀漸漸散去,嘖,又是兩個誤入的直男。

    要是別人,他早就沒好氣地把人趕走了,但他對季然這樣的極品很感興趣,語氣比平常溫和很多︰“我們這里是男同志酒吧,當然都是男的了。”

    陸旭銘目露驚恐︰“什麼?你說這些人都是gay?他也是?!”

    說著,他伸手指向一旁路過的肌肉男,那人將近一米九的身高,皮膚呈古銅色,身體強壯,結實的胸肌把t恤撐得滿滿當當,充滿了男性荷爾蒙。

    調酒師看他這驚恐的小模樣覺得好笑,耐心地解釋︰“嗯,他是個0。”

    陸旭銘一副被打開了新世界大門的樣子,嘴巴張得大大的︰“0是什麼意思?”

    季然頭疼地扶了扶額。

    調酒師正要繼續幫他科普,肌肉男卻發現了他們的目光,視線一對上,陸旭銘抖了抖,害怕地湊到季然耳邊,說︰“然哥,怎麼辦!他不會打我吧?”

    肌肉男目標明確地朝他們走了過來。

    陸旭銘腿肚子都在發抖,用手肘撐著吧台才沒有跪在地上。

    季然皺了皺眉,對他說︰“別怕,你慫什麼?”

    而這時,肌肉男已經在他們面前站定,他臉上帶著羞澀的笑容,像是不好意思。

    陸旭銘一臉不可置信。

    而季然緩緩挑了挑眉。

    下一秒,肌肉男絞著手指,害羞道︰“帥哥,約嗎?”

    陸旭銘︰“……”

    季然︰“……”

    季然︰“不約,謝謝。”

    等肌肉男走了,陸旭銘才一個大喘氣,發出來自靈魂的感嘆︰“我靠!”

    一旁的調酒師笑得樂不可支。

    陸旭銘嘴皮子都不利索了,忙拉著季然往外走︰“然、然哥,這里好可怕,我們換一家酒吧!”

    季然跟著他走了幾步,想到什麼,突然停了下來。

    陸旭銘拽他拽了幾次都拽不動,轉頭詫異道︰“怎麼了?”

    季然沉思了一會兒,對陸旭銘說︰“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其實是gay。”

    陸旭銘大腦空白了一瞬︰“……啊?”

    下一秒,他用看騙子的眼神看著季然,嘻嘻哈哈道︰“然哥,你是在騙我吧?你之前還交了個女朋友呢。”

    季然神色認真︰“我沒騙你,之前的那個女朋友是假的,我從始至終都是單身。”

    陸旭銘終于笑不出來了,他表情凝重︰“那叔叔阿姨他們知道嗎?他們要是知道你是……那還不得打斷你的腿?”

    季然看他一眼︰“你擔心的還挺多,我現在連男朋友都沒有,你就幫我操心出櫃的事了?”

    而且他爸媽不是那種不明事理的人,他有80%的把握能在家里出櫃成功,所以對這件事不怎麼擔心。

    陸旭銘拍拍自己的腦袋,很快接受了這個事實︰“那然哥你喜歡什麼類型的?我來幫你物色!”

    說著,又把季然拉回吧台坐下。

    季然沒有拒絕。

    他也的確該找一個男朋友了。

    等劇情結束就談一場開開心心的戀愛,無拘無束,這不就是他的初衷嗎?

    現在沒了萬人迷光環,祁野應該已經不喜歡他了,他也沒必要再為他等下去。

    調酒師見他們去而復返,笑道︰“喲,怎麼又回來了?”

    陸旭銘朝季然的方向努努嘴,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這不,我兄弟,是那啥……”

    調酒師眼楮一下子亮了,這樣的極品居然也是gay!他們有機會了!

    他一改之前的散漫,興致勃勃地問季然︰“能留個聯系方式嗎?我可以幫你物色物色。”

    季然搖了搖頭︰“不用了。”

    他還是想靠自己的眼緣來找,讓這人來介紹,總感覺有些不靠譜。

    能跟調酒師熟悉起來的人,要麼是經常來的熟客,要麼就是主動搭話的自來熟,剛好這兩種人都是季然不喜歡的。

    他喜歡沉默話少的類型。

    調酒師感覺有些可惜,但還是沒繼續糾纏。

    季然手指敲了一下吧台,問︰“有什麼酒嗎?”

