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畫面太美我不敢看![娛樂圈] 79、悄悄話太美不敢看

79、悄悄話太美不敢看



    因為節目不是直播而是錄播,迅速低頭止血的梅男神還是不那麼緊張的。【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畢竟不會有直播鏡頭時時刻刻對著他,讓他的任何小動作都逃不過鏡頭。

    這會兒節目的幾個跟拍鏡頭都跟著那六十六個年輕學員,拍攝他們抽中表演片段時候的表情,兩位主持人也隨機挑選了幾個學員讓他們說一說挑中以後的心情。所以,等主持人笑著詢問四位導師有沒有準備好、鏡頭切過來的時候,用無比熟練的技術止血的梅如玉已經面帶微笑恢復了完美男神的模樣。

    看起來就像是鼻血從來沒來過似的。

    如果坐在他身後不遠的第一排幾個如意粉沒有無比興奮地小聲逼逼,那就更真實了。

    “天吶,剛剛你看到沒有?司空影帝和咱們如意在說話,好像如意又流鼻血啦哈哈哈哈!”

    “看見了看見了!雖然我並沒有看見鼻血,但是如意他低頭捂鼻子了!我還拍下來啦!等節目播出以後就能當獨家素材貼出來嘿嘿嘿!”

    “果然如意頂不住大司空的帝王美顏吶∼雙擔顏狗看到他們互動的畫面就滿足嘿嘿嘿。”

    梅如玉當然沒听到身後如意粉的小聲逼逼,但還是有點兒莫名地往後看了一眼,總覺得好像有人在說他流鼻血?結果看到的是對著他笑得十分燦爛的自家粉絲,梅如玉就回以燦爛的微笑扭回了頭。

    嗯,可能是錯覺吧,畢竟他動作那麼快,鼻血都沒來得及全流下來呢。

    四位導師對著鏡頭都表示他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學員們的表演了,然後場內的燈光忽然暗了下來,一號男生學員留在舞台上,兩位主持人和男女學員們分別從舞台左右階梯離開,坐在了旁邊的觀演席上。

    一號男學員張斌第一個表演,節目組就給了他比較充足的準備時間。

    舞台東邊的四位導師看著他靜靜站在舞台中間閉眼安定情緒的樣子,倒是小聲地交談了起來。

    “這個小伙子心理素質還不錯啊。”周日升笑了笑︰“第一個上場也不慌,挺穩。”

    石清也點點頭︰“小伙子長得也不錯,雖然那張臉並像某個人特別驚艷,但這樣的臉型才更好塑造各種不同氣質和身份的形象,更適合這個圈子的。”

    司空寂听到這里輕笑了一聲,沒說話卻贊同點頭。

    梅如玉就伸出腦袋隔著司空寂看石清︰“清姐,你這樣說就扎我心了啊,長得好看是我的錯嗎?而且,別說我啊,寂哥也是驚天動地的大帥哥啊?”

    石清就笑起來︰“那可能是你的氣質沒能壓過你的長相?”說著她伸出食指,“快看,他準備好了。”

    張斌此時已經調整好了狀態,抬起頭睜開了眼楮。

    他對著對面的拍攝導演點點頭,比出一個ok的手勢。

    梅如玉笑了︰“這小子肯定不是生手,看看他演技怎麼樣。”

    很快張斌身後的大屏幕就打出了他要表演的片段內容——

    【1號表演者張斌,表演片段︰回家的悲傷。】

    石清開口︰“哎呀,這個片段不算簡單哦。”

    周日升點頭︰“通常能回家都是一件讓人覺得喜悅的事情,但要求的是回家表現悲傷。演不好的話就會顯得比較假,演過了就容易變成回家的憤怒,呵呵,看看這個張斌要怎麼表現吧?”

    梅如玉也在旁邊點頭,余光看到司空寂那坐直了身體認真欣賞的表情,糾結來回掃了他好幾眼之後還是郁悶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司空影帝的氣質果然壓過了他的長相,看他現在的樣子就莫名沒有要跟他說話的想法了。

    哎,還是看表演吧。

    此時表演大廳已經全黑,只留下舞台上的燈光。而隨著導演喊開始,屏幕後的三分鐘倒計時和張斌的表演就一起開始了。

    張斌竟然露出了一個非常喜悅的表情。

    他雙手托在眼前,像是捧著什麼東西似的狠狠親了兩口。然後他做出吃力的拎著大包小包的樣子,興沖沖地往前走,中間他的身體左搖右擺、偶爾還會推搡一下,就像是在人很多的地方。

