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貔貅幼崽三歲半[穿書] 第61章 第61只貔貅幼崽

第61章 第61只貔貅幼崽



    茸茸听大哥哥說要看著她剝香腸, 這讓她該怎麼辦才好,求助的大眼楮悄悄瞄向安安。[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茸茸,做事情要認真。”

    陸時洲忍住想笑的沖動, 把妹妹悄悄偏過去的小腦袋給掰回來, 他知道妹妹在打什麼主意。

    茸茸見自己這個方法沒用,嘴里含著香腸, 動作盡可能小的去嚼它, 想一點一點把它弄成小塊,這樣就可以吃下去了。

    “茸茸, 你小嘴在動哦。”

    茸茸听到大哥哥的話, 小嘴上的動作立刻停了下來,含糊不清道, “嗯~沒油哦~”

    “是嘛。”

    陸時洲挑眉看著妹妹, 抬手指著另一邊的嘴角,“茸茸,(露)餡了。”

    茸茸感受一下,自己的香腸一頭從嘴里(露)出來了,她連忙把香腸吃了回去, 抬起一只小(肉rou)手遮住小嘴,嘴上趕緊做動作,嚼吧幾下快速吃了下去。

    “大哥哥你看,茸茸嘴里沒有了。”她放下小手說完,就張開小嘴給大哥哥看。

    陸時洲看著急忙銷毀“證據”的妹妹, 不由得笑出了聲, 抬手對著她的小腦袋輕敲一下, “茸茸, 你怎麼會這麼可愛, 想吃直接和大哥哥說不就好了,下次不可以再這樣了,知道了嗎?”

    “知道了,大哥哥。”

    茸茸抬起小手手,捂住自己腦袋被敲的地方,小臉上還是掛著笑容,她開心的吃起了香腸,也拿了一根給安安,他們一起吃。

    陸時洲看著開吃,小嘴動不停的妹妹,把香腸給拿遠了,“茸茸,這根吃完就不許再吃了,待會就要做壽司了。”

    “嗯,明白。”

    茸茸小嘴“嗦嗦嗦”的把香腸,吃進去最後舔了下嘴角,表示好吃。

    她拍了下手,去安安身邊,和他一起剝蝦蝦。

    陸時洲見飯好後,開始去調汁倒入飯里,讓它酸酸甜甜的。

    緊接著,他拿出竹席,攤在空位置上,在上面放上海苔片,把這些準備好,就等飯涼了。

    茸茸把自己和安安一起剝好的蝦蝦,推到那邊和那些配料放在一起,“大哥哥,我們可以開始做卷卷的壽司了嗎?”

    陸時洲聞言去看看飯怎麼樣了,他感受一下溫度,已經可以開始了,“茸茸、安安,要把里面的飯先……”

    他說著視線瞄見,放壽司里的醬料沒多少了,“你們等一下,我去找一下醬料。”

    說完,陸時洲去那邊櫃子和冰箱里找找看,醬料到底放在哪了。

    茸茸看著香香的米飯,還有綠(色)的海苔,小腦袋瓜里想著大哥哥說過要卷起來,那到底要怎麼卷起來呢?

    她想了想用勺子從挖了一勺飯,再用小手掰下一塊海苔,一起放入嘴里,開始搖晃著小腦袋,邊搖著小腦袋,小嘴邊嚼著,想用這個方法,把壽司卷起來。

    安安看著茸茸把飯和海苔放嘴里後,就開始搖晃著小腦袋,小臉上的(肉rou)(肉rou)都在抖著,“茸茸。”

    茸茸听到安安叫她的聲音,停下動作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安安,茸茸在卷壽司,你也可以一起來,我們一起搖擺。”

    她說著開始去晃小肚子,想讓它在小肚子里也卷一卷。

    安安看著茸茸這樣,雖然他知道這樣是卷不成壽司,但是他很樂意陪著茸茸一起。

    陸時洲在上方櫃子那些瓶瓶罐罐最里面,找到了那瓶醬料,“茸茸、安安,我們……可以開始……做了。”

    他看著兩個小家伙,在空地上跟觸電似的,在那里抖著,渾身軟乎乎的(肉rou)(肉rou),都隨著動作抖動起來,“茸茸、安安,你們在(干gan)什麼?”

