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征服偏執真少爺的正確方法[穿書] 第83章 做籠子

第83章 做籠子



    那天具體是這個樣子的, 陸辰舟因為請假沒來上學,也沒人在後面揪姚堯的小辮子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姚堯還是像平時那樣上課做題,抽空整理自己的項目論文。

    本來是平靜的一天, 結果在一節課間的時候, 一位班上的同學突然從外面跑進來,臉上帶著古怪的神(色), 一進教室便大聲吆喝︰“哎喲臥槽, 我知道陸辰舟(干gan)嘛去了,他去當明星了!”

    姚堯聞言一愣, 從課桌上抬起頭來。

    目前陸辰舟並沒有公布自己拍電影的事, 這位同學是怎麼知道的。

    其他學生見狀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將那個學生圍住, 詢問︰“什麼鬼,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跑進來的同學難掩臉上的激動,手舞足蹈地說︰“剛才我路過老師的辦公室,听見里面有人大聲說話,我就听了一耳朵,那人說陸辰舟要去拍電影了, 我悄(摸Mo)(摸Mo)地跑到窗戶邊瞄了一眼,說話的人好像是陸辰舟的爸爸。”

    姚堯听到這些,心里咯 一聲。

    旁邊的同學也被這個消息炸暈了腦袋,迷迷糊糊地問︰“陸辰舟的哪個爸爸啊?”

    陸辰舟換了個爸爸變有錢的事,大家都知道, 甚至有的人在暗地里羨慕, 希望自己也能一覺醒來變成有錢人家流落在外的孩子。

    這些人完全不知道陸辰舟之前吃了多少苦。

    來報信的學生說︰“窮的那個, 五大三粗, 看著不像好人。”

    圍在一起的學生們發出嘖嘖嘖的聲音。

    每次家長會來的都是方夢華, 學生們對陸大宏不了解,只知道陸家很窮。

    不過陸大宏說的應該是真的,陸辰舟最近頻繁請假,原來是要進娛樂圈啦。

    太震撼了,完全意料不到。

    學生們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誒,他之前不是拍廣告嗎,早就有苗頭。”

    “不知道他演的是什麼電影,臥槽,他以後要是火了,我他媽也是愛豆的同學了。”

    “演員和愛豆不一樣。”

    “管他的,反正都是娛樂圈。”

    就在同學們紛紛表示不敢置信,仿佛活在夢中的時候,姚堯騰地站起來,急匆匆走出教室。

    他直接往老師辦公室那邊跑,陸大宏來學校,肯定有ど蛾子。

    他三步並做兩步,很快就抵達辦公室的門口,結果還沒進去,就听見里面傳來粗魯的說話聲,隔著門板都攔不住,怪不得會被路過的學生听見。

    正是陸大宏的聲音。

    陸大宏說道︰“我們家辰辰有出息,老師們應該多罩著他,他最近很忙,不常來學校,有什麼事直接跟我說就行了。”

    陸大宏陸陸續續地說了不少夸贊陸辰舟的話,並且信誓旦旦地保證,自己會照顧陸辰舟,讓老師們放心。同時還表示,如果。有什麼?課時費呀,補課費之類的要交直接跟他說。由他來搞定。

    姚堯在辦公室外翻了個白眼,這是吃了幾個菜啊,大白天的說渾話,就陸大宏雁過拔毛的個(性xing),補課費落到他手里,還想吐出來簡直沒門。

    辦公室里老師顯然也不明白陸大宏跑來有什麼意圖,只能順著他的話敷衍,當然老師的聲音小的多,斷斷續續,听不太清。

    老師不明白陸大宏的用意,但姚堯立馬懂了。

    陸大宏這個人凡事向錢靠攏,只要抓住他的中心思想,便能看清他這個人。

    而他的中心思想就是想方設法地要錢。

    之前他以為通過盛燁能找盛家要錢,現在陸辰舟又出息了,他看見風向轉變立刻又跑回來巴結陸辰舟。

    這個人倒還沒傻得徹底,知道軟硬兼施,威脅不成就跑來學校裝親切,希望盛家看在陸辰舟的面子上繼續給他錢。

    他甚至連陸辰舟的補課費都不放過,想盡辦法薅羊毛。

    姚堯听了一會兒,便不想听了,獨自一個人走回教室。

    幸好今天陸辰舟不在,如果他在的話肯定會闖進辦公室,直接按住陸大宏揍一頓。

    不過陸大宏一定是看準了今天陸辰舟沒在學校,所以才跑過來。

    陸大宏這個人從頭到尾壞得徹底,打老婆、打孩子,到處訛錢賭博,要不是他沒那個膽,說不定(殺sha)人放火的事都肯做。

    這個角(色)在原書里一直存在到後期,中間一直作妖也沒人收拾。姚堯到這個世界來這麼久,漸漸已經(摸Mo)清所有人的(性xing)格,再次回想起原書的劇情,認識到許多之前沒有看清的事實。

