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祭司的暴君飼養日記 第131章 第 131 章

第131章 第 131 章



    舒爾特城的發展已經逐漸步入正軌, 城內的建築工程如火如荼,隨著城民消費能力以及北地安全性的提高,越來越多的商隊涌了進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恰好處于周邊數個國家之間的舒爾特城, 逐漸成為新興的各國商隊交易中心地域。

    薩爾狄斯在斯頓大草原掃蕩了三四次, 襲擊了不少的部族,搶奪了大量的財物, 尤其是其中一次, 他竟是直接搶了斯頓人的一座金礦。

    斯頓人不過沒試過舉兵來報復,但是都被薩爾狄斯率軍擊潰在國境之外, 損兵折將,敗落而歸。

    最終, 斯頓人無奈地認識到, 這位王子已經完全成為了他們的克星。

    就算他們嘴上不說,但是不少人心里已經對這位王子產生了畏懼心理。

    那些斯頓將領在遭遇薩爾狄斯的時候,再也沒了對待他**隊的狂傲和不屑, 反而心底發 。

    將領都是如此,更別說底層的斯頓士兵了。

    由此導致的後果就是, 每次薩爾狄斯率軍和斯頓大軍對戰, 斯頓軍隊氣勢上首先就弱了半截。

    如此惡性循環, 斯頓人在薩爾狄斯手下連吃敗仗, 薩爾狄斯的威名幾乎響徹了整個斯頓大草原。

    斯頓人對這個名字望而生畏,但是他們慕強崇強的天性又讓他們忍不住生出對這位王子的崇敬和敬畏之心。

    斯頓人中盛傳著, 薩爾狄斯王子是魔神轉世人間,是不可打敗的。

    到了後來, 甚至出現當薩爾狄斯現身于某個部族之前時, 那個部族直接全族投降, 這種讓薩爾狄斯都錯愕不已的事情。

    其實, 發生這種事情,除了他的威名太盛讓人懼怕之外,也與這個部族正處于冬季時期、缺乏糧草物資導致族人生存困難有很大的關系。

    但是,不管是不是機緣巧合,這件事更是將薩爾狄斯的名氣推向了巔峰。

    現在不止是波多雅斯和斯頓,大陸上其他的國家也全部都知道了這位驍勇善戰的年輕王子。

    冬天到來,舒爾特城還算好,但是對大草原上的斯頓人來說,這個冬季過得極為艱難。

    大草原的冬季一貫嚴酷,以往的冬季,斯頓人早已通過掠奪波多雅斯以及他國儲存夠了讓他們過冬的糧食和物資。

    但是這一次,他們不僅沒有掠奪到足夠的物資,反而被薩爾狄斯搶奪走大量的金銀財物。

    這一年的冬天讓斯頓人憂心忡忡,這樣下去,恐怕會凍死餓死無數斯頓人。

    而在此時,彌亞勸住了薩爾狄斯,讓其停止對斯頓大草原的掠奪。

    他的理由很簡單。

    狗急還會跳牆,若是薩爾狄斯再這麼逼下去,斯頓人徹底沒了活路,恐怕會不管不顧地和舒爾特城拼個你死我活。

    于是,斯頓人驚喜地發現,進入冬天後,那個魔神停止了對他們的掠奪。

    又過了不久,他們又發現,波多雅斯人在兩國邊境的交界處建立了一個大市集。

    同時,那位薩爾狄斯王子放出風聲,說是允許斯頓人來這個市集里交易。

    他們可以拿金銀、毛皮、牛羊肉、牛羊奶之類的東西來交易糧食、御寒衣物、鹽、香料陶器等等他們急需的物資。

    其實斯頓大草原上的特產在其他國家很受歡迎,只是因為斯頓人幾乎沒有貿易這個概念,也不屑于和他們看不上的弱者交易,以往有商隊試著去大草原和他們交易,都被他們直接搶光殺光,由此導致的結果就是,再也沒有人不惜命地去找斯頓人交易。