    “大,大哥哥,茸茸在,在卷壽司。”

    陸時洲听妹妹這麼說,差點笑岔氣了,“茸茸,這樣是卷不成壽司的,你們都停下來。”

    茸茸听大哥哥這麼說,逐漸停了下來這晃得小腦袋,都感覺有些暈乎乎的,“好暈啊。”

    安安听到茸茸的聲音,立馬停下來,上前半抱住暈乎乎的茸茸,讓她靠在自己身上,讓她緩解一下。

    “安安,你怎麼在晃呀?”

    茸茸大眼楮眯起來一些,看著有些模糊的安安。

    “茸茸,休息。”

    安安抬起自己的小手,動作輕柔的覆上茸茸的眼楮,讓她閉眼休息。

    陸時洲看到這一幕,他怎麼心里莫名感到有那麼一點點的不爽,感覺妹妹要被搶走了。

    隨即,他淡笑一聲,覺得是自己想太多。

    茸茸感受到眼楮那里,安安的小手溫溫的,給她很舒服的感覺,緩解一下覺得不暈後,她讓安安收回手,他們要開始做壽司了。

    她踩在小凳子上,認真看著大哥哥的手,看著他把飯壓在那個海苔上,壓得平平的,然後開始在前面放那些配料。

    陸時洲放好配料後,帶著竹席一起卷起來,“茸茸、安安,這卷的時候最關鍵,要用力不然它容易散開。”

    茸茸看著大哥哥,用力在上面捏幾下,打開後一個圓圓長長的壽司出來了,“哇,大哥哥好厲害。”

    陸時洲把壽司切好放盤子里,“茸茸、安安,你們嘗嘗看。”

    茸茸用小叉子,叉起一塊壽司,“安安,茸茸喂你吃,啊~”

    安安也用小叉子叉起一塊,小手手伸過去喂給茸茸。

    他們兩人同時想到對方,兩個叉子上的壽司踫到一起,他們相互笑了,小手手都再往前伸一些,喂到對方的嘴里。

    “安安喂得好吃。”茸茸吃著嘴里的壽司說著。

    安安吃下後說道,“茸茸的好吃。”

    “好了,小朋友們,該你們開始做壽司了。”陸時洲把兩個竹席分別到他們面前。

    茸茸把蝦蝦和香腸,放得多多的,“茸茸把這個做出來,給二哥哥也吃吃看。”

    她小手手把蝦蝦都拍平一些,往上面擠上厚厚多多的醬,手拿著竹席開始卷,她記住大哥哥說的,要用力卷才可以圓圓的。

    “嘿呀,嘿呀~”

    茸茸兩只小手用力壓在上面,(肉rou)(肉rou)的小手都泛紅了,她覺得自己還是不夠用力,手壓在上面,自己還蹦了幾下,靠(身shen)體的力量去壓。

    陸時洲看著妹妹這種壓法,感覺她在對待什麼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感覺和這個有仇似的,後面連肘部都壓上去了。

    “茸茸,你不用這樣,再壓著去,壽司要扁了。”

    茸茸學電視里功夫似的手法,收回自己力氣和小手,緩緩吐出一口氣,看著她用力壓過的壽司,“嗯,壽司做好了。”

    “安安,茸茸幫你壓。”

    她看著安安小手手在捏著竹席,想把它捏成圓圓的,這樣是壓不緊的,還是由她來好了。

    安安乖巧的讓出位置,給茸茸充分的發揮空間。

    “嘿呀呀,嘿呀~”

    茸茸對著那個壽司就來了一套拳,小手帶動(身shen)體的力量一起壓了上去。

    陸時洲怎麼感覺要是再做下去,妹妹會和壽司(干gan)起來。

    沒多久,他見兩個小家伙的壽司都做好了,剩下的就是切開裝盤了,這些都交給他來。

    茸茸看著裝到盤子里壽司,看起來就好吃,她端著它們去餐廳的位置上,開始去享用它們。

    安安端著盤子,坐到茸茸身邊,開始吃著盤子里的壽司。

    陸時洲端著自己那份,過來坐下開吃。

    茸茸叉了一塊給安安,和他換了一塊,“安安,你吃我的,我吃你的。”

    她“嗷嗚”一口吃掉,安安那里拿來的壽司,和自己這里味道一樣,就是醬沒有自己這里放得多。

    安安吃下茸茸那一塊壽司道,”嗯,更好吃。”

    茸茸听到後,感到疑惑,自己和安安是一樣的配料,她發問,“安安,你為什麼會覺得更好吃?”

