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豪門女配c位出道[古穿今] 三只魔頭

三只魔頭



    眼見得前面有人聲傳過來, 听著像是周爾他們那群人的朝這邊走來了,燕雪衣後文也沒有來得及說,就直接變成了一只黑貓, 躥上了她的肩膀。【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看著這結界散去, 朝今歲總算明白這結界是為何而設的了——感情這魔頭不是怕別人看到,而是怕她哥听到。

    朝今歲嘀咕,“你不怕我哥知道了, 提著刀來砍你?”

    那小黑貓十分妖嬈地喵喵兩聲,

    “你哥哥當初隕落之時年紀太輕, 現在估計打不過我;二來, 我這也是為了正事。”

    “我弄出來的芥子空間可不止給你渡劫這麼點兒的用,這些日子我也仔細地研究過了, 只要我們的修為上去了, 有了紅包群這個溝通兩界的東西當中介,回去也不是難事。”

    朝今歲朝那邊走去, 低聲道,“那好好修煉就是了, 何必要走這……”

    她想了半天,用了“捷徑”二字。

    他卻笑了聲, “這個小世界短短百年,縱然你我二人天賦卓絕,在這個靈氣稀少的地方, 還能修煉到什麼境界去?”

    “雙修不是走捷徑,這也是一門功法,你別瞧不起。你想想,你是無形道,我是修羅道, 本來就是一陰一陽,修煉起來自然事半功倍……”

    他懶洋洋地吐出後半句話,尾音微微上揚,“簡直是一日千里。”

    朝今歲又被最後魔頭的那成語給說得給嗆住了,她內心對這個魔頭的厚顏無恥程度的認識,更上了一層樓。

    她道,“你心里想的什麼我能不知道?”

    “我那的雙修功法可是天階的,不比你我二人正在修煉的差。只要你我二人同心協力,一起回去那就是指日可待的事兒。”燕雪衣道,“我知道你的打算,百年之內是不打算回去了,可是百年之後呢?”

    燕雪衣認識她幾千年了,自然知道朝今歲的想法,她必定會看著晏家人平安喜樂一輩子,之後才會抽身離去的。所以她現在才絕口不提回去的事情,指不定還打算著在回去之後幫著尋找原主的魂魄,償還她的恩情。

    他話音一轉,

    “你就是覺得我們兩個人靠著自己的修煉多耗幾百年也行,但是,也要為前輩著想呀。他現在可是凡人之軀,下一世還不知道投生于哪一個小世界,難道還要我們一個個找過去?況且他神魂受損,我們自然是要在這百年之內突破修為,時間一到就帶著前輩的神魂回去修養才是。”

    他的語氣十分誠懇,仿佛是渾然為她著想一般,先是以利相誘,接著是告訴她危險之處,還為她指出了一條明路。

    朝今歲听著就覺得,這魔頭挖空了心思,怕不是拿出來了之前誘逼部下的架勢來哄她。

    “話是這麼說的,我也確實打算看著晏家百年之後再做打算……你說的也不無道理。你估計憋著等今天說,等了很久吧?”

    那魔頭連忙謙虛道,“哪里哪里,這不是要為我們的未來著想麼?”

    朝今歲朝營地走回去,只覺得自己都替這魔頭害臊,她慢悠悠地解釋道,

    “我現在是你的道侶,雙修當然是可以的。只是我十歲那年見過一次合歡宗的人雙修,雖然後來被哥哥連忙抱走了,卻從此對這事沒有任何興趣。”

    她這話不是騙這魔頭的,而是確有其事。大概是按照現在的話來說,就是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陰影,雖然時間已經很久了,但是影響還留在了身上。

    就比如說,那魔頭就喜歡纏著她,她雖然覺得魔魔頭挺可愛的,也並不排斥,卻下意識會回避這件事。現在這魔頭搬出來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她便和那魔頭說實話了。

    燕雪衣若有所思,“原來如此,我說我當初送你合歡宗的功法你怎麼氣得和我打架,原來是這樣。你早年還不喜歡別人踫你,我一抱你你就要跳腳,原來如此。”

    朝今歲︰……

    她涼嗖嗖道,“我,一個正道修士,你送上這些東西上門也就算了,還敲鑼打鼓,生怕全天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我不揍你揍誰?”

