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成了絕癥男配的兔子精 第73章 第 73 章

第73章 第 73 章



    包廂里很安靜。[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甦瓷的臉染滿了紅暈, 一雙黑眸映著燈光,盈盈如水。

    陸折的頭埋在女孩的頸窩處,他喘了口氣, 逐漸平復下來。

    “ 我背疼。” 後邊的桌子是木制的, 硌得她的背難受死了。

    陸折趕緊抬頭,將女孩扶正, “ 對不起。”

    他的目光落在甦瓷的項頸上, 她的膚(色)雪白又嬌嫩,他沒有控制力度, 留下了印跡。

    紅(色)的印痕特別顯眼。

    他有點失控了。

    指尖觸踫上紅痕, 陸折輕輕摩挲了一下,“ 這里留印了。”

    甦瓷挑了挑眼尾, 下方的小淚痣(勾gou)人得很, “ 你把我的頭發放下來。” 她軟軟地趴在陸折的懷里,一點也不想動。

    陸折伸手去弄女孩的頭發,笨拙地把她的頭發放下來。

    細軟的發梢卷了起來,他幫她順了順頭發,“ 可以了。”

    甦瓷透著紅暈的臉在陸折的(胸xiong)口處蹭了蹭。

    好一會兒, 她緩過氣來,笑得像是一只偷腥成功的小狐狸,她夸贊他,“ 陸折,你親(吻wen)的技術進步了。”

    陸折忍不住捏了捏小壞蛋的臉, 他僵冷的面部在燈光下, 隱隱透出紅意。

    甦家。

    季遲在軍訓後第一時間便趕回來。

    他的呼吸有點不穩。

    佣人看見季遲神(色)匆忙, 大步走來, 她趕緊打招呼, “ 季遲少爺。”

    “ 甦......甦瓷回來了?” 季遲問佣人。

    “ 小姐還沒有回來。”

    季遲冷靜了下來,他點點頭,然後上樓了。

    佣人奇怪地看眼季遲上樓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匆忙找小姐什麼事,平常在甦家,季遲和小姐之間的交流很少,兩人根本沒有什麼接觸。

    甦瓷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她正想推向房門,突然發現走廊那邊站著高大的身影。

    對方突然向她走來。

    “ 季遲?” 甦瓷愣了愣。

    她剛才沒有注意到他什麼時候出現的,還是說他一直站在那里?

    季遲身上依然穿著軍訓的迷彩服,他大步走來,帶著一股子的凌厲。

    他站在甦瓷的面前,硬冷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

    甦瓷問他,“ 怎麼了?”

    季遲低頭看著甦瓷,對上她瀲灩的烏眸,季遲第一次感覺到了(胸xiong)口處的鼓動,一下一下,心跳聲響徹耳。

    從懂事開始,他知道自己能喜歡的東西不多,所以,他對周圍的一切沒有過分的**和憧憬。

    這是他第一次,想要爭取。

    季遲的一只手放進了褲袋里,他看著甦瓷。

    正想要開口時,季遲的目光不經意落在了女孩的項頸處,她的膚(色)雪白,那一個小紅痕特別顯眼。

    所有的話一下子堵在嘴邊。

    季遲的眸光暗了下來,他挪開視線。

    “ 你想說什麼?” 甦瓷疑惑地看著季遲。

    季遲瘋狂鼓動的心像是被人(強qiang)行按壓了下來,死死捏緊,他神(色)安靜地看著甦瓷。

    軍訓後,他無意听到別人在談論陸折患有漸凍癥的事,他一下子失去理智了,瘋了一樣,想要向她求證。

    如果這是真的,他卑鄙地想,他能不能有一個機會,能不能等她......

    但現在,這些好像都不重要了。

    季遲恢復了理智,他把褲袋里的手抽出來,“ 你的腳好了嗎?”

    甦瓷點點頭,“ 好了,多謝你的藥膏。”

    季遲扯了扯唇角,“ 那就好。” 他的聲音沉悶,有點啞,“ 我不妨礙你了。”

    季遲轉身回房,高大的背影有點落寞。

    甦瓷皺了皺眉,不明所以。

    關上門,季遲從褲袋里掏出一個小盒子,他打開盒蓋。

    小盒子里放著一個純銀的夾子,夾子上是一只迷你小兔子,比起甦瓷腳踝上的那笨拙兔子要精致不少。

    季遲合上蓋子。

    他打開抽屜,目光沉暗。

    季遲把小盒子放進抽屜,藏了起來。

    ......