    “因為茸茸。”

    安安听到話後,直接回答茸茸的問題。

    茸茸撓頭對安安這回答,感到更加疑惑,不過美食當前,她哪還會想那麼細,開始一口一口吃美味的壽司。

    她吃飽後又去做了一份,這個是留給二哥哥的,之前那個她沒忍住一不留神,就全部都吃下去了。

    陸時洲在一旁陪著妹妹,看著她用心做著壽司。

    安安小手手拿著小手帕,會及時為努力的茸茸擦汗。

    ……

    陸時溪在處理分店的事情,因為之前那事的(發fa)生,他加(強qiang)對店內的管理,絕對不能讓那種事情再(發fa)生。

    現在,他正開車往家的方向去。

    開車到家的陸時溪,一進門就迎接妹妹的笑容。

    “二哥哥,你回來啦,茸茸有驚喜給你。”

    “驚喜?!”

    陸時溪一听到“驚喜”兩字,心里自然而然,像本能似的警覺起來,他還是忘不了,之前妹妹給他一次又一次,只有驚沒有喜的“驚喜”。

    茸茸看著她期待的二哥哥回來了,拉著他的手,讓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她要去拿驚喜給二哥哥。

    陸時溪坐在沙發上,內心開始忐忑,腦海里一直在猜測,妹妹到底會給他什麼“絕世美味”。

    “二哥哥,這個是茸茸做的壽司,茸茸可是花了全身的力氣做的,二哥哥你快吃吃看。”

    陸時溪看著妹妹亮亮的眼神,在這個目光下他都不好意思拒絕,他接過盤子看著外型正常的壽司,還是沒有放松警惕。

    他用叉子戳這戳那的,沒有在其中發現什麼可疑或可怕的東西。

    “二哥哥,快吃,快吃啊。”

    茸茸見二哥哥遲遲沒有吃,一直用叉子動這里,動那里的,她已經很期待二哥哥的反應了。

    陸時溪見安安的目光也投了過來,他在兩個小萌物的注視下,手微微顫抖的叉起一塊,看起來正常的壽司,放入嘴里。

    “二哥哥,好吃嗎?好吃嗎?”茸茸看著二哥哥吃進去後,急忙詢問。

    陸時溪嚼著壽司,味道還不錯,沒有奇奇怪怪的感覺,他激動的都要流下淚水了。

    他歷經這麼多的磨難,終于吃到妹妹給他做的正常食物了。

    “茸茸,壽司很好吃。”

    陸時溪一口一口吃著壽司,妹妹做的太好吃了。

    “二哥哥,不夠還有,茸茸做了好多。”

    茸茸說著讓安安跟著她一起去,把那些她做的都端過來。

    陸時溪看著過去拿壽司的兩個小家伙,想著都是妹妹做的,有多少吃多少。

    “二哥哥,要全部都吃完哦。”

    陸時溪看著兩大盤滿滿的壽司,他含淚吃下去,他覺得這兩盤壽司吃了,他估計幾個月都不想吃壽司了。

    ***

    “為什麼!為什麼!”

    頂層辦公室內。

    王輝暴躁的把能砸得都砸掉了,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警方,會對他王家進行調查。

    他感到可怕的是,警方還真查出問題來了,他的父親涉嫌貪污受賄,已經被警察帶走了,王家的所有產財被查封了,連他的公司也不能幸免。

    王輝(身shen)體一下子癱下去,頹廢的坐在椅子上,看著滿地狼藉,此時的公司就剩他一個人了,那些人跑得跑,走得走,現在公司已經宣告破產了,用不了多久,警方的人和相關部門就會到這里。

    “你好,你是叫王輝對嗎?”

