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我被全橫濱踫瓷了 喵五十三聲

喵五十三聲



    “哈?你那麼驚訝的表情是什麼意思?”中原中也擰眉,  滿臉不爽。【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這麼多天,總算逮到她了!

    “只是沒有想到中也先生會出現在這里。”茶茶收回視線,一板一眼地回答。

    少女的態度是平靜的,  帶著淡淡的疏離,  但是偏偏又令中原中也覺得,不應該是這樣的。

    ……這算怎麼回事啊。

    中原中也嘖了一聲,  沒再說什麼,  而是看向子彈射來的方向,  鈷藍的眸子閃過銳利。

    周身浮現紅光,  赭發少年正準備追擊過去,  卻又想起什麼停下,  跨上旁邊的深粉色機車。

    這是中也先生的機車?茶茶心想。

    這三年中也先生似乎多出不少愛好啊。

    中原中也隨意跨坐在帥氣的機車上,帶著皮質手套手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  黑色風衣垂下,  顯得愈發酷颯。他側頭朝茶茶看過來。

    “愣著干什麼,  上來。”

    “?”茶茶眨了眨眼。

    中原中也︰“……難不成你還想一個人留在這里?”

    這里發生了槍擊,保不齊還有別的埋伏的危險,中原中也既然這樣說了,  就是不打算把茶茶單獨留在這里。

    茶茶一坐上去,  機車便風馳電掣飛一般沖了出去。

    有了重力的加持,快得周圍風景幾乎都看不清,茶茶覺得這車能被中也先生開到天上去。

    “中也先生,  我們是要去抓住那個犯人嗎?”

    犯人?港口黑手黨抓犯人,這個規規矩矩的詞用著听在中原中也耳朵里還挺新奇,他想到了茶茶乖巧的樣子,要不是發生了之前槍火庫和浴缸的事,中原中也幾乎不會懷疑茶茶的無害。

    “啊,  算是吧。”中原中也應一聲。

    前面有障礙物,中原中也手一轉,機車直接騰空過去。

    ……真的上天了。

    “哇。”茶茶看著下方,面癱著小臉叫出聲。

    中也先生,開車有點猛。

    “別怕,不會掉下去。”中原中也听到少女軟軟的驚呼聲,頓了頓,覺得少女似乎極其輕微地顫了一下。

    “……怕就抱著我吧。”

    說出這種話的時候,中原中也突然覺得心髒有那麼點奇怪的感覺。

    其實只是調整姿勢的茶茶听到中原中也的話,有些意外地眨巴兩下眼楮。

    抱著中原中也先生?

    機車又翻越一個障礙物,狠狠一震,茶茶晃了晃頭,直接抱住前面中原中也的腰。

    中也先生都發出邀請了,那就抱吧。

    掌下的腰身精瘦有力,甚至能感受到隔著衣料傳遞來的灼熱溫度,還有腹肌的起伏。

    只是在被少女抱住的時候,繃緊了一瞬間。

    茶茶收攏胳膊,忍不住軟綿綿地打了個哈欠。

    “中也先生,我可以睡一會嗎?”

    自從回到橫濱,茶茶一直都很困,甚至沒有安靜地好好休息一下。

    多出很多不屬于這個世界外來者的橫濱太吵了。

    “這個時候睡?”中原中也不禁皺眉,甚至懷疑茶茶是又想出了什麼折騰他的招。

    但是少女的嗓音軟軟糯糯的很輕,帶著點困意,有點可憐巴巴的。

    像在不自知地撒嬌。

    中原中也︰“喂你這家伙!……能睡得著你就睡吧。”

    “中也先生真是個好人。”茶茶的語氣仍然平靜,熟悉的人卻能分辨出一絲歡快。

    中原中也空出一只手不自在地壓了壓黑色禮帽,下一秒,背上就靠過來嬌小柔軟的身體。

    甚至能感覺到對方均勻平穩的呼吸。

    中原中也︰“……”

    他的身體再次繃緊,又盡量讓自己放松下來,機車的速度減了一些。

    “麻煩死了……”他低聲自語。

    也不知道是在說誰。

    等茶茶睡醒了睜開眼楮,看到的就是中原中也把一個慘叫的人踩在腳下的場面。

    沒幾秒,慘叫聲都被中原中也一腳踹了回去,瞬間戛然而止。

    “中也先生?”她坐了起來,身上蓋著的黑色風衣滑落下來。

    咦,是中也先生的外套?