    第二天,天氣依然炎熱,站在(操cao)場上,穿著鞋子也能感受到地面有多燙腳。

    汗水不斷從額上,脖子上冒出,衣服都被打濕了。

    直到一聲“ 解散 ”,眾人才松了口氣,直挺的腰板垮了下來。

    陸折坐在樹蔭下,他大口喝了幾口水,峻冷的面容引得不少(女nu)生偷偷看去。

    如果不是看了論壇的消息,早已經有不少(女nu)生上前跟陸折搭訕。

    楊舒靜走得慢,其他位置都坐了人。

    她不緊不慢地走到陸折不遠處的位置坐下。

    掏出紙巾,她摘下帽子,動作溫柔地擦著汗。

    好一會兒,她神(色)猶豫地掏出手機,然後轉身面向旁邊的陸折。

    “ 陸同學。” 楊舒靜壓低了聲音,低低細細的,在炎熱的天氣里,讓人听著很舒服。

    陸折看向她。

    楊舒靜調出學校論壇的頁面,她把手機遞到陸折面前,“ 論壇上不知道是誰發了關于你的帖子,說你患了漸凍癥,活不長了。”

    她目光真摯地看著陸折,“ 你可以投訴帖子,讓壇主刪除的。”

    陸折隨意地看了一眼,標題“ 漸凍癥” 三個字被標紅了。

    楊舒靜收回手機,“ 他們的評論你別放在心里。”

    “ 我覺得你好厲害啊,連教官都夸贊你,你比其他人厲害多了,一點也不像患病。” 楊舒靜目光崇拜地看著陸折,溫聲道︰“ 其他人都想辦法逃避軍訓,但你這樣的情況還依然堅持著,陸折,你真的很厲害。”

    如果是其他男生,被楊舒靜用這樣崇拜又仰慕的目光看著,心里早已經起伏波動。

    陸折神(色)淡淡地點了點頭。

    楊舒靜關心地開口︰“ 你要注意(身shen)體,訓練的時候承受不了,可以告訴教官申請請假。”

    陸折這才看向她。

    楊舒靜被對方漆黑的眼楮看著,她心下一緊,目光變得含蓄,她下意識咬了咬唇的動作,出賣了她內心的害羞。

    陸折冷聲道︰“ 我的(身shen)體情況,我自己清楚。”

    楊舒靜點了點頭,她語氣充滿善意,“ 我爸爸認識一位治療漸凍癥的醫生,那位叔叔對這方面比較有經驗,我可以加你的好友,我回去問爸爸拿到那位醫生的聯系方式,然後發給你。”

    陸折直接拒絕,“ 不用了。”

    下一秒,教官喊了集合,陸折迅速地站起身離開,根本沒有多看楊舒靜一眼。

    楊舒靜收回手機,她眼里帶著笑,絲毫沒有被陸折冷落的尷尬。

    軍訓完。

    楊舒靜剛回到宿舍,室友喊住她,“ 舒靜,你是不是跟沈適分手了啊?”

    “ 對啊。” 楊舒靜走到椅子那邊坐下,“ 怎麼了?”

    室友說道︰“ 沈適打電話給我,讓幫忙傳達,他想跟你好好聊一聊,他說你把他拉黑了。” 她有點不忍心,“ 你要是有空,就回他一個電話吧,話我已經幫忙轉達了。”

    楊舒靜笑道︰“ 我們都分手了,沒有什麼好說的,我不想給他希望,又讓他失望。”

    室友一陣無語。

    她跟楊舒靜是高中的同學。

    在外人的眼里,楊舒靜的長相雖然不是很漂亮,但她眉目溫和柔順,身上帶著一股子的讓人舒適的溫柔。

    高中的時候,喜歡她的人很多。

    讓人意外的是,楊舒靜會主動追求班上的一個(身shen)體不太好,(性xing)格孤冷的男生。

    沒多久,楊舒靜跟男生分手後,她又追求高年級的一位腳上有問題的,不合群的學長。

    後來,楊舒靜跟學長分手後,她開始照顧轉校來的沈適。

    因為患有心髒病,沈適的(性xing)格比較安靜和沉悶。

    一開始時,沈適對楊舒靜很冷漠,也不搭理她,但耐不住楊舒靜溫柔又堅持,一直追逐在沈適身後。

    最後,身處黑暗中的少年,被溫柔如水,像是一束光的楊舒靜打動了。

    室友現在知道楊舒靜跟沈適分手的消息,她一點也不驚訝。

    別人都以為楊舒靜美好又溫暖,但她跟對方認識這麼久,哪里不知道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這時,室友的電話又響起,她看了眼,把手機遞向楊舒靜,“ 沈適又打給我了,你接听吧。”

    楊舒靜照著鏡子,正準備敷面膜,“ 我不听,你掛掉吧。”

    室友握著手機,有點看不過眼,“ 你不喜歡他,當初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

    楊舒靜笑了,“ 之前喜歡他啊,現在不喜歡而已。你可以告訴他,我現在有喜歡的人了。”

    她轉過頭看向室友,“ 我現在喜歡的人是陸折。”

    室友驚訝。

    班上的陸折她是知道的,高大帥氣,但她今天有看校園的論壇,陸折身患漸凍癥。

    室友皺了皺眉,“ 你根本就不是喜歡陸折。”

    就像之前她追求的那些男生一樣,楊舒靜根本不是喜歡他們。

    楊舒靜轉回身,繼續照鏡子,“ 你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想什麼。”