    他看著門外進來的一群人,听到有一位警察這麼說,有些木訥的點下頭。

    “現在請你跟我們走一趟,接受調查。”警察看著椅子上的青年,讓同事把他給架走。

    王輝仿佛沒有生氣的死狗一般,被半拖著出去,他心里已經明白,一切都完了。

    ***

    與此同時。

    陸時洲在書房和李園長溝通,關于跳級的事情,說要經過測試,成績合格後,還要再辦理一些手續,這樣才可以正式跳級。

    他見李園長發來消息,說今天就可以過來辦關于跳級的事情,要是通過後,明天上學的時候,就可以直接去大班了。

    陸時洲剛和李園長說好,安安的父母就過來聯系,說要去幼兒園處理跳級的事情。

    他們之間約在幼兒園門口見面。

    “茸茸、安安,我們去幼兒園。”

    客廳內的三人,都順著聲音看過去。

    茸茸問,“大哥哥,為什麼要去幼兒園啊?”

    “因為茸茸不是想跳級上大班,早點畢業賺小錢錢嗎?”陸時洲從書房出來,走到客廳,看著妹妹說。

    茸茸拉著安安的小手手,“安安,以後我們就是大班的小朋友了。”

    “嗯嗯。”

    安安把另一只小手也握了上去。

    “茸茸、安安,你們還要經歷一場小測試,成績合格了,才可以上大班。”

    茸茸听大哥哥這麼說,歪了下小腦袋,“大哥哥,測試是什麼?會難嗎?”

    陸時洲說著,“我想不會很難的,相信你們一定可以的,好了我們出發吧。”

    “嗯。”

    茸茸帶著安安跟在大哥哥身邊,往外走去。

    陸時溪在那時就出去,已經自覺主動的去開車了,他開出來正好他們也都出來了。

    茸茸爬上車坐好,“二哥哥,我們沖沖沖,去幼兒園。”

    “好。”

    陸時溪見他們都坐好後,發動車子開了出去。

    很快,茸茸就來到幼兒園門口,她拉著安安下車時,看到安安的爸爸媽媽也從那邊的車上下來,她邁開小短腿過去。

    “顧叔叔、漂亮大姐姐好。”

    顧青之從公司那邊過來,到這里下車,看著兩個小可愛,笑著和他們打招呼,俯身捏捏兒子嫩嫩的小臉蛋。

    雲瀾把自己新做的,貓咪和小魚的掛件,遞到兩個小可愛的手上。

    陸時洲和陸時溪過來,跟安安父母簡單的打招呼後,他們帶著兩個小可愛,一起進去前往李園長辦公室。

    胖胖和藹的李園長,坐在辦公室的位置上,等待兩位孩子和家長的到來。

    敲門聲傳來,助理開門進來告訴他對方都到了。

    李園長讓助理去泡茶,他起身去迎接他們。

    他帶著他們坐到接待處的沙發上,“你們好,請進,請進。”

    “李園長,我們今天來的目的,你也清楚,開始吧。”

    李園長看著隨意往那一坐,自帶氣場的顧青之,擦了下額頭上的汗,明白的點頭,“小測試的題目都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開始。”

    “茸茸、安安,加油。”陸時溪看著兩個小家伙。

    陸時洲看著有些緊張的妹妹說,“茸茸、安安,不要緊張,不會很難的放心。”

    “茸茸、安安,你們是最棒的。”雲瀾前去給兩個小可愛抱抱。

    “加油。”

    顧青之收斂身上的氣息,眉目間都是溫柔之(色),看著茸茸和兒子。

    李園長笑得眼楮都快沒了,“小朋友們,要是準備好了,就跟著那位姐姐,去那邊的房間。”

    茸茸有些猶豫的起身,小手手捏住衣服下擺,她怕萬一自己沒有通過,就不可以上大班,就不可以快快畢業賺小錢錢養安安了。

    這時,一只小(肉rou)手,握上她的小手,她見安安站在她身邊。

    安安扭頭看著茸茸,對著他(露)出可愛的笑容,“茸茸不怕,安安在你身邊。”

    “嗯嗯,茸茸也在安安身邊。”