    這魔頭伸出貓爪十分憐惜地摸摸她的腦袋,朝今歲涼嗖嗖地看著他,覺得這貓沾上魔魔頭的神情,都讓她有點兒想要揍人的沖動了。

    那魔頭道,“沒事沒事,既然是當初受了刺激,我一定能幫你克服,這還算是好的。”

    朝今歲納悶了,“這有什麼好的?”

    那魔魔頭嘀咕了一句什麼,朝今歲沒有听清,就听到了隱約有什麼你呀我呀,“就好這一口”一類的詞語,她還沒有來得及細想,就听到了那魔頭十分慶幸道,“你要不是之前有陰影,不喜歡別人踫你,那你這麼多愛慕者,男女都有,可怎麼是好。”

    “從前我看著合歡宗的功法就莫名其妙地會想著你,當是我就想象不出來,你這樣的人和這事兒能扯上邊。”

    他總覺得這道修,就應該是坐在壇上,拿著本書當個冷面夫子的,完完全全就是個修無情道的好材料。

    朝今歲听完之後︰……

    她抓住了重點,“你說,你從前看著合歡宗的功法,就想著我??”

    燕雪衣︰……

    這魔頭瞬間噤聲了,連忙抱怨兩聲糊弄過去,“上次你說願意幫我一次,我都大為稀奇,本以為你這是開竅了,沒想到又冷淡如初……”

    他語氣,活像是守寡三年驚聞丈夫回家又被冷待的棄婦一樣。

    朝今歲涼嗖嗖道,“你平常就喜歡纏著我,我都順著你也沒拒絕你,你還要怪我,我看要是同意你雙修了,你恐怕又要纏得我不得安生,這事兒我看就算了吧。好好修煉,不要老是走歪門邪道。”

    燕雪衣︰……

    小黑貓委委屈屈地喵了兩聲,朝今歲伸手拽住他的兩根胡須,把他的臉都給扯得齜牙咧嘴的,這才氣鼓鼓地走了。

    那懶洋洋的男聲立馬變了調,壓低了聲音帶著點兒的委屈求全,“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總覺得我們倆這相處,當然不能急于求成,可是歲歲你總是這麼冷淡,我總覺得你是想和我湊合著過。”

    他思來想去,總是有點患得患失,要是其實這道修壓根什麼都不懂,就是看著他們倆青梅竹馬,最後想和他湊合著過……而且這個道修從來不吃他的醋,倒是會吃她哥哥的醋,那才是真的在意,反而看上去就不像是很在意他的樣子。

    朝今歲聞言,“我要是湊合,等到我回去了,我去找我三師兄,五師弟,一樣可以湊合。”

    燕雪衣登時炸了毛了,語氣瞬間陰惻惻的,“你要去找他們,我就把他們綁架了丟萬魔窟里頭,你不來見我我就把他們一刀一刀,全給殺了。”

    朝今歲瞧著這魔頭委屈求全不到兩分鐘就原形畢露,簡直是懶得理他了,快步到了營地,冷哼道,“你現在知道了吧,我和你在一塊兒,純粹就是因為你這個魔頭橫行霸道、陰險狡詐,動輒喊打喊殺,我都是為了天下太平,不得不委身于你。”

    燕雪衣︰……

    那小黑貓一溜煙躥樹上去了,背對著她一聲不吭。

    朝今歲坐回火堆邊上,嘆了一口氣。

    她本身就是內斂的人,能說出喜歡他就已經很好了,況且要是回去的話……她想起來當初離開之前那一堆爛攤子,就忍不住盯著火堆發呆。

    朝傾歲剛剛和周爾他們一塊兒把樹枝搬過來,此時閑下來了見著她坐在那兒,也走了過去,上前坐在她身邊。

    朝傾歲問道,“和他吵架了?”

    朝今歲搖搖頭,“也不算。”

    比起以前動輒唇槍舌劍、大打一架,這哪里算是吵架?

    “我猜猜,是不是關于回去的事情?”

    這事情就算是燕雪衣不說,在知道了芥子空間和紅包群的事情之後,他就已經猜到了。

    朝今歲看看哥哥,點點頭。

    “回去之後如何也未可知,當時走的時候,是平定了魔道兩界的混亂,卻也留下來了一堆爛攤子……”

    朝傾歲眼神溫柔,輕笑道,“你把你哥哥當擺設了不成?如果回去之後,你還想當這個長霄宗宗主,我就輔佐你;如果你不想當,我就替你當,你和他天南地北,哪里去不得?”