    石清肯定點頭︰“火車站,買票回家。”

    司空寂和梅如玉、周日升也都點頭。這段表演展現的非常清晰,台下的觀眾們都已經猜到他是在火車站背著背包回家了。

    不過比起觀眾們不是專業的猜測,四位導師看得更多。

    “肢體平衡不錯,吊威亞應該還行。”

    “面部微表情也過關,比我想象中的好。”

    石清和周日升小聲交流了一句,石清就看向司空寂,司空寂輕輕笑笑給了回答︰“還算穩。”

    石清再看梅如玉,梅如玉撐著下巴看表演沒看到她。

    此時,台上的張斌已經表演到下了火車的時候,他仿佛是走在一條上山回村的路上。因為他沒走幾步,都要稍稍地停留一下伸手抹一把汗,隨著他抬頭看向前方的目光越來越頻繁、仿佛離家越來越近的時候,他臉上喜悅的表情卻越來越淡。

    直到最後他停下腳步坐在了路邊,臉上的表情已經由最初的喜悅變為了幾分麻木和膽怯。

    他抬頭看了看四周,似乎是在確定了沒有人之後才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寶貝的小包。

    然後觀眾們看著他把那不存在的小包打開,才數了五下,就停下了動作。然後他又重新數了一下,依然是五次就停了下來。

    這時候他的表情已經露出了難以言說的悲傷和難過,他緊緊的抿著嘴唇,像是緊張一般的擦了擦手又重新去數錢。數了兩遍之後他又在自己身上其他的口袋里掏了掏,似乎是想要從其他的地方再找出一點錢來,可這個動作在最後被他給自己停下來了。

    時間此時已經只剩下十秒的時間,而在這三分鐘內,張斌都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他最後重新坐到地上,那是一種仿佛認了命的、垂頭喪氣的坐下,他又開始數錢。

    在最後的那一秒,他沙啞的聲音終于響了起來。

    “我可真沒用。”

    那一句話,讓場內不少男人的心里都一瞬間的發堵,而不少共情能力強的女生卻是突然紅了眼眶。等張斌站起來的時候,場內就想起了熱烈的掌聲,四位導師也不吝嗇的給予肯定,周日升這位有家庭重擔的中年頂梁柱更是頻頻點頭,顯然很滿意張斌的表演。

    然後就到了導師點評和打分的時候。

    周日升最先開口︰“小伙子表演的不錯,整個表演都非常符合‘回家的悲傷’的題目,沒有跑題。尤其是最後的那一句話,點楮之筆。一下子就把氣氛給拉上來了。中途表演的時候也沒有停頓和硬傷,挺好挺好。”

    周日升說完就直接按下了他評委台之前的三個按鈕之一,大屏幕顯示出結果,觀眾們有不少都激動的歡呼了起來。

    那是演技

    之星節目里的第一個“一等”。

    張斌原本緊抿著的唇,也在看到這個一等之後稍稍放松了一些。他深深地對著周日升鞠了個躬,並在這個時候壓下了那積攢了許久的酸澀沉重的情緒。再抬頭的時候,他已經是看上去只有一點點激動地情況了。

    梅如玉看到這樣的張斌,那雙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的眯了眯,只不過是一個一等而已,這小子也有點太激動了吧?

    別以為他沒看見他緊握的雙拳和繃直的脊背。

    石清此時也在肯定聲中給了張斌一個“一等”的成績︰“如果你能夠一直這樣表現下去、並且還能繼續進步。我想我會期待你的未來。”

    張斌又對著石清鞠了個躬,然後才略有點緊張的看向司空寂。

    司空寂不愧是氣質壓過了長相的大佬,挺干脆地給了張斌一個“一等”,然後才道︰“雖然反差取巧,不過還算不錯。繼續努力。”

    張斌听到“反差取巧”四個字的時候身體又緊繃了一瞬,然後才松了口氣的對著司空寂鞠躬。他確實是為了凸顯“悲傷”在開頭是用了“喜悅”的情緒來反襯,他知道這或許會讓導師又或觀眾在想到這里的時候認為他有心機,但這個機會是他傾盡所有努力才得來的,如果他不抓住這一次機會,或許以後就再也沒有能站在舞台上的機會了!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抓住這次機會,他要走到最後!

