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大明武宗之正德風雲 第四十七章 雷劈龍緣寺

第四十七章 雷劈龍緣寺



    “你們听說了嗎?龍翼山上現妖寺,佛降天雷除假僧。[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這莫不是說的龍緣寺?”

    “龍翼山上除了龍緣寺也沒其他寺廟了。”

    “可我听說那龍緣寺挺靈驗的啊。而且那方丈可好了,陛下要搶奪他們的香火錢,方丈還要為陛下祈福呢。”

    “唉,人善被人欺吧。”

    “你們收到這張紙了嗎?什麼紙?我看看。”

    朱厚照的反制措施已經開始生效,但這一切的基礎都是建立在今夜真的會有雷雨,自己做的引雷針也能夠成功的為那龍緣寺引去天雷,否則這一切都是徒勞。朱厚照輾轉反側,一夜未眠,打算通宵等待結果。

    再看另一邊的錦衣衛,正背著那三十根特制的引雷針在龍翼山上攀爬著。好在這這鐵棒被磨去了大部分,重量減輕了不少,不然光是運輸就要浪費不少時間。

    龍緣寺一般是下午六點左右閉寺,因為烏鴉吐人言的舉動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所以禪文大師今夜總算可以好好(睡Shui)一覺了。智休則在想此劫度過以後要抓哪家的女子來犒勞犒勞自己,畢竟最近因為這狗皇帝的事情,自己可是好久沒有一親芳澤了,甚至都瘦了不少。

    龍緣寺像往常一樣閉寺以後,門口還是只有兩個小和尚在看守,而因為明天有早課的緣故,大部分僧人都早早(睡Shui)去,禪文智休等核心僧人則是住在離寺門很遠的後山。

    兩個看門的小和尚一點也不警惕,聊著聊著也漸漸入(睡Shui)。畢竟過了這麼多年,還沒听過有人來寺廟偷盜的,就算是賊人也會對佛祖有一些敬畏之心吧。況且小和尚也知道,寺廟里根本沒有什麼值錢的物品,功德箱里也沒多少銀子。真正貴重的東西可都在後院哩。

    ……

    晚上九點左右,這群錢寧精心挑選出來的錦衣衛就已經潛伏在龍緣寺周圍了。他們就像一群毒蛇環繞在獵物周圍,耐心的等候時機,然後伺機而動,給予其致命一擊。

    終于,到了大概晚上十一點多,在這個時代已經算是深夜了。這群錦衣衛立馬動了起來,將整整二十八根引雷針以尖端朝上的模樣,通通(插cha)在了龍緣寺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引雷陣”,將龍緣寺包圍其中。

    最難的莫過于將最後兩根引雷針(插cha)入龍緣寺內的主殿了。這群身手敏捷的錦衣衛早已經發現了門口值守的兩個小和尚。雖然這群小和尚已經入(睡Shui),但是身為天子親軍的他們哪里會管你是不是無辜的,萬無一失的完成陛下交給他們的任務才是他們的目標。

    縱身一躍,揮刃一劃,鮮血灑落,拖尸出寺。短短十六個字,不到五分鐘,兩個小和尚就這樣被結束了生命,雖然他們可能只是普通的僧人,但要怪就怪他們的禪文大師吧。

    解決了門口的值守以後,那位代號“燕子”,也就是錢寧口中輕功了得,盜賊出身的小旗背著兩根鐵棍就開始了行動。

    不得不說此人確實厲害,自身重量暫且不說,額外加上了兩個鐵棍卻仍然不受影響,腳尖踮地,身子上提,左腳蹬在了牆上借力,再縱身一跳,就來到了龍緣寺主殿,也就是民間常說的大雄寶殿之上。

    接下來就是安裝引雷針了,有了在龍緣寺外圍安裝的經驗,自然難不倒“燕子”。難的是這屋頂不像地面一樣平整,是呈坡狀傾斜的。“燕子”靈機一動,將兩根引雷針斜著大概二十五度分別(插cha)在了大雄寶殿的兩端,固定好以後就輕輕松松地跳下了地。

    若是朱厚照在此看到了這一幕,必定直呼這是高手。其實正真的避雷針也都是傾斜十五度到二十五度安裝的,這樣可以更好的把尖端放電達到最大化。而這大雄寶殿的屋頂構造剛好這樣,不得不說是老天保佑**的接班人小朱同志啊。

    做完一切以後,這群錦衣衛反復檢查了一遍還有沒有什麼疏漏之處,確認無誤以後抽簽留下了五個人在此等候結果,其余人則迅速返回了京城中報告消息。

    沒過多久,朱厚照也收到了引雷針安裝完畢的消息。現在的朱厚照更加緊張了,因為他也不敢保證自己記憶中的“避雷針”是不是這樣做的,又是不是這樣改裝成引雷針的,也不確定這群錦衣衛有沒有安裝對了,更不確定今夜是否會有雷雨降臨。

