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朋友,海王了解一下 海王謀生記

海王謀生記



    3000字一章才一毛錢鴨,來看看叭

    買賣雙方都是官宦出身,再說話就有了那麼幾分親熱勁兒,現在官員們都是天南海北的調動,備不住什麼時候就遇上了呢。【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兩方坐在一起客客氣氣的說了會兒話,敲定下價格之後,當天就走完了手續,到第二天趙寶瀾跟寶蟬一行人搬進來的時候,大門上已經掛上了蔚府的牌匾。

    方長老又去找了血雲宮在荊州本地的白手套,備下一份厚禮之後,叫幫忙引薦著去拜見荊州刺史。

    蔚家在北邊也算是小有名氣,家族枝繁葉茂,勢力不官階要高于蔚弘毅,但蔚家子弟好聲好氣的登門拜見,送上一份厚禮,他自然也不會刻意為難,酒席上賓主盡歡,氣氛極為和暢。

    酒喝到最後,方長老起身幫刺史斟酒,又將來意講了︰“我們兄弟幾人此次前來,其實是有事相求。”

    刺史原本還有三分醉意,听完立即便清醒了。

    方長老見狀,忙笑道︰“大人放心,不是官場上的事情,也與公務無關,只是蔚家這邊有樁私事,想請您居中牽線。”

    刺史听罷暗松口氣,語氣和煦道︰“何事?但講無妨。”

    方長老便按照大編劇師寶蟬的設定,徐徐道︰“事情是這樣的,我母親先後生下六個兒子,卻唯獨沒有女兒,缺什麼盼什麼,她老人家便格外希望能生個女兒出來,湊成兒女雙全,可盼了那麼多年,硬是沒能如願。十四年前我母親途徑荊州,便去雲潭寺燒香拜佛,當天晚上她就做了個夢,說菩薩將賜她一女,我母親歡喜異常,第二天出行時便在路邊撿到了一個女嬰,後來,這女嬰便成了我們的小妹……”

    “哦,”刺史了然的點點頭,道︰“那你們這次來,是想?”

    方長老道︰“我家小妹逐漸長大了,也得知自己並非蔚家兒女,為此郁郁寡歡,父親與母親商議之後,便叫我和兩位兄長帶小妹重回荊州,看能否尋訪到她的親生父母,畢竟生她一場,無論如何,都想再見一面。”

    刺史听到這里,心中便明白了大半,再想起去年鄭家鬧出來的那場風波,不禁豁然開朗︰“難道說,你們覺得鄭家便是……”

    “我們也只是懷疑,並無證據。”方長老不敢把這事情定死了,萬一給魔頭認錯了爹娘,那下場肯定不是慘烈二字能形容的。

    他斟酌著言辭,說︰“當年母親是在荊州撿到小妹的,裹住她的襁褓也是綢緞制成,不像是尋常人家能用得起的,再听人說了鄭家的事情,便覺得有幾分可能,可惜當年的襁褓布已經不在了,當時她身上也沒留下什麼憑證。”

    刺史听到這兒,可算明白蔚家人的意思了。

    鄭家當年發生的事情他也有所耳聞,只是沒有多管,也無從管起,這樣的社會環境之下,父殺子都是天經地義,更別說是把親生女兒丟出去了。

    李氏作為母親,**作為兄長,再怎麼心疼憤恨,也是無能為力。

    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哪一家都是這麼過的,只是當年是鄭武佔上風,現在風水輪流轉,佔上風的人變成了李氏母子。

    蔚家在北方也算是世宦人家,名帖跟蔚弘毅的親筆書信、印鑒俱全,而且剛過來就花大價錢買了府邸居住,又請自己居中牽線,就是想表明一個態度——我們是來給小妹妹找父母的,不是看你**發達了過來打秋風,也不是想過來佔什麼便宜。

    鄭家以前也不是什麼高門大戶,就算現在**在昌武侯麾下極為得力,家底湊一湊也決計比不上人家蔚家幾代人的經營積累,圖錢是不可能了。

    至于圖勢?

    **現在是發達了,二十來歲的四品官,前途無量,只是人家蔚家久居北方,那是燕侯的基本盤,別說是**,即便是昌武侯怕也不好貿然說什麼,**又能幫蔚家什麼?

    既然人家是真心實意想幫養女找父母,那事情就簡單了,他居中牽線,既能賣蔚家一個人情,也能籠絡**,如果確定蔚家小姐就是鄭家的女兒,他這個牽線搭橋的自然也要一份功勞。

    刺史想通了這一節,也就不再遲疑,滿口應允下來︰“若令妹當真是鄭家遺失的女兒,那自然皆大歡喜,即便不是,本官也算是積德行善,又有何不可?**在外剿匪,本官倒不好貿然登門,既如此,便叫夫人投下拜帖,約個時間,與你們兄妹幾人一道往鄭家去吧。”