    陸旭銘在一旁傻眼︰“啊?然哥你還要喝酒啊?”

    平時他們出去聚會,季然都是滴酒不沾的,對這方面十分克制。

    季然睨他一眼︰“你剛才不是說要喝嗎,怎麼?現在不想喝了?”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陸旭銘連忙否認。

    他就是覺得太驚訝了嘛,感覺季然今天很奇怪,卻又說不上來。

    季然輕聲笑了一下,對調酒師說︰“一杯深海暗礁。”然後轉頭問陸旭銘︰“你要什麼,今天我請。”

    陸旭銘看了看,說︰“那我要一杯粉紅戀愛物語。”

    季然眼神一言難盡︰“你確定?”

    陸旭銘理直氣壯︰“失戀的人想安慰一下自己受傷的心靈還不行了嗎?”

    季然失笑,幫他點了︰“行,你想喝什麼就喝什麼。”

    調酒師很快把雞尾酒端了上來,季然輕輕抿了幾口,辛辣味瞬間竄上舌尖,回味帶著淡淡的甜意,卻不會太濃烈。

    而陸旭銘面前的那杯雞尾酒,酒如其名,是一片浪漫的粉色,酒液層層疊疊,像星雲中氤氳的粉霧,十分少女。

    他猛地喝了一大口,差點被嗆到︰“好辣!”

    季然笑著看了他一眼,慢慢抿著酒液,等陸旭銘喝完的時候,他才喝了不到一半。

    陸旭銘酒量很好,喝了一大杯一點事都沒有,臉都沒紅。

    他見季然一邊喝酒,一邊看著虛空發呆,就去舞池邊上轉了兩圈,然後踫上了幾對正在熱吻的男男,尷尬地回來了。

    他一個直男看這些還真有點起雞皮疙瘩。

    但當他回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位置被人佔了,一個身材高挑的男人坐在他的位置上,試圖搭訕季然,手也有些蠢蠢欲動,似乎是想搭上後者的腰。

    陸旭銘猛地走上前去,把那人扯了下來︰“你干嘛呢?”

    男人臉色尷尬一瞬,見他來勢洶洶,不敢多說什麼,灰溜溜地走了。

    陸旭銘坐了下來,往旁邊一看,終于發現了不對勁。

    季然眼神呆滯,一眨不眨地看著虛空的方向,似乎是看什麼看得入神了,眼角還緩緩流下了一滴淚珠。

    難怪剛才那個人都要搭上他的腰了,以季然警惕的性子,竟然都沒察覺到。

    他伸出手在季然面前晃了兩下︰“然哥,然哥。”

    季然緩緩地轉過了頭,一張臉又紅又嫩,看起來十分脆弱,惹人憐惜。

    陸旭銘指了指自己︰“還認得我嗎?”

    季然輕輕地,上下點了點頭。

    陸旭銘松了一口氣,想扶他起來︰“然哥,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誰知季然搖了搖頭,坐在椅子上沒動,一臉倔強︰“不回。”

    陸旭銘沒想到他喝醉酒了會這麼難纏,好聲好氣地勸道︰“你不回去沒地方睡啊,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你明天不是還要去公司嗎?”

    季然想了想,還是搖頭︰“不回,不去,我要找男朋友。”

    陸旭銘一臉驚奇。

    沒想到他有一天竟然能從季然口中听到這樣的話!

    他順著對方的話說了下去︰“那你想找什麼樣的啊?”

    季然把腦袋搭在吧台上,手指輕輕撥著裝飾用的小木架,小聲說了句什麼,但陸旭銘沒听清。

    他想湊過去听得更清楚一些,但季然卻不說話了,只頂著紅通通的臉蛋,用冰涼的桌面進行物理降溫。

    他這樣的動作實在是稚氣又可愛,陸旭銘沒想到他還有這樣的一面,差點忍不住想用手機拍下來。

    這時,一只手突然從後面伸了出來,提起了陸旭銘的領子。

    他人還懵著,連掙扎都忘了,直愣愣地被對方提起來,放在一邊乖乖站好。

    就在他反應過來、想要發怒的時候,提著他的那人把臉側了過來,俊美深邃的五官暴露在他的視線中。

    “……祁野?!”陸旭銘一句臥槽脫口而出,“你怎麼在這?”




同類推薦︰ 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綜漫]穿成殘疾男主怎麼走劇本?美食直播間[星際]十九年間謀殺小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