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少爺又甜又會玩 第52章 一如初見

第52章 一如初見



    金少羽原本以為秦時風哄他一起泡澡, 是為了這樣那樣。【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他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陪秦時風嘗試各種羞恥的姿勢了,誰知道秦時風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這家伙費盡心思誘%惑了他一周, 居然真的是為了泡澡……

    “力度合適嗎?”秦時風輕柔地幫金少羽揉著腦袋, 還特別貼心地詢問力道。

    雖說他問得一本正經, 可偏偏要貼著人問, 一說話,溫熱的氣息就撲在金少羽的耳畔。

    金少羽背對著秦時風, 被他吹得(身shen)體微微一顫, 這才回過神,小聲回道︰“合、合適的……”

    “你發什麼呆?”秦時風的目光落在金少羽的肩膀上, 剛浸過熱水的皮膚白皙水潤, 甚至透著淡淡的粉(色),他忍不住親了親。

    金少羽呼吸頓了頓, 緊張地想終于要開始了嗎?

    結果秦時風淺(吻wen)則止, 又繼續幫他洗頭了。

    金少羽︰“……”

    “我不繼續?你是不是很失望?”秦時風忍著笑,故意問道。

    “才沒。”金少羽矢口否認, 他原以為秦時風會繼續調侃他,沒想到秦時風再再再次做了出乎他意料的事——一本正經聊起天來。

    “等這次回去後,我的行程會很滿, 估計連一天的假期都空不出來,一直忙到過年前。”

    金少羽聞言,方才的失落轉化成了傷感,他往後面靠了靠,幾乎窩進了秦時風的懷里。

    秦時風也順勢抱住了他。

    “再忙也要注意休息, (身shen)體很重要。”

    秦時風笑道︰“遵命。”

    金少羽道︰“而且你放心, 只要你那邊工作方便, 我就去看你,等你忙完這陣了,我們再一起出去玩。”

    秦時風將金少羽耳邊的泡泡抹走,親了親他的耳廓,問道︰“好啊,等明年有時間了,我們找個機會,可以去坐我爸的船,在海上漂一個月,那時我們或許會有更多靈感。”

    金少羽眼楮一亮︰“就像你小時候一樣,坐著船到處去嗎?”

    秦時風溫柔笑道︰“對,就像我小時候一樣。”

    金少羽期待道︰“我想走你小時候走過的航線。”

    “那我小時候走過的航線可多了,明年的假期可能走不完。”

    “那還有後年,大後年,還有好多好多年,我們肯定能走完的。”

    秦時風听著金少羽的安排,覺得渾身都舒服,他笑道︰“沒問題,我就跟我爸說,他兒媳婦想坐他的船到處玩,他肯定全部幫你安排妥當。”

    金少羽臉頰一紅,但也沒有糾正秦時風的稱呼,而是在害羞了幾秒後,道︰“等以後有時間了,我家也可以帶你到處去玩的,我們家的金礦公園很有意思。”

    秦時風抱緊了金少羽,調侃道︰“小少爺這是要帶我去見父母了嗎?”

    金少羽甜甜地笑了笑,承認道︰“早就想帶了。”

    秦時風哪想到金少羽會這麼直白地承認,又听著他天真毫不掩飾的笑,鼻下還都是剛沐浴過後誘%人的香味,他再也忍不住,咬了一口金少羽的頸側。

    倒不是很疼,只是很突然,所以金少羽“哎喲”了一聲,然後疑惑道︰“你咬我做什麼?你……”

    金少羽後面的話說不下去了,因為他清晰地感受到了秦時風貼在他屁%股上不安分的東西,手也從小腹的位置慢慢往上挪。

    “我以為今天你就只是幫我(洗xi)澡……”

    秦時風忍俊不禁,學著金少羽的可愛模樣,小小聲地說︰“當然是要洗白白,洗胖胖才能吃了。”