    她現在喜歡的人就是陸折啊,他身患漸凍癥,這樣的人身處在黑暗中,該有多絕望。

    她可以成為陸折的光,成為他人生的希望,成為他的天使,給他溫暖。

    室友問道︰“ 那沈適呢。”

    楊舒靜語氣有點不耐煩,“ 我不喜歡他了啊,他太煩了,我才拉黑他的。”

    追求這些身處黑暗的人,讓自己成為對方的救贖,這樣比跟普通男生在一起,有挑戰(性xing)多了。

    這一次,她有預感,陸折比以前她遇到的那些男生,挑戰(性xing)會更高。

    室友看了眼手機亮著的屏幕,她按掉接通的電話,“ 舒靜,希望你有一天別惹火上身。”

    說完,室友拿著洗臉盤去洗手間。

    楊舒靜看著鏡子里面的自己,她笑著搖了搖頭,室友不懂她。

    她讓自己成為別人的光,是在做好事。

    論壇上關于陸折的帖子一直被掛著,陸折的長相出眾,又身患絕癥,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帖子的熱度一直很高。

    這兩天在學校里,遇到陸折,路過的人難免會對他分外關注。

    陸折並沒有受任何人的影響,在高中的時候,他已經對那些同情,又或者是厭惡的目光習以為常。

    他安靜地坐在樹蔭下,還有兩天軍訓便結束了。

    下午的陽光毒辣,這麼多天下來,眾人的膚(色)已經被曬得黑了幾個度。

    女生們哪怕天天敷面膜,涂抹防曬,也難以避免變黑,而且分配到他們班的教官很嚴格,這兩天的訓練量很重,她們也顧不上皮膚的問題,只盼著趕緊結束軍訓。

    這時,楊舒靜拿著一個保溫杯走到陸折那邊坐下,距離不近不遠。

    她擰開保溫杯,將里面的糖水倒在杯蓋里。

    她將杯蓋遞向陸折,溫聲道︰“ 今天太熱了,我中午的時候在飯堂打了一份綠豆糖水,可以消暑,你要喝嗎?”

    陸折冷聲拒絕,“ 不用,謝謝。”

    楊舒靜溫柔地笑道︰“ 杯子和杯蓋我都洗過的,很(干gan)淨,你可以放心喝的,不用介意。”

    陸折看向她,漆黑的眼楮里,神(色)淡淡的,“ 我女朋友會介意。”

    楊舒靜端著杯蓋的手一緊。

    她沒有想到陸折會有女朋友。

    這不符合常理。

    陸折身患絕癥,壽命不長了,而且漸凍癥患者以後會變成什麼模樣,大家都是知道的。按道理來說,女生會同情患病的陸折,但不會有人喜歡他才對。

    就像她以前追求過的幾個男生,都是受盡別人歧視,嘲笑,同情的目光,根本沒有人會願意跟他們在一起。

    只有她不介意,成為他們的救贖。

    楊舒靜收回手,臉上沒有一絲尷尬之(色),她真摯地說道︰“ 對不起,我沒有想太多,只是看天氣太熱了,你的(身shen)體又不好,喝點綠豆糖水可以解解熱。”

    陸折收回目光,沒有再理會她。

    楊舒靜看著少年峻冷的側臉,不得不說,陸折比她以前追求的那些男生還要帥氣。

    她沒有失了方寸,而是伸手拍了拍前面的男生,“ 我帶了一些綠豆糖水,你要喝嗎?”

    男生受寵若驚,“ 謝謝。”

    對方接過楊舒靜的杯蓋,如果不是臉(色)被曬得發黑,早讓人看出他的臉紅了。

    楊舒靜大方溫婉地笑了笑,“ 不客氣。”

    然後,她捧著杯子,小口喝著綠豆糖水,沒有再去打擾旁邊的陸折。

    仿佛剛才她請陸折喝糖水,只是隨手一個善意的舉動,並不是她蓄意而為。

    ......

    房間里開了空調,室內的溫度適宜,舒服得讓人昏昏欲(睡Shui)。

    甦瓷根本不知道論壇上關于陸折帖子的事情,她愁著攢金棉花糖。

    之前救下小胖子的那顆金棉花糖,她一半給了陸折,還留了一半給富貴。

    富貴又升級了。

    它告訴她,陸折需要吃下四十九顆金棉花糖就會痊愈。

    甦瓷半躺在吊椅上,她一邊吃著水果,一邊開始數她已經救了幾個人,陸折已經吃掉幾顆金棉花糖了。

    好一會兒,甦瓷發現,她已經拿下十二顆金棉花糖,除去分給富貴的,陸折吃了九顆。

    那就意味著,她還需要救四十個人。

    還需要救這麼多人,對她說,不算容易,但也不是特別困難,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甦瓷覺得救下四十九個人,能換來陸折,很值得。

    這樣想著,她愉悅地眯了眯眼。

    光著的雪足隨著吊椅的搖晃而晃動著,甦瓷慵懶地靠在椅背上,烏黑的眸子里閃著亮光。

    她完成任務後,陸折就是她的了。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小甜蜜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