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橫濱搞事分子 第66章 酒品

第66章 酒品



    “別想太多, 都在橫濱,總會有揍他一頓的機會。【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酒井宴治療好中原中也身上的傷後,散去白線, 身後人偶也消失。

    “你要是總是受傷我會很苦惱的, ”酒井宴朝著門走去的時候,轉頭說了句, “畢竟是港黑優勢的戰斗力, 經常受傷會讓敵人有機可乘。”

    中原中也聲音低沉堅決︰“不會讓敵人有機可乘。”

    “既然這樣我就放心了。”

    酒井宴背對著他揮揮手,離開診療室。

    回到自己辦公室的時候, 他發現自己的辦公桌上多了一個牛皮紙袋, 拆開上面卷著的線,酒井宴從袋子里面倒出兩張紙, 一目十行掃過, 確認這是一份名單。

    “這個是誰放的?”酒井宴朝著站在自己辦公室門外的警衛問了句。

    “是您的助理放的。”

    那就是了,酒井宴把兩張紙放回去,卷上線,拿著袋子去中原中也辦公室,這份名單應該是那個團伙的交易名單。

    走到中原中也辦公室, 發現門關著他詢問站在一旁的人︰“中也回來了嗎?”難道還在醫療室那邊?

    “回來了,在里面。”

    酒井宴頭微點,抬手敲了三下門︰“中也,我來送一份名單。”

    “直接進來就行。”

    里面傳出的聲音有些沉悶,酒井宴眼里閃過疑探究, 轉動門把推門進去, 看到的場景讓他眼皮瞬間跳了好幾下——中原中也桌子上擺著一瓶酒, 而那橘發的青年手里正端著一個高腳杯。

    他推門進來, 中原中也抬眸, 臉頰微紅,眼里泛著沉郁,在夕陽即將消失的現在,那暗沉的光從窗戶打在他身上,顯得格外寂靜和危險。

    酒井宴抬手拍在自己額頭上,麻煩事又來了,希望中也還沒有喝太多。

    “下班時間。”中原中也手肘搭在桌子邊緣,手背拖著下巴,嘴角一挑,對著酒井宴(露)出一個不羈又狂氣的笑容。

    現在確實算過了港黑這個“企業”的下班時間,朝九晚五,但那是正常的工作時間,他們這些處理黑暗世界事情的人,大多工作時間在晚上。

    白天是悠閑的(摸Mo)魚時間,晚上才是正經上班時間,但也並非天天都有事,在沒有事情的時候,酒井宴很悠閑。

    走到中中原中也身側,酒井宴近距離觀察那瓶被打開的酒,酒的檔次不低,里面還有很多。

    幸好中原中也不是一個喜歡牛飲的人,他更喜歡細細品味高檔酒,而不是胡亂海飲,胡亂海飲對中原中也來說是難以忍受的事情。

    中原中也沒怎麼理會酒井宴,自己獨自小酌。

    酒井宴揉了揉太陽穴,中原中也對太宰治的感情出乎他的意料,本來只是以為兩人(關guan)系有(曖ai)昧成分,但也僅僅是普通的那種初期,沒想到中也心里,太宰治已經佔了很重要的地位。

    中也本人似乎並不知情,指望(性xing)格傲嬌又口嫌體正直的人自己開竅是很難的事情。

    酒井宴現在有些頭疼,太宰治叛逃港黑,短期,不,至少半年不會出現在港黑人的視野中了吧,不管太宰治要做什麼,這種港黑搜索最激烈的時候他肯定不會出現。

    太宰治和織田作之助的履歷太過黑暗,兩人又不大可能找普通工作,所以他們要換工作肯定得藏匿個一年兩年的洗(干gan)淨履歷。

    再觀察觀察吧,中原中也應該就最近這樣,之後應該就不會……

    酒井宴看到中原中也站起身,站到窗戶邊,自己的視野中似乎浮現太宰治的虛影在中原中也身旁,笑眯眯又瀟灑地跳上窗台,(干gan)淨往下一蹦。

    酒井宴整個人都不好了,快步上前抓住中原中也的手腕,後者轉過頭,目光疑惑。

    “怎麼了?”

    酒井宴︰“……”不好,頭疼得都出現了幻覺。

    “你那是什麼表情?”中原中也挑眉,“我是那種因為私事就頹廢的人嗎?”

    酒井宴攤手,似乎表達最近的事情好像是這樣。

    “那是意外,”中原中也拔高語氣,有什麼不一樣了,“老子要換搭檔!就你酒井了!”

    中也醉了,酒井宴回想起被中也酒瓶支配的恐懼,急忙道︰“沒有搭檔的必要,我又不是腦力派。”

    “也是,”中原中也神(色)茫然了一會,“對了,你來找我(干gan)什麼?”