    話音落地,浴缸里的水蕩起了一層又一層的漣漪,情到深處時,那水花甚至都濺了出去。

    後來,金少羽很慶幸,他們回國的機票買的是頭等艙的票,可以躺著。

    轉眼,到了過年,因為秦時風大年三十和初一都要參加電視台的春晚,所以他是在初二的時候才跟著金少羽回家的。

    秦時風能說會道,都能讓金少羽變得活潑開朗起來,更不要提金家人了。

    尤其是金媽媽,她特別特別喜歡秦時風,尤其是在知道秦時風的父母早已離婚,而且小時候在國外過得並不開心,甚至還差點被親人害死之後,母愛大發的她對秦時風又多了一份心疼。

    秦時風在金家也過得樂不思蜀,就連金家最難搞的大哥,他都能談得來,甚至一早還跟著金少城夏臣出去打靶場練槍了,直到中午才回來。

    這讓金少羽震驚不已︰“我哥這人氣場很(強qiang),好多人第一次看到他,都不敢說話。”

    秦時風笑道︰“那是對外人,我不一樣啊。”

    金少羽原以為秦時風會厚臉皮的自吹自擂,沒想到秦時風卻道︰“我是你帶回來的人,你哥怎麼也要給你面子。”

    金少羽眨巴眨巴眼,嘿嘿一笑,然後用力點點頭。

    秦時風在金家待了幾天,離開那天,金少城還特意送了他一艘純金打造的帆船擺件,祝他事業一帆風順。

    說實話,秦時風收到這麼實在的禮物,差點沒笑死,

    金家人做事的風格,還真是讓人捉(摸Mo)不透。

    過完了春節便到了元宵節,金少羽在家度過最後一個節日後,便去了米國,雖說離畢業音樂會還有四五個月的時間,但金少羽是個特別嚴謹的人,他在國內雖然放松了大半年,但在音樂的事情上,他不會放松絲毫,所以他早早就回校做準備了。

    他的老師和師兄得知他回來,還特意去琴房見了他,在听了他的即興演奏後,他的老師眼含淚花的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太棒了,實在太棒了,小羽,這才不到一年,你進步就那麼多,實在太讓我驚訝了,你回家的這段時間,是(發fa)生了什麼事嗎?”

    金少羽笑了笑,道︰“是的,我遇到了奇跡。”

    “我懂了。”老師會心一笑,然後拍了拍金少羽的肩膀,道,“期待你的畢業表演。”

    老師之後,阮輕雲也抱了抱金少羽,祝福道︰“恭喜你。”

    金少羽不好意思道︰“說起來,我還要感謝師兄。”

    阮輕雲好奇道︰“怎麼?”

    “因為你的鼓勵,我才鼓起勇氣和他直說了,我們是在你獨奏會那天在一起的。”

    阮輕雲回憶了一下,驚奇道︰“是他來看我獨奏會的那天?”

    金少羽高興地點點頭。

    阮輕雲逗他道︰“那時我就在後台,你怎麼沒告訴我?”

    金少羽︰“誒!”

    金少羽不好意思的樣子把阮輕雲逗樂了︰“好了,我逗你玩的,我知道你們啊,肯定一告白就忙著談戀愛去了,哪有功夫管我。”

    “……”金少羽感覺阮輕雲和卡羅師兄在一起後,也變得活潑了,都知道捉弄人了,他想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吧。

    金少羽在米國籌備畢業音樂會的日子里,秦時風也偶爾會漂洋過海來看他。

    金少羽都不需要帶秦時風去其他地方逛,他光是帶秦時風參觀學校,旁听那些已經是古典音樂界大師的老師們的課,秦時風就已經很滿足了。

    秦時風第三次來看他的時候,已經是畢業音樂會的前夕。

    金少羽坐在琴房里緊張地練習,他的情緒影響里他的音樂,琴音里充滿了急迫感。

    秦時風來了之後,阻止了金少羽無休止的琴房練習。

    “我想這個時候,你需要一些特別的練習。”

    金少羽松開放在琴鍵上的手,一臉期待地看著秦時風,滿臉都是“我等你的安排”。

    “你閉上眼楮,我帶你去。”

    金少羽歪頭想了想,道︰“要全程閉上眼楮嗎?”