    由此導致的另一個結果是,大草原上的特產在其他國家都是供不應求,所以價格極高。

    如果是其他的國家或者其他人放出這個風聲,斯頓人是不會相信的,甚至會直接去把那個市集上所有的東西搶完就走。

    但是薩爾狄斯放話那就不一樣了,斯頓人幾乎已經被薩爾狄斯打服了,自然不敢亂來。

    而且他們也不會認為那是薩爾狄斯設下的陷阱,因為他們覺得,那位煞神想要殺人完全有本事直接殺上門來,沒必要拐彎抹角地弄這些。

    于是,斯頓人高高興興地拿著大草原上的特產跑去市集換東西了。

    在薩爾狄斯威名的震懾下,他們在交易時都非常老實。只是這種老實也就對著薩爾狄斯庇護下的市集,對于那些想要分一杯羹、于是進入大草原試圖主動與他們交易的他國商人,這些斯頓人瞬間就變成凶狼翻臉不認人。

    至此,舒爾特城完全壟斷了與斯頓人的交易。

    舒爾特城的商隊利潤再度暴漲。

    只是,就連暗中主導這件事的彌亞也沒有想到,市集的開放還得到了一個意外的好處。

    那就是薩爾狄斯的名聲在斯頓人之中突然變好了,這些被薩爾狄斯打得有了斯德哥爾摩癥狀的斯頓人在稍一得到好處之後,立刻就忘記了自己被薩爾狄斯按在地上摩擦的慘痛遭遇,反而對薩爾狄斯越發崇敬了起來。

    這天下午時分,難得陽光還不錯的一天,薩爾狄斯正陪著彌亞在庭院中喝下午茶。

    雖然他完全不知道那甜得膩死人的果汁和甜點到底有什麼好吃的。

    撒在甜糕上的碎碎的果仁沾在手指上,剛吃完小甜糕的少年下意識去舔。

    一手撐著下巴坐在一旁的薩爾狄斯瞅著那紅紅的小舌頭舔指尖的模樣,不由得心里一動。

    他想,那粉嫩的唇之所以嘗起來那麼甜美,是不是就是因為吃了許多甜點的緣故。

    如此想著,心里不由得微微發癢,他瞅著彌亞專心致志地吃甜點,沒注意自己,就悄無聲息地湊過去。

    他正要趁對方不注意一親芳澤,突然外面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殿下!”

    納迪亞粗壯的嗓門遠遠地就傳了過來。

    快步走來的將軍一雙濃眉皺著,將手中的一張紙條遞給薩爾狄斯。

    薩爾狄斯瞥了一眼,下一秒眼角上揚,臉色微冷,目光更是透出一抹銳色。

    他轉頭,眺望向西南方。

    起風了。

    巨大的風浪咆哮著,襲向波多雅斯的海邊。

    …………

    ……………………

    波多雅斯王城的冬季從來都是溫和的,但是這一次,波多雅斯人注定要度過一個嚴苛的冬季。

    先是龐維城火山爆發,將整個龐維城埋在地下,兩萬人喪生在其中。

    一萬多的幸存者在一個不知名的少年的帶領下,前往舒爾特城。

    在火山爆發的數日後,波多雅斯西方海岸地地域突然爆發大地震。

    地震波及的範圍及其廣大,西側那一片海岸線上的城市幾乎都在震區之中,或多或少受了災。

    地震之後,海嘯隨之而來。

    呼嘯的海浪給那些原本在地震中受災較輕的城市造成了極大的損傷,對那些在地震中受災嚴重的城市來說更是雪上加霜,城市幾乎就此毀于一旦,哪怕王城盡全力救災,依然有無數難民流離失所。