    此時已經穩定晉級的張斌把目光投向了梅如玉,投向了這個只比他大兩歲卻已經光彩奪目、讓自己的星光閃耀于人前的青年,等著他已經可有可無的打分。

    梅如玉按了按鈕。

    大屏幕上顯示的同樣是“一等”的成績。

    四位導師竟然全部都給了張斌“一等”的表演成績,這讓場內的氣氛一下火熱起來。除了觀眾們的歡呼和驚訝之外,鏡頭還掃過在旁邊觀演台的那六十五位學員,號碼排第二、第三的兩個新人演員一個拍臉感嘆張斌好強,另一個直呼“壓力山大了”。

    而這個時候,還沒給評語的梅如玉開口了,他的語調雖然漫不經心,但卻瞬間讓張斌瞪大了眼楮。

    “你演過很多群演龍套嗎?”

    張斌看向梅如玉的眼神驚訝無比,不知道梅如玉是怎麼看出來的。

    梅如玉彎起桃花眼,修長的手撐著下巴看向張斌︰“你的站位有點讓我別扭。雖然單獨表演的時候不太顯,但在二十四強晉級賽pk表演的時候,這點就會顯現出來了。”

    “可能你一直沒演過主演,但主演和龍套的站位、要表演出的氣勢都是不同的,回頭多看看?”

    張斌的臉上在最初的驚訝過後就恢復了正常,不過他看向梅如玉的眼神卻比之前要恭敬認真了許多。他對著梅如玉鞠了一躬,抬頭的時候臉上露出了一分似乎是不好意思的笑︰“我確實是當過群演的,之後就想要親身的感受一下拍攝現場的情況。那應該和學校里的表演場不一樣,而且我也學了很多。”

    “梅導師你的眼光真厲害。”

    梅如玉看著他臉上的笑也笑了笑,擺手︰“那是,我的如意粉們總說我有一雙鑒婊達人般的美麗慧眼。跟著我有肉吃哦。”

    場內頓時爆發出大笑聲,周日升在那邊敲桌子︰“你小子不地道啊,怎麼能在這時候就挖角呢?你才多大,跟著你能有跟著我有肉吃嗎?”

    梅如玉就嘿嘿樂呵︰“那是,我還有免費的海鮮大餐呢。”

    被暗暗cue到的豐雲伸手隔空點他,然後一號張斌下台,二號宋悠揚上場了。

    不過,在張斌下台的時候,梅如玉都一直雙手撐著下巴看他。那樣子倒是讓司空寂在旁邊忍不住問了一句︰

    “你很看好他?”

    梅如玉看了一眼司空寂的脖子。

    “我只是很想知道他背後的狗血故事而已。”

    “總覺得是美強慘奮斗記?”

    “你沒看出來嗎?他最後的那句‘我可真沒用’,就是真真實實的在說他自己呢。”

    “如果他真的挺慘的話,我就……”

    司空寂揚眉︰“就什麼?”

    梅如玉理直氣壯︰“就準備種樹。”

    司空寂︰“……什麼?”

    梅如玉就沒回話了,“看表演看表演。這個二號宋悠揚要表演‘重逢的憤怒’來著。我還挺期待的?”

    司空寂看著這人嘴角勾起雙眼帶笑的模樣,覺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只想要算計的白毛狐狸。眼尾撇到他一翹一翹的腳尖,就更像了。

    而白毛狐狸•如玉,此時在心里想,春天我種下一棵張斌,秋天我就能收獲一棵搖錢樹啦。

    當然,得看張斌是不是真的美強慘,是不是真有拉他一把的必要。

    宋悠揚的表演顯然不如張斌。雖然她也學習張斌用了最初“高興”、重逢後“憤怒”的反差方法,但她表演的重逢後見到欠錢的朋友這個劇情用力過度,在她表演仿佛抓著一個人使勁打的表演的時候,四位導師的表情都有點兒無語了。

    周日升微微搖頭,石清笑容僵硬,司空寂完全沒有表情,而梅如玉則是感嘆一句︰

    “我覺得那個欠債的被她這麼揍,最後一個子兒都不會還她。”

    “這年頭,欠債的是大爺啊。”

    石清周日升沒忍住笑了,司空影帝演技精湛,只是極細微地彎了彎嘴角。

    二號宋悠揚最後的得分,除了石清給了她一個二等,周日升、司空寂和梅如玉全都是三等。

    《演技之星》開始表演前兩個人,就出現了“四個一等”和“三個三等”的巨大反差。

    總導演看著拍攝畫面搓了搓手︰“嘿嘿,這波穩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網址m..net  ,...︰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小甜蜜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