    可是開弓哪有回頭箭,唯一的辦法也只能等了。等那場雷雨降臨,等那天雷滾滾劈妖僧。

    “我承認我有賭的成分,還好我賭對了。”事後朱厚照回憶道此事,笑著對大家說。

    百無聊賴之下,朱厚照讓人將那宋玉送來的土豆做了幾道菜,帶著劉瑾吃了起來。吃土豆的時候,劉瑾難得的忘卻了自己的救命之物。

    夜幕已經降臨了,整個天空中只有少許的幾朵雲彩和那高高掛在空中的銀月,看上去沒有一絲要下雨的征兆,朱厚照的心沉到了谷底。

    味同嚼蠟地吃光了一盤又一盤土豆,朱厚照讓人拿來了酒,獨自對著當空的月亮對飲了起來,仿佛把月亮灌醉,把白雲揉碎以後,那場雷雨就會降臨。

    就在朱厚照昏昏沉沉的時候,本就漆黑的夜空變得更加深沉了,接著,地面上狂風大作,庭院里的幾棵樹樹葉被吹得沙沙直響。轉眼間,烏雲們也從天邊浩浩蕩蕩地(殺sha)過來了,只見雲越來越沉,似乎想要把大地壓扁。風依舊毫不留情的呼呼刮著,雨也像不要錢一般,嘩嘩嘩地從空中落下。但就是沒有一點雷聲,沒有一道閃電。

    突然,一道利劍劃破了蒼穹,接著便是一陣耀眼的光芒,緊隨其後的“轟隆轟隆”地聲響,仿佛天宇之上的神仙打起了架。

    “陛下,您看到了嗎,您听到了嗎,打雷了,打雷了!”劉瑾很理解朱厚照的心情,自己當年等待著閹割卻又遲遲不到自己的時候,也是這種心情。

    “朕,听到了,看到了。希望老天有眼,希望一切順利吧。”朱厚照看著這天空,眼神里飄忽不定。

    雨繼續下著,滾滾的天雷和鋒利的閃電時不時掠過天宇,朱厚照心里很是焦急,不知道幾十里以外的龍緣寺上情況如何了。

    今夜,張太後也沒入(睡Shui)。自從听了那句“德位不休天花警,不敬神佛社稷崩。”以後,張太後就一直心緒不寧,對宮人向來和善的張太後最近總是因為一些小事大發雷霆,連帶著這群宮人都遭受了無妄之災。

    大家對這一切的成因都心知肚明,但是沒人敢提,張太後還下令慈寧宮內上上下下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一律吃素,不準沾染半點腥葷。

    听到外面雷聲大作以後,張太後再也(睡Shui)不住了。爬起來來到了慈寧宮側室的佛堂前,對著那尊供奉多年的佛像就跪了下來,祈求佛祖寬恕自己的孩子,一跪就跪了一整夜,跪的迷迷糊糊,好像看到了已經駕崩的弘治皇帝,看到了他們帶著朱厚照一家子幸福的生活……

    不同于張太後的傷心難過,就在張太後跪得天旋地轉的時候,這留下來的五個錦衣衛發出了驚呼。

    “陛下乃真天子也!”

    “真是神了!居然真的劈到了。”

    “這下子那群妖僧死定了,哈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啊。”

    “兄弟們,速速去將消息報給陛下,免得陛下久等,到時候我等必是大功一件!”

    “明天哥幾個就可以去那淑華樓擺一桌慶功酒了!”

    ……

    根據規矩,這群錦衣衛回去以後是不能越過錢寧向朱厚照直接稟報情況的,這天大的功勞只能先報給錢寧,再由錢寧親自報給朱厚照。

    終于,外面傳來消息說錢寧求見。

    “快傳!”朱厚照的酒意已經消散了大半。

    錢寧深知朱厚照秉(性xing),進來以後也不廢話,直接跪下就大呼︰“恭喜陛下,賀喜陛下!陛下乃真天子也!那龍緣寺已經被佛祖降下天雷給劈了!陛下真乃神人也!”

    “哈哈哈哈哈,朕贏了,朕贏了!”朱厚照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悅。

    “陛下,太後娘娘在慈寧宮的佛像前跪了一整夜,突然昏了過去,如今已經被送往太醫院了。”就在朱厚照大喜的時候,一名慈寧宮的小太監不合時宜的告訴了朱厚照這條噩耗。

    “龍緣寺!朕與你們不共戴天!天亮以後,統統都得死!”朱厚照的模樣將身邊的人都嚇了一跳,畢竟自己的母親因此病倒,在這個一點感冒都有可能奪走(性xing)命的時代,自己唯一的親人遭此大罪,朱厚照不得不怒,眼里的(殺sha)機也越來越濃了。

    “劉瑾,傳旨谷大用,兵仗局拿出兩百把燧發槍交給錦衣衛,現在就讓人去,讓谷大用送來!”

    “錢寧,調集人手,帶著兵仗局送來的燧發槍,即刻出發,將那龍緣寺給朕圍起來,一只蒼蠅也別讓他跑出去。”

    “劉瑾,你現在就去,讓江若琉派人印制龍緣寺被佛祖降下天雷劈了的消息,並讓東廠派人貼到京城各家門前。無論是百姓還是達官貴人,都要貼!”

    “傳令英國公和五城兵馬司指揮使譚文國,全程戒嚴,防止異動!”

    “錢寧,你再派人將刑部上下官員統統堵在家中,不得任何人與外界聯系,等候朕的發落!”

    交代完一切以後,朱厚照立馬心急火燎地下令︰“擺駕太醫院!”一路上,心頭都是對母親的擔憂和對那群賊人的怨恨。




同類推薦︰ 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美食直播間[星際]十九年間謀殺小敘雷鋒系統史前養夫記