    “對,我會扶著你,當你的眼楮。”

    “好。”金少羽甜蜜的笑容里滿滿的都是信任,他閉著眼,任由秦時風牽著。

    當視覺被剝奪,人陷入黑暗中,內心就會感到無限的恐慌和不安,起初金少羽也是這樣的,但稍微適應了一下後,他就放輕松了,因為有秦時風在他身邊。

    一路上,他也沒有問秦時風到底帶他去哪,只是跟著秦時風走啊走。

    大約走了二十多分鐘,他忽然听到了吉他的聲音,再走得近了些,還聞到了淡淡的酒香味以及人說話、酒杯踫撞的聲音。

    金少羽不由停下了腳步。

    秦時風捏了捏他的手心︰“猜到是哪了嗎?”

    金少羽閉著眼,側過頭,面向秦時風問道︰“bwv846?”

    秦時風輕笑一聲︰“答對了,睜開眼吧。”

    金少羽這才乖乖睜開眼,果然是那熟悉的酒吧。

    吧台里的酒保還是他去年說過話的那個,酒吧里的氛圍也和往常一樣,只是台上的主樂器已經換成了酒吧老板新淘來的樂器。

    金少羽問道︰“我們來這練琴?”

    秦時風揉了揉他的頭發,道︰“不是練,是玩,相信我。”

    秦時風說著,就拉著金少羽,走向了表演台。

    “眩坷習逵只渙艘惶 蘢庸摹!鼻厥狽縊底牛 摯聰蚪鶘儆穡 潰 把∫桓瞿閬胍 嫻睦制靼傘!br />
    金少羽也沒有扭捏,而是很坦然地走向了豎琴。

    秦時風問道︰“你會?”

    “不會。”金少羽搖搖頭,“但我想玩,我們不就是來玩的嗎?”

    秦時風輕輕一笑︰“好。”

    金少羽在酒吧里,跟著秦時風把各種樂器都玩過了,無論是會的還是不會的,在秦時風的帶動下,他再次感到了玩音樂的酣暢淋灕。

    最後,他和秦時風還是玩回了本命樂器,也算是給今晚受他們荼毒的觀眾一點安慰。

    當他們正兒八經的琴音響起時,酒吧里的觀眾們松了一口氣,終于可以放心享受了。

    秦時風的琴音熱情,金少羽的琴音寧靜,他們就像火與水,但又能奇妙的融合在一起,(發fa)生美麗的化學反應。

    台下的觀眾們完全被他們的琴音吸引。

    金少羽看著越來越多的人望向自己和秦時風,他忽然想起了他第一次在酒吧里遇到秦時風時候的情景。

    只是這一次不一樣。

    這次,不再是他在台下看著秦時風,而是他們一起在台上,自由自在地演奏,有沒有發光,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很輕松,他很快樂。

    金少羽的手指還在琴鍵上跳躍,而他的目光和心都已經飄向了秦時風。

    秦時風總說,他是他生命里的陽光。

    而他想,秦時風也是他的良藥,一味可以讓他感受到喜怒哀樂,能讓他從緊繃的情緒里解放出來的良藥。

    無論是秦時風遇到他,還是他遇到秦時風。

    他們都是幸運的。

    翌日,金少羽的畢業音樂會如期舉行。

    他的家人和朋友以及老師和師兄都到了現場,當然……還有那個對他而言很重要的人。

    金少羽站在後台,高興地朝他們揮了揮手,然後目光落在秦時風的身上,久久不曾挪動。

    秦時風也笑著朝他揮了揮手,然後張了張嘴,無聲道︰你今天真漂亮。

    金少羽笑了笑,臉頰上(露)出甜甜的酒窩。

    五分鐘後,畢業音樂會正式開始。

    只見金少羽落落大方地走上舞台,然後向台下行禮致意,再走到琴凳前,輕輕將燕尾服一甩,瀟灑落座。

    縴細的手指落在黑白琴鍵上,飽滿而有力量的音樂響起。

    台下的秦時風深深注視著金少羽,他覺得金少羽的手指像是清晨時分,從天上投下的金(色)光束,神聖而優雅。

    一如初見時那般溫暖。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小甜蜜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