    比如陸大宏雖然煩人,所有人都厭惡他,但始終沒人出手徹底整治他,幾乎所有人都容忍他的存在,這是因為他是盛燁和盛家之間的紐帶。

    陸大宏每次跑到盛家去要錢,何嘗不是一種聯絡的手段。盛燁想通過陸大宏時不時提醒盛家,他們的養子還流落在外,並且正受到親生父親的折磨。

    而因為盛燁有意無意的維護,盛家看在盛燁的面子上並沒有對陸大宏下手,間接從陸大宏身上了解了盛燁在外面的生活情況。

    所以陸大宏這麼一個毫無背景又沒錢的混球,才能一直逍遙自在。

    但這次不一樣了,陸辰舟好不容易能自由地選擇想走的道路,不能讓陸大宏成為他的拖油瓶。

    等到陸辰舟的電影順利上映,姚堯不敢想象陸大宏會做出什麼事。

    姚堯走回教室,坐到座位上,抱著胳膊沉思。

    陸大宏在原書里的下場也挺有意思,到後期陸辰舟長大了,手上掌握了一些資源與勢力,便二話不說,直接將陸大宏抓起來,送到非洲去挖礦。

    因為這件事,陸辰舟被人評價太狠心,畢竟陸大宏是他的養父。

    在姚堯看來,這簡直太仁慈了好嗎,看看黑化陸辰舟對其他人的手段,將養父送到非洲勞動養老,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原書里陸辰舟的做法倒是給了姚堯一些啟發,非洲挖礦這個結局還蠻有創意。

    之前真假少爺輪流送陸大宏進局子,說明他們對這個父親都不在意,甚至很厭惡。

    所以他出手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姚堯坐在教室里,(摸Mo)了(摸Mo)下巴,頓時有了主意。

    姚堯這麼想著立刻行動起來,他回到家,首先找姚海豐要了幾個人。

    所以說成績好就是方便,向父母提要求,只要不是太過分,他們都會馬上答應。

    姚海豐詢問姚堯要做什麼,姚堯沖父親眨眨眼,神秘地說︰“做籠子。”

    *

    陸大宏最近手頭又開始緊張起來,盛家給過他幾次錢,但是都被他揮霍了。雖然錢包見底,但他現在並不慌,因為他知道後路多的是,哪怕是欠下再多債,盛家都會看在盛燁的面子上幫他償還。

    只不過在不寬裕的時候去賭場玩,總是不盡興。

    自從家里的兒子跟別人換過之後,方夢華的態度也有了些許變化,好像硬氣許多,總是跑來扯他後腿,阻止他到學校要錢或者賭博,因為盛燁總是在旁邊,他也不好動手,搞得他憋死了。

    盛燁這個親生兒子也是絕了,臉上總是笑著,看起來脾氣好,陸大宏卻有點怕他,他身上有種貴氣與傲氣,讓陸大宏不敢把他怎麼樣。

    說起來陸辰舟也是越變越叛逆,一言不合動手就揍,比他這個老子還脾氣暴躁。

    兩個兒子都長大了,卻越來越不孝順,也不知道送點錢給老子花花。

    陸大宏在心里埋怨,一路走去賭場準備玩一把。

    自從上次不知道是被哪個(殺sha)千刀的舉報,還被抓之後,陸大宏去賭場的路上都小心了很多,左右看看沒人跟隨,這才走進場子里。

    這是一家新開的地下賭場,他是被人介紹來的,昏暗的屋子里聚集著幾個人圍在賭桌前面玩牌,陸大宏身上的錢不多,徑直走向牆角的吃角子老虎機。

    他玩了一會感覺不得勁,想了想還是因為身上差錢,不敢玩大的,頓時煩悶不堪。

    注意力不集中便容易听見旁邊的人聊天,那個人一邊抽煙一邊發牌閑聊,說的都是些天外飛仙的事情。

    “他娘的,天天躲躲藏藏好沒意思,好想去澳門玩一會兒。”

    “我他嗎也想去,要不去國外也行啊,新馬泰和美國都有光明正大的賭場,臥槽,我在電視里看到牛逼著呢。”

    “听說賊(刺ci)激,有人一夜暴富成了百萬富翁。”

    “沒見識,百萬算個球,現在都是上億!”

    “得了吧,那種賭場都是有錢人去的地方,就你這樣的啊,國都沒出過。”

    “我他媽去不了,想想不行嗎?”

    “想當然可以想,天天做白日夢,誰管得了你啊?”

    說著幾個人哄笑起來。

    陸大宏听著他們說國外的賭場,頓時覺得面前的破爛老虎機索然無味。

    他也想去外面看看,想進那種有錢人多的地方。

    陸大宏不由自主地想,盛家那群人是不是也到國外賭過?在這里裝得道貌岸然,其實跟他是一路貨(色)。

    之前陸大宏和有錢人的距離十萬八千里,所以也不想這些有的沒的。如今因為抱錯兒子的事,突然和盛家有了交集,見過盛家的大宅子和豪車,開了眼界後,覺得有錢人離他也沒那麼遠。

    陸大宏越想越酸,更是覺得憑什麼人家那麼有錢,既然有錢分他點也沒錯。

    這麼多年陸大宏在外面鬼混,接觸的都是些地痞流氓,早就沒了正常的三觀和思維,平時連臉都不要了,更別說要腦子。

    他一听別人說國外多麼多麼的好,賭博都合法,頓時心里癢癢。

    癢歸癢,他也只是想想,坐著听人家吹牛逼也很沒意思,陸大宏(干gan)脆站起來,揣著零錢離開賭場,準備回去找方夢華出出氣。

    他前腳剛走,後腳在賭場里說話的幾個人隨即站起身,他們圍到一起,其中一個拿起手機打電話,不一會電話接通,他向電話那頭的人匯報︰“小少爺,一切都很順利,他沒有起疑心。”




同類推薦︰ 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綜漫]穿成殘疾男主怎麼走劇本?美食直播間[星際]十九年間謀殺小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