    茸茸內心的緊張感一下就消失了,她目光堅定小短腿邁出去,拉著安安跟著那姐姐走,她準備好了。

    陸時洲看著去小測試的妹妹和安安離開,他視線收回來開始跟他們一起,從李園長這里了解跳級所需要具體的一些事情。

    茸茸和安安來到一個房間,里面有兩個位置,桌上放著東西。

    “小朋友們,你們要在規定時間內,把試卷給寫完哦。”助理看著他們,坐到位置上。

    茸茸見安安的位置,和她的有一大段距離,她剛想把位置移過去,想和安安近一些,就听到那個姐姐說開始了。

    她小手手拿起筆,看著紙上的內容,見都是她會的,寫字、算數、認圖……

    安安側著小腦袋,看著茸茸拿著筆在那里寫著,他要和茸茸待在一起,他們拉過(勾gou)(勾gou)永遠不分開的。

    既然這個(勾gou)(勾gou)拉成了,那他就一定會遵守這個約定的,做好茸茸的小尾巴。

    安安拿起筆,開始在上面寫著。

    助理看著兩個小朋友,她感覺他們做這個綜合(性xing)試卷,做起來很輕松的樣子。

    以前,她也是看過不少想跳級的小朋友,從來沒有見到過,做試卷做得毫無壓力的小朋友。

    她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考試時間就要結束了。

    當鈴聲響起的那一刻,助理讓兩個小朋友停下來。

    茸茸放下手中的筆,看著她都寫好的紙,被那位姐姐拿走,她離開椅子來到下來的安安那里,“手手。”

    安安乖巧的把小手手,遞給茸茸。

    茸茸拉著安安往房間外走去,心里一下子擔心起來,輕輕的問,“安安,要是茸茸沒通過,上不了大班怎麼辦?”

    她見安安不走了,她也停了下來,看著沒有說話的安安,自己的小腦袋逐漸低了下去,小手指絞著,體現她的不安。

    “沒事,茸茸在哪,安安在哪。”

    安安抬手揉揉茸茸的小腦袋,目光溫柔的看著她。

    助理拿著試卷帶著兩個小朋友,回到辦公室,把試卷交給李園長。

    “大哥哥、二哥哥,茸茸都寫出來了。”茸茸情緒恢復很快,一蹦一跳的來到兩個哥哥身邊,坐到沙發上。

    安安坐在茸茸身邊,看著爸爸媽媽,“做完了。”

    “嗯,媽媽就知道安安是最棒的。”雲瀾抱了抱,軟乎乎的兒子。

    顧青之抬手揉了揉兒子的小腦袋,“安安,表現不錯。”

    李園長看著手中的兩張綜合試卷,開始批改給分數。

    他兩張綜合試卷看下來,沒有找到錯誤都做得很好,分數都超過通過分數線了,兩者皆是滿分。

    “恭喜,兩個小朋友,都達到跳級要求。”

    李園長把試卷遞給他們的家長看,“小朋友們表現都很不錯。”

    陸時洲看著手中妹妹做的試卷,這些都是他教過妹妹學會的內容,“茸茸,做的不錯。”

    陸時溪湊過去看著上面,全部都是打(勾gou)的,“茸茸不錯哦,有學進去。”

    茸茸小手手握住安安的小手,大眼楮里是藏不住的興奮,“安安,以後我們就是大班的小朋友,就成為大朋友了,我們長大了。”

    安安得到爸爸媽媽的夸獎,听到茸茸的話,扭過小腦袋,清澈的大眼楮注視著茸茸,看著那不斷在動,說話的小嘴。

    他看著茸茸開心的樣子,藍(色)的眼眸中,映著她那張可愛的笑臉,他小(肉rou)臉上不由得染上笑意,“嗯,安安和茸茸一起長大了。”

    陸時溪看著驕傲仰著小腦袋的妹妹,瞧她那模樣簡直可愛到爆,他笑道,“哇,茸茸一下子長大了,還真是厲害。”

    茸茸听到二哥哥的話,嫩嫩帶(肉rou)窩窩的小(肉rou)手往腰上一叉,小腦袋又往上仰了幾分,語氣里透(露)出驕傲——

    “那是,茸茸現在可不是三歲小孩了。”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小甜蜜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