    沿海的海上商貿更是遭受到嚴重的打擊。

    然而,這還不是結束。

    當天災過去數個月後,冬季降臨之時,**來了。

    這一周里,王宮已接連收到兩封戰報,西邊海岸線的沿海城市接連遭到了來自海上的襲擊。

    一開始眾人還以為是海上的那些海盜做的,海盜們趁著地震損壞了波多雅斯沿海的海軍港口以及防御設施的機會,襲擊沿海城市掠奪財物。

    但是,隨著第三封戰報送達,王宮中的氣氛陡然緊張了起來。

    王宮的政事廳中此刻非常安靜,王太子帕斯特坐在主座上,文官武將分列兩側。

    氣氛有些壓抑,眾人的神色都頗為凝重。

    他們已經從最新送達的戰報中得知了,不斷襲擊沿海城市的勢力並不是他們想象中零散的海盜團體。

    襲擊他們的,是海上民族。

    海上民族,一個讓近海的國家聞之色變的種族。

    這是一個奇特的民族,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來源,有人猜測他們來自于大海中那無數的海島上。

    這個民族並沒有固定的居所,他們會經常性的進行遷徙和移居。

    他們是一個完全軍事化的民族,從小孩到老人都全民皆兵,就連平時趕路時也會如行軍的戰士一般,排列整齊,井然有序。

    因為每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進行遷徙,所以他們的行蹤飄忽不定,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們活躍在海岸線上。

    他們的侵略性極強,經常會悄無聲息地從大海上沖殺而來。

    入侵時,他們的家眷親屬一同上陣,哪怕幼童,也能跟在長輩後面殺死負傷的敵人。

    這是一個極其強大而又可怕的軍事化民族。

    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他們襲擊城市似乎並不完全是為了掠奪財富,比起搶奪財物,他們更喜歡徹底摧毀城市、破壞建築物以及屠殺城民。

    他們在哪里,哪里就會燃起戰火。

    他們的侵略,似乎就是為了毀滅。

    五十年前,海上民族如跗骨之俎纏上了海上帝國尼爾曼,它們在沿海持續不斷地點燃戰火,一點點將其吞噬,毀滅。

    這個曾經盛極一時的帝國雖然也重創了海上民族,但最終還是被持續不斷的戰爭拖垮,最終四分五裂成好幾個小國,再不復曾經的榮光。

    五十年後,這個可怕的民族卷土重來,來到了波多雅斯。

    只要一想到曾經無比輝煌的尼爾曼帝國最終慘烈的結局,大廳中所有人的心情都極為沉重。

    火山、地震、海嘯。

    現在又是強敵襲來。

    這一年波多雅斯多災多難,過得尤為艱難。

    至高的海神普賽爾啊,您是拋棄了我等了嗎?

    但是,無論眾人此刻的心情多麼沉重,也必須盡快做出應對。

    按照海上民族的習慣,襲擊不會就此停止,他們將駕駛著戰艦,沿海岸線一路南下,摧毀所有海岸邊的城市。

    數個月前的地震海嘯讓波多雅斯沿海的海軍損失極大,難以抵抗他們,所以王城必須馬上派出軍隊,迅速趕往海邊救援,和海上民族戰斗。

    直屬國王的三大騎士團一般都會鎮守王城之中,但是數個月前,槍之騎士團被沙拉姆將軍帶去北方,監視舒爾特城。

    如今王城中還剩下劍之騎士團和盾之騎士團,肯定不能全部派出去,所以……

    就在王太子帕斯特與眾人商議時,一名侍從急匆匆地進來,湊到帕斯特身邊壓低聲音說了幾句。

    帕斯特蹙了下眉,讓他的外公納爾特在這里繼續和眾人商議,而自己起身向外走去。

    飛快地走過寬闊的廣場和蜿蜒的長廊,十幾分鐘後,帕斯特來到了一座雄壯華美的宮所之前。

    進了宮所大門之後,他讓跟在身後的僕從和侍衛都留在外面的庭院里,自己獨自走進屋中。

    僅僅站在外廳,就能聞到一股濃烈的酒氣。

    他听到里屋里傳來爭吵的聲音。

    “卡亞,怎麼回事?”