    酒井宴把手里的牛皮紙袋舉起來︰“這個是那個團伙交易的名單。”

    “嗯。”

    中原中也安靜了一會,就在酒井宴詫異中原中也這次酒品不差後,中原中也開始對著窗戶大罵太宰治,就是典型醉鬼的那種語氣,憤怒,郁悶,委屈,斥責等等,各種情緒交雜在中原中也醉了的語氣里,听得酒井宴格外心累。

    他相澤手刀劈暈中也,否則整棟大樓都听得到中原中也這醉鬼的抱怨,結果剛要手刀下去,中原中也瞬間抓住他伸過去的手,頭轉過來,那目光銳利得不似醉鬼。

    看著中原中也那銳利充滿壓迫感的眼神,酒井宴臉頰隱隱作痛。

    果不其然,下一秒中原中也一拳打了過來,好像把酒井宴當成偷襲的敵人。

    有一句mmp不知當不當講,酒井宴被迫在這間辦公室里與中原中也打了起來,繼他的辦公室被炸毀後,中原中也的辦公室也被他們兩人聯手拆了。

    終于,中原中也打累了,直接躺在斷了一腳的沙發上(睡Shui)覺。

    “酒井先生……”外面的人探頭,小心翼翼地打量里面,應該打完了吧?

    “中也的酒品也太可怕了。”破鴉感嘆。

    “果然就不該在中也喝酒的時候接近他。”酒井宴認命地將中也的一只手臂圈在自己後頸,托著人離開房間。

    他是傻了才會以為中原中也會在醉酒的時候學太宰治跳樓,中原中也又不是戀愛腦,到頭來折騰的還是他自己。

    太宰治折騰他,中原中也也折騰他,該說這兩人不愧是互相有看上眼麼。

    酒井宴嘆了口氣,托著中原中也到隔壁的房間。

    “你們把那件辦公室收拾一下,”酒井宴對著中原中也的部下吩咐,“重要文件之類的東西記得收好,不能泄密。”

    “是。”

    酒井宴帶著一身青紫離開這層樓,回到自己臨時辦公室在的樓層,臨時辦公室跟他原來的辦公室就隔了一個房間。

    從窗戶看出去的風景差不多。

    橫濱的夜景很美,而港黑這棟大樓在的地方更是觀這夜景的絕佳地段,從高層俯視橫濱,會被這美麗絢爛的橫濱所迷住,酒井宴靜靜地凝望,不遠處巨大的摩天輪緩緩轉動,五光十(色),映襯著熱鬧。

    這是森鷗外想保護的城市,不惜代價想保護的對象之一,另一個是港黑。

    酒井宴看著久了,感覺(身shen)體似乎也跟這夜景融為一體,他無意識越上窗台,在迷花眼的絢爛中張開雙臂往下。

    中原中也正好醒了,但是酒還沒有醒,他頂著茫然的神(色),遲鈍地看著窗外,看了一會,突然窗外掉下一個人,他瞬間酒醒了。

    這個事情太宰治經常(干gan),但是現在(干gan)這個的恐怕是酒井宴,中原中也跑到窗戶邊往下望,果然是酒井宴。

    中原中也︰“……”怎麼還有一個喜歡跳下去的人。

    雖然是晚上,但大樓里面還有不少人,有人看到就跟周圍的人說,一時間,大家紛紛探頭往下看,看到底是誰掉下去。

    “那個人看著眼熟啊。”

    “好像是酒井先生?”

    眾人沉默,酒井宴跟太宰治混一起,而這個場景似曾相識。

    港黑的老人們互相討論,看來太宰治走了之後,他們boss的風評一樣不會好,仍舊會傳出工作壓力大致使員工崩潰跳樓的流言。

    森鷗外此時正埋頭工作,接到電話後,說實話,他是心情復雜以及略有崩潰之感。

    小混蛋走了一個還有一個。

    酒井宴才不管外界的眼光,這種擁抱天空與大地的感覺無比暢快,最後展開翅膀穩穩落地,一次完美的解壓體驗,酒井宴唇角微揚,而後他听到小聲的快門聲。

    草叢那邊有人,酒井宴幾乎是意識到這個事情的時候(身shen)體就自動動起來,跑到草叢那邊把人揪出來,是一個普通人,拿著相機。

    “你在拍什麼?”酒井宴歪頭,看著不像是探子。

    這人哆哆嗦嗦地拿出記者證︰“那個,我是記者,平時報道橫濱的一些事情……”

    酒井宴沉默,記者也沉默。

    過了一會,記者先生才小心翼翼地問︰“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可以走了嗎?”他打听過,這家企業不底子非常不(干gan)淨,要小心過了下班時間還出沒在這棟大樓的人。

    若不是他的競爭對手太難纏,他才不會抱著生命危險來這里逮新聞。

    “照片交出來。”酒井宴奪過相機,刪除里面的照片後,把相機扔回記者手里。

    他跟太宰治不一樣,又不是為了尋死,只是喜歡這種擁抱天空與大地的感覺,酒井宴看到森鷗外的來電後,心虛地想。

    很想再來一次,酒井宴抬頭,仰望著高高的建築,接通森鷗外的電話。

    酒井宴搶在森鷗外說話前說︰“您放心,我剛剛逮住偷拍的記者,刪除了他拍到的照片,不會出現什麼港黑企業工作量大致使員工跳樓之類的新聞。”

    那邊沉默了一會︰“宴君,我是來跟你說一件事,下周六跟我一起去參加鈴木財團的游輪宴會。”

    酒井宴愣了下,隨即像剛剛什麼都沒說一樣,淡定地問︰“您需要我還是酒井芽伊?”

    宴會的話,森鷗外可能需要一個女伴?所以酒井宴這麼問了。




同類推薦︰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我家爹娘超凶的息影後他成了電競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