    “你這家伙還真的睡著了啊。”中原中也聞聲瞥過來,抬了抬線條流暢的下頜,“在那待著,不用過來。”

    茶茶看到了地上的髒污,這里是一條黑漆漆的小巷。

    她遂坐在機車上,手里捏著黑色風衣的一角,乖乖等他回來。

    幾個港口黑手黨的屬下應該是得到了中原中也的命令,終于趕了過來把那個敵人帶走。等中原中也向她走來,茶茶又開始有點犯困了。

    少女微卷的雪白長發散落,不染一點塵埃,精致的小臉上,那雙漂亮璀璨的金眸已經闔上,清冷恬靜。

    像是跟所有事物都隔著一條無法逾越距離的界限。

    中原中也的唇線微微抿直。

    唯有她身上蓋著的那件黑色風衣,稍稍驅散了一點隔閡感,仿佛將雪發少女拉入人間。

    “中也先生?”車身一沉,茶茶迷蒙地揉了揉眼楮,坐直了身體,“是已經解決了嗎?”

    “啊,”中原中也發動機車,“只是一條想向港口黑手黨尋仇的雜魚罷了。”

    “尋仇?”茶茶有些疑惑。

    “敵對組織的一點殘余罷了,不敢向港黑高層下手,就盯上了底層人員。”

    “不過你這家伙,警惕心未免太差了。”他話鋒一轉,沒好氣地說。

    茶茶從中原中也比一開始輕描淡寫的態度中,捕捉到一個信息︰那人不是什麼陰謀,就是普通的找麻煩。

    呼呼的風聲從耳邊刮過,茶茶想了想,低頭看向懷中自己抱著的黑色風衣。

    上面沾染著中也先生的味道,淡淡的煙味,還有一絲沐浴過血腥和火\藥的氣息。

    並不難聞,反而很特別。

    “中也先生,你的外套不用穿上嗎?”茶茶問,“會冷的吧。”

    “……哈?不需要。”風裹挾著中原中也的聲音傳來,“你自己披著。”

    茶茶披上外套,過了一會,中原中也有點不自在的聲音又從前面傳來。

    “最好抱著我的腰,前面有障礙物。”

    茶茶哦了一聲,抱了上去。

    不過中也先生不是有重力操縱嗎?

    三分鐘後。

    中原中也終于憋不住了,咬牙切齒,臉頰發燙︰“你在踫哪里?”

    “在確認中也先生的肌肉。”茶茶縮回手,甜糯的聲音里透著無辜,“中也先生,你的腰很細。”

    還是跟以前一樣。

    不對,腹肌好像更緊致有力了。

    中原中也腦子里熱得瞬間爆炸︰“你這家伙!說這些話都不會羞恥的嗎?!”

    而且為什麼羞恥的好像只有他一個人?!

    “抱歉,中也先生不想的話,我不摸了。”茶茶平靜地道歉。

    中原中也︰“……”

    為什麼突然微妙地更不爽了。

    不,不對,話題一直都被這家伙帶著走,所以她果然是故意的?

    中原中也心里亂七八糟的,車也開得更快了,茶茶指尖戳了戳中原中也的後腰。

    “中也先生,記得看紅綠燈。”

    中原中也︰“……”腰窩被戳,他再次忍不住繃直了整個腰身。

    不過茶茶只是單純地戳踫了一下,很快又把手縮回了披著的黑色風衣里面。

    中原中也深吸一口氣,及時把機車停了下來,卻越想越不對勁。

    “你……”

    在之前,他分明是打算抓住她這個身份目的不明的人,把她送到港黑拷問室的。

    但是……為什麼會發展成現在這種情況。

    沒忍住幫她抓攻擊者,讓她坐自己的機車,給她蓋外套,還被她調戲。

    他到底為什麼要做這些事?

    被抱著腰的中原中也目光下滑,落在少女攬在他身前的縴細手腕上,那里有一個在袖口中若隱若現的藍色腕帶。

    中原中也知道,那上面寫著他的名字。

    就在赭發藍眸的干部大人薄唇緊抿,下顎微繃之際。

    低眸沉思的茶茶卻突然抬頭,冒出一句︰“中也先生,能帶我去超市嗎?我弄丟了一些東西,可能需要重新買一下。”

    中原中也︰“嘖。”