    帕斯特皺著眉,向出來接他的老侍從詢問道。

    老侍從低著頭,他的頭發早已花白。

    他本就已經很老了,但在這短短數個月中,他越發蒼老。

    他的臉上流露出疲憊和無奈。

    “陛下已經知道了海上民族襲擊沿海城市的事情,他想要親自率軍前往海邊應戰。”

    他長長地嘆了口氣。

    “可是,您也知道,這段時間里他的身體……”

    說到這里,老侍從欲言又止。

    他搖了搖頭,說︰“安提斯特將軍閣下正在里面勸說陛下。”

    帕斯特沒再多問,徑直走進內屋。

    內屋里面,滿屋子都是刺鼻的酒氣,地面上還有不少滾動的酒壺。

    滿臉通紅的戴維爾王站在屋內,被醉意充斥的眼怒瞪著站在他跟前的安提斯特。

    短短數個月里,他原本只是有著些許斑白的頭發白了一大半,皺紋迅速地爬上他曾經堅毅的臉。

    他的身型雖然依然高大健壯,但是卻再也沒有了當初巍然挺拔的感覺。

    如今的他光只是站在那里,身體就已是搖搖晃晃的,站都站不穩。

    “你……你再說一遍?!”

    戴維爾王滿臉怒色,只是那醉醺醺的模樣再也沒了曾經的威嚴。

    他怒視著安提斯特的雙眼不再如以前那般炯然有神,不怒而威,而是被酒精侵蝕得渾濁不堪。

    他抬起右手,惡狠狠地指向安提斯特,左手中還拿著一個酒壺。

    盾之騎士團的統帥,亦是大祭司伊緹特看著那只因為被酒精過度侵蝕、僅僅只是指著自己都微微顫顫的手,眼底掠過一抹悲哀。

    只是這一抹悲哀之色並未在他臉上表露出來,他看著戴維爾王,臉上盡是嘲諷之色。

    “陛下,您看,您的手還在發抖。”

    他冷笑道,“怎麼,您打算用這只發抖的手握槍上陣殺敵?”

    他的話一如既往的毒辣而又刻薄。

    “難道您就不怕一個手抖,把槍尖刺到自己身上?您就不怕您這發抖的手非但殺不了一個敵人,反而先把自己弄得陣亡?”

    看著被自己氣得大口大口喘氣的戴維爾王,安提斯特繼續冷笑著說下去。

    “陛下,您既然已經老了,打不了仗了,就該安安靜靜地待在王城……”

    啪!

    一聲響亮的巴掌聲在房間里響起。

    帕斯特一驚。

    他一進門就看見戴維爾王抬手重重地打了安提斯特將軍一個耳光。

    戴維爾王雖然身體被酒精侵蝕得厲害,但是力量還在,那毫不留情的一巴掌一下子就將安提斯特抽得嘴角出了血。

    那一側的臉高高的紅腫了起來。

    戴維爾王注視著安提斯特,目光冰冷。

    他微微眯起的眼雖然滿是醉意,但是仍然殘留著曾經的威嚴。

    他已經蒼老了不少的身體里,依然能帶給人莫大的壓迫感。

    這一刻,他仿佛從酒中恢復了幾許意識。

    “安提斯特啊……這一次,就由你隨同我一起出戰。”

    他不甘心。

    他還沒有老。

    他要向所有人證明,更要向他自己證明,他依然是那個在戰場強大的王者。

    “你將親眼看到我在戰場上的勝利。”

    “你的不敬之罪,就由你這次在戰場上的功績來抵吧。”

    ……

    兩日後,戴維爾王率軍親征,離開王城。

    安提斯特將軍率領盾之騎士團隨其出征。

    王太子帕斯特留守王城。

    大祭司為向眾神祈禱勝利閉關。,,網址m..net  ,...︰




同類推薦︰ 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綜漫]穿成殘疾男主怎麼走劇本?美食直播間[星際]十九年間謀殺小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