    方長老連聲稱謝,左右護法也紛紛舉杯致意,眾人賓主盡歡,喝了個痛快。

    等到宴散之後,刺史便將此事說與夫人知曉︰“你且下個帖子給鄭夫人,將事情原委說清楚,約個時間過府拜會——記得叫個得力些的人去,嘴巴緊一點,免得中間鬧出什麼誤會來,倒叫咱們里外不是人。”

    刺史夫人應了一聲,又不禁感慨︰“如果那位蔚小姐真是鄭家的女兒,那對鄭夫人來說倒也是件好事,她這些年過得也太苦了些,好在現在苦盡甘來了。”

    夫妻倆唏噓著說了幾句,便洗漱安寢,第二天刺史往官署里去理事,刺史夫人則傳了心腹劉嬤嬤仔細叮囑,叫去好生將這事辦好。

    ……

    趙寶瀾在荊州這邊進行認親活動的時候,燕侯趙德苻派出去搜尋她的人已然到了丹州。

    這是燕侯所轄之地,趙家人在此辦事,自然是順風順水,毫無阻礙。

    聶順曾經是燕侯趙德苻之父麾下的偏將,資歷深厚,趙德苻以叔父稱呼,官場上見了人也能說得上話。

    到了丹州之後,他便先帶著燕侯之令去見刺史,旋即又把燕侯之妹走失的消息告知刺史,請他幫忙搜尋,切記不要將事情鬧大。

    頂頭上司的妹妹丟了,這事可真不算是小,刺史接過對方遞上來的畫像一看,當時便愣住了。

    這,這不是血雲宮新選出來的那名聖女嗎?!

    聶順見他神情有異,不禁心下一動,忙道︰“刺史大人可是見過我家小姐?”

    “啊,我曾經遠遠見過一面,只是究竟是與不是,便難以知曉了。”

    刺史面上難掩驚色,吩咐人將蔡師爺請來確認,又向來人道︰“真說起來,還是蔡師爺與她接觸的更多些,且叫他來看看。”

    他既然這麼說,想來便是有幾分譜兒。

    聶順又驚又喜,強行按捺住那股子歡欣激動,等待蔡師爺的到來。

    “這不是龍姑娘嗎?”

    蔡師爺看一眼畫像,也愣住了︰“怎麼,可是她有什麼不妥?”

    “龍姑娘?”聶順神情驚疑︰“你說她姓龍?那叫什麼名字呢?”

    “這老朽便不知了。”蔡師爺道︰“我只知道這位姑娘姓龍,是血雲宮的新任聖女……”

    “血雲宮?”聶順頭大如斗︰“怎麼又扯上了血雲宮?!”

    蔡師爺以為他是誤會了,趕忙道︰“龍姑娘雖然出身血雲宮,行事卻與那些魔頭敗類不同,不僅屢屢往濟慈所捐錢,還大力資助丹州水利建設,心地善良,溫柔慈悲啊!”

    “……”聶順心情復雜,道︰“說說你們是怎麼遇見的,再說說她都干了些什麼。”

    蔡師爺這時候已經得知畫中人便是燕侯之妹的消息,猜想龍姑娘便是燕侯離家出走的小妹,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挨著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還不忘重重的拍幾句彩虹屁。

    聶順是老燕侯心腹,也是打小看著趙寶瀾長大的,一听那股子行事做派,就覺得這事兒妥了。

    “帶路,我去見那個小混賬!一走這麼久,連封信都不知道往家寄,真是反了她了!”

    蔡師爺領著人去了春風樓,見到的卻只是樓里無家可歸的姑娘們,龍姑娘本人卻沒了蹤跡。

    “龍姑娘走啦,走了半個多月了。”

    領頭的姑娘知道蔡師爺跟趙寶瀾關系好,也沒隱瞞,說︰“龍姑娘找自己的家人去了。”

    聶順听完暗松口氣︰“她往北去了?”

    走了半個多月,料想應該已經到家了。

    沒想到那姑娘說︰“不是往北,是往南啊,對吧——”

    她不確定似的看了看旁邊幾個姑娘,說︰“雖然龍姑娘沒說到底是南邊哪兒,但我听他們說還要坐船,肯定是往南!”

    其余幾個姑娘也紛紛附和。

    聶順听完,真是腦袋都要炸了︰“回家的話,為什麼要往南走?!”

    最開始說話的姑娘跟寶蟬要好,知道的略微多些,看聶順態度,好像是龍姑娘的家人,便猶豫著道︰“我隱約听了幾句,不知道當不當得真。龍姑娘是被媽媽救回來的,那時候受了重傷……”

    她小心翼翼的指了指自己腦袋,憐惜道︰“傷到了這兒,好像挺嚴重的,過去的事情仿佛都不記得了。”

    “……”聶順︰“!!!!”

    猛虎落淚。

    受了重傷!

    還傷到了頭!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