    他似乎在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煩躁著,海水一般的藍眸里翻涌著深沉的情緒。

    但他還是把茶茶送到了地方。

    茶茶下了機車,把風衣還給中原中也,禮貌道謝後進了超市。

    在貨架上拿了兩個蟹肉罐頭,茶茶正準備離開,想了想,又多拿了一個,到收銀台付賬。

    巧的是,這間超市茶茶來過,是上次跟太宰治來的那家。收銀員小姐姐也長得很眼熟。

    “你男朋友今天沒來?”收銀員笑著問,看到她拿著的蟹肉罐頭,表情有些打趣。

    茶茶知道她指的是誰,搖頭。

    沒來,而且也不是男朋友。

    至于這些蟹肉罐頭,算是完成之前對太宰先生的承諾吧。畢竟不給他買,就算太宰先生自己不提,以後也肯定會從其他地方作妖作回來。

    只是威脅還好辦了,偏偏太宰先生在她面前,似乎相當喜歡撒嬌。

    茶茶對于曾經認識的人,還是有一點愧疚心理的,畢竟沒征得同意就直接刪掉過人家的記憶。

    抱著三個蟹肉罐頭走出去,茶茶環顧四周。

    果然,中原中也並沒有走,而是支著一條腿,目光看似隨意地望著這邊。

    這也算是能讓她產生一點愧疚的對象。

    茶茶想了想,在他的注視中走到他面前,金色的貓兒眼清澈剔透,盛著溫軟的陽光。

    “中也先生,今天真是謝謝你。”

    少女的神色認真,中原中也倏然感到有些別扭,按了按帽檐,一截赭橙發絲微微晃動︰“……不用謝。”

    他的視線落在茶茶身上,正要再說些什麼,忽然看到她懷中的蟹肉罐頭,瞬間流露出猝不及防的吃驚神色。

    “你要去買的東西是這個?你喜歡吃蟹肉?”

    “是呀。”茶茶拿起其中一個罐頭遞給中原中也,“其實我還沒吃過蟹肉罐頭,中也先生要嘗嘗嗎?”

    “……不了。”中原中也遲疑一下。

    像是想到什麼,他輕嘖一聲,皺著眉頭,臉上沒忍住流露出一股針對某個人的嫌棄,“這種食物會讓我聯想到一條惡心人的青花魚啊。”

    “這樣嗎?”茶茶低頭看著蟹肉罐頭,面露遺憾。

    原來中也先生不喜歡蟹肉。

    面前的嬌小少女低著腦袋,中原中也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話中有歧義,鈷藍的眸子里頓時閃過一絲懊惱。

    “跟食物本身沒關系,我不是在說你買的蟹肉罐頭……”

    努力解釋後,眼見著少女仍然垂著眼,他一咬牙,脫口而出,“其實我挺想嘗嘗的。”

    正在思考要怎麼換其他方式感謝中原中也的茶茶愣了愣,抬眼看他︰“中也先生不是說不喜歡蟹肉嗎?”

    這一回中原中也反應極快,想也沒想︰“沒有不喜歡。”

    反正跟某個蹦個不停的青花魚沒關系,沒事,又不可能是那條青花魚的蟹肉罐頭。

    茶茶點了點頭,微微彎起漂亮的貓兒眼︰“是這樣呀,那真的是太好了。”

    “對了,中也先生,你在這里是等我嗎?”

    中原中也確實是在等茶茶。

    “哈?不然我在這里做什麼?”見少女情緒恢復,他暗暗松了一口氣,眉頭一挑,藍眸明亮,“我可是好不容易抓到你的。”

    “中也先生是想把我抓回港口黑手黨嗎?”茶茶歪了歪腦袋。

    中原中也聞言頓了頓,有些復雜。

    如果說一開始他會毫不猶豫這樣做的話,現在他的想法,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

    先把腕帶的事弄清楚再說,也許她確實不是敵人。

    “抓我的事,中也先生可以先放一放啦。”

    聞言中原中也突然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就听面前雪發金眸的少女平靜地說。

    “因為,我現在就待在港口黑手黨。”

    “待在港口黑手黨?”中原中也擰眉,緊緊盯著她,“什麼意思,你一直藏在港口黑手黨?”

    茶茶︰“不是,我在給港口黑手黨……唔,打零工。”

    當然,只是暫時的。

    中原中也︰“……”打零工?!港口黑手黨什麼時候還招零工了?

    他艱難地消化了這個消息,倒是沒有懷疑茶茶欺騙了他,畢竟這種事只要一回去核對就能知道。

    不過赭發干部大人嚴肅的神情沒過多久就緩和了下來。

    是真的的話,就說明茶茶並不是港口黑手黨的敵人。

    對于中原中也而言,這無疑是一件好事。

    中原中也必須承認,自己不希望茶茶跟他的立場是對立的敵人。

    “你在港黑哪個部門?我沒有踫見過你。”很快,中原中也想到了這個問題。

    如果可以的話,正好把茶茶調到他手下。

    以茶茶幾次逃脫的實力,也絕不會有人質疑,她有是足夠資格的。

    “沒有部門。”

    茶茶這樣回答。

    “我在太宰先生那里工作。”

    作者有話要說︰  【黑匣子】

    ……

    想要搶過來。

    這章比較肥!

    感謝以下小可愛的寵愛鴨∼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菱莘、辭辭、湯豆腐、小荷尖尖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黑暗騎士團  100瓶;青雀  5瓶;菱莘  4瓶;困死了、辭辭、秦嶺秋風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網址m..net  ,...︰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小甜蜜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