    “可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放下了仇恨。我當了幾千年的掌門,當然膩了,可是他也未必能放得下。”朝今歲輕嘆道,“我知道,他為了我自然是不會再提。可是要是真的回去了,再見到那些人……”

    當初他一意孤行要復活他的父親,可是臨到最後一步後悔了,到底是沒有鑄成大禍。而朝今歲更加清楚,最後問題並不在燕雪衣,而是有人設了套拿她誘那魔頭深入,朝今歲當初主動出來,不光是為了平定天下,也是為了保住魔頭性命。

    此中種種蹊蹺,也是一團亂麻。

    她更加不願意他為了她委屈自己,絕口不提這事。

    朝傾歲看著她思來想去的樣子,忍不住拍拍她的腦袋,“何必為還沒有到來的事情苦惱?”

    “哥哥以前教過你,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就算是後面真的遇見了什麼事,還有哥哥幫你擋著。他放下了當然是好的,如果放不下,那就快刀斬亂麻,把事情給解決了。”

    “你們兩個人以後就是道侶,道侶不是互相委屈的,是互相理解、互相扶持的。我同意那魔頭和你在一起,不是看中他的修為,也不是看中他的人品,這魔頭無法無天,實在是沒有什麼美德。但是他足夠愛你,願意為了你委曲求全,這份視你如寶的真心,才是最難得的。”

    “你何苦為了以後的事情和他吵架,悶悶不樂?哥哥反倒是覺得,就算是回去之後糾紛不斷、藕斷絲連,你們也要互相信任。修道一路漫漫,留遺憾要生心魔的。”

    “我不是因為這事和他吵架的。”

    朝今歲嘀咕了一聲,要是真的是因為這件事……那還好辦。

    問題是那魔頭總覺得她對他不夠上心,疑心她並不喜歡他。

    朝今歲也知道自己是冷淡了一些,因為和魔魔頭混太熟,和他自然也就沒有那種電視劇上的小情侶膩膩乎乎的勁兒,可是要說她真的不在乎他,那就是冤枉她了。

    但是她也覺得哥哥說的對,道侶不是互相委屈的,魔魔頭除了粘人,待她極好,連那魔頭的張揚本性都收斂了不少……

    “既然如此……他之前和我說的事情,我就答應他了。”

    朝傾歲看著妹妹一溜煙就走了,忍不住納悶了起來了——那魔頭到底和她說了什麼事?歲歲到底答應了那魔頭什麼?

    朝今歲用神識探查了一下,那黑貓不知道跑到了那里去了,她便用紙鶴給他傳信,只告訴他——她答應了。

    靠在最高的樹上翹著二郎腿遠遠覷著下面的道修,燕雪衣見到那紙鶴飛上來,輕哼了一聲,打開一看……

    朝今歲還沒去找他呢,樹上就撲騰地掉下來了一個人。

    朝今歲︰……

    燕雪衣若無其事地站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揚了揚紙鶴,一邊朝密林里面走一邊道,“這事兒我知道了,錄節目呢,你先回去吧。”

    她剛剛想讓他看路,他就直接一頭給撞樹上了。

    朝今歲︰……

    她嘖了一聲,只覺得這魔魔頭,可真的是蠢極了。

    好久一會兒,變回了貓的燕雪衣又磨磨蹭蹭地來找她了。

    小黑貓眯著眼楮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被朝今歲一根手指頭戳倒了也不生氣。

    只是這人呢,就格外貪心,要了城池門下之地,就又希望拿到城池之內,到了最後呢,就想要長驅直入,霸佔整個城池。

    朝今歲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她也想明白了一件事。

    魔頭年幼喪母,後來波折不斷,一路坎坷,性格難免偏執,十分缺愛。其實雙修不雙修是次要,魔魔頭要的是坦誠以待,是交心。

    她承認自己對魔魔頭不夠坦白,性格內斂的人本來就不會表達情緒,魔魔頭喜歡她,她自己內心也是很在乎這只魔的。

    朝今歲這麼想著,卻不知道自己完全誤解了那只陰險狡詐的魔魔頭——

    雙修不雙修當然不是次要的,雙修也要,坦誠也要。 m.w.com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小閣老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綜漫]穿成殘疾男主怎麼走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